Browse By

ADS

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Lenovo Yoga 13 的故事

Lenovo Yoga 13 甫發佈的時候十分驚艷,其 360 度的可轉動的屏幕不僅創新,而且也讓手提電腦走進一個新里程,讚譽之聲不斷,更吸引到 Samsung 學習一番,在近年的沉閉到不得了的電腦市場中就如同一顆新星一樣。 由於發佈時間與真正推出的時間有一段時間,而且中間還夾了一個 Windows 8 在中間,讓 Yoga 13 看過去的吸引力低了一些,只是實際上又如何呢?石先生前一段時間也用過 Yoga 13,也就簡單的分享一下,畢竟這樣的一部電腦並不簡單,要用它還真的要多點變化。

No Thumbnail

《一個人的經濟》- 著作的標題黨,打書釘就夠了!

《一個人的經濟》應該是 Stone IP 歴來最快看完的書。一個早上、一個小時的時間看完一整本 287 頁的書,平均每分鐘閱讀 5 頁左右,而且當中還吃完一個完整的港式早餐 B 及奶油多。不管從任何角度去看,應該都是極速的。 一個人的經濟這個題目是我買下這本書的原因,因為我深信社會上將會有愈來愈多個體,除了書中所言是一個人生活,沒有配偶的以外,也有不少是有配偶在身邊,但部份生活上是以個體為主,也會有一些是二人為一體的「類個人經濟」。為了對此有更深的了解,我就特別買了這樣的一本書,務求有更深的理解。

【鞋子】Lacoste 鮮黃色的布鞋,讓自已陽光一點

夏天又來,又是休閒布鞋的登場的時候。對部份人來說,平底鞋並沒有很好穿,只是對石先生來說,夏天穿平底鞋很理所當然,因為這可以讓腳舒服一點,沒有那麼焗佔,特別是不用穿袜子的情況下,簡直是舒服得不得了!(穿了以後你就明白為什麼這麼多姐姐愛脫鞋了!) 上圖這三種顏色的 Lacoste 布鞋,你會選擇那一種呢?白色、綠色及黃色。在選購的時候,Stone IP 曾經在 Facebook Fans Page 上問過不少朋友,不少人會選擇緑色,但自已最後還是選擇了黃色,貪其夠鮮豔,看起來更陽光一些。

Google Reader 宣佈關閉後,我一直想說的話

今天才寫 Google Reader 關門的想法好像太晚,但總算把想說的寫出來,也就不管什麼時間合不合適了!這篇文章是在飛機上寫的,也就是因有這個寧靜的空間才能把它寫出來。對於 Google Reader 要關閉這一件事,Stone IP 對 Google 是很失望,因為它們沒有好好的從用戶角度想思考,沒有提供一個轉移的方案,怎樣再利用它或肩負起一個領導者應有的風範,而是直接的關閉它。

「自拍手機」美圖秀秀手機「MeituKiss」還應該具備什麼功能?

「美圖秀秀」你知道是什麼嗎?這款中國大陸知名的修圖軟件最近有一個新計劃,跟隨其他的中國互聯網公司路徑,從軟件走到硬體,推出了一款名為「MeituKiss」的手機,以「自拍」為重點,著重於前置鏡頭,務求顧客能夠拍出最好的「自拍」,成為新一代的「自拍神器」。 「MeituKiss」採用的是方法是硬體與軟件及雲端結合,當中的重點是把前置鏡頭弄得像一般手機的後置鏡頭一樣,規格上採用 Sony 那顆具備 1/3.2 吋 CMOS 感光元件、解析度達 800 萬像素的相機鏡頭、Fujitsu 的 ISP 圖像處理器及具備 AF 自動對焦與 F/2.2 光圈。與一般的 Android 手機比較,美圖秀秀手機的前置鏡頭規格明顯出眾,只是在其他方面如外觀、按鍵及系統上看過去則沒有太大差別。在硬體規格以外,「MeituKiss」另一個下重手的地方是軟件,把它與雲端上做結合,並且通過推出品牌手機加強自已在自拍層面上的龍頭地位,石先生相信這才是美圖秀秀的真正意圖。 先不管「MeituKiss」真正的意圖是什麼,但石先生在看過報導以後,玩到這款手機以前,想到一些「自拍手機」必須擁有的要點,接下來就跟大家分享一下。

BlackBerry Z10 的故事

「XXX 的故事」是最新想出來的一個題目,希望能用來紀錄自已使用每一部裝置時的故事,也就好好的與大家分享一下。這裡說的故事與 Engadget 上的專欄:IRL 不同,不一定是一個生活上的科技產品,也沒有專業的分享,只是回到最初,一個博客、一個普通及主觀的分享。 對於 BlackBerry Z10,在第一次聽到及摸到以後是有挺大的期望,特別是希望可以好好的去玩一下,好好的體驗一下,所以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向有關人士申請及輪候,直到美國的同事拿到後也很羨慕的短暫把玩一番。最終,Z10 來到香港,來到自已的手上,卻只是玩了一天左右便放在抽屜裡了!

chungkingmansion-600x305

《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 了解你看不起的人與地域,再反思自已

「重慶大廈」,對我這個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身份是這本書的一個關鍵)來說是一個熟悉的名字,但我對它的一切卻十分陌生。在觀看這本書以前,我對重慶大廈的理解也就流於作者(下稱教授)所言的一樣,是一個敬以遠之,只知道內在咖喱可吃的地方,對它的一切印象流於電影描述的黑暗面,二十多年以來不過進去了一次,吃了一次咖喱及在大廈正門外等待過一位短暫住在這裡的旅客。 對於《重慶大廈》,看書以前的觀念就像從來沒有出現在眼前的九龍城寨(長大後已被拆掉),認為是一個敗壞的地方,一個危險的地方,進去以後一旦出現問題可能是一個沒有辦法找到求助的地方,像走進黑洞一樣。更多的是如教授所言,對南亞裔人士與黑人本來就有一些從長輩與媒體傳承下來的岐視,導致自已看不起這個地方,雖不致於希望其消失,卻害怕其衍生任何問題,影響自已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