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 2016 年,石先生首兩次旅行竟然都是美國,而且兩次乘搭的航空公司都是 Delta,驚喜得來又是一件不錯的事。因為石先生前面就有說過,自已有一張 Delta Gold Medallion(尊爵金卡),所以在香港可以用 Sky Lounge 候機,在 Seattle 轉機的時候則可以進入 Delta Sky Club,能夠在比較舒服的環境下候機,除了吃喝外,也可以打印及充電,這對於轉機來說實在很重要。
哥迪奧拿 與 摩連奴作為當今球壇兩大著名教練,係今屆世界盃都好多佢地嘅影子。
這次前往南京的行程算是一個意外,因為本來就有很多次的機會去南京,但一直都沒有行動,直到這次突如其來的跟隨香港航空出發去南京才成行。
大家身邊或者有朋友開始中左 WhatsApp 嘅盜號連結,不幸失去了自己正在用的 WhatsApp。
世界盃開波至今,大家應該都覺得幾好睇吧!雖然今屆無意大利及荷蘭,但係喺門線技術及 VAR 嘅加持下,今年嘅世界盃真係特別不一樣。
從上海返回香港這一趟航班,我們乘搭的是「香港航空」Hong Kong Airlines 的商務艙,感受一下「香港航空」頭等艙服務,也好好的休息回家。
HSBC 旗下的 PayMe 雖然是「模仿」外國之物,但 Case Study 在前 PayMe 在香港還是蠻成功的。 PayMe 自推出後都有一個問題,就是每月增值上限太低,只有 HK$5,000,對於很多朋友來說真的不夠用,而這次 PayMe 宣佈要把上限提昇至 HK$50,000 算是一個好開始。當然 PayMe 不會這麼隨便就讓你的信用卡額度提昇。
從南京走到上海,入住的是「上海中星鉑爾曼大酒店」(Pullman Shanghai South),這家酒店的位置不錯,就在上海南站旁邊,而它其實也就是 Pullman 管理,但因為大樓本身座落在上海中星集團建立的中星城內,所以酒店名字才會有「中星」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