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Nuffnang Asia-Pacific Blog Awards 2011

記「Nuffnang Asia-Pacific Blog Awards 2011」

人是懶惰的,而懶惰的人總是會被勤勞的人比下去。 以上這句話是對的,所以當石先生懶惰,不攜帶相機前往馬來西亞,後果便是沒有相片可以用了!(本以為 iPhone 4S 能夠與平常工作一樣,解決旅途中的疑難,原來這終究是不行的)因此,這次的相片是 Jackson 分享出來的。 這次前往馬來西亞,主要是為了出席「Nuffnang Asia-Pacific Blog Awards 2011」。別誤會,石先生部落只是一個散亂沒有主題的部落,而且石先生也太隨便,所以沒有入選,只是作為一個參與者,去觀摩及支持一下其他入選的香港博客。 四年前,石先生已經去過吉隆坡,對這地方還不算陌生,但也只是有一個初步的了解,所以這次去吉隆坡也沒有太大的期望,加上主辦單位早就準備好一切活動,就像旅行社一樣的,只是一切行程保密,管也管不了。既然如此,就不求什麼,只求舒服去看一看、放鬆一下。 由於來過吉隆坡的關係,所以早就知道從機場去市區要一個小時,所以早上九點的機也要吃早餐,而在飛機再飽也要吃多一點,直到三點到達酒店(Marriott Putrajaya)。雖然吃過兩餐,但無法上網,就只好再找吃的。反正主辦單位沒有別的安排,大家只是在等,所以石先生與一行人又走到 24 小時的酒店餐廳,吃一個兩小時下午茶,慢慢的等。 對於酒店餐廳的想法,一般是比較差的,只是這家餐廳的食物卻是這三天兩日中最好的,上圖炸雞腿、皮脆卻薄,而且不油膩,與香港常吃到的油炸粉雞腿簡直是一大差別。它好吃的程度更讓我們晚上宵夜時再吃一次呢! 縱使好吃,但這家酒店位於離 KL 市區一小時車程的 Putrajaya,並非 KL 市區的 Marriott,所以一般的旅客應該不會選這裡或特別駕車來這裡吃飯吧!因為真的很遠,一點也不值得呢! 長話短說,分好房間(與 Android-hk.com 的同行敵人同房 XD)後,我們稍事休息便出席是次主菜 - 「Nuffnang Asia-Pacific Blog Awards 2011」。跟一般的活動差不多,活動前是大家吹水聊天、互相認識的時間。 來自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及中國的博客聚首一堂,男的幾乎是黒色西裝,女的則拋胸露肩,花姿招展。縱使一切就緖,但生性害羞的石先生,在沒有紅、白酒的助力下,始終無法突破語言與文化差異的障礙,保持廣東話頻道,陪看陪笑陪聊天,名乎其實的觀摩觀摩。 沒說大話,人家真的是拋胸露肩(更跨張的是下面那女的把尾巴也露出來!) 典禮上主菜當然是得奬者(恭喜 photoblog.hk),但驚喜的卻是不同的文化。這裡不是泰國,表演的不是人妖,是名乎其實的女生,但石先生也不敢多看,因為台下的好像比台上好看,這文化差異還真的接受不了。 幸好後面的楝篤笑表演還真不錯,談的是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的笑話,讓石先生更想了解兩地人民之間的態度與感受,好好了解一下兩國的關係。這光頭肥佬的笑話圍繞著新加坡太好但太嚴,而馬來西亞則自由而沒法規,兩種對比的笑話,時宜笑新加坡,時宜笑馬來西亞,好有一種外國人互相笑他人文化的感覺。換轉在保守的香港,台下的不是笑聲,只是一片沉寂或一些噓聲... 活動完結,換過衣服,跑去 After-Party(Clubbing 的地方),總算正常了一點,但我身後的兩大肥妹,不要一直撞我吧!放過我!石先生不是歧視肥妹,但她們真的是用手踭來推開及撞向我,力度之大,讓我以為自已在上班時間的地鐵中,被人擠出門外一樣。不想被擠死,只好跑去喝酒,而且我們也很乖,只是喝啤酒! 正事完結,餘下的一天便是以錯事的開始。本以為裝睡覺不應門,開始逃過旅行團式參觀的行程,怎料這招並沒有成功,仍得跟隨大家,好好看看人去樓空的皇宮、名字也忘了的紀念碑(因為各國人士也都衝往旁邊的小食亭了!)、沒有下車參觀意慾的馬來西亞風商場、自費活動與午飯的雙子塔(正名是雙峰塔)及在樓下玩飄浮的 KL Tower。 雖然石先生早上沒有成功裝睡失敗,無法避開旅行團,但在那兩小時一來一回換衣服的車程上,已經想好晚上逃走的計劃,終於在盛裝豪食 Food Republic 後,成功離開大隊,與一眾敢於冒險的朋友,往記憶中的亞羅街,真正的馬來西亞出發。 由於石先生一行人,早已在 Food Republic 內,把主辦單位發的二十元現金劵全部吃光,吃得飽飽的,所以看到亞羅街的美食,也無法品嚐,只能望聞問(切),為下一次來臨作好準備!不能吃也不能白走,所以石先生在這商場內找到人生第一支遮瑕膏及一雙不錯的皮鞋,總算有一點點安慰。 石先生去的旅行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而每一趟的旅程均有不同的得著。這次的馬來西亞吉隆坡之行也有,便是怪自已太懶惰了。什麼都不準備好,就只是提個簡單行李便出發,既不準備 SIM 卡上網、又不準備牙刷、地圖,更沒有好好問清楚行程,準備逃走路線;回程的時候,更得讓一眾敢於冒險的同行者走到同系 Marriott 酒店,呼喚七人車返回 Marrio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