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媒逸事

Funny and stupid thing between media and PR

石先生不時會見到一些 Startup 人士,各有不同的性格與說法,但不知是否 Steve Jobs 影響太深,還是產品本身實在太虛,不少人士在介紹產品時都會用這些無實際意義的修飾字詞,以下整列了一些: 「Good」 「Better」 「Smarter」 「Advance」 「Amazing」 「Awesome」 「Incredible」 「Wonderful」 「Really Good」 「Unbelievable」 「Cost Reduction」 「State of the Art」 「Great Preformance」 「Easy」/ 「Easy to use」 「20,000 development hours」 其實這些辭令對別人了解你的產品沒有實際意義,特別是十句裡有九句都是這種,就更沒意義! 記者/編輯如果想了解你的產品,他需要知道的是一些實際的內容,以上的修飾字眼都無法寫在內容裡。即使是 Apple 也需要提出一些實際內容後才能搭配這些修飾來營造很厲害的感覺。
石先生這幾年的科技編輯生涯最常做的一個活動就是出席發佈會。剛開始出席發佈會的時候,活動都是相對較小,也就是在香港包下一家餐廳或房間說明分享,但隨著科技行業愈受歡迎,加上互聯網發展進步,發佈會的形式也在持續改變。 石先生這次前往北京出席華為 honor V8 發佈會時也拍攝了一段簡單的影片,跟大家分享一下當下中國科技品牌做一個發佈會到底盛大到什麼樣的程度。 活動本身的人數很多,光是傳媒便需要分三條隊伍,而華為旗下培養的粉絲「花粉」也有兩條隊伍。 活動場地如同一次中型的演唱會,有專業的控制台,也有合作媒體專用的直播間,而為了配合互聯網時代的傳播,官方也有準備 20 多人進行社交網絡各平台的直播互動,有專用的場地與電源等等。 除了官方的社交網絡團隊,各媒體也有專用的媒體直播場地,提供電源與互聯網服務方便各人工作。由於場地廣大及人多,加上保安要求讓進出複雜,所以現場也有大量食物及飲品提供以滿足有關需求。 一個發佈會的規模並不如想像中簡單,各單位有獨自的需求,組成了如此的發佈會規模。接下來請看一下當天在北京使用 Facebook Live 拍的介紹影片吧~ 「華為 honor V8」北京發佈會現場,看一看中國大陸現在是怎麼搞發佈會的。 Powered by @CMHK Posted by 石先生 on Tuesday, May 10, 2016
早前有報導說新聞工作者高學歷低月薪流失率高,曾經作為記者的石先生十分認同。雖然這當中的原因不外乎老闆的給予記者的工資遍低,供應十足,但隨著網絡來臨,石先生覺得記者這個工作崗位在社會上的價值也可以改變。 傳統的新聞學要求記者盡量客觀,為讀者提供消息,但消息在網絡時代愈來愈多,人人都可以提供消息讓大眾知道。當消息變得廉價時,以往掌握消息傳播權的記者自然也會變得廉價。 站在最前線的記者,看盡各種事情,雖不算專精,卻已看透真假謊言。奈何傳統新聞學僅追求「報導別人口裡說的事」、「正反平衡」,讓讀者自行分析。 結果記者只是別人的傳聲筒,即使明知別人口裡說的都是歪理,卻又把它隻字不漏,不予好壞傳遞予讀者,成為混洧讀者視野的一部份。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普通搬字過紙的消息早已不值錢,讀者需要的是已有分析、經過濾雜質的消息。 原地踏步,只當傳聲筒的記者自然沒有價值。各行業都要增值,記者也要增值手,懂得分析、過濾、策展方能面對科技帶來的改變。 當傳聲筒、搬字過紙的記者,很快就被電腦所取代。
如果大家有看到石先生在HK01 那篇訪問的話,應該都有留意到第一段當中有提到想要「衝破現有框框」 石先生,兩年前便選擇了離開他工作多年的科技資訊網站,變成一位自由工作者。毅然裸辭,石先生為的是一份執著,他認為現有的科技新聞不夠全面和深入,存在太多不需要的局限性,他希望可以衝破現有框框,看能否撼動自己有點停滯的人生。 篇幅與題材所限,該篇文章對「衝破現有框框」這個説法沒有深入討論,也就讓石先生在這裡更詳細的跟大家分享看法。   閱讀習慣已經不一樣,Social Network 已經成為第一點 提起媒體(不限於科技類),我們過去都是在新聞媒體的官方網站上閱讀,例如很多 OL 早上在電腦前通過 Yahoo 或蘋果日報網站觀看新聞就是其中一個場景。 石先生過去工作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是以撰寫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為主,把外國網站上的新聞消息撰寫成為中文,然後在官網上發佈以便讀者閱讀。在那個社交網絡還沒興旺的時間,讀者在電腦走進官方網站、通過 RSS 訂閱、於僅 140 字的 Twitter 得知新聞媒體消息,利用消息的吸引力把大家帶到官方網站,賺取 PageView。   不過,隨著社交網絡流行,讀者的行為已經改變,主動去進入一個新聞網站觀看新聞的可以減少,更多是在 Facebook 或 WhatsApp 等網絡服務上得知新聞事件。 讀者獲取新聞訊息的第一點已經從過去的入門網站或官方網站轉換到 Social Network 之上,入門網站的導引地位已經下降,取而代之的是 Social Network。看一看自已與同事的電腦,瀏覽器上經常打開的網站是什麼?   簡短的新聞消息在 Social Network 上便可,沒有走進網站的必要 對於那些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讀者過去受限於電腦傳播限制不得不選擇點撃官網閱讀更豐富的內容,但 Facebook、Weibo、WeChat 等現時已經可以突破有關限制,能夠為讀者提供很方便的閱讀感受。 對於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讀者現在只要按一下「More」便可以看完,無需再點撃官網,特別是點撃官網的載入時間及閱讀後回到 Social Network 上是一個很不愉快的過程。 既然讀者喜歡在 Social...
凌晨返到屋企又係時間教大家睇新聞稿。 「梁特首」請公關公司回應有關佢用特權嘅指控,而當中嘅第 3 點好值得大家留意。至於事件報導請睇明報報導。 以上呢份係由代表「梁特首」的公司公司所發之新聞稿 原文係:「機管局及保安人員在禁區外發現該手提行李,經行政長官太太核實為頌昕擁用。該行李經機場安全檢查後送回給頌昕。」 首先: A. 機管局及保安人員為何會發現該手提行李?如果發現無人的行李,何以又能認出是頌昕的?若發現無人的行李處理上應該交到違失或認領處? B. 『...為頌昕擁用。該行李...』大家留意呢到係用左「。」句號係結束嘅意思,即係事件至此已結束,然後再開始另一個段落。在發現行李與送回行李給頌昕中到底發生左咩事,這裡並無提及。 C. 『行李經機場安全查後送回給頌昕』即代表此行李並非頌昕親自領取,已經唔啱規矩。   至於第 2 點「梁頌昕當晚進入機場禁區後,即發覺遺留手提行李,當時向機場保安人員求助,要求親自取回,但被保安人員拒絕...」 這裡講到入左禁區出唔番咁?但其實你入左禁區要出番去都一樣可以,所以保安人員唔應該會拒絕你,除非你有其他要求。   官方或公關公司回應問題不少都會選擇性回答,擇事而答,大家在睇新聞稿嘅時候除左要留意本身嘅字眼外,更應該留意無講嘅部份,即華夏文化山水畫中的「留白」。那些沒有寫出來的部份才是重中之中。  
延續第一回與第二回,如果實情如同匿名消息來源所説,公司高層方丈不希望在活動上見到某位記者,而下屬別無選擇只能拒諸門外,那又如何是好呢? 這樣的事情在各個單位當然都有討論,從石先生看到的瀏覽數字來看就發現活躍度不低,還好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就是假期,很多人心中早已是假期模式,否則在花生傳萬里的情況下,也許熱度會更厲害。 作為下屬怎麼解決確實不好辦,而綜觀不少人的意見,看來直接發 WhatsApp 給對方説沒位置絕對是一個很差的做法。 WhatsApp 作為一個非正式的溝通方式,平常講一些事情,簡單的講還是可以,但來到一個臨時拒絕對方的時候,其實用 WhatsApp 來表達就太隨便,給人的感覺就像 SMS 説分手一樣隨便。 更何況現在是一個人人截圖的年代,娛樂名人與政府高官也會用 WhatsApp 來澄明自已的清白,更何況是本來就在乎事實的記者,用文字傳送留下紀錄實在是一個很蠢的做法。   如同某些朋友所説,如果客戶真的不聽勸告,客戶講的就是聖旨,那麼就請一個跟該記者熟悉的關公親身致電聯絡,説明真相與道歉吧! 如果更進一步,既然記者都來到附近,即使不能出現在該活動,也就讓熟悉的關公跟該記者朋友自已吃個飯,當作陪罪也好,讓對方也能消消氣。 關公夾在上司與記者之間當然難做,但如何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就是功力所在,也許一眾市場上的關公書藉最需要的不是理論,而是實戰的 Case Study,告訴一眾職場新鮮人什麼是地雷,什麼是不能犯的錯。石先生自問也犯過不少錯,如果當初就有這裡的天書,也許會減少走的冤枉路。 附加推薦閱讀: 每個表情都是關鍵 “公關”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   《Xbox 關公》第一回: http://stoneip.info/?p=91471 《Xbox 關公》第二回: http://stoneip.info/?p=91481 《Xbox 關公》第三回: http://stoneip.info/?p=91505
看完上回的【『關公教材』確認過的 RSVP 也沒用!傳媒春茗前 30 分鐘説沒你的位置~】,大家應該都以為沒有下回,但到底為何該位記者會臨時沒位置呢? 根據匿名線人消息看來並不是沒位置,也不是與他乃零一記者身份有關,而是有一段長達七年的恩怨情愁。到底這個消息真實度有多高,也就請大家自行判斷了,下面分隔線後就是匿名線人的原文:   ===========匿名者原文分隔線=========== 某遊戲宣傳部搞的春茗臨時同某記者講無位叫佢唔好嚟,唔係因為真係無位,事實是當日有其他記者臨時仲收到invitation問去唔去,而在場記者也證實現場其實吉位處處。 咁點解忽然唔請,好簡單,因為那位記者之前曾「得罪」過該宣傳部阿頭,而所謂得罪其實只是一次受邀外訪結果出到嚟有關遊戲主機的報導篇幅那位阿頭覺得太小!你問咁嬲都好正常哎?係,但呢件事講緊最少都七八年前,而果位阿頭就一直嬲到而家。咁PR唔知呢位阿頭會將私怨擺落公事上,就梗係個個傳媒都請,陣間漏左又俾你鬧,結果直到當日果位阿頭睇 list上見到該記者名字,就勒令呢個人唔可以嚟,結果逼PR講一個極蠢嘅大話,導致現在醜事傳千里。 呢個世界小器嘅人彼彼皆是,但一個小器嘅人適唔適合做宣傳部呢?就好似問你而家特首適唔適合做特首咁,無話唔得嘅,但會惹公憤囉。 小器都唔係最大問題,而我更確信佢係從心裡睇唔起寫gadget寫遊戲嘅記者。佢覺得到我有嘢出嘅時候你地咪又係要介紹,唔通個個寫你唔寫呀? 唔單止記者,佢甚至睇唔起人。 大家都知道呢類事件已經唔係第一次,之前MasterMic被要求做住掌上壓rap ,呢件事唔單止係唔尊重表演者,根本係連rap呢個表演藝術都睇唔起(但又要搵),因為佢覺得就咁rap唔夠好睇,所以就想出「rap X 掌上壓就夠爆喇」呢個大道理。結果MasterMic點評論,不用再贅。 就算我講左成件事出黎,同行們like like like都無補於事的,個世界唔會因為寫左篇嘢就會改變,個阿頭依然自我感覺良好地繼續埋首工作,話唔定總部仲會同佢講句「good job~」就好似我地無辦法換一個做得極差嘅特首一樣,好多嘢唔到我地控制。 我只是覺得,你既然睇唔起記者,從心裡認為PR手段是不必要的,咁仲搞乜春春茗呢?呢個已經超越偽善,而係你作為一個人決定以甚麼方式去思考怎去做人的問題。 ===========匿名者原文分隔線===========   對於這樣的情況,大家有什麼看法呢? 香港記者一直以來都很公道,有新聞價值就報,沒有就不報,但有時候有些事情還是要好好的思考一下。如果人家有心對你不好,你又為什麼要對人家好呢?以德報怨有時候並不適用。 當然,報導事實是記者的職責,只是在網絡爆炸時代,你不寫還是會有別人來寫,有些事情其實不差你那一篇,所以有時候要不要寫,真的自已思考一下。   畢竟不管你寫好的還是不好,對方還是會獲得曝光,情況就像黃安事件一樣,台灣媒體聯合封鎖他的消息有時候就是一件很好的解決方法。當然,什麼事情才需要這樣做就有值得討論的空間了。     《Xbox 關公》第一回: http://stoneip.info/?p=91471 《Xbox 關公》第二回: http://stoneip.info/?p=91481 《Xbox 關公》第三回: http://stoneip.info/?p=91505 附加推薦閱讀: 每個表情都是關鍵 “公關”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
提起 PlayStation 與 Xbox 的戰爭,傳聞有不少人對於 PlayStation 常常在記者會或各種公開活動上大手筆的抽奬或送禮感到不快,直言是「睇戲送叉燒飯」,大量的銀彈攻勢,讓不少人羨慕又妒忌。 這樣的想法背後代表什麼,石先生不好分析,但這種面對傳媒與公眾的「關公大戰」往往是小處看高低。 情況是這樣的,話説每年各大公司都會在過年過節來個春茗聚餐與眾同樂,好好跟大家聯誼一下,吃飯拍照聊兩句,與過去一年都依靠文字或語音溝通的對方來個真實接觸。 這類型的傳媒春茗活動,因為牽涉到公司與傳媒的中高層,大多小心處理,被宴請的傳媒朋友都必須預先留位確認(RSVP),以免產生現場人多招待不周的情況。 不過,Xbox 今天舉行的傳媒春茗竟有年度驚喜,爆出一個教科書上的錯誤示範。 情況就跟上圖一樣,該位記者有被邀請報名參加,而「關公」在前一天也經 WhatsApp 確認,但「關公」竟然在活動開始前 30 分鐘説臨時沒位置,記者不能參與,而 30 分鐘才通知也代表該記者已經在路途中,這實在是很差的安排。 不論是否公關與傳媒,主辦單位邀請及確認了,即使自身遇到問題也應該解決,不應該這樣把人拒諸門外,不能簡單一句就説 Bye,這對於被邀請方來説欠缺了一個基本的尊重。 一個位置而已,其實有這麼難安排嗎? P. S. 根據經驗,呢啲關公災難可能又係由一個剛入職未知江湖險惡,本身只係負責打電話嘅小朋友生產出來... P. S. Xbox 與 Microsoft 係香港業務係分開處理,今次 Microsoft 可說是躺著中槍~   續:第二回:RSVP 後沒位置只是藉口,真相原來是...     《Xbox 關公》第一回: http://stoneip.info/?p=91471 《Xbox 關公》第二回: http://stoneip.info/?p=91481 《Xbox 關公》第三回: http://stoneip.info/?p=91505 附加推薦閱讀: 每個表情都是關鍵 “公關”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
今天跟隨母校去 Yahoo 香港參觀(其實早就去過多次了),在聽完整個分享後就有了一些其他的思考。 事情是這樣的,有人問到近年在 Yahoo 香港上看到的新聞在新聞性上與傳理系教導的有些差別,想知道背後是否有什麼樣的改變。 對於每天身處這個環境的石先生來説,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去看 Yahoo 香港新聞,只是聽到這個問題,加上 Yahoo 仍然是很多香港人每天看新聞的地方,此問題無可否認反映出在取材上的改變。 Yahoo 香港新聞有這個改變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在新聞的選材上與過去不同,不再像以前那樣採用編輯主觀的角度或利用新聞性來決定,而是利用數據,利用 PageView 來決定新聞選材。   採用 PageView 選材與新聞性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觀念,以前報章上的新聞由編輯主導,編輯覺得讀者應該看什麼就印什麼,但採用 PageView 來決定就是讀者也能來做排版,讀者愈喜歡看的愈放在前面,編輯只是根據數據來排一些讀者喜歡看的內容,背後的邏輯與傳統的新聞取材有很大差別。 根據今天 Yahoo 香港代表的説法他們還是在兩者中有作出平衡,但這某程度上也反映網絡媒體的一個操作,已經從傳統「讀者應該看什麼」改變成「讀者想看什麼」。   在 PageView 影響廣告收入,又再反過影響網站運作的情況下,這樣的思考模式應該是傳統記者或傳媒人比較難立刻適應的一個地方,也是新舊媒體人的一個差別所在。 因為以前寫什麼是編輯決定,今天寫什麼是讀者決定。執好執壞?請看倌自己思考。
中國的發佈會很流行結尾來一個大抽奬,方法不免就是請大家發微博,用標籤,然後請電腦抽名字出來,讓大家為了增加抽中的機率來幫忙洗洗微博外。 另一個方法就是用微信的搖一搖,或請大家加入官方的微信號裡進行抽奬,唯獨這次的 ASUS Zenfone Zoom 就有點新意思。 這個意思其實很簡單,他們就是把一個微信的 QR Code 通過 DJI 的無人機乘載直接飛進會去,在會場上空走來走去,只要能掃到 QR Code 的話,就可以進入專用的微信專頁,然後擁有取得 20 部 ASUS Zenfone Zoom 的機會。 他們這樣做主要就是想要配合自已的 Zenfone Zoom 變焦賣點與前作 Zenfone 2 Laser 的快速對焦,讓與會者真實感覺到自已手機的反應速度到底好不好,突顯 Zenfone Zoom 及 Laser 的優點。 這個做法實在很好,對於宣傳來説確實不錯,值得記錄下來,未來作為參考。最終有沒有人成功?石先生看到旁邊有人成功拍照點進相關的微信專頁,但是否中奬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