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social media

媒體拿 Facebook 來導流不應再是首選,應該思考如何配合讀者的閱讀習慣

如果大家有看到石先生在HK01 那篇訪問的話,應該都有留意到第一段當中有提到想要「衝破現有框框」 石先生,兩年前便選擇了離開他工作多年的科技資訊網站,變成一位自由工作者。毅然裸辭,石先生為的是一份執著,他認為現有的科技新聞不夠全面和深入,存在太多不需要的局限性,他希望可以衝破現有框框,看能否撼動自己有點停滯的人生。 篇幅與題材所限,該篇文章對「衝破現有框框」這個説法沒有深入討論,也就讓石先生在這裡更詳細的跟大家分享看法。   閱讀習慣已經不一樣,Social Network 已經成為第一點 提起媒體(不限於科技類),我們過去都是在新聞媒體的官方網站上閱讀,例如很多 OL 早上在電腦前通過 Yahoo 或蘋果日報網站觀看新聞就是其中一個場景。 石先生過去工作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是以撰寫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為主,把外國網站上的新聞消息撰寫成為中文,然後在官網上發佈以便讀者閱讀。在那個社交網絡還沒興旺的時間,讀者在電腦走進官方網站、通過 RSS 訂閱、於僅 140 字的 Twitter 得知新聞媒體消息,利用消息的吸引力把大家帶到官方網站,賺取 PageView。   不過,隨著社交網絡流行,讀者的行為已經改變,主動去進入一個新聞網站觀看新聞的可以減少,更多是在 Facebook 或 WhatsApp 等網絡服務上得知新聞事件。 讀者獲取新聞訊息的第一點已經從過去的入門網站或官方網站轉換到 Social Network 之上,入門網站的導引地位已經下降,取而代之的是 Social Network。看一看自已與同事的電腦,瀏覽器上經常打開的網站是什麼?   簡短的新聞消息在 Social Network 上便可,沒有走進網站的必要 對於那些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讀者過去受限於電腦傳播限制不得不選擇點撃官網閱讀更豐富的內容,但 Facebook、Weibo、WeChat 等現時已經可以突破有關限制,能夠為讀者提供很方便的閱讀感受。 對於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讀者現在只要按一下「More」便可以看完,無需再點撃官網,特別是點撃官網的載入時間及閱讀後回到 Social Network 上是一個很不愉快的過程。 既然讀者喜歡在 Social Network 上閱讀消息,那麼新聞消息是否應該在 Social Network 上傳播便可以呢?新聞的價值在消息;文字、圖片或影片都是載體;報紙、雜誌、官網或粉絲專頁則是渠道。   讀者喜歡的是消息,不是載體 既然讀者吸收新聞消息的渠道有所改變,媒體作為消息傳播者是否應該用讀者喜歡的渠道把消息傳播出去呢?突破固有框框,放棄一貫以來的評核標準...

15 個塑造 2015 年社交網絡的發展趨勢

2015 年已經來到,到底今年的社交網絡發展會如何呢?石先生不是先知,無法預測今年會有什麼突發之事爆紅,但我們看看這 15 點來自 Social Media Today 的整埋,也許會得到一點啓發。

也談「主場新聞」死因,你怎麼不做 Offline?

唯一,也是最後一次談「主場新聞」 今天,「主場新聞」執笠了!對於不少人來說,「主場新聞」執笠的原因會連結上政治,會覺得是政治打壓,也是政治的原因把它殺掉,是政治輸掉了,但這是理性的原因嗎?「主場新聞」執笠影響到的層面真的只有政治嗎? 也許石先生在意的是其第二段「Huffington Post」的字眼。不管它有沒有做到「Huffington Post」的格調與功能,但依靠大量轉載內容與 Social Media 來運作的新聞媒體,並成功吸引到大量讀者,算是香港首個能做得到的媒體。   政治新聞增長快,卻吸引不了廣告 依靠政治與港聞內容打出一片天,可以很快的撼動人心,但這種內容卻又很難跟生活及廣告拉上關係。即使它們有想把內容做得更生活化一些,卻又失去了本來的政治港聞格調,偏離了原來的位置,在定位上會流失了讀者與名聲,變質了。 回想你每一天看到「主場新聞」是在那裡?是在 Facebook,就跟你看到這篇文章的時候一樣。不過,Facebook 是不會把錢提供給「主場新聞」的,即使你點過去網站,它也不過產生小量的金錢收入,要把收入與成本拉平,除了一份熱誠,還有什麼方法呢?   Online 有影響力,也要轉移到 Offline 辦活動 「主場新聞」執笠,更大的影響也許是網絡媒體,證明網絡媒體光靠「速度」與 Social Media 是不足夠的,因為收入是不能跟些東西成正比成長,反而要靠其他的活動來賺取收入。 未來,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主場新聞」類的網絡媒體出現,但它們會做的不僅僅是 Online,還會有更多 Offline 的東西,更多商業的活動用來賺取收入。

「Social-Fi」- 用一個 Like 來換上網功能

說起 Facebook Like,能談的事情很多,當中前面曾經說過的「把 Facebook 粉絲專頁變成供拍照、「打卡」的虛擬店舖以收宣傳之效」是一個方法,而石先生早前在展會中卻又見到另一種方法,而且它還結合了 Wi-Fi 網絡,算是一個很好的功能,很值得跟大家分享一下。 這個名為 Social-Fi 的裝置,硬體上只有一個 Wi-Fi Router,但它實際提供的東西卻更多。Stone IP 在這裡先說一下概念,當一家餐廳想要提供 Wi-Fi 訊號予顧客的時候,基本上都要安裝一個 Wi-Fi Router。老闆在這個時候可以設定密碼提供予用戶,然後雙方的聯繫就斷了。而 Social-Fi 的目的就是延續這樣的聯繫,讓店家與顧客可以繼續保持聯絡,特別是為店家找出顧客,提供宣傳的機會。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利用 Wi-Fi 增加 Facebook 粉絲 Social-Fi 提供的 Wi-Fi Router 還會在登入頁面時加入一個 Facebook Page Like 的功能,要求使用上網服務的顧客先來 Like 一下 Fans Page,利用這個付出換取上網功能。 因為這樣的性質,店家在提供 Wi-Fi 訊號的同時,也就可以得到顧客的資訊,能夠找到真正有在自已店內消費過的忠實顧客,得到 Facebook 資料,進行不同類型的資料分析與歸納,進行推廣與宣傳,準確量度顧客的需要。   精準配合行銷 這樣的資料搜集與一般在 POS 系統上進行的顧客分類最大不同在於他們依靠的不是服務生,而是顧客自已的點按,通過 Facebook 得到的資料不僅有性別、年齡,更包括詳細的興趣,消費時間及朋友關連等等,加上通過...

Facebook 年度回顧,告訴你用戶喜歡什麼東西(更新:有香港數據囉!)

Facebook 今天公佈 2013 的年度回顧,當中最吸引大家目光的自然是「香港迪士尼樂園」榮登全球十大最熱門打卡地點,與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Puerto Madero 首都區、澳洲東墨爾本 Melbourne Cricket Ground (MCG)板球場、巴西聖保羅 Parque Ibirapuera 公園、加拿大溫哥華 Rogers Arena 體育館、埃及南西奈省 Sharm el-Sheikh、法國巴黎迪士尼樂園、德國:漢堡市繩索街等、冰島雷克雅維克藍潟湖及印度:哈曼迪爾寺(金廟)等齊名。 在這些最熱門打卡地點以外,更值得留意的是「熱門生活要事」,因為這樣的數據更能切實的反映 Facebook 感興趣的事情。至於香港的數據也在傍晚時分公佈,以下也跟大家一同分享,看看全球與香港用戶的情況。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全球用戶「熱門生活要事」按排名分別是: 新關係、結婚及訂婚 旅遊 搬家了 結束一段感情 第一次相遇 新的家庭成員& 新生子女&等待寶寶誕生 新寵物 失去了所愛的人 穿洞 戒掉惡習   香港用戶「熱門生活要事」按排名分別是: 拍拖 訂婚 結婚 旅遊 移動?(Moving) 失戀 第一次見面 小孩出生 新添了一位家庭成員 失去了摯愛   從以上的各項熱門事項我們可以看到,不管是全球用戶還是香港人,大家最著重的還是愛情(新關係、結婚及訂婚/結束一段感情/第一次相遇)與家人(新的家庭成員& 新生子女&等待寶寶誕生/失去了所愛的人),其次為旅遊與心愛之物(新寵物/失去了所愛的人),緊接的則是個人成長(穿洞/戒掉惡習)。 以上的數據反映出我們在分享更新的時候,可以更著重於表達「感情」、「個人成長」與「旅遊」。如果你有需要分享,可以留意一下這樣的數據,更多的分享與此三個項目相關的東西,吸引更多的用戶注意。當然,以下的「最常談論題目」也很重要,但主要是社會事件,而且只是偶發性更強一些,很難一概而論,僅供參考好了。   香港用戶「最常談論題目」按排名分別是: 颱風 梁振英 陳茂波 衝上雲霄 陳志全 香港渣打馬拉松 梅艷芳 黃耀明 虐待动物 何韻詩   至於 香港用戶「熱門打卡地點」按排名分別是: 香港迪士尼樂園 香港海洋公園 尖沙咀 銅鑼灣 旺角 香港體育館 JW 萬豪酒店 灣仔 維多利亞公園 海港城  

Facebook Like 是如何計算出來的?

問大家一個問題:網站上的 Like Button 旁邊,都有一個數字,那麼此數字是如何計算出來的呢? 大眾都會覺得這個「Like」的數字代表有多少人按下那個「Like Button」,但實際上它並不是如此簡單的計算,背後還代表著其他的數據,只是我們日常並沒有留意,錯誤理解而已。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簡單來說,Facebook Like 這個數字代表著三種東西, The number of likes of this URL (此 URL 按讚的人數) The number of shares of this URL (this includes copy/pasting a link back to Facebook) (分享此 URL 的人數,包括複製連結至 Facebook) The number of likes and comments on stories on Facebook about this...

【偽君子】韋小寶是怎麼玩 Facebook Fans Page 的

「呢輪咁興 Facebook,我地公司都要開番個。阿邊個邊個,你搵個後生仔得閒搞搞佢。啲後生仔成日上網,掂嫁啦!」 既然是皇上的旨意,滿朝文武當然無人反對,只是文武百官卻沒有人認為此乃優差。Facebook 這回事既不會直接帶來銷售額,又沒有佣金,做好與否也沒有公認的標準,更別說可能只是皇上的短暫興趣,也許明天就忘了。故一眾大臣自然推得就推,把皇上的新興趣推到素未謀面的縣官之上。如是者,全朝最後生、年資最淺、無權無勢的九品芝麻官便負責管理這個粉絲專頁。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數月後,皇上想起此事,便到臉書看個究竟。皇上一看,映映大國 Fans Page 只有百名粉絲,遂龍顏大怒,興師問罪起來。九品芝麻官獲皇上接見,如獲瑰寶,如實報告,表示日常工作太多,根本無瑕兼顧,只有半小時左右稍作觀看, 而且對此的了解與權力不足,除了把公司的網頁資料放在粉絲專頁上,實無瑕理會。 皇上聽後請大臣們處理此事,滿朝文武當然不願接過此燙手山 芋。此時,韋小寶便跑出來,聲稱只要他稍作調較,再多加一位九品芝麻官便可在月內把粉絲倍增。皇上聽後大悅,逐把此事交由韋小寶主理。不過一加二不一定等 於三,Facebook Fans Page 那會如此好營運呢? 原來韋小寶認識一些奇人,擁有逾萬粉絲,只要奉上銀兩便可以讓公司專頁興旺起來。數月後,皇上再到臉書查看,發現 Fans Page 的粉絲數已上升千倍,內容更獲不少粉絲大讚。皇上遂認為韋小寶「做得野」,重重有賞之餘,也不再過問臉書之事。 回到現實,Facebook Fans Page 怎會是兩位普通 CS 便能管理好的事,從客戶服務到公關至宣傳銷售,每一個部門均會接觸得到,猶如一家實體店一樣,是客戶接觸公司的窗口。做得好可以讓產品銷量倍增,做不好就 像香煙一樣,一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踪。有心營運專頁還是要有一個專人負責,也要給予一定權力,予他嘗試。若開了專頁後,任由其自生自滅,那麼還是關掉更好。

【傳媒與公關】記者與博客大不同

記者,一個為媒體服務的職業。採訪一個活動,為的是得到足夠的資料作出報導。博客,一個為自已與自已讀者服務的副業。前往一個活動,為的是自我感受該活動,然後與讀者分享自我感受。 兩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前者需要的是美美的照片、豐富的資訊、模特兒的配合,後者需要的是好好玩一玩,盡情的感受,呆板的資訊並不重要,模特兒的美照不如自已合照回去的真實。兩者本來就需要不同的東西,前者儘量客觀一點,後者追求最真誠的主觀感受。 因為雙方的需求如此巨大,石先生有機會的時候總是跟公關朋友說,辦相關的活動時還是不要「慳皮」,還是要把二者分開,配合各自的需要,以免「順得哥情失嫂意」,這樣只會事倍功半,更甚是讓自已的工作紀錄蒙上陰影。 相同主題的活動分上下兩場其實不是什麼新鮮事。在過去只有記者出席活動的時候,不同的公關也會把活動分成電子與印刷媒體兩部,而部份需要獨立採訪的媒體又會另行安排,以解各方需要。一養米農百樣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硬是把所有人都放在一起,只會讓大家都不高興而已。問題一旦發生,記者或博客們叫的可不是上圖的「Jesus」,而是「Shit」。

社交網絡的未來,功能外更講社群

自從 Facebook 成功,為大家打開一個社交網絡的風潮後,科技網絡又掀起一陣社交網站的風潮,不同的公司推出不同的社交網絡,務求分一杯羹,但這種一窩蜂的情況在短短幾廿年的科技界已有多次的紀錄。 Yahoo 的出現,讓我們看到 AOL 入門網站、SINA 入門網站、MSN 入門網站、搜狐入門網站、奇摩等等;及至 Google 的搜尋市場,我們看到百度、Wolfram Alpha 及 Bing 等等,各後來者無不希望挑戰前者的王者之位,奈何故事不斷重複,不管後來者的技術含量再高,在相同的形態與目標下始終無法擠下一哥,這當中有很多原因,但石先生覺得其中一個原因在於人的惰性及定位的問題。 來到今天,不管是以簡約為主的先行者 Twitter、主打中國用戶的新浪微博、後來的 Google+、著重拍照分享的 Instagram、以 LBS 為基礎的 Foursquare、街旁等等,無不以社交、溝通為其重要的概念,以用戶分享自已的心情,大家均有一個假設,便是自家 Apps 只要功能較好,宣傳做得好,便可以吸引用戶使用,並以擴大用戶群為目標。 只是一直在搶用戶有實際用途嗎?後來者又是否需要在爭取數量上的用戶群呢?石先生認為不然,未來應著重於有質素的用戶群。 觀乎歴史與現時社交網絡圈的行為,恆者恆大這道理仍然適用,即使後來者的概念與功能有多強,Yahoo、Google、Facebook、Twitter 仍然是同行者的一哥,並不會輕易被搶去有關地位。 石先生認為今天的社交網絡已經大概定型,全球較受歡迎的社交網絡大概是 Twitter 與 Facebook,是普及、受大眾用戶歡迎的,這類型的社交網絡要被挑戰幾乎是沒有太大可能;在其之下的便是地區性的社交網絡,例如中國大陸受歡迎的新浪微博、人人網、俄羅斯受歡迎的 vkontakte 等等。 這類型的地區社交網絡在今天看來是技術與不開放而出的產物,但我們細心留意一下,以美國人主導的 Twitter 與 Facebook,在使用行為上其實與很多國家與地區的人士不同,其實是不夠好的。舉 Hot Topic 來說,我們在 Twitter 上看到的 Hit Topic 從來沒有香港的事件,原因在於其 Filter 的方法是根據數量,而非像 Facebook 一樣,根據朋友的多少來決定,以提供類似地區性的資訊。 為什麼會說是類似地區性呢?因為我們是否能夠看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