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家庭

【App】三姑六婆 – 拜年見親戚實識叫人唔會錯

每次過中華民族嘅新年,最大嘅苦惱往往都係點樣叫啲親戚朋友嘅名。 做左咁多年人,雖然成日見個啲實會識叫,但係如果突然彈一個成年都唔見一次嘅出來,名唔知唔在講,真係連叫都唔知點叫,個時莫講話逗佢封利是,唔俾人話無禮貌已經好好了。 舊年麥當勞好正咁推出左一張「姨媽姑姐精讀班」,真係方便哂大家,雖然無得帶住張紙走,但今年真係仲有趣,竟然有個 App 叫「三姑六婆」俾大家好似計數機咁係到篤啲親戚名出來,完全係夠哂吸引同方便。 今年用唔著,出年可能用得著,記得佢有機會時慢慢用。 下載連結:Android 下載連結:iPhone

【巴塞隆拿】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Stone IP 第二天在巴塞隆拿,滿心歡喜走到地上最強的魯營球場,怎料外觀竟是「強國」風格,與阿仙奴的新球場相比,實在差了九皮,加上未能看到沙維、美斯,有點所望之際,卻被幾句廣東話吸引。 「來來來,幫我影!」 「阿爸你企過少少,遮住個Logo……」 原來是一個香港家庭正在參觀拍照。既然同聲同氣,Stone IP 便上前,請他們幫忙自已拍照。友善的家庭眼見是獨行俠,更力邀同行;突然間,參觀人數一變五,浩浩蕩蕩殺入球場。這個龔氏家庭的旅程,是標準的「兩姐妹請父母外遊」型,由於龔爸爸是足球狂熱,三位不看足球的女士也就相伴在側。這亦解釋了為何 Stone IP 這「雄性動物」,為何成為了龔爸爸的親密團友。 我們走到魯營球場博物館,內裏盡是巴塞隆拿的歴史,而且放着很多具歴史價值的奬盃。不知不覺間,原本平靜的心情被龔爸爸的興奮感染,我倆就像小朋友來到遊樂場般,瘋狂地逐件摸摸看看,嗅著嗅著,即使隔著玻璃也要借位拿著奬盃拍照,說我們是瘋子真的毫不誇張。然而,瘋癲的只有我倆;任憑我們如何吶喊助威,呼天搶地,龔媽媽乖乖地坐著等待,姐妹則擔任攝影師,不斷換我們拍照錄影,彷彿是我倆的私人的團隊。 接下來,進一步觸動我們神經的是記者室內的歐聯奬盃。我們用了兩秒盤算,到底要不要衝過去抱起它,因為與奬盃拍照是收費的,若二人同行,感覺上像平宜一半,結果當然是我倆一同舉起奬盃。對 Stone IP 而言,這刻就像與爸爸同遊,身邊多了兩位姐姐,我變成龔弟弟,得到很多照顧。這與前文提及,感受西班牙家庭的溫馨截然不同,那是屬於別人的;但現在這家庭 Stone IP 也是一份子,是溫馨的一部份。 離開展覽廳走到球場進場通道,我與龔爸爸完全是失控了,竟然模仿球員,百般認真地的緩步跑進球場,這種傻傻的舉動全被龔姐姐攝進鏡頭,真夠害羞的。一路走來,興奮激昂的心情毫不減少,縱使我們離開球場,走到奧運公園時時,龔爸爸這個超級足球迷終於按捺不住了,看到一班西班牙少年在草地踢球,看得我們技癢癢之際,剛好有一個波飛過來,龔爸爸二話不說,衝前將球踢回,其後更抓住幾位球員一起拍照。初初就真的只有兩三名球員理睬,在我們一邊說廣東話,一邊揮手示意其他人加入,在聽不懂,也趕不走我們的情況下,一班球員只好被迫與我們合照。(細看下,真有幾名球員板着臉,毫無笑容呢!) 參觀完畢,與龔家一起晚飯,雖然被推介的餐廳路途有點遠,但為了美食,我們也不顧了。餓得肚子咕咕作響的石先生,當然想快點到達餐廳,奈何龔媽媽雙腿不太好,我們不願她操勞,惟有慢慢的走着,更不時停下休息一番。矛盾的心情,多少有一點,但大家沒說什麼,沒有抱怨,沒有怪責;這種家人間的默契,互相關懷包容,收在 Stone IP 這外人眼中,特別明顯。雖說東方人的感情比較含蓄,但由心而發的關切,還是輕易感受到。 獨行的好處在自由,一切隨心,然而可以嘗試的東西也相對有限,即使走進餐廳,也只能吃一款菜式。同行,可以互相分享、討論、研究,特別是與新相識的朋友,間中豁出去,不用想太多太深太遠,快樂也許來得更輕易簡單。外遊異地,心情真要放鬆,出差子也許是另一種經歷,何必神經兮兮?在龔家的陪伴下,石先生有更深的體會,再優美的景色、再豐富的美食、再難得的歴史遺蹟,都不及活生生的「人」重要;這樣巧遇的一天,著實讓石先生很感動,亦更想念家中的安樂窩。

【巴塞隆拿】火腿換來家的感覺

人在異鄉,聽到的盡是英文,耳朵馬上「選擇性失聰」,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再大聲、再重要,也聽不到,一律成為無關痛癢的背景聲,只有廣東話與國語方能吸引自已。 「唔好搞啦!好多人,我地一陣去邊到玩姐!」這是在往巴塞陸拿廉航中聽到的情侶對話,乘坐廉航,座位自由選擇,一切講求速度,快的,可以搶到頭上的行李廂放好行李,坐在窗口的位置,逍遙自在,慢的,只好把行李塞到老遠,坐在兩位身形龐大的人士之間,享受肌膚之親帶來的動感。 逃避了肌膚之親,卻逃不了前座傳來的情愛耳語。在這兩個多小時的機程中,前座的香港情侶對話不斷衝進我的耳朵,較那焗促的環境更令人難以接受。下機走到海關,竟因海關並不知道香港特區護照可以免簽證進入西班牙而暴露自已香港人的身份,與那纏綿情侶一同站在海關前等待,六目交投,想起剛剛的耳語,尷尬萬分。 走出機場,走到下榻的青年旅館,巧遇的當地人真多,先有從意大利來到西班牙工作旅行的旅館職員,後有移民到巴塞陸拿開設餐館的中國家庭,但都比不上以這來自馬德里的西班牙家庭特別。 已經不記得是第幾天的晚上,石先生只想吃回一些港式食物,所以便利用帶來的公仔麵,在旅館的廚房來了一個港式乾炒公仔麵,對外國人來說著實有點奇怪,在他們眼中,公仔麵就只有煲或用滾水焗的杯麵;石先生淥麵、過冷河、炒,就這三個步驟便引起一定的注意。捧著炒公仔麵往桌子時,一位西班牙小朋友用狐疑的目光盯著炒麵,石先生便順理邀請他試食。小朋友很怕醜,但在父母的推動下,也放膽試了幾口,我們的話題閘亦因而打開。 這個西班牙家庭邀請石先生與他們同枱吃飯,想不到幾塊錢的公仔麵換來西班牙的火腿和濃郁美味的芝士,真夠運氣!由於爸爸在酒店工作,懂多一點的英文,基本的溝通不成問題,因此在晚餐其間,我們各自訴說自己的經歷。原來今天是男孩的生日,所以他們一家三口專程來巴塞隆拿,以旅遊來慶祝;幸好,石先生隨身帶備作交換的小禮物,一枚刻有中國字的手錶正好大派用場。妻兒二人看細閱石先生後,認為這是十八九歲的少年;其實上,石先生已超過廿五歲,外表耐看也許是東方人的特質。 肚子填飽,節目尚未完結;原來西班牙人很喜歡在晚飯過後到街上走走,人在異鄉,跟隨異國家庭慢步街頭,一邊閒聊一邊吃雪糕,那種溫馨的感覺實在奇妙又有趣。回到旅館,拍照留念,大家走進電梯說再見;這時,媽媽突然把臉龐靠近,來一個西式的臉頰再見。雖然在電影看過無數次,但親身經歷過是第一回,真的不太懂應付。 石先生唯有硬著頭皮,有樣學樣,順著對方的勢頭,把臉轉過去,讓兩臉輕貼。殊不知,媽媽的道別禮完成,男孩也來了!這次真不懂反應,男與男臉貼臉,有夠怪異,有夠斷背的。石先生驚訝的樣子還是逃不過爸爸雙眼,他知道東方人沒此習慣,所以便伸手出來握一握,這做法實在不錯,畢竟石先生還真不太習慣呢!最後,這西班牙家庭說,有機會希望交換居所來感受一下異地生活。石先生當然想感受西班牙地道風情,只是香港這蝸居,怎好意思與異國大宅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