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媒體

rp_apple-store.jpg

「記者 KOL 化」不是重點,重點係你唔好再做機械人

依莉詩問「KOL 化是記者唯一出路?」,不論你係記者,還是 KOL,你有無諗過呢個問題呢?其實「KOL」真係重點咩?媒體入面有「KOL」真係唯一出路?媒體入面無「KOL」就唔掂?有「KOL」就一定掂?

石先生覺得唔係,我地唔應該俾「KOL」三個字蒙蔽雙眼,重點根本唔係「記者 KOL 化」,係過去咁多年媒體都叫記者要模糊自已,要做一個追求中立,無個性嘅記者,久而久之你會見到好多記者都無咩個性,只係打稿機器,無咩獨立思想,同機械人無分別。

你見到網媒有「KOL」,覺得佢好得?原因係咩?係佢講嘅野有佢嘅性格,你知佢係一個有血有肉嘅人,佢講嘅野係有思考過,會敢於用自已名來承擔後果,唔係一啲叫「迪士亞路」「香港仔黎明」嘅筆名記者寫出來,你睇住佢寫嘅野,慢慢積落信用,敢於相信佢。

facebook media

媒體拿 Facebook 來導流不應再是首選,應該思考如何配合讀者的閱讀習慣

如果大家有看到石先生在HK01 那篇訪問的話,應該都有留意到第一段當中有提到想要「衝破現有框框」 石先生,兩年前便選擇了離開他工作多年的科技資訊網站,變成一位自由工作者。毅然裸辭,石先生為的是一份執著,他認為現有的科技新聞不夠全面和深入,存在太多不需要的局限性,他希望可以衝破現有框框,看能否撼動自己有點停滯的人生。 篇幅與題材所限,該篇文章對「衝破現有框框」這個説法沒有深入討論,也就讓石先生在這裡更詳細的跟大家分享看法。

delta-us-seattle-travel-93

《Xbox 關公》第三回:方丈要求到,做細嘅點拆好?

延續第一回與第二回,如果實情如同匿名消息來源所説,公司高層方丈不希望在活動上見到某位記者,而下屬別無選擇只能拒諸門外,那又如何是好呢? 這樣的事情在各個單位當然都有討論,從石先生看到的瀏覽數字來看就發現活躍度不低,還好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就是假期,很多人心中早已是假期模式,否則在花生傳萬里的情況下,也許熱度會更厲害。

Xbox

《Xbox 關公》第二回:RSVP 後沒位置只是藉口,真相原來是…

看完上回的【『關公教材』確認過的 RSVP 也沒用!傳媒春茗前 30 分鐘説沒你的位置~】,大家應該都以為沒有下回,但到底為何該位記者會臨時沒位置呢? 根據匿名線人消息看來並不是沒位置,也不是與他乃零一記者身份有關,而是有一段長達七年的恩怨情愁。到底這個消息真實度有多高,也就請大家自行判斷了,下面分隔線後就是匿名線人的原文:

yahoo_news_app

【評論】你應該看什麼 VS 你想看什麼?

今天跟隨母校去 Yahoo 香港參觀(其實早就去過多次了),在聽完整個分享後就有了一些其他的思考。 事情是這樣的,有人問到近年在 Yahoo 香港上看到的新聞在新聞性上與傳理系教導的有些差別,想知道背後是否有什麼樣的改變。

Video in Super Bowl?

成為科技媒體,總會收到各大公司或公關等發放過來的宣傳產品,當中有一個項目名為「Video in Super Bowl」。 這個項目其實就是某些美國科技公司在美國美式足球賽事總決賽 Super Bowl 上搬放的廣告。一般來説,美國公司在 Super Bowl 上搬放的廣告因為觀眾量大,都是年度最花錢的廣告。

Screen Shot 2015-07-09 at 下午01.57.11

報導的影響力

石先生最近在看韓劇「匹諾曹」,吸引石先生的原因第一當然是「朴信惠」,但看下去又覺得當中的傳媒環境很對胃口,愈看愈有衝動。

8-p01 copy copy

【傳媒與公關】超用心的 Media Trip 資料,從記者的角度出發

說起這個【偽君子】系列,有一些是媒體與公關之間之事。雖然【偽君子】系列提到的事情大多發生在入世未深的菜鳥公關身上,但其實有壞也有好,遇到貼心之事也得在這裡說明,這樣才能達到共諸同好,分享學習的功能,不然又怎夠偽君子呢? 這次要說的是早前出發往 Tokyo Game Show 2013 採訪時的一份採訪行程資料。雖然 Stone IP 的行程並非有關公司安排的 Media Trip,而是公司自付的採訪行程,唯當中還是有雙方需要協調、預約時間採訪等情況,所以跟有關公司討論也就理所當然。

iphone-5-black-hd-wallpapers-600x337

Hit Rate 重要,但品牌價值更重要

在網絡世界,一條新聞是否好看,除了本身的質素、內容外,群眾均會依靠點擊率來進行評估,審核。只要點擊率好,新聞便是好新聞,因為愈多的點擊,能夠讓頁面廣告顯示的次數增加,又能夠增加收入。因此,點擊率不知道什麼時候成為了不少新聞網站的工作指標。 點擊率愈高是否與新聞內容愈有關係呢?這不一定,因為好的新聞內容,讀者會多按一次,只是不好的內容,讀者也可能會按下去。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我們簡單的分析一下便會找到答案。點擊是一個動件,是一個讀者在尚未看到內容前的動作,而讀者是根據標題而決定是否點擊內容,並非根據內容而決定點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標題了了,內容不佳的標題黨出現。

chungkingmansion-600x305

《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 了解你看不起的人與地域,再反思自已

「重慶大廈」,對我這個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身份是這本書的一個關鍵)來說是一個熟悉的名字,但我對它的一切卻十分陌生。在觀看這本書以前,我對重慶大廈的理解也就流於作者(下稱教授)所言的一樣,是一個敬以遠之,只知道內在咖喱可吃的地方,對它的一切印象流於電影描述的黑暗面,二十多年以來不過進去了一次,吃了一次咖喱及在大廈正門外等待過一位短暫住在這裡的旅客。 對於《重慶大廈》,看書以前的觀念就像從來沒有出現在眼前的九龍城寨(長大後已被拆掉),認為是一個敗壞的地方,一個危險的地方,進去以後一旦出現問題可能是一個沒有辦法找到求助的地方,像走進黑洞一樣。更多的是如教授所言,對南亞裔人士與黑人本來就有一些從長輩與媒體傳承下來的岐視,導致自已看不起這個地方,雖不致於希望其消失,卻害怕其衍生任何問題,影響自已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