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媒體

「記者 KOL 化」不是重點,重點係你唔好再做機械人

依莉詩問「KOL 化是記者唯一出路?」,不論你係記者,還是 KOL,你有無諗過呢個問題呢?其實「KOL」真係重點咩?媒體入面有「KOL」真係唯一出路?媒體入面無「KOL」就唔掂?有「KOL」就一定掂? 石先生覺得唔係,我地唔應該俾「KOL」三個字蒙蔽雙眼,重點根本唔係「記者 KOL 化」,係過去咁多年媒體都叫記者要模糊自已,要做一個追求中立,無個性嘅記者,久而久之你會見到好多記者都無咩個性,只係打稿機器,無咩獨立思想,同機械人無分別。 你見到網媒有「KOL」,覺得佢好得?原因係咩?係佢講嘅野有佢嘅性格,你知佢係一個有血有肉嘅人,佢講嘅野係有思考過,會敢於用自已名來承擔後果,唔係一啲叫「迪士亞路」「香港仔黎明」嘅筆名記者寫出來,你睇住佢寫嘅野,慢慢積落信用,敢於相信佢。

媒體拿 Facebook 來導流不應再是首選,應該思考如何配合讀者的閱讀習慣

如果大家有看到石先生在HK01 那篇訪問的話,應該都有留意到第一段當中有提到想要「衝破現有框框」 石先生,兩年前便選擇了離開他工作多年的科技資訊網站,變成一位自由工作者。毅然裸辭,石先生為的是一份執著,他認為現有的科技新聞不夠全面和深入,存在太多不需要的局限性,他希望可以衝破現有框框,看能否撼動自己有點停滯的人生。 篇幅與題材所限,該篇文章對「衝破現有框框」這個説法沒有深入討論,也就讓石先生在這裡更詳細的跟大家分享看法。   閱讀習慣已經不一樣,Social Network 已經成為第一點 提起媒體(不限於科技類),我們過去都是在新聞媒體的官方網站上閱讀,例如很多 OL 早上在電腦前通過 Yahoo 或蘋果日報網站觀看新聞就是其中一個場景。 石先生過去工作的時候,曾經有一段時間是以撰寫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為主,把外國網站上的新聞消息撰寫成為中文,然後在官網上發佈以便讀者閱讀。在那個社交網絡還沒興旺的時間,讀者在電腦走進官方網站、通過 RSS 訂閱、於僅 140 字的 Twitter 得知新聞媒體消息,利用消息的吸引力把大家帶到官方網站,賺取 PageView。   不過,隨著社交網絡流行,讀者的行為已經改變,主動去進入一個新聞網站觀看新聞的可以減少,更多是在 Facebook 或 WhatsApp 等網絡服務上得知新聞事件。 讀者獲取新聞訊息的第一點已經從過去的入門網站或官方網站轉換到 Social Network 之上,入門網站的導引地位已經下降,取而代之的是 Social Network。看一看自已與同事的電腦,瀏覽器上經常打開的網站是什麼?   簡短的新聞消息在 Social Network 上便可,沒有走進網站的必要 對於那些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讀者過去受限於電腦傳播限制不得不選擇點撃官網閱讀更豐富的內容,但 Facebook、Weibo、WeChat 等現時已經可以突破有關限制,能夠為讀者提供很方便的閱讀感受。 對於 500 字以內的新聞簡訊,讀者現在只要按一下「More」便可以看完,無需再點撃官網,特別是點撃官網的載入時間及閱讀後回到 Social Network 上是一個很不愉快的過程。 既然讀者喜歡在 Social Network 上閱讀消息,那麼新聞消息是否應該在 Social Network 上傳播便可以呢?新聞的價值在消息;文字、圖片或影片都是載體;報紙、雜誌、官網或粉絲專頁則是渠道。   讀者喜歡的是消息,不是載體 既然讀者吸收新聞消息的渠道有所改變,媒體作為消息傳播者是否應該用讀者喜歡的渠道把消息傳播出去呢?突破固有框框,放棄一貫以來的評核標準...

《Xbox 關公》第三回:方丈要求到,做細嘅點拆好?

延續第一回與第二回,如果實情如同匿名消息來源所説,公司高層方丈不希望在活動上見到某位記者,而下屬別無選擇只能拒諸門外,那又如何是好呢? 這樣的事情在各個單位當然都有討論,從石先生看到的瀏覽數字來看就發現活躍度不低,還好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就是假期,很多人心中早已是假期模式,否則在花生傳萬里的情況下,也許熱度會更厲害。 作為下屬怎麼解決確實不好辦,而綜觀不少人的意見,看來直接發 WhatsApp 給對方説沒位置絕對是一個很差的做法。 WhatsApp 作為一個非正式的溝通方式,平常講一些事情,簡單的講還是可以,但來到一個臨時拒絕對方的時候,其實用 WhatsApp 來表達就太隨便,給人的感覺就像 SMS 説分手一樣隨便。 更何況現在是一個人人截圖的年代,娛樂名人與政府高官也會用 WhatsApp 來澄明自已的清白,更何況是本來就在乎事實的記者,用文字傳送留下紀錄實在是一個很蠢的做法。   如同某些朋友所説,如果客戶真的不聽勸告,客戶講的就是聖旨,那麼就請一個跟該記者熟悉的關公親身致電聯絡,説明真相與道歉吧! 如果更進一步,既然記者都來到附近,即使不能出現在該活動,也就讓熟悉的關公跟該記者朋友自已吃個飯,當作陪罪也好,讓對方也能消消氣。 關公夾在上司與記者之間當然難做,但如何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就是功力所在,也許一眾市場上的關公書藉最需要的不是理論,而是實戰的 Case Study,告訴一眾職場新鮮人什麼是地雷,什麼是不能犯的錯。石先生自問也犯過不少錯,如果當初就有這裡的天書,也許會減少走的冤枉路。 附加推薦閱讀: 每個表情都是關鍵 “公關”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   《Xbox 關公》第一回: http://stoneip.info/?p=91471 《Xbox 關公》第二回: http://stoneip.info/?p=91481 《Xbox 關公》第三回: http://stoneip.info/?p=91505

《Xbox 關公》第二回:RSVP 後沒位置只是藉口,真相原來是…

看完上回的【『關公教材』確認過的 RSVP 也沒用!傳媒春茗前 30 分鐘説沒你的位置~】,大家應該都以為沒有下回,但到底為何該位記者會臨時沒位置呢? 根據匿名線人消息看來並不是沒位置,也不是與他乃零一記者身份有關,而是有一段長達七年的恩怨情愁。到底這個消息真實度有多高,也就請大家自行判斷了,下面分隔線後就是匿名線人的原文:   ===========匿名者原文分隔線=========== 某遊戲宣傳部搞的春茗臨時同某記者講無位叫佢唔好嚟,唔係因為真係無位,事實是當日有其他記者臨時仲收到invitation問去唔去,而在場記者也證實現場其實吉位處處。 咁點解忽然唔請,好簡單,因為那位記者之前曾「得罪」過該宣傳部阿頭,而所謂得罪其實只是一次受邀外訪結果出到嚟有關遊戲主機的報導篇幅那位阿頭覺得太小!你問咁嬲都好正常哎?係,但呢件事講緊最少都七八年前,而果位阿頭就一直嬲到而家。咁PR唔知呢位阿頭會將私怨擺落公事上,就梗係個個傳媒都請,陣間漏左又俾你鬧,結果直到當日果位阿頭睇 list上見到該記者名字,就勒令呢個人唔可以嚟,結果逼PR講一個極蠢嘅大話,導致現在醜事傳千里。 呢個世界小器嘅人彼彼皆是,但一個小器嘅人適唔適合做宣傳部呢?就好似問你而家特首適唔適合做特首咁,無話唔得嘅,但會惹公憤囉。 小器都唔係最大問題,而我更確信佢係從心裡睇唔起寫gadget寫遊戲嘅記者。佢覺得到我有嘢出嘅時候你地咪又係要介紹,唔通個個寫你唔寫呀? 唔單止記者,佢甚至睇唔起人。 大家都知道呢類事件已經唔係第一次,之前MasterMic被要求做住掌上壓rap ,呢件事唔單止係唔尊重表演者,根本係連rap呢個表演藝術都睇唔起(但又要搵),因為佢覺得就咁rap唔夠好睇,所以就想出「rap X 掌上壓就夠爆喇」呢個大道理。結果MasterMic點評論,不用再贅。 就算我講左成件事出黎,同行們like like like都無補於事的,個世界唔會因為寫左篇嘢就會改變,個阿頭依然自我感覺良好地繼續埋首工作,話唔定總部仲會同佢講句「good job~」就好似我地無辦法換一個做得極差嘅特首一樣,好多嘢唔到我地控制。 我只是覺得,你既然睇唔起記者,從心裡認為PR手段是不必要的,咁仲搞乜春春茗呢?呢個已經超越偽善,而係你作為一個人決定以甚麼方式去思考怎去做人的問題。 ===========匿名者原文分隔線===========   對於這樣的情況,大家有什麼看法呢? 香港記者一直以來都很公道,有新聞價值就報,沒有就不報,但有時候有些事情還是要好好的思考一下。如果人家有心對你不好,你又為什麼要對人家好呢?以德報怨有時候並不適用。 當然,報導事實是記者的職責,只是在網絡爆炸時代,你不寫還是會有別人來寫,有些事情其實不差你那一篇,所以有時候要不要寫,真的自已思考一下。   畢竟不管你寫好的還是不好,對方還是會獲得曝光,情況就像黃安事件一樣,台灣媒體聯合封鎖他的消息有時候就是一件很好的解決方法。當然,什麼事情才需要這樣做就有值得討論的空間了。     《Xbox 關公》第一回: http://stoneip.info/?p=91471 《Xbox 關公》第二回: http://stoneip.info/?p=91481 《Xbox 關公》第三回: http://stoneip.info/?p=91505 附加推薦閱讀: 每個表情都是關鍵 “公關”代表的不只是你自己

【評論】你應該看什麼 VS 你想看什麼?

今天跟隨母校去 Yahoo 香港參觀(其實早就去過多次了),在聽完整個分享後就有了一些其他的思考。 事情是這樣的,有人問到近年在 Yahoo 香港上看到的新聞在新聞性上與傳理系教導的有些差別,想知道背後是否有什麼樣的改變。 對於每天身處這個環境的石先生來説,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去看 Yahoo 香港新聞,只是聽到這個問題,加上 Yahoo 仍然是很多香港人每天看新聞的地方,此問題無可否認反映出在取材上的改變。 Yahoo 香港新聞有這個改變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在新聞的選材上與過去不同,不再像以前那樣採用編輯主觀的角度或利用新聞性來決定,而是利用數據,利用 PageView 來決定新聞選材。   採用 PageView 選材與新聞性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觀念,以前報章上的新聞由編輯主導,編輯覺得讀者應該看什麼就印什麼,但採用 PageView 來決定就是讀者也能來做排版,讀者愈喜歡看的愈放在前面,編輯只是根據數據來排一些讀者喜歡看的內容,背後的邏輯與傳統的新聞取材有很大差別。 根據今天 Yahoo 香港代表的説法他們還是在兩者中有作出平衡,但這某程度上也反映網絡媒體的一個操作,已經從傳統「讀者應該看什麼」改變成「讀者想看什麼」。   在 PageView 影響廣告收入,又再反過影響網站運作的情況下,這樣的思考模式應該是傳統記者或傳媒人比較難立刻適應的一個地方,也是新舊媒體人的一個差別所在。 因為以前寫什麼是編輯決定,今天寫什麼是讀者決定。執好執壞?請看倌自己思考。

Video in Super Bowl?

成為科技媒體,總會收到各大公司或公關等發放過來的宣傳產品,當中有一個項目名為「Video in Super Bowl」。 這個項目其實就是某些美國科技公司在美國美式足球賽事總決賽 Super Bowl 上搬放的廣告。一般來説,美國公司在 Super Bowl 上搬放的廣告因為觀眾量大,都是年度最花錢的廣告。 把這麼重要的東西發給媒體好像很重要,但其實媒體對各大公司的廣告有需求嗎?首先,遠在美國的廣告,其實跟香港有什麼關係?即使花的錢再多,用上了美國的當紅明星,也不一定跟香港有關係。 而且媒體也許對產品的規格、特點、價格等有興趣,對產品背後的故事有興趣,但一般不會對各大公司的廣告有興趣。不管拍得多好看,只要沒有新聞性,其實都沒有意義,與一個垃圾電郵無異。 這樣的想法,公關們不知道嗎?有經驗的肯定知道,只是某些公司負責人根本不知道,也不聽從專業公關的意見。這種事情有改變的可能嗎?世事總會重覆發生。

報導的影響力

石先生最近在看韓劇「匹諾曹」,吸引石先生的原因第一當然是「朴信惠」,但看下去又覺得當中的傳媒環境很對胃口,愈看愈有衝動。 劇中一直都在談一個問題「傳媒在報導上應該採取什麼態度?」 此劇背景是男主角的父親在 13 年前作為消防隊長帶領隊員衝入火災中救人,但隊員卻全部喪生,而消防隊長則失踪。女主角的母親則以新聞記者的身份作出追究及調查,追究消防隊長是因個人過失,為逃避責任而失踪。 最終,消防隊長一家離異,母親抵受不住壓力自殺,而消防隊長在 13 年後也被證實乃被活埋,只是沒有被發現。 13 年後,女主播(女主角媽媽)在回答女主角女兒朴信惠疑問,是否不覺得自已的錯誤害死了男主角一家時,作出了以下的回答。她表示自已當年只是問了全國人民都好奇的問題,她覺得沒有問題(上圖)。 這麼看來,女主播只是問了大家都感興趣的問題,但有時候記者也該有一條線,一條不能做的線。   記者有一定的影響力,需要明白自已影響力會可以導致後續不少問題。如果不善用這些影響力的話,很可能會導致其他問題。 因此,若問石先生這位女主播是否有做錯的話。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她並沒有好好的了解自已的影響力及報導後帶來的後果,僅專注於自已的收視率、吸引力的事情。 別以為韓劇劇情只是老作,看看韓國多少意外後的嫌疑人或明星是因為媒體瘋狂報導而自殺,你就知道這影響力應該好好利用。

【傳媒與公關】超用心的 Media Trip 資料,從記者的角度出發

說起這個【偽君子】系列,有一些是媒體與公關之間之事。雖然【偽君子】系列提到的事情大多發生在入世未深的菜鳥公關身上,但其實有壞也有好,遇到貼心之事也得在這裡說明,這樣才能達到共諸同好,分享學習的功能,不然又怎夠偽君子呢? 這次要說的是早前出發往 Tokyo Game Show 2013 採訪時的一份採訪行程資料。雖然 Stone IP 的行程並非有關公司安排的 Media Trip,而是公司自付的採訪行程,唯當中還是有雙方需要協調、預約時間採訪等情況,所以跟有關公司討論也就理所當然。 按各大公司的合作經驗,預約採訪等行程大概就電郵確認,即使是一些安排好一切的 Media Trip 也不過是簡單的表格列明時間表,像這一次那樣的詳細 PPT 展示實在超罕見的。 石先生會說超罕見的原因是這一份的 Media Trip 資料並非一份供全部採訪記者而製作的行程資料,而是一份按個別需要,按不同媒體各自預約時間與需要而製作的 Media Trip 行程資料,並加上在時間、地點、事件以外,還配合圖片與地圖,實在是超貼心的。 以 Stone IP 自已的行程為例,會出席的也就發佈會、接著的晚宴與專訪,至於別的項目完全沒有參與。有關的公關因此也就把這三個項目放在這份資內內,並附以預計抵達時間、活動時間、名字與詳細地址,至於不同日期的更以顏色分開以免誤會。 這些資料看似基本,即使沒有,也不會造成什麼問題,畢竟活動時間地點都不會更改,加上一整團人的前往,不會有什麼問題。奈何,世事往往出乎意料。人在外,有什麼突發情況、行程更動,需要俓自前往之時,一份詳細的行程資料便是得力助手,讓你無需手忙腳亂的擔心,可以安心的追上大隊,即使無法使用電話或網絡通訊,也不會錯過任何事宜。 貼心的是,公關還考慮到若沒有地圖或網絡在手,即得得知地址也沒有作用,所以在資料內附上區內地圖,方便尋找。 以上面第 2、6、7 頁為例,展覽會的基本資料,舉行的地點、時間及館內地圖算是出差的基本資料,縱使跟行程有關,只是作為前往工作的記者,自行也該準備好這些基本的採訪資料,但公關還是很細心的把這些資料準備好,並附上地圖,從記者一旦忘記的的心態去想。 這一舉動讓記者只要拿著這一份的 Media Trip 行程資料,基本上就不用擔心錯過任何活動,即使掉團或自行離開一段時間,也不會有任何困擾、擔心,實在是超貼心的。試問誰不會想要一份行程清晰,又僅屬於我個人的資料呢? 石先生在此還是要再次表達感謝,因為製作一份資料需時,按各人需要製作多份資料更需時,公關實在是很用心啊!

Hit Rate 重要,但品牌價值更重要

在網絡世界,一條新聞是否好看,除了本身的質素、內容外,群眾均會依靠點擊率來進行評估,審核。只要點擊率好,新聞便是好新聞,因為愈多的點擊,能夠讓頁面廣告顯示的次數增加,又能夠增加收入。因此,點擊率不知道什麼時候成為了不少新聞網站的工作指標。 點擊率愈高是否與新聞內容愈有關係呢?這不一定,因為好的新聞內容,讀者會多按一次,只是不好的內容,讀者也可能會按下去。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我們簡單的分析一下便會找到答案。點擊是一個動件,是一個讀者在尚未看到內容前的動作,而讀者是根據標題而決定是否點擊內容,並非根據內容而決定點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標題了了,內容不佳的標題黨出現。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標題黨不好嗎?不是,時移勢易,好的文章內容也需要一個好標題,只是好標題下也該有好的內容,而作為一個新聞網站也該對內容負責任。值得一提的是,近年只要提到 iPhone 或 iPad 字眼的內容,均會有很強的 Hit Rate。 這兩件產品本是香港市民關心,Hit Rate 高企本來無可厚非,只是細看各大新聞網站與機構,對此二組字眼的追求,已從追求事實,變成追求 Hit Rate,只要看到 iPhone 與 iPad 字眼,彷如吃了威爾鋼一樣,不管是真傳聞,還是假傳聞,只要引述消息來源,報了再算,反正傳聞二字已把責任推得一清二楚。 這不分真假,追求 Hit Rate 帶來什麼惡果呢?問一下你身邊的朋友,問他是否知道 iPhone 6 什麼時候推出,他/她 肯定能告訴你一個答案,只是若你問他從那裡得知,大多只能答出報紙講,可信度有多少?消息來源是否可信、有沒有往績、是否合乎邏輯,沒人關注,反正報紙講,不是他/她講,錯了就怪報紙,追求事實變得毫不重要。 若是小型新聞網站,也許還能讓人體諒,畢竟 Hit Rate = $$$,小型網站多 1,000 Hit Rate 便多幾十塊,開飯與道德之間,開飯還是重要事。只是到達中型、大型的時候,品牌形象漸漸形成,為了 Hit Rate 不顧一切,胡亂報導消息,然後花大量的時間在 SEO、宣傳身上,務求推高消息的 Hit Rate,這是否應做之事。 石先生每次都會說,自已犯了錯,面對,學習,改變,這是正常之事。回看三年前的文章也不堪入目,深感慚愧,只是每天不斷學習,總會有一點點進步,也許這便是每天的功課。作為一個網站,Hit Rate 很重要,只是 Hit Rate 外的品牌價值更重要,更多的東西是從品牌價值中走出來的。 香港人喜歡把一切化做二元,有你無我,有 Hit Rate...

《世界中心的貧民窟:香港重慶大廈》- 了解你看不起的人與地域,再反思自已

「重慶大廈」,對我這個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身份是這本書的一個關鍵)來說是一個熟悉的名字,但我對它的一切卻十分陌生。在觀看這本書以前,我對重慶大廈的理解也就流於作者(下稱教授)所言的一樣,是一個敬以遠之,只知道內在咖喱可吃的地方,對它的一切印象流於電影描述的黑暗面,二十多年以來不過進去了一次,吃了一次咖喱及在大廈正門外等待過一位短暫住在這裡的旅客。 對於《重慶大廈》,看書以前的觀念就像從來沒有出現在眼前的九龍城寨(長大後已被拆掉),認為是一個敗壞的地方,一個危險的地方,進去以後一旦出現問題可能是一個沒有辦法找到求助的地方,像走進黑洞一樣。更多的是如教授所言,對南亞裔人士與黑人本來就有一些從長輩與媒體傳承下來的岐視,導致自已看不起這個地方,雖不致於希望其消失,卻害怕其衍生任何問題,影響自已的生活。 從一開始觀看這本《重慶大廈》,就是想更多的知道這橦充滿神秘感的大廈,而這本書確實能夠帶給我想關的認知。由於在觀看這本書的初期,石先生並沒有想過要寫一個閱後感,所以並沒有把一些重要的資訊與章節作一個記號,直到閱讀至一些有關香港人與南亞裔人士與黒人(下稱他們)的相處方有此想法,固以下的一些片段及意見到底出自何處,暫時無法註明,或許需要等待第二次閱讀時方能補回(是的,我肯定會再次閱讀此書)。 書與香港 縱使香港政府以「Asia's World City」來形容香港,只是在我身邊的大部份香港人均沒有十分認同,特別是曾經留學在外或從沒離開香港的人(兩者的原因很極端)。這當中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來自社會主要由華人為主、以廣東話作為主要語言(雖然英文也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及歴來教育並沒有討論其他城市現況等因素,讓自身缺乏對世界各地城市與人文的基本理解。這是世界各地均有的基本情況,但毫無疑問影響自身對不同問題的看法,也影響到自身對不同事件接納的程度。我相信在閱讀此書後將對有關的誤解有更好的認識,將能補回一些基本的觀念,特別是更理解各種族人士存在於香港的目的與意義。 由於撰寫此書的作者乃大學教授,其著作的原文是英文且不是以香港人為對象,所以我不得不指出此書的部份章節對香港人來說會感到乏味,諸於重慶大廈的地點、結構、香港的基本簡述等均是挺無趣的資料,在閱讀有關章節時會感到十分疲倦。而且本書的翻譯並沒有特別的好,在文中還是可以找到一些錯別字或錯字,更甚是出現一些「英式中文」,導致閱讀時與邏輯思考上不時出現停滯,需要反復閱讀以正確理解的情況,還望出版社在「再版」的時候能夠作出修正。 「他們」擁有不同的生存能力 對於居於重慶大廈的人士,石先生過去都有一個印象(不敢胡亂代表香港人,以免被少數人攻撃),學歴低下及與犯罪脫離不少關係。縱使這樣的情況出現在一部份人身上,但如書中所言,他們與想像中有很大的差距,部份在原居地是中產階級,具備一定的英語溝通能力及當地的知識份子,在思維上並不比我們遜色,只是礙於地縁或種族等不同原因而出現在重慶大廈。 舉一些書中的例子,他們在重慶大廈的生存與工作模式大概是把貨品從香港帶回原居地發售,把一些原居地沒有的貨品帶到該處。我們印象中的貨品大多是手機與衣服等等輕便的,但書中提到其實也有家居用品、工藝品、量產的當地品牌衣服等等,部份是經普通的客運航班運載,盡用行李的載重限制,部份則是使用集裝箱的服務,空運或海運回國。當然,這類型的運輸在過程中有不少風險,有可能需要進行賄賂或繳付稅項及面對不同的突發狀況,但總體上還是如常運作。容我在這裡說一切心底話,我相信若香港人與他們做著相同的事情,並不會比他們做得更好。若他們擁有與我們相同的條件,他們幾乎較我們更成功。 當然,以上的假設與情況並不會發生與及被實踐下來。因為他們處於生存於一個實物買賣交易世界,而我們處於一個以服務、估算為本的市場之下。兩者生存的基本要素並不相同,也無法直接比較,只是在危機感、維生能力與變通的能力,他們應該優於身在褔中不知褔的我們,因為他們每天均可能出現一個情況 - GAMEOVER。 香港的位置 香港人,特別是我這一輩的人,從來就沒有離港工作的想法。我不知道這個想法是好還是壞,只是在接觸愈來愈多不同國家與地區人士以外,慢慢發現這是一個挺奇怪的現象。因為不管是 Stone IP 自身認識的中國大陸人、台灣人、新加坡人、馬來西亞人、澳洲人、美國人等等,大家都沒有很抗拒離開自已生長的地方去外地工作。對於這樣的一個生活方式,大家認為是生活的一部份。別把問題想像成出國,事實上全世界大部份的人均沒有實際能力離開自已的國家,但從鄉郊搬到城市或從 A 城市搬到 B 城市卻是恆久的想法,前往發展更佳的仿佛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我不肯定香港人沒有這樣的想法是否與我們本來就身處一個國際化的核心城市當中,猶或與我們獨特的地理與歴史因素,導致我們沒有如斯的想法。只是從近十年的情況看來,我們若繼續固守這樣的一個想法,追求把自已的城市範圍圈起來,禁絶其他國藉人士的遷入顯然會有一定的問題,特別是吸引優質的人才。 因為香港的存在價值在於商品與人員的來往,過去是擔當英國在亞洲的窗口,而回歸後則脫變成中國大陸面對世界的窗口,而我相信在高鐵建成與直航航班增加後的,這樣的角色將會更加明顯,就如重慶大廈內的他們一樣,把貨物從中國、香港運回他們的袓國一樣(3D 打印未來將影響部份商品轉移,但量產與普及的商品供應未來仍將掌握在工廠手上)。 因應這樣的設想,若我們失去了過去懂得充當中間人能力,無法掌握世界各地資訊以進行交易或構建相關平台,那將沒有足夠的競爭力與仍在急速起步的中國大陸、韓國、馬來西亞與新加坡競爭,淪為一個普通的城市。也許我們羨慕歐美人士的工作與生活方式,但我們不得不承認我們沒有相同的條件,沒有貨幣優勢,沒有幾輩人積累下來的財富與建設,而且身旁盡是積極富起來的鄰居,努力發展仍是重要的工作,休息享受始終是奢侈的遠景。 金錢是最大的黒幫 說回書的內容,與九龍城寨歴史留存下來的犯罪溫床說法不一樣,重慶大廈沒有黒社會,沒有黒幫,沒有暗黒的規則,只有以金錢至上的道理。每一個人均以金錢為目標,其餘的一切均是礙眼的東西,破壤安寧就像破壞眾人的財富一樣。這裡雖然離不開非法居留、非法外勞及妓女等情況,只是與影響大眾的偷竊、打架、毒犯及兇案有不少的距離。 香港中心地帶的一橦樓宇仿佛就是香港的縮影,每一個人均以金錢為目標,妨礙賺取金錢的活動會被視為搗亂。即使社會上至今的政治聲音不少,務求破壞一定的既有秩序以換取政治上的改變,但這明顯只是一部份人的想法。對不少人來說,仍然是金錢之上,只要賺取金錢的方法與社會秩序保持不變,這跟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就像重慶大廈內在著各種不公平剥削一樣,大家會認為這個一個合理的現象,與自身擁有的條件及議價能力有關,不會推卸至制度之上。 因為他們存在於社會制度的邊縁,本來就沒有什麼議價能力,而且僱主也清楚明白這一點,在金錢與風險之間作出了一個選擇,加上他們被剥削後的生活也較原來的好,所以對他們來說這仍然是可以接受的處境。 文化與理解 書中提到的宗教觀 / 文化差異我覺得很重要,這讓每一個人均會有各自的堅持,但也由於這裡擁有各類型的宗教 / 文化背景的人士,所以大家均互相理解,也更尊重對方與其宗教,減少了更多的爭執。 放諸香港,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思考南亞裔人士在香港遇到的問題,為何他們會成為排隊黨的中堅分子,或嘗試去理解中國大陸人士與香港人的差別,他們的生活習慣從何而來,兩地文化的差異。不過,正如書中提到兩位非洲人互相爭論的片段一樣 - 「香港人也看不起中國人」,我深信這是不少香港人不願說出口的一句心底話,所以根本沒有動機去了解,只是在與更多的中國大陸人接觸以後,我會認定此想法在一定程度上是有缺陷的。 不過更多的想法並沒有心思在這裡說明,因為以香港今天的環境(特別是網絡上),幾乎已經是一個文字獄的社會,容得下一種意見,而無法容得下另一種意見。在大部份有關中國大陸的問題上只有「反對」才會得到支持,其餘只會得到「被罵」的下場,所以僅此而已,無謂多言。 不一樣的手機市場 作為一個科技網站的高級編輯,教授在追蹝商品時以手機為主軸,對我來說是一件很高興的事情。因為這有助於自已更清楚的明白到自已與他們有多大差別。雖然自問不是手機達人(請找 Danny 或 Joseph),但接觸多了,還是對手機有一定的了解。重慶大廈對手機的需求與常年在 Engadget 接觸的不盡相同,針對的是功能手機或山寨手機,再高層次一點也不過是低端的智能手機。在這個領域的可變性很大,因為這當中包含了全新手機、七天手機、二手手機與組裝手機,相關的專業程度如非在業內經營,實在很難全盤了解。 從此書的描述中,還是可以得知一定程度的南亞與非洲手機市場概況。功能手機的興盛意味著當地的購買力並不高,市場並不能夠付錢購買高價手機,而且更實際的是得物無所用,當地仍然沒有相關的條件使用有關設備。在這樣的市場下,品牌與口碑成為消費者購買手機的主要因素,而這個也是國際化大品牌值得看重的地方。 當然,今天的國際大品牌並不會太在意這樣的市場,只是由於市場還在開發階段,意味著除了國際大品牌外,一些中小型的品牌也有機會發展起來,情況就跟中國大陸眾多品牌以國內為主要市場的情況一樣。我們可以看到魅族與小米的國外推廣,卻不知道其他一些國內品牌如何利用地域因素來推動其業務發展,在三四線城市甚或農村取得成功。在相類似的背景下,新興的中低階品牌將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當中的關鍵在於品質與服務,若擁有生產規模的中國大陸廠商決心發展這樣的市場,相信在此取得的成功不下於國際品牌。 總結 雖說這篇是讀後感,但實際上並沒有很大的說出書本內容,希望還是購買此書慢慢閱讀思考。在這篇文章寫下的東西都是看的時候想到的一些東西,可以說是反思,也可以說是一些小觀察,但這些明顯不是在什麼詳細研究與調查中得出的結論。我深信擁有不同價值觀與社會觀點的人在看完此書後會有不同的想法,而石先生自已只是想把自已的想法寫出來,作一個分享、一個紀錄。 以書的內容來說,《重慶大廈》是一本與你想像中相同的書,他能夠解答你對重慶大廈的疑問,為了揭開這個你未知及摸不透的地方,讓你認為自已更清楚、明白這裡。不過,Stone IP 認為看這本書的更大得著是得知一些自已看不起的人與事,然後反思一下自已。如果你只是把它當作一個記敍的書本,把它看過便算,沒有思考,那也算是浪費了教授的一番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