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地鐵

【TechRitual】香港地鐵正式輸給北京了!手機已經可以內置「交通卡」,但我們還要帶實體的「八達通」

根據北京青年報的報導,中國北京市今天正式開始「手機一卡通」服務,這個服務最主要是把北京地鐵使用的「一卡通」(即香港的八達通)與手機連接,用戶只要在手機下載指定的 App 即可用於乘搭北京地鐵。

【日本.京都】京都去大阪 – 地鐵駁地鐵

從京都去大阪,其實有很多種不同的方法,想要看各種方法的差異,大家請慢慢的在網絡上尋找,石先生不在此特別説明。 從最方便自已的角度出發,我們乘搭的是京都地下線+大阪地下鐵。從酒店附近的大宮站上車,一直搭到淡路,然後專乘千里線,再到天神橋筋六丁目接大阪市地下鐵的筋線,前往我們入住的酒店。 按一些人的説,這樣的乘搭需要較多時間,但考慮價格不過是 640 日圓,加上車站就在我們酒店的下方及新酒店的下方,也就沒想太多。 最讚的是這裡轉車只有一次,就是在京都本線接大阪地下鐵那段,只是過對面月台而已,不用上落樓梯或尋找電梯,十分方便。 行車時間其實在月台也有註明,但要視乎悉坐的是準急、單急還是特急列車,但時間都在35-49 分鐘之內,而且這段路程只算從石先生所在的大宮站到淡路的車程,不含大阪市內的車程。 雖然如此,石先生仍然覺得這程不錯,因為列車上人流不多,很輕易就有位置,而且不擠不亂,很輕鬆就能抵達大阪。 一月京都大阪輕鬆之旅: 【航空】香港快運的香港到關西體驗 – 後生仔唔好偷食啦~ 【京都】Hotel MyStays Kyoto Shijio(京都四條麥斯泰酒店)- 呢啲就叫平靚正啦! 【日本.京都】搭巴士去清水寺 【日本.京都】清水寺 - 戀愛的地主神社、長壽的音羽之瀧 【日本.京都】從清水寺去八坡神社 - 寧靜的寺廟步道 【日本.京都】八坂神社 - 聞説拜了就會變美 【日本.京都】花見小路 - 這裡只能看舞妓,她不會跟你合照的 【日本.嵐山】京都去嵐山 - 嵐電去埋金閣寺 【日本.嵐山】竹木小徑 - 光是拍照就玩一小時 【日本.嵐山】廣川鰻魚飯 - 聞說一定要吃的米芝蓮一星午餐 【日本.京都】「嵐山 おぶう」- 抹茶雪糕再飽也能吃 【日本.京都】金閣寺 - 一個景拍不停 【日本.京都】 「やよい軒」- 宅男最愛火鍋飯 【日本.京都】前進伏見稻荷 - 京阪電車京都段 【日本.京都】伏見稻荷大社,拍不完的鳥居 【日本.京都】京都去大阪 - 地鐵駁地鐵 【日本.大阪】Hotel New Otani Osaka(大阪新大谷飯店)- 遙望大阪城夜色 【日本.大阪】魚心壽司,超厚切咪狂叫 【日本.大阪】餐旦壽司在大阪,翻叮會更好吃 【日本.新大阪】Hotel Consort Osaka(康瑟特酒店)- 新大阪旁的小酒店 【日本.大阪】大阪周遊卡 - 2日玩哂市內景點 【日本.大阪】梅田空中庭園展望台 -...

【香港】西港島線未開先看,新設計愈見貼心

石先生日前把難得的機會,跟隨 MTR 方面走進還沒有開通的「西港島線」參觀,看看這條「港島線西延線」的情況,深入的了解一下這條新延線的各種情況。這次的旅程從上環站出發,參觀堅尼地城站與香港大學站,而還在建設中的西營盤站則不在此列。 其實現時港島線的列車每一天均會駛進西營盤、香港大學站與堅尼地城站,列車在抵達上環站後不會像過去般走進調頭路段再往柴灣出發,而是在上環站直接駛往西港島線的三個車站作實地測試,直到 12 月 28 日正式開通為止。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X1zGRU2ULg?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 「西港島線」的名字是這一條新延線的一般稱呼,但實際上它只是現有港島線的延伸,算是「港島線的延線」。 回顧歴史,「港島西延線」的服務範圍西營盤、香港大學及堅尼地城站其實早就在 1967年的《香港集體運輸系統》報告及 1970年《集體運輸計劃總報告書》中有建議,只是由於當年的地鐵公司資金不足及其他問題而暫緩興建。 萬萬沒想到,當年在西環念書的學生,要等待40年,到年華老去的時候才能見到地鐵港島線延伸至此,這也算是香港回歸事件與新機場興建等一系列因素而導致的後果。畢竟一個政府能夠同時興建的大型基建不多。 1967年地鐵建議路線圖(一般稱為初期系統) 從上環站走到堅尼地城站算是這次新延線的總站,而這裡採用的是「側式設計」,荃灣線的單邊出、單邊上設計。乘客從港島線各站抵達堅尼地城站後,在月台只有上的電梯,而要搭車往柴灣線各方向的話,則要從大堂走進另一個月台。 堅尼地城站大堂最大的特色是有一個如來神掌切開了的蘋果 而上面則有很多掌印給大家來玩,一掌接一掌! 與現時的地鐵站一樣,堅尼地城站也有「免費 Wi-Fi 熱點」,而且這裡也建好了設在非收費區的洗手間。 值得留意的是,這次「港島西延線」的車站統一採用新式的入閘機及售票機。入閘機採用藍白式的設計,較舊式的長,並呈斜形,從拍卡位較矮至顯示屏的位置較高,而八達拍卡的感應器也加入了燈號,當閘機不能使用的時候,八達通拍卡位置也會關燈,配合閘機的「X」標誌,讓乘客更清楚明白其無法使用。 這次的入閘機看來更我們熟悉的闊閘機差不多,但它其實也有一些改變,例如其材質不再是金屬,而是塑膠,用色較親民,而且紅色的閘門不是硬塑膠,是軟一點點的橡膠閘門,能夠減少小朋友不小心衝過去撞到閘門的傷害性。 售票機的設計也從單座式改成入牆式,而且分螢幕與付款兩個部份,大家在上圖看到的左邊是螢幕部份,上下螢幕分別顯示路線圖與購票系統,可以自由上下轉換使用,並提供包括行車時間、個別路線及八達通卡查詢等服務。 保持不變的是硬幣與紙幣位置,而八達通/車票的位置除了可以領取單票外, 也可以用來查詢八達通餘額及繳付單程票費用。 購的方式可以直接點選全地鐵路線圖或個別路線圖購買。 新式的售票機最多可以購買 10 張的單程票,並可以利用八達通付款,這點對於一些臨時要買單程票或有旅客來港觀光的朋友們最有用,而且在購票時也會標示最短乘車時間以供參考。(中環去旺角要 1 小時?明嘅,警察大哂麻!) 離開了大堂,我們也就走進了堅尼地城站的控制室,而這裡也是「港島西延線」三個站的總控制式,從這裡可以看到三個新站的各項設施情況,並作出相應的控制,而不同的數據均會在這上面這些特大屏幕上顯示及鳴示,職員可以通過觸控以完善及控制各項設備。 與西營盤站與香港大學站不同,堅尼地城站是三個站的總控制室,它可以看到及控制另外兩個站的情況,但餘下的那兩個站則只可以看到他們站內自已的情況。不要搞錯的是,這裡説的設施只是車站範圍內的設施,並不包括列車的運行。 三站的交互式情況及警報 個別站的月台等情況示意圖。 香港大學站的升降機情況示意圖。 除了新式的觸控螢幕外,這裡也有舊款機械式的控制器,以便危機發生時,消防員可以通過設備作出控制。 站長室往外看的效果。(由細到大都想知到底係點,終於睇到啦!) 離開堅尼地城站後,也就走進香港大學站,而這裡也是所謂的八爪魚站,出口與大堂都有一定的距離,加上位於溶洞內,所以大堂空間不多,與一般的港鐵站來説會比較特別。為了節省空間,這裡的月台也就使用最常見的「島式設計」,列車在月台的兩旁,而這個設計未來到於「南港島線(西段)」的轉乘應該比較方便,但現階段的資訊有限,無法確定。 香港大學站最特別的出口是「C1」,是直上薄扶林道與香港大學。 這裡提供了四部載客 28 人的高速升降機,但電梯的容量不大,與一般商場的升降機無異。第一眼看到的感覺有點像 London Underground 的「Leicester Square」,未來會比較擠塞,與想像中的「Oxford Circus」大型升降機有別。 在實際乘搭後,升降機的速度很快,在接載時應該還算可以,應該不會太擠塞,但大堂的等候位置較小,不夠深,應該會出現人潮僅集中在「1」「2」號升降機的情況。 最後不得不提的是,這次堅尼地城站與香港大學站有一個很好的設計,就是加入了很多藝術照片來裝飾,例如在香港大學站就有最正的「黃傘」,應該會成為一個新景點。 // Post by 石先生.

「指點 Finger Shopping」旺角地鐵宣傳廣告,捉到鹿唔識脫角

如果你近期有走到旺角,經過旺角地鐡站 E 出口,你也許會發現上圖這樣的一幅宣傳廣告。就這樣看過去你不會太明白它在做什麼,但事實上它把很多產品印在海報上,做到好像一個超級市場貨架的感覺,在通過手機與 QR Code 的搭配後,我們作為消費者可以直接在這裡購物,並同時享受優惠。 採用這個新穎宣傳方法的公司其實來自是利亞零售(0831)旗下的「指點 FINGER SHOPPING」,也就是我們熟悉的 OK 便利店的母公司,而 FINGER SHOPPING 也算是該集團的其中一個業務,所以他們的網上購物方式有一個先天的優勢,在購物後直接在 OK 便利店取貨。 石先生本來就有留意「指點 FINGER SHOPPING」的發展動態,所以在旺角經過看到這樣的宣傳以後就特別走過去看個究竟。經過超過一年的發展,現在「指點 FINGER SHOPPING」的產品總類確實增加了很多,多元化及更貼近生活,販賣的都是一些會重複購買的商品,例如美容、彩妝、健康、家品等等,要比過去都是以禮物為主的選擇有增加不少,例如在廣告上的商品就是以韓國美肌及有機護理產品為主,較過去更貼近消費者的需要。 言歸正傳,為什麼石先生會說這次「指點 FINGER SHOPPING」的宣傳是「捉到鹿唔識脫角」呢?他們這次做出這個宣傳的目的是想要告訴消費者購物很方便,在手機上就可以購物,而他們大概也是汲取了韓國那邊曾經做過的一個宣傳及購物策略,選擇了把 QR Code 直接對應在產品上,讓消費者只要拿手機掃一下 QR Code 就可以購物。 奈何,他們的想法與現實有差距,可以說是忽略了現實使用體驗。首先,他們每一個產品的 QR Code 碼在手機掃視過後,都是直接連到網站。該網站只是一個桌面版使用的網站,在手機上面去看本來就很小,而且被帶到的還不是產品的頁面,只是品牌的頁面。消費者如果真的想買,還是要在這個頁面上慢慢的找出產品,更別說更多的人看到這個畫面就已經放棄了想法。 看到這樣的情況,你會覺得失望嗎?石先生直接是覺得浪費了廣告。因為他們若有心去弄這樣的一個網上購物模式,更應該做一個手機應用出來,讓消費者在手機上就可以看到查看想要買的產品,而在掃過 QR Code 後可以要求消費者下載官方應用,或直接帶到手機應用內的產品頁面,然後進行付款的功能,這樣才是一個真正良好的消費體驗,而不是一個僅有宣傳,卻沒有實效的廣告。 總括而言,石先生欣賞這家公司敢於接受新事物,在香港網上購物平台屢屢失敗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去營運,更花這樣的成本在地鐵站內下廣告,而且還接受這種創新的 QR Code 宣傳及購物體驗方式(以一家大公司而言,這並不簡單)。可惜,這次「指點 FINGER SHOPPING」捉到鹿唔識脫角,有膽量、花了錢,卻沒有真正的發揮效果,可算是一個令人可惜的舉動。香港,加油!  

【石.化.遊】北京地鐵裡的東歪西倒

走在香港的地鐵系統裡,總會看到有些中國大陸遊客衝進車廂後,並沒有拉著扶手,在地鐵車廂裡東歪西倒,撞到身旁的人,害人感到討厭,更有一些會見到位子箭步上前搶座位,讓人驚恐。 這類的事情在香港地鐵內屢見不鮮,讓不少朋友煩惱,心中無不想起一個問題,就是你有沒有家教?家教,這某程度上除了談家庭的家以外,也得想想它身處的城市到底有沒有這樣的教育與習慣。 在北京乘搭地鐵,你會有一個很直接的感覺 - 很擠。這裡說的擠不僅僅是上下班的高峰時間,而是任何一個時間。只要你乘搭的是北京地鐵主要路線,任何時間都是很擠的。想要走進車廂,你不能先讓車廂裡的人出來。若你安然等他們出來以後,車廂的門就會關上,而且在你還沒有等到的時候,後面的乘客已經習慣性衝上來,把你推進車門。 走進車廂,想要伸手抓個扶手,這是不切實際的舉動,因為你身邊都是人,擠得根本沒有位置讓你失平衡,你根本不會倒地。即使你身旁不算很擠,但想要抓個扶手也不容易,因為車廂內的扶手不多,伸手是抓不到扶手的。 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這裡的人自然習慣搭地鐵要衝衝衝、不扶手與搶位置囉!他們並不是不想做,而是根本沒有這樣的概念。想要罵他們嗎?真不知道要罵還是要教。

【石.化.遊】搭地鐵,最怕被胸襲

「香港地鐵人好多啊!」 「遊客愈來愈多,等下一班車就好了。」 「哎呀!」 「怎麼了!被撞到了嗎?」 「沒有,她的胸部剛剛碰到我,真不好意思!」 「你是女生也不好意思?」 「女生也一樣啦!真不習慣。」 「唉,我在北京搭地鐵習慣了,我也常被胸襲,很無奈。」 以上的對話源自一次跟台灣旅客在香港乘搭地鐵遇到的情況。當時我們正在中環往旺角的地鐵行程中,而她也就被一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女士碰到,感到十分不好意思。畢竟台灣師承日本文化,地鐵裡的人雖然多,但大家還是會好好的保護自已,儘量保持一定的距離,避免有任何的肌膚之親。不過香港地鐵的擠迫程度已經不能跟台灣或日本比較,而是直迫上海與北京的程度,加上不少中國大陸遊客的到來,讓石先生這種以地鐵為主要交通工具的男生常常被胸襲。 這裡指的胸襲並不是大家理解中的那樣,被人家用手去襲擊石先生的胸部,而是別人用她的胸部來襲擊石先生的手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呢?如果你留意一下,香港或台灣女生在乘搭地鐵的時候大多用雙手或包包去保護自已的胸部免被襲擊,只是中國大陸的女士們卻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習慣,她們喜歡像衝線一般以「胸」先行,結果就是你在上海或北京高峰時間乘搭地鐵的時候,總會有幾位女士向你胸襲,讓你混身不自在。 「你是男人,人家拿胸部來碰你,你又有什麼差。」 「對不起,我不是變態,這並不是什麼褔利,放過我吧!」「香港地鐵人好多啊!」

【石.化.遊】咱們約在鼓樓大街站東北口,好嗎?

「咱們約那裡?」 「咱們約在鼓樓大街站東北口,好嗎?」 「好的,沒問題」 三十分鐘後 「你到了嗎?」 「我到了,在東北口,不見你啊!」 「我也在啊!你在哪?鼓樓大街,你沒去錯吧!」 「就在鼓樓大街東北口啊!」 「你出來了沒?要出來啊!」 「我出來了,就在票口外」 「票口外啊!我站在地上啊!上來吧!」 就這樣,石先生與北京朋友就在上下相距不十米的高度玩捉迷藏,花了十分鐘的時候才找到對方,而這個誤會源於大家對「東北口」的理解有差別。簡單三個字「東北口」在北京地鐵內有清楚標示,大家跟著走就可以,為什麼會有認知差別呢? 作為香港人,我們約了朋友在地鐵站出口等,大家都是預定在地鐵站內的出口位置,所以我們可以見到中環地鐵站內的 D 出口與灣仔的 E 出口站內均有大量等候朋友的乘客。不過在北京,大家相約在地鐵站出口,預定的想法就是地面的出口,並不會在地鐵站內等候。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石先生曾經跟北漂的朋友討論過,發現大家差距主要來自空間與天氣兩方面。首先,香港地鐡站站內空間較多,也沒有超多人潮,還可以容納部份人在站內等候,但北京地鐵站內(特別是舊的那些)空間不多,票口外直到出口都擠滿了人,根本容不下多餘的人。 另外,香港下雨日子較多,在地面等候很可能下雨,但北京乾燥,下雨的日子不多。綜合兩種因素,便導致大家對出口等有所差別,如果你下次去北京約了朋友在地鐵站出口等的話,要問清楚啊!  

【台灣】第一次去台灣的時候

今天便是石先生前往台灣的出發天。回想多年以前第一次台灣之時,怎也沒想到後來會變成每年兩次的台灣行。猶記得第一次前往台灣之時,還深怕後來沒有機會再去,趕緊的從南到北,走過還沒有捷運的高雄,建設中的台中及漸漸四通八達的台北。 那個時候的台灣,對於一個沒有經常外遊的人來說,就是一個新奇的地方,深怕有限的時間無法走完台灣各大景點觀看一番。想不到幾年過去,台灣已經成為最常去的旅遊地區,悠遊卡、台幣長伴在身,連誠品會員卡也拿到手了,對這個地方愈來愈熟悉。 有時候會想,如果週末有空的時候就跟朋友走到台灣休息一下,好好放鬆自已,其實也是不錯的做法。睡在四四南村的草地上,抬頭看著台灣的天空,怎麼跟香港有點不一樣?到底是什麼的原因?難道是因為那休閒的空氣嗎?還是逃離工作的關係呢? 認識的台灣朋友愈來愈多,也許不會再有休閒的感覺,沒有逃離的感覺,不過這是未來的事,現在就先享受台灣的氣氛吧! 話說當年的「自由廣場」牌樓還寫「大中至正」,想不到當天一別,牌樓便已變成了這幅模樣。你沒見過「大中至正」的牌樓?你真年輕。  

【無題】我們的人生都這麼累嗎?

遊走在日本東京,靠的就是穿梭城市各處的 JR ,四通八達的地鐵也是東京人上班的交通工具,在車上往往可以看到沉默的日本人在車上靜靜地睡著。 受歴史文化影響,大部份的日本人在地鐵車廂內就跟啞巴一樣,默不作聲,保持著車廂的安寧。也許有些學生會聊天,但車廂的安靜程度極高,跟走進圖書館沒有兩樣。如此安靜的環境,加上日本地鐵有點老舊的車廂,空氣雖然乾淨,但並沒有很流通。因此,坐在東京地鐵上(特別是長途)很容易就看到上圖的情況,一排座位七個人有一半都睡著了。 安靜的環境加上不夠流通的空氣當然是導致乘客在地鐵上睡著的因素,不過我們也不能夠不考慮一下日本人的生活壓力。同樣活在城市的我們,生活中的種種壓力排山倒海,自少我們就被灌輸,需要賺錢的概念。從小時候念書要高分,為的是考進一間好一點的學校,聯考成績為了進好好的大學,然後就是憑大學找一份好工作,賺多一點錢,然後買樓、結婚、生仔及退休。 為了這個不知道是誰為我們設定的目標,生活變成為了錢而活,並會自已反駁自己,認同『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卻萬萬不能』這一句話。為了錢,我們可以放棄了健康,然後做著自己不喜歡做的事,面對不喜歡的人,然後忘卻了生活中的快樂。 最近有一個調查說,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而一個好的經濟體可以為當地的人民帶來好的生活,只是我們身邊不是還有很多人為了一個居所而煩惱嗎?也許我們有足夠的金錢與條件消耗各種等級的奢侈品,只是我們卻沒有辦法確保自已可以開心快樂的生活在這個城市裡。 為了永遠不充足的金錢,我們可以忙得連睡覺時間也犧牲,把自已搞得很累,會在地鐵上睡著,這一切值得嗎?知道的愈多,想的愈複雜;害怕失去,讓壓力愈來愈大;再簡單的事,也變得複雜起來,然後忘了自己的心中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你的人生累嗎?這麼累到底是為了什麼? // Post by 石先生部落.

給我們一個安靜的地鐵車廂

香港地鐵有一種歷史遺留下來的東西 – 頭等車廂。第一次坐在頭等車廂中,感受就像走到日本地鐡內,車廂內沒有人說話,大家安靜的坐著,做自己的事,不會影響他人,不會高談寛論,不會聊電話,讓大家在一個公共空間中,擁有各自的私人空間,互相尊重。 奈何香港不是日本,在車廂內並沒有明文禁止高聲談話,當別人高聲談話,發出噪音影響他人的時候,我們只有幾種解決方法。一是離開原地,遠離噪音,二是讓聲音遠離我們,不再有噪音。不過,地鐵車廂內又怎麼能夠離開呢,難道我們下車嗎?期待噪音者要收聲,也只是守株待兔,沒有什麼效果。 面對這樣的情況,不少人會忍耐,直到對方靜下來,也有些人會戴上耳機,用音樂聲來掩蓋自己的耳朵,但這些均是較被動的做法,為何我們不直接走上去,做一個請求安靜的動作,要求對方可以靜下來呢?我們只要好好的要求,對方自不然會稍稍降低聲浪,更可能會掛斷電話,但更實際的做法是大家自律,並推廣車廂內靜音,大家互相尊重,保持寧靜的車廂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