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ADS

Tag Archives: 問題

10700419_889841414367629_5534499713351341385_o

「裸辭」前,你應該想什麼?

「裸辭」很多人都覺得是天方夜譚,但現實又不是那麼難,只是你做好準備了嗎? 石先生 2014 年 7 月「裸辭」,走到今天差不多一年,生活仍然沒有問題,仍在努力發展自已事業。我敢承認我是運氣好,但我們在「裸辭」以前,也得做一些準備。否則「裸辭」不僅無法達到你想像中的「自由」,更是「地獄」的開始。 如果你想「裸辭」,先來看看以下的清單,看看自已是否真正的準備好。

madison_taiwan_007a

【旅遊答案】台北情侶七天六夜行程

這次的【旅遊答案】繼續是從  Facebook 收到的詢問,是有關「台北自由行」的查詢,而石先生也就把回答刊登,希望能夠幫到更多的朋友。 你好,我同男朋友 10 月 19-25 到台北,19 號 3:05pm 到達桃園機場,25 號 1:00pm 機回港,已 Book 左一晚溫泉酒店,五晚「忠考敦化B飯店」。大概想去的地方是這樣,但我不知點分配時間,幾時至幾時。 Day 1: 落機到「北投A飯店」,夜晚到士林 Day 2: 到「忠考敦化B飯店」入住,師大夜市 Day 3: 淡水(唔想拎住行李,所要要plan一日特登去) Day 4:大安區(食野買野)或到宜蘭 Day 5:民權西路(食野買野),中山(食野買野) Day 6:西門(食野買野),忠考新生(食野買野) Day 7:執行李返香港

1-IMG_6843-002

【石.化.遊】工幹出差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爽」

與四年前畢業比較,今天的石先生離港外出的機會愈來愈多。2013 年過了不到一半,已經跑過美國、西班牙、英國、越南、北京,在法國寫完這篇專欄以後,兩週後又去台灣了。旁人看來,這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因為你可以周遊列國,只是在我心中的外出,卻沒有你心中想的那麼「爽」,只是一般「爽」而已。

400774_486510481367393_1567667797_n-506x600

接受日本「讀賣新聞」訪問,問到釣魚台與旅遊的問題了

除了山梨縣的日日新聞社訪問以外,石先生這次也接受了「讀賣新聞」的訪問。這次訪問的主題很明顯,除了基本的旅遊感受以外,便是問到石先生對釣魚台事件的意見,詢問石先生覺得釣魚台事件是否會影響遊客前往日本。如此的問題是接受訪問的第二個意外,想不到他們會如此對待事件,會把握我們前來旅遊的時候進行採訪。 對於這個問題,石先生的回答是這樣,對於釣魚台問題,不喜歡的人會選擇不去日本,如果去的則不會考慮太多這個問題,會是以遊樂為主。畢竟對大部人來說,旅遊是一件獨立的事,不會前往日本旅遊卻在當地指責日本。如果說旅客會考慮因素,以決定是否前往日本旅遊,那麼幅射問題較釣魚台問題更讓人擔憂,更打撃旅客前往日本旅遊。有關的報導可以在跳轉後看到,上圖則是與讀賣新聞記者合照。

No Thumbnail

申辦亞運沒有問題,問題在申辦目的

曾局長今天發表報告,表示香港如主辦2023年亞運會,資本開支達105億,其餘的相關開支達300億,總數約 405億。根據新聞稿的消息,這次舉辦亞運主要是把早己規劃好的體育館,體育設施統一在亞運會項目內,需要在限期前興建及作出一定程度上的改建及加建。 乍看這些數字,申辦亞運實在很昂貴,若要求回本根本是痴人說夢話,所以這次申辦亞運到底是投資,還是形象工程,而最終希望達到什麼結果,絶對是關鍵。從暫時看到的新聞消息看來,曾局長並沒有說明為什麼我們需要辦亞運,辦亞運希望達到什麼目的,主要提出有點空泛的提昇運動水平,並沒有學習澳門、多哈等,借大型運動會,以提昇國際形象,改善社會基礎設施等長遠計劃,欠缺方向。

No Thumbnail

對整個高鐵計劃的詳盡意見

石先生最近發佈了一堆有關高鐵的文章,可是由於內容分散,加上留言者眾多,故石先生決定以本文作一個統一回應,以說明石先生在此事上的想法及意見。 首先,石先生是一名撐高鐵人士、支持現有高鐵方案、反對反高鐵興建及反對公共聯盟的錦上路方案。雖然如此,這並不代表石先生認同政府在處理高鐵問題時的態度。石先生認為政府在高鐵計劃在較早階段可以多詢問市民意見,把更多的資料提供予公眾參考,令公眾可以有更多機會討論,而不是臨急抱佛腳。 石先生也反對警方找尋像陳巧文之類等反高鐵人士之父母,展開疑似白色恐佈行動,也反對親政府議員利用不信任動議、加開會議、盡快表決等方式強迫立法會盡快作出投票。

No Thumbnail

港府應尋找水源問題的終極方案

隨著內地跟月出現缺水問題,香港供水過於依賴內地的問題再次浮現。事實上香港每年從東江輸入大量淡水,以寧多莫少的做法以免香港因天氣問題出現缺水情況。香港每年支付廣東省的東江水費約三十億左右,以香港政府日常支出來說不算太多,也算用得其所,沒有太大問題,但依靠內地不是終極方案,水源這個結構性問題還是需要解決的。(雖然內地短期內都唔會唔俾水香港,但如果來年內地缺水問題持續,說話就唔係咁講啦!) 其實早在英治殖民地時代,港英政府曾經做過三件重要的事情以解決缺水的問題,第一是把香港排污水從傳統的淡水改成取之不盡的咸水;第二是建造全港最為人熟悉的船灣淡水湖;第三是建立香港歷來唯一的海水化淡廠(由於成本太高,只好停止運作)。 首兩個方法的好處至今仍發揮作用,保障香港沒有缺水的日子。可惜,回歸後港府在水資源問題上主力在淨化污水,水源問題未受重視(水務署 04年己著手研究海水化淡工作),現在也許是時候把水源問題扔出來讓公眾討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