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傳媒

【Yahoo 財經】Facebook 打敗左傳媒

科技巨擎最近股價節節上升,美國方面稱佢地為 FAAMG,即 Facebook、Apple、Amazon、Microsoft 及 Google。

「記者 KOL 化」不是重點,重點係你唔好再做機械人

依莉詩問「KOL 化是記者唯一出路?」,不論你係記者,還是 KOL,你有無諗過呢個問題呢?其實「KOL」真係重點咩?媒體入面有「KOL」真係唯一出路?媒體入面無「KOL」就唔掂?有「KOL」就一定掂? 石先生覺得唔係,我地唔應該俾「KOL」三個字蒙蔽雙眼,重點根本唔係「記者 KOL 化」,係過去咁多年媒體都叫記者要模糊自已,要做一個追求中立,無個性嘅記者,久而久之你會見到好多記者都無咩個性,只係打稿機器,無咩獨立思想,同機械人無分別。 你見到網媒有「KOL」,覺得佢好得?原因係咩?係佢講嘅野有佢嘅性格,你知佢係一個有血有肉嘅人,佢講嘅野係有思考過,會敢於用自已名來承擔後果,唔係一啲叫「迪士亞路」「香港仔黎明」嘅筆名記者寫出來,你睇住佢寫嘅野,慢慢積落信用,敢於相信佢。

【評論】你應該看什麼 VS 你想看什麼?

今天跟隨母校去 Yahoo 香港參觀(其實早就去過多次了),在聽完整個分享後就有了一些其他的思考。 事情是這樣的,有人問到近年在 Yahoo 香港上看到的新聞在新聞性上與傳理系教導的有些差別,想知道背後是否有什麼樣的改變。 對於每天身處這個環境的石先生來説,其實已經很久沒有去看 Yahoo 香港新聞,只是聽到這個問題,加上 Yahoo 仍然是很多香港人每天看新聞的地方,此問題無可否認反映出在取材上的改變。 Yahoo 香港新聞有這個改變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他們在新聞的選材上與過去不同,不再像以前那樣採用編輯主觀的角度或利用新聞性來決定,而是利用數據,利用 PageView 來決定新聞選材。   採用 PageView 選材與新聞性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觀念,以前報章上的新聞由編輯主導,編輯覺得讀者應該看什麼就印什麼,但採用 PageView 來決定就是讀者也能來做排版,讀者愈喜歡看的愈放在前面,編輯只是根據數據來排一些讀者喜歡看的內容,背後的邏輯與傳統的新聞取材有很大差別。 根據今天 Yahoo 香港代表的説法他們還是在兩者中有作出平衡,但這某程度上也反映網絡媒體的一個操作,已經從傳統「讀者應該看什麼」改變成「讀者想看什麼」。   在 PageView 影響廣告收入,又再反過影響網站運作的情況下,這樣的思考模式應該是傳統記者或傳媒人比較難立刻適應的一個地方,也是新舊媒體人的一個差別所在。 因為以前寫什麼是編輯決定,今天寫什麼是讀者決定。執好執壞?請看倌自己思考。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剛剛成為 Engadget 中文版香港團隊的時候,除了自身水平不足、欠缺經驗的問題外,還有一些外力的問題。   在那個時候,Engadget 中文版算是罕有的網絡媒體,新聞都是很快的,沒有什麼競爭者,在台灣與香港也算是先行者。初進入香港市場,最直接的指令是跟美國一樣,看看別的媒體或網絡有什麼內容,以那篇為消息來源,再撰寫一篇文章出來。有看過「導火新聞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這種叫「炒稿」。 對於一些讀者來説,這樣的做法一時之間應該比較難適應。因為過去在 Engadget 中文版上看到的內容都來自美國或台灣,鮮有香港或由香港發掘出來的內容。對於讀者來説,Engadget 中文版是「內容提供者」,即使「炒稿」也是「第一手」。一切是單向的,香港「炒」Engadget 中文版的稿,卻沒有 Engadget 中文版「炒」香港的稿。   不過,自石先生進去以後,香港內容或由香港發掘出來的內容也會變成 Engadget 中文版上的內容。也就是説以前的「內容提供者」,「第一手」內容,也同時是「內容取用者」及「第二手」內容。 任何一位人士在市場或不同渠道上找到的東西,也可能會被 Engadget 中文版引用,從過去「單向」變成了「雙向」。這樣的衝撃算是挺大,也不好接受。   在那個時候,要理解這種自美國網絡新聞開始的運作模式並不容易,因為對不少人來説這就跟「偷」,沒有差別,但是在經歴過「主場新聞」與「蘋果日報」把這種模式運用在港聞類題材後,相信大家也就沒有太多的反感。因為這已經是一個無可避免,不能回頭的事實。 回看這一段的發展,也有那種「偷文」的問題爭議,但網絡上的「約定俗成」就是這樣而來。見證這樣的「不成文規則」從不被接受與質疑,到今天幾乎廣泛使用「引用」此做法,時間好像進入得剛剛好。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那段苦練的日子(五)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在整理一些舊文章的時候,才發現這個「那段苦練的日子」系列暫停了,還沒有寫完,還好第三篇有留在 Draft 中,可以知道當時自已起的初稿是什麼,能夠延續下去。 第二篇(那段苦練的日子(二))從內容來説其實有點借題發揮的分享,不算是延伸,若按時序來講這篇才是真正的第二篇。   剛開始工作的時候,除了第一篇「那段苦練的日子(一)」提到的「錯別字」外,工作上還會遇到撰寫題材的問題。由於每個月都有一定的文章數量需要達標,所以不管是多麼雜碎的內容都想撰寫,除了想要達標外,也因為很多內容在能否撰寫邊緣,界線並不是想像中那麼清晰。 剛開始工作,撰寫的內容不太符合讀者要求,與原來台灣的選材有一定出入,加上香港內容的獨特性,結果是被讀者留言炸爆。是的,當年留言是可以到 10 版的年代。猶記得第一天上班,撰寫了五篇文章,結果有三篇是被讀者質疑與過去有差別,僅兩篇合格,也讓工作流程從那天開始必須修改一下,以免再出差錯。 第一天被讀者罵翻當然不好受,但好處是很快得知問題所在,即使未能馬上改變,也算有個方向,在什麼都自已一個人處理的情況下,算是很好的收獲。後來一直被讀者磨練,也是成長的關鍵。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傳媒與公關】為何「必須」傳回 URL 給公關?(續篇)

話說上回(【偽君子】為何「必須」傳回 URL 給公關?)講到 A 公關發了一個電郵給眾記者/編輯們,要求大家在發佈文章後必須把 URL 傳回予 A 公關,繼而引起不少怨言,所以就寫了上文,冀望當事人能看到,事件就此告一段落。 怎料事件峰迴路轉,A 公關竟然沒有看到有關文章,過了兩星期又傳來新的要求,再一次讓大家怨言再度了。 『請在本星期五 3pm 前把有關以上產品及昨天 XXX 發佈會的發報 URL 傳回給我,謝謝!!』電郵三   從新的要求來說,算是較過去的兩封電郵增多了。除了要求(1)把 URL 傳回後,(2)把產品發佈外,還要求(3)在特定的時限內完成,看來一眾記者們多了一個老闆了。 當然,一眾記者/編輯們在捱過凌晨發佈會後,身心本來就沒有很健康,看到此電郵更是無名火起,勢要作出反撃,表示將按 A 公關的要求,把石先生的文章(【偽君子】為何「必須」傳回 URL 給公關?)在指定時間內發送給她。 大家如此的決定不就是把我拖下水嗎?因此石先生最終也就通過了其他相關人士告訴了該 A 公關,而 A 公關的上司得知此事後,最終也就善心教導,沒有手起刀落,更發了道歉電郵給一眾記者/編輯。各位,也就引以為戒吧! 後記:有人問石先生為何如此喜歡寫這種【偽君子】題材,這全因經一事長一智。把這種往事紀錄下來也就給未來一個參考。 (本篇提及的乃年前往事,各位無需深究) // Post by Stone IP. // Post by Stone IP.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我記得上一次見到 Alex 的時候,他說看了「那段苦練的日子(一)」覺得很好,問我什麼時候會刊出「那段苦練的日子(二)」。那個時候雖然口中跟他說快了,但心中卻沒有一個時間,因為(二)本已寫了一半,只是一直未感滿意,也就延誤至今。直到今天晚上看到前輩「崇先生」那篇「發佈會」,終於也有一些的想法,好好的把第二回重寫一篇。   看崇先生的文章,讓 Stone IP 有感受的是這一段: 我相信,媒體該有自己的「格」,報有報格,網有網格,人也有人格。甚麼是格?格調也。舉例說,有媒體以快見稱,更新快,內容精簡,屬水過鴨背的資訊媒體;快,是其風格。也有媒體慢功出細貨,把產品完全體驗,所有功能也試驗出來,見精闢獨到,是讀者的進階說明書及參考書;精,是其風格。   「快」在別人還不掌握 確實,不同的媒體與編輯都有自已的性格,有求快的,也有求精的。石先生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是屬於求快的那一種,那個時候還 Facebook 還沒盛行,唯一的 Social Media 就是 Twitter,那是一個「快者為王」的年代,文章寫好,貼在 Twitter,瀏覽量(PageView)就來了!當別人還在傳統的報導工序時,你已經領先了 3-12 小時以上。 在那個時候,新媒體的快對於傳統媒體的記者同行來說,還是一個沒有完全摸透的情況,因為知道與實際工作看著數據來做是兩碼子的事。因為追求第一時間,所以重讀一次也就消耗了更多時間,慢慢也培養成自已寫好先出再改的習慣。因此,也就有前文說的錯別字情況。   「快」已是各家必備 隨著 Facebook 的成長、Twitter 的沒落,各媒體機構愈來愈重視網絡,「快」已經成為大家都懂得走的路。為了求快,大家會不管三七廿一,那怕是一看就知是假的消息,也拿來講究一番,拿了 Page View 再說。這樣的生態加上突如其來的工作改變,也就讓 Stone IP 有了一些轉變。 「快」已經是人所共知的事,你再快也不過比大家快 1 分鐘、10 分鐘,讀者看到的內容還不是那樣的東西。對於讀者來說,看你的與別人的沒有什麼分別。「快」,已經沒有過去的優勢。過去是事半功倍,現在則是事倍功半,「快」已經無法成為媒體與編輯的格調、賣點。   「觀點」是接下來的路 走出了「快」,往別的風向走,Stone IP 自問是沒有辦法寫出 Danny Mak 那種說明書與論文般的評測內容,幸好寫 Blog 的生涯給了我一個東西 - 觀點。 觀點是一件很特別的事,它介乎於客觀與主觀之間。我還記得在大學念書時,皇甫教授在課堂說,媒體報導最重要的一點是「盡量客觀」,可是學生不才,在工作上卻沒有體現這一點,現在撰寫的文章都是「相對主觀」的類型(還好皇甫教授電腦沒有用得太好,按理說應該看不到此篇文章)。   今天的文章類型站在大眾的角度去說話,落在科技人與大眾(非 IT 人)之間,也剛好回到當天寫 Blog 的一句話上 - 「半個 IT 人」。在...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第一份工作,也就是今天這份 Engadget 中文版的編輯。那個時候的工作指令是每天找點香港新聞引用一下,做一點點翻譯。那個時候初出茅蘆,整個香港團隊也就只有石先生一個人,做什麼、怎麼做、找誰做,全部自已一個人決定。 石先生還記得第一天寫的文章發佈了被網友罵到需要刪文,然後接下來的幾個月一直被網友罵。他們每一句的罵都是很狠與真心的,而這些讓人難受的話也就成就了我,愈罵愈進步,愈能夠了解他們需要什麼。   今天再回頭看看五年前的東西,三個字 -「不堪入目」。 當時是如何被網友罵的呢?詳細的已經記不起來,基本上都是責罵字理不清、內容無聊、不吸引、欠缺觀點之類的,有時候會夾雜一些香港人的回應,指說我竟是香港的唯一編輯實在令人汗顏之類的恨話,大概你能想出的人生攻擊都有了吧!還好,大家並沒有叫我走路小心一點及問候我母親的身體情況,實在很感謝。   縱使今天已經鮮有此情況,不過多年下來還是避不開予人會「打錯字」這個感覺,即使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也被這先入為主的印象所影響,忘卻了今天的石先生已經不同,也算是一點點的報應吧! 離開營營役役的翻譯生活,最好的鍛鍊場所在 Blog 的世界。我很感謝當天那位教我用 Wordpress 的朋友(你還記得是你教我的嗎?),讓我真正的打開寫 Blog 的生涯,從傻傻的到今天的聰明了不少。從不懂得網絡規則,到今天清楚了解到網絡世界的人和事。當然,這一路伴隨的少不了冷言冷語與背後暗箭,但這卻是最佳的 EQ 練習場。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傳媒與公關】「來緊有個發佈會想請你出席,唔係你有無興趣呢?」

請問係咪 Stone IP 係 你好我係 ABC Communication 的,我地來緊有個發佈會想請你出席(靜) 係咩發佈會呢? 係 Hi-Fi 方面既(靜) 係咩 Hi-Fi,咩品牌呢? 噢!我 send Email 俾你呀!對一對 Email 先!Email 係咪 [email protected] 唔係,係 [email protected] 噢!好呀,唔該

【傳媒與公關】為何「必須」傳回 URL 給公關?

作為記者/編輯,每天均會收到大量的電郵,不過有些電郵看到以後會讓人覺得莫名奇妙,而下面這不足一百字的電郵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上星期二本人傳送了 XX 的新聞稿及相片給你, 但至今仍未收到你傳回有關此發報的 URL。請盡快把該 URL 傳回給我, 謝謝!!』電郵一 作為網站的記者/編輯,每發佈一篇文章,均會有相關的連結,以便讀者分享,搜尋引擎紀錄及公關存檔以提交報告予其客戶。不過,以上的行為均屬自然發生的行為,記者/編輯在發佈該文章後便沒有相關的義務去分享,或提供連結予公關。 說回上列的電郵,其描述的情況就像公關把新聞稿發送給記者/編輯後,必須把連結發送予公關,否則便是不合作及尚未完成工作。 Stone IP 不知道為何此公關會有此想法,認為記者/編輯必須把連結傳送給他/她。其實在活動後整理報導弄成報告給予客戶是工作之一,找出報導也是當中的一部份,而這並非記者/編輯的工作。各家公關公司也是自行安排人士進行此搜集報導的工作,為何會有公關希望記者/編輯能夠代勞呢? 有時候,Stone IP 在完成報導後,也會自發把連結發給公關,但這只是好意之舉,是所謂的小恩小惠,不足掛齒,並不是必然的動作或工作之一。所以此公關朋友還是不要再期望,或認為記者/編輯必然會把連結傳送給他/她了。畢竟此電郵連帶的怨言已經出現了,何必呢? 換一句話說:搵篇幅做報告係你的工作,點解要我幫你做埋呢?如果要我幫你做埋,不如你又出埋份糧俾我好無? 當然,事情並沒有完結,因為繼上文的電郵後,便出現了以下這段新聞稿: 『附件是全新 XXX 的新聞稿及相片。請你在發報到你的網站後, 把該 URL 傳回給我。』電郵二 以下是採用 Facebook Embed Post 記載的分享(如你無法看到部份分享即該分享的私隱已設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