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gHK】

Mobile Column in Ringhk.com

Nokia 重回戰場,挾 Android 系統現身令不少朋友十分期待,希望曾經與之發生感情的 Nokia 能夠重登霸主寶座。主觀願望雖然如此,但現實是此 Nokia 不同彼 Nokia,更何況今天的市場環境已經大有變化。
Note 7 爆炸經過一番爭論,Samsung 終於祭出全球停賣回收決定,本說手機沒事的中國大陸與香港也要回收,可見爆炸與第一輪爆炸說的電池質量沒有直接關係,否則安全版的 Note 7 又怎會爆炸呢?
Android 上的鍵盤有很多選擇,早期有 CedIME ,後來又有主打中英文混合輸入的「倉頡輸入法」與「速成輸入法」,到外國公司推出的的 GO Keyboard、TouchPal 或 Swift 都有提供倉頡或速成輸入。 石先生是一個「倉頡/速成」混合使用的中文輸入法使用者,所以在選擇鍵盤的時候很在意「倉頡/速成/英文」之間的轉換速度。
近日科技界最大的一宗消息大概就是 Microsoft 與小米達成協議,小米向 Microsoft 購買 1,500 項專利,並在未來各款小米裝置裡預載 Microsoft Apps 如 Office、Outlook 與 Skype。 對於這宗交易,大家都有一個看法,就是小米通過購買 Microsoft 有關無線技術、視訊、雲端科技與多媒體技術等專利將有助於他們把手機銷售擴展至歐美等地的西方國家,能夠避免曠日持久的法律糾紛。
提起 2016 至今最強的新手機,好像各有説法,各廠也沒有一台手機能夠有壓倒性的競爭力。 Samsung S7 有人説沒新意、LG G5 的創新則有人説幻想要比實際好、HTC 10 有人則説回歸平實之路、Sony 也有人説不過是改了名字與外觀,即使是有 Leica 加持的 Huawei P9 也有人説不過是舊瓶新酒,更別説一眾看似來都差不多的中國品牌手機。 當自己與自己鬥的 iPhone 也需要面對銷量下滑,看來智能手機已經再一次來到樽頸位置。 智能手機剛剛出現的時候,各廠商先是鬥功能、鬥規格,然後是鬥介面特色與 Android 升級速度,再來則是相機像素與處理器,唯 Android 新版本的吸引力不如以往、Qualcomm 幾近雄霸處理器 SoC 領導地位,廠商與消費者好像都失去了突破的能力,大家都走進鬥「性價比」的舊路。 從規格鬥到價格,各廠商手機幾乎有一個基本格局,規格些微差異已經很難吸引到消費者。在各家廠商都不得不把手機拍照效果變成宣傳重點的時候,大家選擇手機又會根據什麼條件呢?
在這個中國智能手機動盪時代,似乎更強調銷售團隊多年以來的建立的根基。與 Samsung 一樣,能夠在中國智能手機銷量下跌時幸保不失的是 Vivo 與 Oppo,讓不少人大跌眼鏡。
對於中國手機,大家的最有感覺的應該都是「性價比」,但石先生對於中國手機最有記憶的卻是「欠缺 Google Play」功能。 自多年前中信部一紙公文,明言禁止中國手機廠商在手機上內置 Google Play 功能後,今天的中國手機不論中國品牌還是國際品牌在出貨時均沒有 Google Play 功能。這裡說的 Google Play 不僅僅是 Google Play Store,更包括了 Google 服務框架與 Google Play Service。 由於 Android 手機的特性,我們在拿到這些中國手機後並不是隨便上網找一個 Google Play APK 安裝便能使用,需要根據各家廠商獨有的軟件更改方式以解決問題。 有些廠商可能會提供半官方的 Google 服務框架 APK 下載以解決問題,但有些官方色彩較濃的廠商例如 Lenovo、ZTE 與 Huawei 則不會有相關的東西,唯有等待後續的破解,如 root 或刷海外 ROM 方能使用 Google。 根據這麼多年的經驗,其實沒有那一個方法是最穩定的,因為看來最好的海外...
做生意嘅野,老人家成日同你講腳踏實地,但來到今時今日如果你做嘅生意太過腳踏實地,有時候真係唔駛做,就好似有人鐘意有人憎嘅 Uber 咁,如果佢腳踏實地等一切完善先至發展服務,咁佢今日應該咩唔駛開業,係世界各地應該都唔會推出服務,仍然流於幻想嘅階段。 即使唔講咁極端嘅例子,其實好多時候做生意噱頭都好重要,遠有 JIN Air 推出戰鬥機飛航服務,聽落吸引但睇埋啲條件就知根本係噱頭多於實際,參加需要多項普通人無法承受的條件,把人拒諸門外。 近有 Uber 在泰國推出 UberMoto,用手機就可以 Call 三輪車「篤篤」接載自已,聽落有用,但實際上泰國街頭隨處「篤篤」,車等人多於人等車,打電話隨時都可以叫到,UberMoto 宣傳意義大於實際,但此舉能夠配合當地文化習慣盡收宣傳之用。 科技行業愈走愈前,有時候今天以為難以達成的服務,未來可能輕易提供,有時候不妨想遠一點,畢竟腳踏實地有時候不過是另類的緊框咒。
提起無人車,很多人都會在意它的科技發展與準確度,但其實談到無人車,有一個概念也很需要處理,就是駕駛權歸屬。 一直以來一輪車的駕駛權屬「駕駛者」即控制方向盤的人,遇到任何意外的時候也就是以這個人為主,其他人只是乘客,但換成是電腦自動駕駛的時候,到底誰才是「駕駛者」?坐在方向盤位置的人是「駕駛者」,還是負責操控的電腦為「駕駛者」?   當人類作為「駕駛者」的時候,發生任何意外或危險駕駛可以採用扣分或除牌處理,只是當電腦作為「駕駛者」的時候,到底要如何處罰電腦這個「駕駛者」? 自動駕駛電腦近年其中一個發展方向是依照深度學習來加強,原則上在基本道路安全及規則外,其駕駛方式可以經深度學習個別車主而有所不同。那麼若 Google 發售的無人車遇到意外後,應該全面停止 Google 無人車上路,還是僅停止該個別車主經深度學習的電腦無人車呢?   無人車的發展一日千里,安全上路看來已不是問題,只是背後帶來的思考與邏輯轉變,加上社會各項法規能否適應,在社會運作與道德層面上又該如何處理才是最大的難題。 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剛剛回應 Google 查詢時把無人車的電腦接納為「駕駛者」,對科技行業來說是一個鼓舞,但後面帶來的影響可不是一般。
科技浪潮來到 2016 年,手機似乎已不是最吸引眼球的東西,智能手錶又好像沒有達到想像中的高度,智能汽車,自動駕駛又沒這麼快來到,或許今年比較埋身的只有 VR。 早就在市場上出現的 Oculus 至今仍然是最為大家認識的 VR 設備,其首發的優勢讓不少廠商圍繞它來發展,推出例如滑動地毯、360 度旋轉吊臂等裝置來豐富相關體驗,看來已經搶到頭啖湯。 不過,Oculus 在 VR 世界的體驗並不算是最好,仍是單點 360 度虛擬世界,玩家不能前後左右真實移動,算是一種在方便與可玩性之間的取捨。 若談暫時最強的 VR 則是 HTC VIVE,玩家可以在 15m X 15m 的空間裡自由走動,真正進入虛擬世界,奈何搭配使用的電腦硬體規格不低,價格大概在 7000港幣,加上 HTC VIVE 的話或許逾萬,更何況需要一個 15m X 15m 的空間,也許會是功能最強卻銷量最差的名廠 VR 產品。 離開 Oculus 與 HTC VIVE,PlayStation VR 也即將在第二季發售,其推出時間不是最早,配件也不是最多,沒有 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