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說,那邊做,石先生昨晚已經看了《與神同行 2》。

在看了《與神同行》後,石先生其實已經拿起手機把《與神同行》的漫畫看完。以漫畫來說《與神同行》就跟《頭文字D》一樣,除了故事外,你其實很難在漫畫上看到動畫/電影的那種感覺。《頭文字D》還好,故事都差不多,但《與神同行》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跟《屍殺列車》電影與前作漫畫《首爾站》沒有關連一樣。

看完了《與神同行 2》後,石先生很佩服編劇與導演,因為他們把《與神同行》從漫畫裡的普通故事昇華到另一個層次。

《與神同行》漫畫只是用漫畫與現代手法來說一個有關神明、地獄與輪迴之事,除了首二節故事算是有點新意,後面的其實沒什麼特別。如果《與神同行》電影的導演與編劇僅拿著漫畫本來拍故事,這套電影大概可以慘淡收場。

不過,《與神同行》電影能夠巧妙把漫畫中首二節故事合拼,再把後面幾回的世界觀拼在一起做《與神同行 2》說不同的故事,實在很厲害。雖然說《與神同行》的特技很厲害,但這無損劇本方面的力量。

===開始碰雷,但沒雷===

《與神同行 2》故事在主軸上沒有偏離了漫畫有關「家神」與社會政治的關係,卻又訴另一個更動人的故事,而這個動人的故事卻又能連到漫畫後面小篇章的一點意思。

漫畫裡主意大概就是兩個,對於從小常看中華文化的香港人來說應該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一是「因果」,因什麼而有什麼果,所以會有「報應」;二是生前做壞事,後世要在地獄受到相同的處罰。「因果」「報應」在《與神同行》裡已經很清楚的帶出來,而《與神同行 2》厲害的地方就在這裡…

明明漫畫裡說的主要都是「因果」「報應」「循環」,但導演與編劇卻能夠在此加入「寛恕」,把整個世界觀來個不一樣的轉變。不知道導演與編劇是否「被人打了左邊面,要俾埋右邊面人打」的聖經門徒,但以韓國約 27% 人信聖經的大環境看來,或許電影版確實有心要把「寛恕」加入在「因果」「報應」「循環」之中(其實韓國也有約 15% 人信佛教)。

如果你看到這裡被石先生影響很想要看漫畫的話,奉勸你不要,因為漫畫不管是世界觀、劇情等都跟電影相差太遠,很難撐得下去,特別是對於有「因果」「報應」「循環」概念的中華文化人,這漫畫是愈後段愈普通。

如果你看了《與神同行》電影,被它特技吸引看《與神同行 2》的話,那你應該會失望。若沒有看過《與神同行》而進場看《與神同行 2》的話又應該不太懂前因之影響。

導演在訪問中有輕輕提到《與神同行 3》或《與神同行 4》的可能性,但以電影故事主軸、想要說的教義、神秘感等等來看,應該也沒什麼可能。何況韓國人本來就很明白什麼叫「見好就收」,應該不會有硬要把它做爛的情況。這「終極」也真「終極」了。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與神同行 2》在「因果循環報應」中加入了「寛恕」 ;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