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new media

以「速度」為先的新媒體終會失去競爭力

作為一個 Engadget 中文版的編輯,我對於發佈這篇文章有一個疑慮,而這個疑慮的來源也許就來自傳統中國人口中的「禁忌」或「不成熟」。這個禁忌到底是什麼,也就請你自已慢慢去想像,只是想把想法撰寫出來。Stone IP 也標註一下此文章在澳洲悉尼前往香港的航班上撰寫,日期為 2013 年 10 月 14 日,今天是否適用也就是另外一回事。 先說香港,傳統媒體如何轉型至以網絡為主的新媒體已經是一個重要課題。傳統媒體的資訊採用(PUSH)的形式,把資訊打包傳送予讀者,不管讀者接受與否均需要為全部的內容付出成本。縱使傳統媒體後來發展出垂直的媒體結構,依靠興趣來分類,讓讀者能夠依其有興趣的內容付款,不過在印刷的包袱下,速度成為了傳統媒體最大的弱點。因此,新媒體也就把握著這樣的時間差,雙方做出了區問。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PageView 影響收入 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新聞網站般的新媒體現時正擁有資訊快,資訊多的優勢,利用最基本的瀏覽量(PageView)賣廣告橫額,從而賺取收入。不過,讀者的閱讀習慣正在改變,新聞網站的優勢愈來愈不明顯,且開始出現向下滑的情況。 新聞網站現時賴以為生的優勢是瀏覽量,而為了追蹤瀏覽量,在製作新聞的時候側重於以上兩個因素,「快速」與「數量」。「快速」讓新聞網站自身在以搜索領域排在較前的位置,成為消息源,並得到其他網站轉載,從而在搜索排名中擁有較好的位置,享受長尾理論帶來的好處。   「收速」影響收入 與此同時,「快速」消息在追求優越感的社交媒體成為一個重要的助力。通過用戶的分享,「快速」消息可以在社交媒體上以幾何級增長,賺取大量的瀏覽量,從而變成可觀的收入。 相同的原因,新聞網站依靠的是瀏覽量,所以在製作新聞的時候需要考慮到數量的問題。因為一宗新聞在瀏覽量上是沒有保證的,花一天時間製作逾千字的內容並不能夠保證其市場價值,所以在新聞製作上更要求以「數量」為主,愈多的內容,將有更多的機會產生更多的瀏覽量,產生更多的收入。   「快」不及社交媒體 除卻 FT 這種從傳統媒體轉型的新媒體採用訂閱模式外,其餘以新媒體姿態出現的網站大多免費提供內容,並通過瀏覽量賺取收入。縱使部份正積極通過活動、置入式行銷等增加收入來源,但瀏覽量始終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元素。 「快速」與「數量」是新媒體至今最看重,也是獲得收入的主要來源。奈何我們可以發現新聞網站此兩項優勢正被 Social Network/Social Media 逐漸取代,變成後者增長與吸引眼球的助力,而新聞網站在社交媒體追逐瀏覽量的同時,也為對手提供彈藥,情況就像超級市場的員工向顧客推薦使用自動付款系統一樣,一步一步把自已推向深淵。   讀者閱讀早已改變 舉一個共有的經驗,在過去的那一個 Apple 發佈會,你是如何得知其新產品的消息?你是通過新聞網站,還是社交媒體?你也許是通過新聞網站的文字得知,不過在你看到那條訊息以前,你點撃的那個連結,來自社交媒體上的分享。退一步思考,你即使沒有興趣了解 Apple 新產品的消息,但社交媒體仍然不斷為你提供有關 Apple 新產品的內容。即使你沒有點撃一條連結,你也知道十之八九。 講究「速度」的話,社交媒體的速度肯定在新聞網站之上,只是社交媒體現時的算法仍然把這「絶對的速度」封鎖,減慢其速度,致其在大眾的眼睛中落後於新聞網站而已。   沒有主導能力,沒有影響力 隨著社交媒體愈發重要,成為大眾的第一個消息源,新聞網站將漸漸失去其主導內容與議題的能力,被社交媒體牽著走,變為核實內容的地方,並不再擁有設定議題的能力,失去其應有的影響力。 反之,成功操作 Social Network 的 Social Media 將擁有設定議題的能力,成為議題的設定者,領導新聞的發展方向,擁有相關的影響力。作為新聞網站,若繼續以「速度」及「數量」為長遠的發展目標,放棄意見的表達,將淪為今天的傳統媒體,失去競爭力,雖不一定被淘汰,卻不會像今天的那麼光輝。

採訪前還是要先做功課

Stone IP 是念傳媒出身的,雖然成績沒有很好,上課也只是與周公聊天,但一些教授分享下來的寶貴經驗還是有聽到的。對不少人來說,學校的東西與現實始終有一定差距,Stone IP 也不否認,特別是教授過去生活在傳統媒體發達的時代,他的觀點與 Stone IP 自已在做的 New Media 上有不少的衝突,有時候要把教授的話反過來才會比較好用,不過工作性質畢竟是媒體,有些道理還是永久不衰的。 前往不同類型的記者會是 Stone IP 日常的工作之一,當中又以科技類的發佈會為主,這類型的發佈會大多在掌握之中,出席的記者朋友也不離那些,公關與記者只是按本子辦事,絶少出現奇異的事情。不過當 Stone IP 出席一些記者會觸及到其他記者的時候,由於對行業的不熟悉,奇妙的事情往往便會發生。 猶記得有一次出席支付寶卡的記者會,當大會發表完新產品後便展開發問環節,記者們便逐一發問,當中有一個問題確實令人有點訝異。 「請問係咪買左支付寶卡就可以係淘寶同天貓上買野?點解可以做到?支付寶同淘寶、天貓係咩關係?」 另一次,在一個音樂軟件的記者會上,某記者捉住 CEO 來訪問,當中問了好幾候問題。Stone IP 由於也有幾個小問題要問,便在一旁等待,只是愈聽便愈無奈。 「想問一下你指你們公司每年回饋 XX 美元給音樂界,你們是如何回饋的呢?」「你們通過廣告收入提供免費音樂予用戶,當中是如何做到的?」「你們的收入當中,有多少是來自廣告,多少來自用戶付費?」「你們提供 Facebook 分享,那麼是指用戶 Like 了以後會分享到 Facebook 嗎?」 不肯定該記者是真心不知道,還是試圖旁敲側撃得到答案,只是作為一個站在後面等候的人確實不怎麼好受。因為當你等候了超過十分鐘,確實感覺到時間被白白的浪費掉。 今天的互聯網已經十分發達,而大部份在香港發佈的東西均非全球第一手的消息,大部份均可以在網絡上找到一些資訊。在記者會現場,被訪者逗留或被訪的時間很短及有限。如果不先做功課,向被訪者提出了一些入門或基本的問題,這就白白浪費了一次機會,也影響了後續其他記者朋友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