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Desert Dancer review

「舞自由」(Desert Dancer)- 愛抗爭的朋友請對號入座

石先生從台灣回來要寫的東西很多,要做的事情也很多,但今天晚上還是得完成這篇有關「舞自由」(Desert Dancer)的觀後感,因為它很適合香港現在的時局,可以很配合一部份人的想法,也就是所謂的對號入座。 「舞自由」(Desert Dancer)實際上是一套以伊朗為背景英國電影,故事以其為一部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來說服觀眾,讓觀眾在沒有任何伊朗生活與背景資料的情況下願意相信電影內的情節。電影的重心問題是「伊朗人民禁止跳舞」,但男主角則是一位很喜歡跳舞的年輕人,而他在不能跳舞的伊朗出生就跟美斯若生在香港也無所作為一樣,以此帶出伊朗的重重問題。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HnqzJ_032s] 電影本身雖然以伊朗為背景,也找來長得像伊朗人的演員拍攝,但由於電影乃英國人主導,所以故事重心思想還是「西方自由主義」,鼔吹個人自由、個人主義、宗教自由、思想自由,對伊斯蘭教義不友善,並把問題都歸咎於宗教及其政府。 對於飲慣英國奶水、用開美國手機、習慣接收 BBC、CNN、Reuters 新聞角度長大的香港人,這套電影很切合今天的香港。因為電影中的「跳舞」就像能表達出來的的「香港核心價值」,在中國大陸管理香港事務愈來愈多的時候,這套電影很適合一眾喜歡對號入座的朋友把它移植來今天的香港,告訴大家今天的伊朗將於明天的香港。石先生不諱言這樣的事情不一定不會發生,但電影中的描述過於偏頗卻是事實。   電影中的角色黒白分明,道德警察盡是壞人,形容伊朗的政治與宗教文化盡是邪惡,人民需要躲起來開派對、吸毒才能放鬆,唯有部份吸收美國及歐洲文化的年青人才是真正的精英,奈何他們願意反對政府,但投票、遊行又會被打壓甚至殺害。 電影每一個情節都著力把伊朗描述成一個邪惡的國家,暗示其政治制度不公、宗教文化無可取之處,只有美國或歐洲的自由與個人主義方能解救伊朗人民,而男主角不能跳舞這個行為就是把「伊朗不民主、不自由」這一種想法形象化的東西。   「舞自由」(Desert Dancer)雖然有以上的缺點,但它畢竟是一套有思想的好電影,能夠帶出伊朗宗教道德的法規、部份人民在此宗教道德規定下生活的現況,也某程度上反映了伊朗人民的生活水平與制度,讓我們更有機會了解到伊朗社會。 綜觀整套電影,石先生猜測導演應該沒有太多改動原來的真人真事,只是石先生實在無法相信一心想要逃走,又知道自已用了朋友身份出國的男主角會在最後的階段,突然發瘋般的把歌劇變成了跳舞場地,然後還博得現場觀眾的掌聲。男主角會不知道自已亂來能導致眾團友回去受罰嗎? 如果導演不是把這個結尾改得如此迎合美國與歐洲人民的需要,不是大力歌頌「西方自由主義」,整套電影應該會更有說服力。當然,導演不把這些情節放進去的話,這就是一套有點悶又不合觀眾需求的紀錄片,大賣的機會又會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