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08歐洲之旅 Day11 巴黎

08歐洲之旅 Day11 – 巴黎

今天是離開巴黎前往羅馬的一天,也是團友P提早回程的日子。由於團友P需要趕回香港工作,所以只好放棄羅馬之行,在巴黎回港。石先生則與團友T離開巴黎,搭乘通宵火車前往羅馬,繼續歐洲之旅。由於石先生仍是青年,符合資格購買青年票,所以我們選擇乘搭 Euro Express 來回各歐洲城市,而不選擇內陸機。雖然兩者價錢有一點差別,但火車之行帶來的經驗實在難能可貴。 早上離開酒店 CheckOut 之時,不幸發現酒店剛好開展裝修工程,不容許我們寄存行李,令我們大失預算。我們三人只好攜帶行李,離開酒店,出發前往著名的巴士底監獄。正所謂,褔無重至,禍不單行。沒有詳細搜尋資料的我們,甫抵達巴士底監獄才發現,原來巴士底監獄已經成地鐵站及廣場,只有一根柱作代表。 無奈的我們只好背著沉重的行李在此計劃,今天到底如何是好?由於團友P 行字較重,而且下午便需要乘搭 Euro Star 前往英國,乘搭飛機回港,所以團友P 決定放棄今天餘下行程,提早出發。石先生與團友T 由於各有興趣,各有希望觀光的地方,為了把握時間,我們決定各自前往不同的景點,然後下午五時在乘搭 Euro Express 前往意大利的火車站集合。 分道揚鏢後,石先生前往羅浮官附近的裝飾藝術博物館,在 3/F - 9/F,共七層,分別展出歐洲的裝飾、近代裝飾品。其中一個位置展出很多九十年代的椅子,你可以隨便坐下,親身感受一下。現場還有一個房間放置不同年代電影中出現過的椅子,一邊看電影,一邊坐著感受一番。 上圖這張椅子是石先生覺得最舒服的,整個人坐下去,剛剛好,角度稍為向後,超舒服。不知道未來可有機會買一張回去呢?離開這裏,下一個目的地是人類博物館。本可以選擇乘搭地鐵前往,可是看到附近的美景,石先生決定徒步。這雖然很辛苦,但卻十分值得。 離開這裏,先到羅浮宮另一邊的奧塞博物館。奧塞博物館也是一個很受歡迎的博物館,很多遊客。可惜石先生的背包實在太大,儲物室不能儲存,加上博物館內並不批準 Backpacker 內進,所以石先生只好放棄,只能在外面走一走,逛一逛。 離開奧塞博物館,繼續往人類博物館出發。經過一段長長的道路,終於來到人類博物館,這個博物館以非洲為主,很多不同的非洲文物及文化介紹,其次是一些亞洲及其他地方的文化介紹。這裏很裝飾很漂亮,建築很有特色,但個人對內容沒有太大興趣,只是一般,所以逛了一會兒後,也只好離開。 離開人類博物館,漫無目的在附近閒逛,在路旁看到一橦很古典的建築物,但建築物內卻有很多年青人在玩滑板、隨便坐著閒聊,與建築物的莊嚴相映成趣。 往建築物內走,石先生才發現原來這裏是一直想前來看個究竟的 Palace de Tokyo - 現代藝術博物館。這裏地方不大,只有一層,及幾個展館,但藝術品卻很大,往往佔據整個房間。 其中一個展品是一支發射玻璃樽的槍,每隔一段時間,這支槍便會向鐵板發射一個玻璃樽;也有一雙用象鼻頂著地下的大象;更有一堆黑武士的頭像,不斷發出叫聲,各式各樣奇怪的東西也有。你可以說這些是無聊的東西,也可以說這是很特別的東西,在乎你如何看待他們。 其中一個大型的藝術品是下圖的垃圾堆,藝術家把一堆垃圾堆在一起,然後中間有一根鐵板管供人通過,可以爬進垃圾內的房間。由於這個藝術品的乘載能力有限,每半個小時只有兩個人可以內進,所以在入口外有一位人員在登記,欲入內觀看的需要排隊。石先生也想排隊,但下午排隊,要晚上才能內進,只好放棄。 這個博物館不定期展出不同藝術的展品,所以石先生看到的與你不可能一樣,你前往的時候,到底可以看到什麼,只能看你的運氣了! 離開博物館,石先生往火車站出發。Palace de Tokyo 附近的地鐵站是新地鐵線,有幕門、也有自動車門,可是內部設計一樣,仍然是沒有冷氣,看來巴黎長期是冬天,對冷氣需求不大吧! 乘搭地鐵來到 Becay 火車站附近,由地鐵站步行往火車站有一段距離,需要經過一般的道路,再往上走,才會到達火車站,不容易發現。石先生到達之時,團友T 已經在等候了!在我們旁邊坐著一名韓國人,我們閒聊了一段時間。 由於韓國需要服兵役,所以他雖然今年也是 Final Year,但他已經廿六歲。根據他的說法,韓國女性看不起沒有服兵役的男士,服兵役對韓國男士來說是一種加持。他們遊歐洲的路線與我們類似,從 London,Berlin,Paris,Venezia 再到 Rome。他們這次乘搭1945 的班次到 Venezia。石先生則是 1845 的班次到 Rome。 石先生的班次雖然較早,但最終是石先生歡送他們離開的。因為石先生的班次延遲,只好在交換聯絡方法後,目送他們上火車,與他們分別。後來,石先生又不斷在火車站走來走去,一邊向其他乘客打聽情況,也跟不同國藉的人士交談。 最終石先生的火車班次延遲至 2215 才到達火車站,趕上火車後,找到車廂。石先生這次訂的是有床舖的車廂,所以很舒服,無需再次睡地板了。上火車後一段時間,一名意大利型男便來到車廂,收起我們的護照,也就這樣完成今天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