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體育館

亞運選手村可供社褔機構營運,以助扶貧

當然,亞運選手村不是豪宅,肯定沒有上圖的漂亮、低密度,只人三千個單位的選手村,不管對地產商或立法會議員都是必搶之地。地產商對這些罕有、而且交通便捷的選手村單位自然高興,因為土地不必投、地價有優惠、單位肯定是小單位,而且有大量緑化用地及公共空間,成本低、利潤高,何樂而不為。 立法會議員看著肥水正流別人田,當然不會䄂手旁觀,把三千個單位用著居屋、公屋、長者屋用途,即時解決部份人士要求複建居屋,想住公屋及長者屋的需要,此牌一出,立法會議員變成有才之士,滿城盡是極力爭取成功橫額。問題是選手村設計並非房屋,與房屋比較,更像酒店、宿舍、營舍,改裝成私人樓、居屋、公屋、長者屋均需要大幅度改裝,徒增成本,而且有關的利益輸送問題,只會數不完、洗不清。既然如此,政府何必把選手村看作生財工具,若亞運如曾局長所言是投資,那選手村的投資可以轉化成扶貧的投資,如此一來,誰敢反對。 由於選手村本身設計像酒店、宿舍,而且地點優越,加上選手村必須配備一定程度的健身、訓練、飯堂等設施,實在適合當作酒店、旅館之用,只是把三千個單位轉讓或賣予酒店集團,與上文提及的私人樓同樣是拿屎上身,找死。 面對這樣的問題,石先生建議維持選手村當作酒店、宿舍的用途,但轉讓、買賣的對象不是酒店集團,不是發展商、不是普通市民,而是大型的社褔機構或社會企業。 石先生的想法很簡單,亞運選手村的單位其實不錯,可以用來當作旅客的廉價旅館,做法與以往稱為 青年旅舍,現稱 YHA 的做法一樣,提供一個較商業酒店價錢低廉的房間予旅客居住。不過,為了增加社會的認同及扶貧的力度,有關選手村不宜轉讓予 YMCA,應該轉讓予類似聖雅閣褔群會之類的社褔機構,令其能夠把經營選手村旅舍的收益,補助其扶貧活動,達到扶貧的目的。 而且為了統一管理及更大程度上幫助各類需要人士,不宜將選手村分拆,應交予一個社褔機構,再由該機構按情況分拆不同工種予其他機構。這樣的目的在於該機構能夠按實際情況,把傷殘人士、弱智人等較難得到工作機會的朋友,能夠因應其工作需要,在其他社褔機構安排、協助、分配下,於選手村旅舍內工作。 雖然三千個單位旅舍單位無疑會影響酒店房間供應量,只是由於選手村旅舍級數僅三星級左右,而且管理社褔機構不一定需要把全部房間提供予旅客,可以按實際情況,分配予其他社褔機構、團體、學校、代表隊等進行一些大型的活動,這樣將更具彈性。即使香港未來舉行任何類型的大型活動、突發事件,需要臨時住宿房間,也能夠隨時調撥這三千個房間,以應乎需要,更具彈性,無需再次興建。

香港主辦亞運會項目的場地建議

石先生對於民政事務局的體育比賽場地建議有點不滿,如果真的要主辦,要改善設施,要花錢,請認真想一想,把一些老舊的設施重建,提昇至國際水平,這樣才花得值得,不是僅為了降低預算,以便立法會通過,便草草了事。以下提議部份項目的場地建議,由於沒有詳細研究,但希望可以引起討論,得出更好的結果。 首先談談文件中的水上項目,民政事務局提議的是維多利亞公園游泳池場館或鄰近城市。石先生覺得既然要辦就不要找鄰近城市,而且香港多年來也沒有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游泳池,不論是城門谷遊泳池或九龍公園游泳池均不達標,無法舉行大型游泳比賽。政府提到的維多利亞公園游泳池場館於 1957 年啟用,近五十年歷史,為戶名游泳池,設施老舊,根本不適合主辦水上項目。 既然香港沒有國際標準游泳池,石先生建議把維多利亞游泳池拆掉重建,提昇至國際水平,提供足夠的預備空間、設施、採訪區等,以符合國際標準。因為香港主辦的國際短池游泳賽一直沒有適合場地,這次借亞運機會提昇設施,有助於未來發展,特別是短池、跳水、水中舞蹈及水球,主辦更多國際或地區性賽事,而且維多利亞公園游泳池歷史太久,實在有重建的必要。 大坑東遊樂場主辦射箭比賽,你知道大坑東東遊樂場那裡嗎?正在警察俱樂部後面,該處只有大片草地,沒有適當的設施,而且交通繁忙,沒有觀眾席,沒有保護措施,若需要進行射箭比賽,實在有大幅提昇的必要。若政府決定此處舉辦,需要作出很多的改善,例如興建體育設施,等等。而且現時的場地面積僅適合進行比賽,沒有預備、訓練的地方,所以政府是否應該想一想改變地點,改在新界附近另建全新場地,借此機會把香港各射箭活動統一在一個場地,作長遠發展。 田徑在啟德多用途體育館沒什麼問題,反正是全新興建,只是請政府明白田徑需要副場地,所以副運動場是否也可以興建成一個小型體育館,以便其他運動進行,例如把中間的草地變成供其他草地運動發展,例如曲棍球、門球、草地滾球等等,不是足球這麼簡單。(請不要僅建跑道,沒有完整的體育館,這樣更浪費。) 羽毛球在香港體育館看以沒什麼問題,只是大家知道香港有一個叫彩虹道羽毛球中心的地方嗎?其實這個地方現時只是一個較多羽毛球場的地方,政府有沒有考慮把彩虹道羽毛球中心加建,把旁邊的公園改成專為羽毛球訓練為主,向高空發展,成為真正的羽毛球訓練中心,不單成為屢次得到好成績的香港羽毛球隊訓練基地,也能夠成為各級青年的訓練地方,騰空社區設施及提供更全面的訓練予羽毛球運動員呢? 籃球比賽現時普通於遊樂場協會的地方舉辦(一個己重建中),在新體育館舉行也只有社區級設施,沒有長遠及適當的配套,是否可考慮把其中一個新規劃的體育館以籃球項目為主,更適合籃球隊的訓練、進行相關的比賽,實在不希望下次 NBA 巨星到港,仍在那殘破不堪的灣仔修頓或街場。 拳擊、柔道、跆牶道及劍擊均被民政事務局安排在會議、展覽場地舉行,對日後發展全無幫助,民政事務局是否該在另一個新規劃的體育館變成以他們為主的體育館,配合以上及相關運動發展,真正為發展運動出力,特別是拳擊、柔道、跆牶道、散打、空手道等使用的設施其實類似,而且有部份重覆,可以相互補足,可以在日後共享設施,不會出現太多空置場地。 皮划艇在城門河水上活動中心舉行沒有什麼異議,只是政府該正式擴建有關水上活動中心,容納更多水上活動器材,以改善城門河水上活動有河道,無設施的問題。 單車與三項鐵人分別於將軍澳室內單車場及大美督水上活動中心,但其實兩者都有室外賽,例如公路賽等等,而且距離很長,實在很適合借賽事來宣傳香港,例如把賽事安排在渣打馬拉松類似的公路上進行,利用兩種運動長途加戶外的特性,進行宣傳香港,讓賽事直播途中也介紹香港,特別是一些傳媒拍攝點,更可以安排在一些遠景位置,讓外國傳媒看到香港的景色,達到宣傳作用。 手球安排在規劃中的新體育館,但現時手球大賽均在石硤尾體育館進行,該處附近有不少位置,而且不會阻擋景觀,又有空間,絶對適合原地加建或部份重建,成為專業的手球賽地,並為五人足球等多項室內運動的場地進行配置,成為另一個集多功能的室內體育館。 網球這個運動絶對需要重置,現時香港較有規模的維園網球場明顯不夠格,因此早年己失去舉辦國際網球賽的機會,被上海取代,這次應該把握機會,重建一個具規模的網球比賽場地群,力爭舉辦國際網球循迴賽,把這項全球關注的運動帶回香港。由於維園面積有限,也許需要把有關的網球場地群安置在新填海區,例如西九龍南昌站附近的空地,興建網球場地群,降低該處的住宅密度,也同時增加該區的體育設施。 石先生以上的建議會加大預算,但實在希望政府可以借此機會,真正提昇香港體育館質素、為各項運動提供達到水平,適合訓練的場地,不是僅增設部份為亞運而設的設施,卻無法長遠協助各項運動發展。

對民政局申辦亞運諮詢文件十分失望

前幾篇文章石先生己經提到不有關香港申辦2023年亞運會的事情,石先生認真花時間看了民政事務局的諮詢文件,看完後的感覺是失望。因為民政事務局整份諮詢文件中提到主辦亞運會的好處是推動體育發展、加強社會凝聚力及刺激經濟活動,只是主辦2023年亞運會真的可以做到這些功能嗎? 而且即使不主辦2023年亞運會,香港政府仍然可以推動體育發展、加強社會凝聚力,至於刺激經濟活動,過去多年的亞運會均顯示不能為主辦城市帶來實際收入,只是有關基建能帶來協助改善城市。石先生前文提到,希望民政局能夠借主辦亞運會來達到其他意義,宣傳香港或其他目標,並沒有表明。諮詢文件旨在說服大家只要申辦,主辦的機會很大;主辦可令香港運動員拿更多奬牌,並且指出主辦的成本其實不高,實在失望。 前文己經提及,只要民政事務局舉辦2023年亞運會的目的是借亞運會來宣傳香港、帶動其他方面發展,石先生是支持的,只是暫時看來,主辦亞運會根本無法達成這些目標,縱使是曾局長口中的提昇體育設施也十分有限,根本不足。 看看諮詢報告指出的擬議場地,大部份是現時香港主要的運動場地,而且沒有提及升級,只是沿用現時的設施,而且分散各地,遠離香港城市或旅遊景點,無助宣傳香港等,實在可惜。下文再與大家提議部份賽事舉辦場地。

建亞運主場館需照顧開幕式

曾局長發表文件,希望申辦2023年亞運會,當中包括用197億建設啟德綜合體育館,並作為主場館。石先生在此提醒各官員及立法會議員,請勿胡亂干擾相關主場館建設,因為主場館除了照顧體育活動需要外,另一個重要照顧對象正是開幕式。 大家猶記得去年東亞運動會開幕式於維港上演,破盡紀錄,但其實大家有無想過點解唔係大球場做開幕式呢?其實好簡單,大球場設計的主要用途是足球、㰖球等活動,早已發展好,四周沒有多餘空間建設任何附加設施,根本辦不了開幕式。 大家看看北京奧運會開幕式,有飛天,有投射,有大型展品,有大量工作人員,試問一個大球場那有可能做到呢?若大家留意,近年各大運動會開幕式主場館圴是全新興建,其中一個原因正是照顧開幕式。 由於現時的開幕式已非唱唱歌、跳跳舞、入場這麼簡單,表演已經由平面變成上天下海,是一個立體的表演活動,已建成的場館由於空間有限,而且高度、場地、通道等多方面有限制,無法加裝設施,限制開幕式設計者的想法,令開幕式難以成功。 若亞運成功主辦,興建啟德主場館之時,請各官員明白,建場館時也要預備好開幕式設計者,場館設計實在需要照顧開幕式需要,不是一個建一個綜合體育館這麼簡單。簡單講,吊威也都要預先準備好啦!建主場館時唔一早設計埋開幕式用的威也、投影機、燈光照明、火炬等,開幕式設計者如何有心思,也無可能發揮出來。 立法會議員也不要再把自已當作專家,這邊要求高一點、那邊要求低一點,這邊多兩個座位,那邊要求多個洗手間,因為人家是設計師,你不是設計師、建築師,你可以監督,但不要指手劃腳,專挑毛病,大家還是跟進進度,提提實際意見,協助工程展開、關注興建期間的各種社區、環保問題,勞工問題,幹點實事。

辦亞運不僅要改建,也要借機會重建或加建體育館

香港要辦亞運會,不僅需要重置、改建,也需要借此機會提昇香港的體育設施數量及質素。相信大家都有留意,香港市民集中在平日晚上、週末進行不同的體育館,只是由於不同香港代表隊、各運動球會級、學校隊伍等練習均在社區體育設施內進行,這些團體的常規訓練己經佔用了一些本來供市民的體育設施,令很多市民無法預約體育設施,令供不應求的情況出現。 既然香港要舉辦亞運會,應該借此機會增加各社區的體育設施,也改建或重建己經二十年或三十多年歷史的體育館,令各體育館更符合現代需要,提昇設施,令其更適合不同團體訓練,把更多的商業元素加進去,令香港體育水平能夠真正提昇。香港的體育館設施大部份均是二十、三十年前的設計,設施老舊,而且設計以社區體育等級為主,並沒有考慮供各代表隊、團體進行訓練、比賽,設施不足。場地之間的空間很少,而且施彈性低,無法調較不同高度、大小、方向配合訓練,而且觀眾席與場地距離很近,對球員進行訓練來說,實在很危險。 香港既然要舉辦亞運會,應該借此機會讓市民更了解體育,提昇體育設施水平,配合現時各代表隊、球隊、團體的訓練需求,並加入不同的商業設施,例如食堂、咖啡店、體育用品店等,以符合時代的需要。 事實上,香港不少體育館其實是單橦式建築,只要政府適當放寛該土地的地積比率,然後重建,絶對可以向高空發展,令現時單層的體育館變成雙層、三層的綜合體育館,容納更多體育活動同時舉行,更有利香港市民。 也許你會問,這些地區設施改建與亞運無關,但其實這些設施在亞運期間,可以讓各國代表進行常規訓練,令他們有足夠場地訓練,降低主賽館的壓力,能夠做好保養工作,而且各代表隊分散訓練,可以降低交通壓力,更能夠達到改善體育設施的目的。 當然即使搞唔成亞運,政府也應該改善各社區體育設施。有雞先定有蛋先?無場館練習,又如何訓練運動員,又如何參與運動。

申辦亞運沒有問題,問題在申辦目的

曾局長今天發表報告,表示香港如主辦2023年亞運會,資本開支達105億,其餘的相關開支達300億,總數約 405億。根據新聞稿的消息,這次舉辦亞運主要是把早己規劃好的體育館,體育設施統一在亞運會項目內,需要在限期前興建及作出一定程度上的改建及加建。 乍看這些數字,申辦亞運實在很昂貴,若要求回本根本是痴人說夢話,所以這次申辦亞運到底是投資,還是形象工程,而最終希望達到什麼結果,絶對是關鍵。從暫時看到的新聞消息看來,曾局長並沒有說明為什麼我們需要辦亞運,辦亞運希望達到什麼目的,主要提出有點空泛的提昇運動水平,並沒有學習澳門、多哈等,借大型運動會,以提昇國際形象,改善社會基礎設施等長遠計劃,欠缺方向。 石先生尚未詳細觀看整份諮詢文件,但曾局長指出亞運主場館、體育場館等均需要改建及重置,並沒有說明舉辦亞運會需要達到什麼目的。而且,大家現時的焦點只是錢如何用,如何慳,旨在說服大家這些錢不管要不要舉辦亞運,也需要用,並沒有長遠目標。 簡單來說,如果曾局長舉辦亞運會的目的只是為辦而辦,那不管費用多少,用得其所,也不應該辦,因為勞民傷財。如果曾局長舉辦亞運會的目的是賺錢,也不要辦,因為根本沒有可能賺錢的。如果曾局長希望藉著亞運會達到一些目的,借亞運會來提昇香港形象,那需要說明提昇什麼形象;提昇運動員質素,則需要說明整個運動計劃如何進行。 香港申辦亞運會其實沒有什麼問題,只是申辦目的是什麼呢?石先生覺得香港舉辦亞運會,應該借此確立香港是亞洲大城市的國際形象,借亞運會讓亞洲國家認識香港文化、認識香港,打造形象,推動旅遊。例如不少項目其實可以與旅遊景點或歷史地方進行連結,在播放有關體育比賽時,可以把附近景點等也介紹,包裝成同一件事件介紹,宣傳香港。 與此同時,香港可借此機會加建社區體育設施、基建規劃,借亞運把香港打造成一個運動城,把香港多年以來的運動問題來一個大改革,而不是為辦而辦,然後為免被是大白象工程,把規模變小,不倫不類。曾局長,你說這是機會,這不僅是舉辦亞運的機會,也是借亞運把香港體育改革的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