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 川菜

霸王川莊 – 辣唔辣都有得自已選擇

石先生前往「霸王川莊」吃晚飯的那個晚上,剛好是「佔領」行動發生後第二天,所以在整個晚上除了談及這裡的美食外,就是談到這次運動的情況。話說這次運動的持續性確實很強,誰也沒有想到會到今天還在持續。 當然,這樣的情況出現也能夠顯示這次主理的人有點不夠聰明,有點膚淺。情況就是一些廚師,面對「辣」這個字,就只會解為一個字「辣」,並不懂得像「霸王川莊」的主廚一樣,明白「辣」還是可以有很多層次,可以是「甜辣」「麻辣」「香辣」或「蒜香咸辣」,程度還是有點低。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k72d4gf57fGuwRSG_JWVH1&w=630&h=354]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k72d4gf57fGuwRSG_JWVH1] 言歸正傳,上面這道「老四川燈影牛肉」的味道吃下去雖然是甜的,但還是會有一點點微辣,感覺就像看起來不錯的法案,但中間還是會有些小毛病,讓人感覺有 點心痛一樣。其實世界上每一樣東西總會有好有不好,並不是盡如人意,再好的政策都會有一點點壞影響,總會讓一些人不高興,但這樣的事情就跟甜辣一樣,沒有 這裡的辣,又怎麼顯得出甜的重要性。當然要拿捏得好,還是要看廚師的質素。 剛剛的那一道「老四川燈影牛肉」吃下去的口感就像 TVB 美食節目主持人口中的像薯片,但那個其實是熱菜,而冷菜的話就是上面這個「蒜泥白肉卷香蔬」。 「蒜泥白肉卷香蔬」作為一道「蒜香咸辣」,吃下去一點辣的味道也沒有,反而是有點醒胃,簡單的香蔬才是主角,白內與蒜泥只是配襯一樣。要把辣吃出來還是得靠更強的口水雞。 常到中國大陸活動的朋友總會知道有一道菜叫「口水雞」,而一般的「口水雞」就跟梁特首的影片講話一樣,沒有新意,都是大量的辣油,讓人看到就倒胃口。 唯獨「霸王川莊」的「口水雞」則不一樣,你可以嚐到「辣」,卻看不到最上面有一層油,廚師的廚藝要比「香港的梁大廚」好很多,懂得把辣再分成不同的辣度,因菜式而調配,並非單一的選擇。 像「梁大廚」一樣,總是往北京的人,吃這種「口水雞」後,不管講什麼都是一種「刺刺的味道」,讓人毫不安心,順心,但「霸王川莊」的「口水雞」卻是麻而不辣,吃下去會感覺到有一種「麻麻」、刺激的感覺,沒有辣感,讓人再三回味,吃完一塊又一塊。   其實說到這裡最好吃的,當然是石先生沒有拍到的「巴蜀香辣爆蝦球」。辣的感覺跟警察發的催淚彈不同(你中過催淚彈了嗎?),不是一中就馬上下眼淚,感覺混身不舒服。它的「辣」像群眾運動一樣,後勁凌厲,首三秒沒什麼感覺,但後面才是真正的戲肉,「辣」的感覺讓你眼淚直流,卻又有一種恨的感覺。情況就像中了催淚彈的香港市民一樣,中了催淚彈雖然辛苦,卻更有動往前衝,對抗催激彈。想要明白這道菜的感覺,還真的不能像葉劉一樣,紙上談兵,真的要吃過才明白。 至於現時的困局怎麼解?其實不難,只要梁大廚懂得弄「拔絲香蕉」,把現在燙手的香蕉與甜醬放進冰水裡讓它冷凍起來,正視香蕉很燙這個問題,而不是總說香蕉不燙,叫人「食住先」,那就很快可以解決。 即使真的無法叫主廚把燙手香蕉收回去,也得拿出一個時間表,告訴大家何時可以吃到讓人滿意的「拔絲香蕉」才是王道。冰過的「拔絲香蕉」再加一 7Up 是多麼的好吃啊!「香港梁大廚」也許還真的要去跟「霸王川莊」的大廚去學一下廚藝,不然真的跑錯去重慶跟「薄大廚」學習,那就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