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長途機

【石.化.遊】長途機的承受時間

「5 個鐘機真係好難頂!」 「都唔知啲人點搭 10 幾個鐘機」 「係啦!全程困係個位到,真係好辛苦」

【航空】【達美航空】Delta One 商務艙 – 好服務讓你忘記時間

西雅圖到香港這趟回程機石先生被安排乘坐 Delta One「達美至臻商務艙」,在機場有一個專用的商務艙櫃位,僅限部份乘客使用,所以它的隊伍並不會那麼長。 由於 Seattle 是 Delta 主場,加上我們乘坐「商務艙」的關係,所以在 Seattle 機場可以走快速通道,節省通關時間,特別是檢查行李進行禁區時也就變得更快了。 Delta 在 Seattle 機場有兩個貴賓室,一個是與各大航空公司共用的「The Club At Sea」,設施比較簡單,而另一個則是位於登機橋附近的「Delta Sky Club」,為 Delta 乘客專用,設施明顯要齊全很多,有足夠多的桌椅、也有宅男專用的梳化,是休息候機的好地方。 左邊是簡單的自助小食吧,右邊則是酒類的調配枱。 Starbucks 也是 Seattle 的代表作之一,所以這裡也可以自已調配選擇。 Delta Sky Club 的位置明顯要舒服,有大梳化給朋友坐著休息,中間也有宅男專用梳化。 這種宅男梳化真的很棒,可以避開所有人來休息睡覺 坐商務艙第一個的差異就是登機要轉左,不是轉右。 平常有經過商務艙就有看到位置的差異,例如可平躺的座位、大屏幕等,但其實當你坐下去就能明白商務艙提供的東西比你想像中的多。 Delta 商務艙提供的化妝包要比因航的美,是黒色的 TUMI 化妝包 化妝包裡的東西包括 TISSUE、CLEANER、耳塞、牙刷、牙膏、保濕、潤唇膏及玻璃布及筆等等。 商務艙的電視當然會比較大,而且也可以彈出來方便觀。 至於座椅的變化就像按摩椅一樣,可以立坐,可以半躺、也可以全躺睡覺,各個部位可以自由調較。坐商務艙真的不會睡不著,而且 15 小時的航程也會很舒服。 好吧!其實坐商務艙很累的,因為在上機的時候需要思考自已的東西應該放在左邊、右邊還是腳下,起飛前又有飲料可以選擇。起飛後剛剛調好坐位又開始食!空姐先來舖好桌面,然後選飲料,上小食。沒錯!這道是小食。 小食後,不知道多久就是正式的晚餐,中間上方有湯,然後下面有沙津,然後旁邊有專用的調味料,都「不是」用即棄餐具,就像真正在餐廳裡吃飯一樣,而愈來愈胖的石先生也就繼續選好可樂。 主菜的部份選擇了這個獅子頭?好吧!這應該不是獅子頭,但具體是什麼就忘了,反正就是西餐。 不記得主要原因是這個甜品太好吃,雪糕,然後自已可以選擇上面的配料,像石先生選的朱古力與花生等等。 呵呵!這篇 Mask 不是吃的,是石先生帶過去的,因為在飛機上會比較乾,而採用這種韓國很流行的「卡通」面膜除了保濕外,它上面的圖案也都能夠有一種保護的效果,空姐們見到都不會覺得超驚訝,也不會成為奇怪的白面人,上飛機確實很適合。 對了!KC Korea 有賣啊~ 吃過了晚餐,睡了一回,看了一套電影,又是「吃」的時候,這次吃的是 All Day Breakfast, 簡單的東西真的最好吃,鍊奶加麵包,太棒了! 石先生飛得愈多,對於被困機艙的承受時間愈來愈有耐力,從剛開始 2 個多小時就受不了,到現在覺得飛 4...

【石.化.遊】長途機,反其道而行

石先生第一次乘搭逾十小時以上的長途機,是 2008 年從香港前往倫敦的航班。那趟長途機,石先生甫坐下來便向空姐請來兩支白酒,空肚而下,結果在半暈半睡的狀態下達成了睡覺十小時的目標,完全感受不到長途機的痛苦,是人生至此乘搭長途機中過得最舒服的一次。 奈何經此一伇,往後的長途機均是惡夢,與睡眠再也沾不上邊。重施故技,在飛機上喝酒,人醉卻睡不了,頭痛欲裂的感覺讓我只好反覆造訪機上狹窄的廁所,務求酒氣遠去,痛苦不堪。 往後的機程,不管是東向美國或西向德國,始終無法與周公見面。石先生嘗過的方法不少,在長途機前一天通宵工作不睡覺,旦願把睡意儲存起來,得以在飛機上好眠,弄得失魂落魄;一人獨霸三張座椅,橫躺在飛機椅上,睡不了一小時,座椅間高低不平致腰酸背痛;空姐送上飛機餐,吃滿飽待飯氣攻心之時熟睡,只是座位淺窄坐著也辛苦,更別說睡覺。縱使石先生再來一些極端一點的蒙面睡覺或霸佔廁所,仍然無法奏效。 既然無法與周公會面,石先生也就把心一橫,決定反其道而行,乘搭長途機前一天好好睡覺,養足精神,把握長途機的寧靜,把該看的、該做的、該想的通通做好。 為電腦充好電、儲存足夠的電影、綜藝節目,準備雜誌書本,在長途機上完成它。這樣的方法確實解決了長途機的痛苦,而且還大大的提昇工作效率。正如這篇文章就是在來往新加坡的航班上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