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那段苦練的日子

那段苦練的日子(五)

在右欄望到「那段苦練的日子」這個奇怪系列,石先生自己重看一次就像回顧了自己的工作生涯。上回「那段苦練的日子(四)」講到「網絡偷文」,今篇就按時序繼續寫落去,時間回到石先生初入職「癮科技 X Engadget 中文版」之時。 除了「東抄西偷」外,石先生其實都有努力工作,開始會出去跑記者會。不過當時係公關無視網站時代,一個係香港大眾無咩知名度嘅網站要去記者會真係好難。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剛剛成為 Engadget 中文版香港團隊的時候,除了自身水平不足、欠缺經驗的問題外,還有一些外力的問題。   在那個時候,Engadget 中文版算是罕有的網絡媒體,新聞都是很快的,沒有什麼競爭者,在台灣與香港也算是先行者。初進入香港市場,最直接的指令是跟美國一樣,看看別的媒體或網絡有什麼內容,以那篇為消息來源,再撰寫一篇文章出來。有看過「導火新聞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這種叫「炒稿」。 對於一些讀者來説,這樣的做法一時之間應該比較難適應。因為過去在 Engadget 中文版上看到的內容都來自美國或台灣,鮮有香港或由香港發掘出來的內容。對於讀者來説,Engadget 中文版是「內容提供者」,即使「炒稿」也是「第一手」。一切是單向的,香港「炒」Engadget 中文版的稿,卻沒有 Engadget 中文版「炒」香港的稿。   不過,自石先生進去以後,香港內容或由香港發掘出來的內容也會變成 Engadget 中文版上的內容。也就是説以前的「內容提供者」,「第一手」內容,也同時是「內容取用者」及「第二手」內容。 任何一位人士在市場或不同渠道上找到的東西,也可能會被 Engadget 中文版引用,從過去「單向」變成了「雙向」。這樣的衝撃算是挺大,也不好接受。   在那個時候,要理解這種自美國網絡新聞開始的運作模式並不容易,因為對不少人來説這就跟「偷」,沒有差別,但是在經歴過「主場新聞」與「蘋果日報」把這種模式運用在港聞類題材後,相信大家也就沒有太多的反感。因為這已經是一個無可避免,不能回頭的事實。 回看這一段的發展,也有那種「偷文」的問題爭議,但網絡上的「約定俗成」就是這樣而來。見證這樣的「不成文規則」從不被接受與質疑,到今天幾乎廣泛使用「引用」此做法,時間好像進入得剛剛好。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那段苦練的日子(五)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在整理一些舊文章的時候,才發現這個「那段苦練的日子」系列暫停了,還沒有寫完,還好第三篇有留在 Draft 中,可以知道當時自已起的初稿是什麼,能夠延續下去。 第二篇(那段苦練的日子(二))從內容來説其實有點借題發揮的分享,不算是延伸,若按時序來講這篇才是真正的第二篇。   剛開始工作的時候,除了第一篇「那段苦練的日子(一)」提到的「錯別字」外,工作上還會遇到撰寫題材的問題。由於每個月都有一定的文章數量需要達標,所以不管是多麼雜碎的內容都想撰寫,除了想要達標外,也因為很多內容在能否撰寫邊緣,界線並不是想像中那麼清晰。 剛開始工作,撰寫的內容不太符合讀者要求,與原來台灣的選材有一定出入,加上香港內容的獨特性,結果是被讀者留言炸爆。是的,當年留言是可以到 10 版的年代。猶記得第一天上班,撰寫了五篇文章,結果有三篇是被讀者質疑與過去有差別,僅兩篇合格,也讓工作流程從那天開始必須修改一下,以免再出差錯。 第一天被讀者罵翻當然不好受,但好處是很快得知問題所在,即使未能馬上改變,也算有個方向,在什麼都自已一個人處理的情況下,算是很好的收獲。後來一直被讀者磨練,也是成長的關鍵。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我記得上一次見到 Alex 的時候,他說看了「那段苦練的日子(一)」覺得很好,問我什麼時候會刊出「那段苦練的日子(二)」。那個時候雖然口中跟他說快了,但心中卻沒有一個時間,因為(二)本已寫了一半,只是一直未感滿意,也就延誤至今。直到今天晚上看到前輩「崇先生」那篇「發佈會」,終於也有一些的想法,好好的把第二回重寫一篇。   看崇先生的文章,讓 Stone IP 有感受的是這一段: 我相信,媒體該有自己的「格」,報有報格,網有網格,人也有人格。甚麼是格?格調也。舉例說,有媒體以快見稱,更新快,內容精簡,屬水過鴨背的資訊媒體;快,是其風格。也有媒體慢功出細貨,把產品完全體驗,所有功能也試驗出來,見精闢獨到,是讀者的進階說明書及參考書;精,是其風格。   「快」在別人還不掌握 確實,不同的媒體與編輯都有自已的性格,有求快的,也有求精的。石先生剛開始工作的時候是屬於求快的那一種,那個時候還 Facebook 還沒盛行,唯一的 Social Media 就是 Twitter,那是一個「快者為王」的年代,文章寫好,貼在 Twitter,瀏覽量(PageView)就來了!當別人還在傳統的報導工序時,你已經領先了 3-12 小時以上。 在那個時候,新媒體的快對於傳統媒體的記者同行來說,還是一個沒有完全摸透的情況,因為知道與實際工作看著數據來做是兩碼子的事。因為追求第一時間,所以重讀一次也就消耗了更多時間,慢慢也培養成自已寫好先出再改的習慣。因此,也就有前文說的錯別字情況。   「快」已是各家必備 隨著 Facebook 的成長、Twitter 的沒落,各媒體機構愈來愈重視網絡,「快」已經成為大家都懂得走的路。為了求快,大家會不管三七廿一,那怕是一看就知是假的消息,也拿來講究一番,拿了 Page View 再說。這樣的生態加上突如其來的工作改變,也就讓 Stone IP 有了一些轉變。 「快」已經是人所共知的事,你再快也不過比大家快 1 分鐘、10 分鐘,讀者看到的內容還不是那樣的東西。對於讀者來說,看你的與別人的沒有什麼分別。「快」,已經沒有過去的優勢。過去是事半功倍,現在則是事倍功半,「快」已經無法成為媒體與編輯的格調、賣點。   「觀點」是接下來的路 走出了「快」,往別的風向走,Stone IP 自問是沒有辦法寫出 Danny Mak 那種說明書與論文般的評測內容,幸好寫 Blog 的生涯給了我一個東西 - 觀點。 觀點是一件很特別的事,它介乎於客觀與主觀之間。我還記得在大學念書時,皇甫教授在課堂說,媒體報導最重要的一點是「盡量客觀」,可是學生不才,在工作上卻沒有體現這一點,現在撰寫的文章都是「相對主觀」的類型(還好皇甫教授電腦沒有用得太好,按理說應該看不到此篇文章)。   今天的文章類型站在大眾的角度去說話,落在科技人與大眾(非 IT 人)之間,也剛好回到當天寫 Blog 的一句話上 - 「半個 IT 人」。在...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第一份工作,也就是今天這份 Engadget 中文版的編輯。那個時候的工作指令是每天找點香港新聞引用一下,做一點點翻譯。那個時候初出茅蘆,整個香港團隊也就只有石先生一個人,做什麼、怎麼做、找誰做,全部自已一個人決定。 石先生還記得第一天寫的文章發佈了被網友罵到需要刪文,然後接下來的幾個月一直被網友罵。他們每一句的罵都是很狠與真心的,而這些讓人難受的話也就成就了我,愈罵愈進步,愈能夠了解他們需要什麼。   今天再回頭看看五年前的東西,三個字 -「不堪入目」。 當時是如何被網友罵的呢?詳細的已經記不起來,基本上都是責罵字理不清、內容無聊、不吸引、欠缺觀點之類的,有時候會夾雜一些香港人的回應,指說我竟是香港的唯一編輯實在令人汗顏之類的恨話,大概你能想出的人生攻擊都有了吧!還好,大家並沒有叫我走路小心一點及問候我母親的身體情況,實在很感謝。   縱使今天已經鮮有此情況,不過多年下來還是避不開予人會「打錯字」這個感覺,即使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也被這先入為主的印象所影響,忘卻了今天的石先生已經不同,也算是一點點的報應吧! 離開營營役役的翻譯生活,最好的鍛鍊場所在 Blog 的世界。我很感謝當天那位教我用 Wordpress 的朋友(你還記得是你教我的嗎?),讓我真正的打開寫 Blog 的生涯,從傻傻的到今天的聰明了不少。從不懂得網絡規則,到今天清楚了解到網絡世界的人和事。當然,這一路伴隨的少不了冷言冷語與背後暗箭,但這卻是最佳的 EQ 練習場。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