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賺錢

網絡媒體要賺錢,不能僅靠 Banner Ads

看書是一件很開心的事,這次看「流行銷」也是自已喜歡的東西,更是看得很有感覺。因為工作忙的關係,沒有時間把對網絡的觀察認真的寫出來,即使是認真想寫,也因為這裡「石先生部落」的性質關係,並沒有這樣做到,都是寫在專欄上,所以這次也算是個人的一點無奈。 這次看到中途寫文章實在很好,因為電腦剛好在眼前,可以方便的把想法寫出來。這次看到的那段話是來自動腦雜誌社長王彩雲的「是複雜的商業模式崩盤?還是容易錢賺太久了!」,這段話在文章內可以看到,在此書的網絡試閱部份也有提供,想看可以上去看看。 念媒體出身的,對媒體如何賺錢確實不太有概念,因為念書的時候課堂上都沒有教這事,只好靠自已的實戰,實在很可惜。在過去的日子,記者只要管內容很正常,只是來到今天,石先生覺得媒體人也該懂媒體如何去賺錢,特別是在網絡的時代,以免跟不上潮流,也可以好好的讓自已變得更獨立。 做媒體要賺錢過去只是要賣廣告,然後慢慢形成一個複雜的媒體與廣告公司賺錢模式,讓媒體賺錢容易,只要有一定的曝光,特別是大眾媒體,只要有收視便如同有錢賺,這容易錢賺多了,很多時候確實會不想改變,所以當網絡來到的時候,很多大公司還是以相同的想法去做,要求有很高的 Page View,然後賺來收入,只是這方法在網絡根本行不通。一來是當初為了吸引廣告商,網站與廣告公司訂下的廣告價錢基線太低,根本養不起伺服器,二來是 Page View 與廣告收入根本沒有直接關係。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大公司還是沒有很用力的進軍網絡媒體,只是試行或低成本形式,因為過去的錢太容易賺了,深怕會影響到本業,自已打爛自已飯碗。其實以各大媒體公司的力量,要做好網絡媒體沒什麼難度,只是不敢進行,沒有想過綑綁式埋數,只是想單獨埋數,結果是試極都唔 WORK。網絡媒體要賺錢,除了賣廣告外,還要發展別的模式,單靠 Banner Ads、活動合作,怎麼能夠成事呢!認真的文章,有時間再跟大家分享。

台灣、香港、中國;省錢、賺錢、借錢

因工的關係,來往中港台三地的次數雖不算密,也較一般人多,與中國大陸人與台灣人聊天的次數就像每天跟朋友聊天一樣,隨時交流意見,心得。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殿,慢慢發現中港台三地在對待「錢」這個字上,有著根本的差別,特別是對「錢」的態度。對「錢」的這個態度,很大程度上影響了人的思維、社會的發展。由於缺乏深入的硬究,所以也沒想說出什麼大見解,只是希望分享一下簡單的觀察,以便日後再作討論。 如題:台灣、香港、中國,三者對待錢的態度,分別是省錢、賺錢、借錢。先說台灣,打開台灣的電視節目,我們可以看到很多教人省錢的節目,走在路上,廣告打的是省了多少,這或多或少顯示了台灣人愛省的思維。如果你跟台灣人聊天,你更容易感覺到這樣的情況,搭車算較省的一個,吃算省的一個,玩算省的一個,「省」就像人生的功課一樣,是不能不學的一件事。 回到香港,相同的街上廣告,我們看到的不是省了多少,而是折扣多少,然後想「咁抵,唔係唔買呀!」「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有著數,當然要賺。「賺」是香港人的想法,搭的士快了十分鐘,想的不是浪費,是「賺」了十分鐘。在 Starbucks 吃相同的美心西餅,「賺」的是環境與氣氛。生活在香港,最需要懂的一個字是「賺」,任何東西都要賺,賺錢,賺友誼,賺朋友,賺名聲,損失什麼後,也能賺到什麼,最少可以「賺經驗」。 走到中國大陸,看到的是機會。有機會,卻沒有本錢,怎麼辦?那只好借,因為借了本錢,賺了金錢。沒有什麼東西,統統都可以借,「借」技術,「借」本錢,「借」人材,想要的東西,只要借就行。當然「借」是有成本的,所以如何「借」,怎麼「借」也要懂得方法。 同為中華民族,在不同的大環境下,有不同的變化,台灣人愛「省」,香港人愛「賺」,中國大陸人愛「借」。如果手上有一百元,台灣人想的是如何好好省著用這一百元,香港人是想如何利用這一百元再賺更多,中國大陸人則是想要更多,要借更多一百元。

咖啡店賺錢的原因

現時正身處於pacific coffee之中,在我後方坐著三位三十多數的辦公室男士,其中一名對另一名說出所謂不明所以的話。 「你話,一間咁嘅coffee shop,個個入來都坐你成個鐘,又要有咁嘅裝修,一杯咖啡三十蚊,坐你成個鐘,都唔知佢點做得住,你睇人地隔離間茶餐廳,真係,都唔知佢點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