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資訊爆炸

資訊爆炸,記者也需要自我增值

早前有報導說新聞工作者高學歷低月薪流失率高,曾經作為記者的石先生十分認同。雖然這當中的原因不外乎老闆的給予記者的工資遍低,供應十足,但隨著網絡來臨,石先生覺得記者這個工作崗位在社會上的價值也可以改變。 傳統的新聞學要求記者盡量客觀,為讀者提供消息,但消息在網絡時代愈來愈多,人人都可以提供消息讓大眾知道。當消息變得廉價時,以往掌握消息傳播權的記者自然也會變得廉價。 站在最前線的記者,看盡各種事情,雖不算專精,卻已看透真假謊言。奈何傳統新聞學僅追求「報導別人口裡說的事」、「正反平衡」,讓讀者自行分析。 結果記者只是別人的傳聲筒,即使明知別人口裡說的都是歪理,卻又把它隻字不漏,不予好壞傳遞予讀者,成為混洧讀者視野的一部份。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普通搬字過紙的消息早已不值錢,讀者需要的是已有分析、經過濾雜質的消息。 原地踏步,只當傳聲筒的記者自然沒有價值。各行業都要增值,記者也要增值手,懂得分析、過濾、策展方能面對科技帶來的改變。 當傳聲筒、搬字過紙的記者,很快就被電腦所取代。

睡覺,要自我隔離

Stone,其實你上班時間是幾點啊?這麼晚的凌晨時分還在工作嗎? 其實也不算完完全全工作,只是看到與工作有關的電郵,心又放不下,只好爬起來,拿起 MacBook Air,在網上尋找資料,把該做的事做完。有時候不把手上的東西完成,心中會有一絲不順心,特別是很趕的突發事情,就是會這樣。 為免這樣的性格影響睡眠質素,所以石先生的手機是長期不響不震的,在這個資訊爆炸的年代,還真的要試著自我隔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