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記者

心無二用?記者與 KOL,必須二擇其一?

作為一個新晉 Blogger 依莉詩一篇「KOL 化是記者唯一出路?」可以引到石先生及雁橋寫文,從影響力來講實好勁,不過你要明白呢個影響力嘅範圍係有限嘅,因為對呢個 Topic 有興趣嘅人只限於係呢個圈嘅人,近啲嘅係科技記者們,遠少少嘅係相關嘅公關或者 Marketing,想再走遠少少都未必得,呢個也就係呢類文章嘅界限。 雁橋話「記者(無論是 Journalist 還是 Reporter) 職責是透過採訪、接觸新聞發生將其真相及意義,透過報導呈現去觀眾眼前,無論是專題、調查採訪、專訪、直播新聞都是傳媒前線的代表人物,應該執著的是資訊背後的「真相」與「意義」,而能否用一個好的 News Angle (新聞角度)去表達資訊,是記者價值所在。」 無錯!從傳統嘅新聞學來講,新聞的確係有呢個作用,但 KOL 有無呢個功能呢?雁橋曰講嘅「資訊型 KOL」來講,一樣有新聞呢個功能。因為「資訊型 KOL」一樣有資訊整合嘅過程,而呢樣本身係新聞機構去做,但由於太小眾加上唔同壓力,令呢啲事變成由「資訊型 KOL」做。

「記者 KOL 化」不是重點,重點係你唔好再做機械人

依莉詩問「KOL 化是記者唯一出路?」,不論你係記者,還是 KOL,你有無諗過呢個問題呢?其實「KOL」真係重點咩?媒體入面有「KOL」真係唯一出路?媒體入面無「KOL」就唔掂?有「KOL」就一定掂? 石先生覺得唔係,我地唔應該俾「KOL」三個字蒙蔽雙眼,重點根本唔係「記者 KOL 化」,係過去咁多年媒體都叫記者要模糊自已,要做一個追求中立,無個性嘅記者,久而久之你會見到好多記者都無咩個性,只係打稿機器,無咩獨立思想,同機械人無分別。 你見到網媒有「KOL」,覺得佢好得?原因係咩?係佢講嘅野有佢嘅性格,你知佢係一個有血有肉嘅人,佢講嘅野係有思考過,會敢於用自已名來承擔後果,唔係一啲叫「迪士亞路」「香港仔黎明」嘅筆名記者寫出來,你睇住佢寫嘅野,慢慢積落信用,敢於相信佢。

資訊爆炸,記者也需要自我增值

早前有報導說新聞工作者高學歷低月薪流失率高,曾經作為記者的石先生十分認同。雖然這當中的原因不外乎老闆的給予記者的工資遍低,供應十足,但隨著網絡來臨,石先生覺得記者這個工作崗位在社會上的價值也可以改變。 傳統的新聞學要求記者盡量客觀,為讀者提供消息,但消息在網絡時代愈來愈多,人人都可以提供消息讓大眾知道。當消息變得廉價時,以往掌握消息傳播權的記者自然也會變得廉價。 站在最前線的記者,看盡各種事情,雖不算專精,卻已看透真假謊言。奈何傳統新聞學僅追求「報導別人口裡說的事」、「正反平衡」,讓讀者自行分析。 結果記者只是別人的傳聲筒,即使明知別人口裡說的都是歪理,卻又把它隻字不漏,不予好壞傳遞予讀者,成為混洧讀者視野的一部份。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普通搬字過紙的消息早已不值錢,讀者需要的是已有分析、經過濾雜質的消息。 原地踏步,只當傳聲筒的記者自然沒有價值。各行業都要增值,記者也要增值手,懂得分析、過濾、策展方能面對科技帶來的改變。 當傳聲筒、搬字過紙的記者,很快就被電腦所取代。

唔做定功課會戰死沙場的「發佈會答問」

「樂視 X HKBN 發佈會」話明有第二回合,今次主角度係 HKBN 老細楊主光身上。話哂今次計劃有哂賣點,楊主光作為一個唔係咁多靚貨賣嘅老細今次企係台上被訪問都顯示佢功力深厚一面。 話説記者 B 問到,HKBN 依家都有寛頻電視,都有盒仔喎,今次同樂視合作係咪自已打自已,未來會唔會有衝突。單刀直入問到底,楊主光完全未驚過,仲要開宗明義答你真話,簡直係罕見老細。 楊主光話佢其實好耐無搞個電視,依家電視到底幾多錢都唔知,所以完全無得比較,而台下撐場嘅 HKBN 同事聽到都忍唔住笑。更正嘅係,記者 B 追問咁未來 HKBN 嘅寛頻電視點,楊主光直接玩大啲,話樂視盒子快啲去佢到,佢就直接執埋個寛頻電視唔再玩,豪爽程度真係估你唔到,而台下 HKBN 同事更直頭係歡呼連連。   回番少少帶,楊主光明顯都唔係普通貨色,介紹講到今次個 Plan 會提供 100M 寛頻時,直接話自已無個啲咩 6M、8M 咁慢,最基本都 100M,明串對手速度慢,而台下 HKBN 同事也都掌聲連連彎身笑。 不過,劍術好都要睇內功深厚與否,當記者 C 講到自已屋企無 HKBN 覆蓋,日日承受緊 8M 苦難,求救楊主光嘅時候,楊老細都無能為力,只有搬出一句「搬屋」,真係無可奈何。   講完楊主光,又講番「樂視 X HKBN 發佈會」本身。今次問答環節好高質,問題到肉得來,老細也都答得老實。正所謂影帝好無戲都要睇對手,今次記者就真係遇到好對手,更重要係記者唔做定功課分分鐘被玩番轉頭。 話説記者 D 問樂視老細早輪又話同 PCCW 合作,今日又同 HKBN 合作係咪玩起飛腳,左擁右抱。樂視老細就即時話自已無同 PCCW 合作,寛頻只係同 HKBN...

報導的影響力

石先生最近在看韓劇「匹諾曹」,吸引石先生的原因第一當然是「朴信惠」,但看下去又覺得當中的傳媒環境很對胃口,愈看愈有衝動。 劇中一直都在談一個問題「傳媒在報導上應該採取什麼態度?」 此劇背景是男主角的父親在 13 年前作為消防隊長帶領隊員衝入火災中救人,但隊員卻全部喪生,而消防隊長則失踪。女主角的母親則以新聞記者的身份作出追究及調查,追究消防隊長是因個人過失,為逃避責任而失踪。 最終,消防隊長一家離異,母親抵受不住壓力自殺,而消防隊長在 13 年後也被證實乃被活埋,只是沒有被發現。 13 年後,女主播(女主角媽媽)在回答女主角女兒朴信惠疑問,是否不覺得自已的錯誤害死了男主角一家時,作出了以下的回答。她表示自已當年只是問了全國人民都好奇的問題,她覺得沒有問題(上圖)。 這麼看來,女主播只是問了大家都感興趣的問題,但有時候記者也該有一條線,一條不能做的線。   記者有一定的影響力,需要明白自已影響力會可以導致後續不少問題。如果不善用這些影響力的話,很可能會導致其他問題。 因此,若問石先生這位女主播是否有做錯的話。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她並沒有好好的了解自已的影響力及報導後帶來的後果,僅專注於自已的收視率、吸引力的事情。 別以為韓劇劇情只是老作,看看韓國多少意外後的嫌疑人或明星是因為媒體瘋狂報導而自殺,你就知道這影響力應該好好利用。

【RingHK】發佈會背後的工作

對於不少讀者來說,一個新手機發佈會的採訪應該沒有很難。畢竟在網絡上都已經看到了所有東西,從發佈會開始那一剎那的老闆演講、發佈的重點、新手機的規格及價格等等,都可以第一時間的通過影片或文字直播來得到資訊。因此,不少讀者都覺得到現場採訪的記者不過是去玩樂,只要稍用點力在電腦上把資料打一打,拿起相機拍一拍就可以了,一點難度都沒有,但現實真的是這樣嗎?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 現實工作中,現場採訪的記者往往要在發佈會前先把各類傳聞看過,把文章的脈略先計劃好,到現場的時候把發佈的確實資料統整在一起,看看是否與預想的相同,是否能夠好好配合起來,以準備撰寫文章。如果一切都跟預想的一樣,那當然是最好不過,拿起相機拍照,放進電腦裡,在預先寫好的文字中插入相片及稍作修改就可以。 不過,事實往往跟預想的有差別,只要稍有不同,例如發佈的產品數量增多、重點改變或現場的網絡條件不佳等等,都需要重新規劃,而這個時候也就最花時間,更考驗臨場應變能力,也就讓文章出產的流程需要更長的時間。 簡單來說,想像與現實還是有一定的差距。作為一名讀者當然可以安坐家中或辦公室裡,留言說文章的產出很慢,不專業、有錯別字什麼的。只是對於在現場工作的記者來說,又要快、又要準、又要詳細,幾乎是不太可能的任務。因此,現場擁有的局限比你想像中的要多。  

好專訪,不是一場秀,乃雙方真材實料的比拼

今日,信報理財投資版有一篇方卓如(龔耀輝)文章,題為「最佳分析員」。內容不算驚艷,也沒有點明其中道理,但石先生作為一個經常有機會訪問到各大科技公司高層的人,對於文章裡的內容著實很有感覺。原文最後是這樣寫的: 你唔會滿足於齋問,你想去睇。睇廠睇寫字樓,係你嘅日常活動。睇廠有幾個盲點。以你緊密的行程,你只有一日可以睇廠。你知道,而家啲廠、寫字樓,同世界盃一樣,十幾個足球場四散各地。一個球場到另一個球場,用你半日,你點睇得曬?結果係,你要跟旅行團、跟大隊、跟路線一齊睇。呢條路線預演過無數次,地下一張紙,路邊一隻老鼠,窗外一條草,全部計算在內。你喺一個人工堆砌的主題公園遊覧,同去侏儸紀公園冇分別,條食人嘅速龍都係做出嚟表現畀你睇。 咁講法,咪個個都係畀人昆?唔係,最聰明嘅分析員,就係我師傅嗰種,識睇人。你望住個老細,問佢嘢,佢點答你,就係最佳瞭解真相嘅方法。不過,做到呢個地步嘅人,唔多。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不可能問出「不能說的秘密」 石先生對於最後那一句話最有感受,因為相同的情況在訪問環節也適用。石先生訪問的經常是高層或 CEO,而他們作為一家大公司中有決定權的高層,他本來就已經身經百戰,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早已心中有數,加上每一次的訪問身邊肯定有公關在旁點頭揮手示意,即使是「1 Take 過」的影片訪問基本上也很難跑出中心,所以一般的訪問只能問到他們預想的內容,很難說出爆炸性的內容。 你也許會說,有些專訪內容挺爆炸性的,會有從未公開的資料出現,但試問又有多少次的專訪會有如此情況,真正被問出個「不能說的秘密」的專訪機率低於 0.1%,而你見到的那些不過是公司本身已計劃好公開,想要做個順水人情給相關媒體的宣傳技倆。換句話說,那不過是一場計劃好的戲。   問了要看的就是反應 那麼怎樣的訪問才有作用呢?有些人會把專訪時間弄得像恆常活動一樣,財經分析師是睇 PTT 跟團睇廠睇寫字樓,記者則是睇新聞稿跟大圍訪問題目再多補兩句。記者問的,高層早就想過,公關也計算好怎麼回答,一切還是回到設計好的劇本之上。 由於石先生很不喜歡那種「我都能說的高層專訪答案」,所以在過去也不太喜歡做專訪,特別是文字專訪,揚揚幾千字的專訪並不能切入重點。那篇專訪不過是一篇做好了修飾的劇本,讓讀者看起來沒那麼廣告。更重要的是文字會說謊,僅憑文字來判斷會太草率一些。 因此,石先生更喜歡做「1 Take 過」的影片訪問,感覺就像 LIVE 訪問一樣,把被訪者的一言一語都被鏡頭拍下來。聽到問題後如何反應,回答什麼,語言的真偽,這些都是「1 Take 過」的重點。   懂得轉危為機才是聰明的做法 有一些高層及公關很討厭這樣的做法,因為他們不習慣這種無刪減,不能出錯的感覺,深怕會出了什麼差別,無法補救。其實這類的訪問,做得不好,有所閃縮、迴避自然會讓被訪者與品牌扣分,但反過來說,只要做好準備,真誠面對自已的產品優缺點,解釋清楚有關的邏輯與理據,更有提昇之效。

【傳媒與公關】為何「必須」傳回 URL 給公關?(續篇)

話說上回(【偽君子】為何「必須」傳回 URL 給公關?)講到 A 公關發了一個電郵給眾記者/編輯們,要求大家在發佈文章後必須把 URL 傳回予 A 公關,繼而引起不少怨言,所以就寫了上文,冀望當事人能看到,事件就此告一段落。 怎料事件峰迴路轉,A 公關竟然沒有看到有關文章,過了兩星期又傳來新的要求,再一次讓大家怨言再度了。 『請在本星期五 3pm 前把有關以上產品及昨天 XXX 發佈會的發報 URL 傳回給我,謝謝!!』電郵三   從新的要求來說,算是較過去的兩封電郵增多了。除了要求(1)把 URL 傳回後,(2)把產品發佈外,還要求(3)在特定的時限內完成,看來一眾記者們多了一個老闆了。 當然,一眾記者/編輯們在捱過凌晨發佈會後,身心本來就沒有很健康,看到此電郵更是無名火起,勢要作出反撃,表示將按 A 公關的要求,把石先生的文章(【偽君子】為何「必須」傳回 URL 給公關?)在指定時間內發送給她。 大家如此的決定不就是把我拖下水嗎?因此石先生最終也就通過了其他相關人士告訴了該 A 公關,而 A 公關的上司得知此事後,最終也就善心教導,沒有手起刀落,更發了道歉電郵給一眾記者/編輯。各位,也就引以為戒吧! 後記:有人問石先生為何如此喜歡寫這種【偽君子】題材,這全因經一事長一智。把這種往事紀錄下來也就給未來一個參考。 (本篇提及的乃年前往事,各位無需深究) // Post by Stone IP. // Post by Stone IP.

「第 56 屆亞太影展」到底是什麼一回事

石先生上月有幸出席在澳門威尼斯人渡假村進行的「第 56 屆亞太影展」,參與這種不一樣的電影娛樂展覽。雖然「第 56 屆亞太影展」的展期有三天之多,只是礙於工作關係,主要還是參與週末兩天的活動,其餘時間還得好好工作。 在出席的身份上,石先生這次去的名義是博客,但使用的證件是記者證,所以在「亞太影展」的活動範圍及權限與平常代表 Engadget 中文版 出席全球各大小科技展覽沒有差別,只是活動性質不同,需要做的事情不同,角度與感受也不同。接下來就跟大家分享一下,「亞太影展」到底是什麼的一回事。   先說影展 對一般人來說,「亞太影展」應該就只有最後一天星光大道與頒獎禮的部份。不過,「亞太影展」名為「影展」,所以在三天的活動中還是有其他直接與電影有關的部份,並非只是頒發奬項。首先,在「亞太影展」舉行期間,在澳門威尼斯人渡假村的展覽廳有一個小型的電影展覽,大概有二十家來自亞太區不同的電影公司或機構播放自家的製作或宣傳片,以便與其他製作人或投資者等進行洽商。 由於電影並不是一種能夠以實物呈現出來的商品,所以各攤位只是放放海報、播放作品等等,加上限制與電影業有關的人士方可以進入,在大眾的角度來說並沒有什麼特別,沒有什麼特別的魔力。   觀影環節 相對於展覽的部份,「亞太影展」的電影觀賞環節更有吸引力。一連三天的電影觀賞,主辦單位不僅有常見的商業電影,也有罕見的澳門電影、印度電影、新加坡及澳門電影等播放,廣泛的電影題材相較於日常在電影中心播放的更特別,可以看到特別的亞太區電影,可算是「亞太影展」最有吸引力的地方。 因為這樣的原因,石先生在此也總算有機會看到「過界」、「爸媽不在家」及很好看的「冠軍歌王」,更深入的認識了黃明志。如同我在「冠軍歌王」的觀後感說的那樣,我明白這套電影在香港上映的機會很微,只是也希望未來有這樣的機會,讓石先生這類看台灣綜藝節目長大的人可以好好享受一下。   記者採訪 離開展覽與觀影這兩個部份,接下來就跟大家談談大會在安排記者採訪與相關事宜的安排。「第 56 屆亞太影展」的記者室分香港記者室與中國內地與外地記者室,這個安排對於石先生來說是很新奇的部份,因為這某程度上說明了香港記者需要一個獨立的空間,而這個安排在石先生過去出席的其他展覽會中也沒有見到。 對於這個安排,石先生沒有特別的意見,因為我實在沒有辦法知道如此安排的原因。到底這是空間有限而無奈出現的情況,還是如同我們直覺想像般的那樣,是中港文化差異而出現的舉動,這些都沒有辦法得知。不管如何,觀乎現場的情況,大家對現場的安排其實挺滿意,並沒有見到什麼特別的不如意事件。 與西班牙舉行的 MWC 展覽一樣,大會對於記者的採訪也很貼心,除了提供舒適的工作環境外,也有提供中午晚三餐,安排在記者室旁邊,以自助餐形式提供,方便大家解決飲食之困。 不過記者室內的上網服務,不知道是否受澳門威尼斯人渡假村的影響,速度並不高,而且不算穩定,有待改進。另一方面,場地由於是在威尼斯人內,所以並非整個場地內均有上網安排,只有限制在記者室內,但觀影與活動進行的地方則有段距離,需要跑動較遠,這是比較麻煩的地方。如果未來在「亞太影展」的各活動範圍均可以安排無線上網的服務,這樣將會更方便。   改進建議 除了記者的工作外,石先生覺得「亞太影展」與澳門威尼斯人渡假村在宣傳上還可以做得更好。在石先生前往「亞太影展」的時候,剛好也有朋友在澳門威尼斯人渡假村內旅遊,只是她從來都不知道有關的活動正在舉行,四周的宣傳品也沒有見到。即使在活動資訊上也僅註明「亞太影展」,並沒有觀影或首映禮等資訊提供。而且在眾多的活動上也沒有見到粉絲等支持,除了記者及工作人員外,觀眾的參與很少。雖說這是一個業內的活動,但在氣勢上算是有點輸蝕。 另一方面,「亞太影展」的觀影需要預先取得門票,只是觀看的時候發現,大多的電影場次均沒有滿座,有一種挺空洞的感覺。也許是大家都比較忙,沒有時間慢慢觀賞,只是一些非業內的朋友,在門外等候多時卻苦無機會觀看。如果未來可以改為安排一些即場的後補位置,提供予即場有興趣的朋友觀看會更好。   消息指出,來年的「亞太影展」將會在泰國舉行,不知道屆時的安排會如何呢?有緣的話再跟大家分享吧!

【傳媒與公關】超用心的 Media Trip 資料,從記者的角度出發

說起這個【偽君子】系列,有一些是媒體與公關之間之事。雖然【偽君子】系列提到的事情大多發生在入世未深的菜鳥公關身上,但其實有壞也有好,遇到貼心之事也得在這裡說明,這樣才能達到共諸同好,分享學習的功能,不然又怎夠偽君子呢? 這次要說的是早前出發往 Tokyo Game Show 2013 採訪時的一份採訪行程資料。雖然 Stone IP 的行程並非有關公司安排的 Media Trip,而是公司自付的採訪行程,唯當中還是有雙方需要協調、預約時間採訪等情況,所以跟有關公司討論也就理所當然。 按各大公司的合作經驗,預約採訪等行程大概就電郵確認,即使是一些安排好一切的 Media Trip 也不過是簡單的表格列明時間表,像這一次那樣的詳細 PPT 展示實在超罕見的。 石先生會說超罕見的原因是這一份的 Media Trip 資料並非一份供全部採訪記者而製作的行程資料,而是一份按個別需要,按不同媒體各自預約時間與需要而製作的 Media Trip 行程資料,並加上在時間、地點、事件以外,還配合圖片與地圖,實在是超貼心的。 以 Stone IP 自已的行程為例,會出席的也就發佈會、接著的晚宴與專訪,至於別的項目完全沒有參與。有關的公關因此也就把這三個項目放在這份資內內,並附以預計抵達時間、活動時間、名字與詳細地址,至於不同日期的更以顏色分開以免誤會。 這些資料看似基本,即使沒有,也不會造成什麼問題,畢竟活動時間地點都不會更改,加上一整團人的前往,不會有什麼問題。奈何,世事往往出乎意料。人在外,有什麼突發情況、行程更動,需要俓自前往之時,一份詳細的行程資料便是得力助手,讓你無需手忙腳亂的擔心,可以安心的追上大隊,即使無法使用電話或網絡通訊,也不會錯過任何事宜。 貼心的是,公關還考慮到若沒有地圖或網絡在手,即得得知地址也沒有作用,所以在資料內附上區內地圖,方便尋找。 以上面第 2、6、7 頁為例,展覽會的基本資料,舉行的地點、時間及館內地圖算是出差的基本資料,縱使跟行程有關,只是作為前往工作的記者,自行也該準備好這些基本的採訪資料,但公關還是很細心的把這些資料準備好,並附上地圖,從記者一旦忘記的的心態去想。 這一舉動讓記者只要拿著這一份的 Media Trip 行程資料,基本上就不用擔心錯過任何活動,即使掉團或自行離開一段時間,也不會有任何困擾、擔心,實在是超貼心的。試問誰不會想要一份行程清晰,又僅屬於我個人的資料呢? 石先生在此還是要再次表達感謝,因為製作一份資料需時,按各人需要製作多份資料更需時,公關實在是很用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