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英國解密檔案

「管治香港 英國解密檔案啟示」- 經濟發展不是理所當然,是談判的籌碼

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那個時候的香港建設也形成了今天的香港,造就了今天的香港。香港到底如何從一個漁村變成今天的發達城市,作為管治者又如何看待這裡,如何發展,這些都很值得我們參考。當我們投訴今天不如昨天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好好的了解到今天與過去的分別,而一位管治者,又有沒有好好的理解到這一點,而我們作為市民,又有沒有知道一些該知道的事呢? 「管治香港 英國解密檔案啟示」這本書基本上可以分為兩部份,一是緖論,也就是李彭廣把整本書的要點整理在此,看過緖論基本上可以了解到整本書的內容,而後面的章節則是各種補充緖論與具體內容及分析的資料,所以要不要買這本書的其中考量點,其實就是緖論。如果你有時間好好的去打書釘,那你快速的把論看完,便可知一二,從以作出決定。 第七章與第十九章是此書其中兩個很吸引人的章節,因為他們的內容較詳細,而且觸及的均是民生的其中第四章談到的長遠規劃、內剖政策與中國關係可以看出香港發展背後的一些原因與時任港督的看法。我們常常覺得英國發展香港是理所當然,我們得到今天的成就除了英國外,也就是自已努力,只是在第七章第 62 頁的其中一段分析說明: 「其實,英國政府和麥理浩的策略,又或是麥理活在香港所進行的改革和寵大建設工程,都是為英國政府創造與中國政府 談判香港前途的壽碼。換言之,英國政府計劃以最短的時間,把香港各方面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盡量拋離中國內地,並突出香港社會和制度的優勢,從而影響中國政府 在處理香港問題的態度和政策。」 這裡提到的年份是 1970 年,而且也明言了有關的香港發展與談判有關係,並以大幅拋離中國內地生活水平為目標,所以我們可以了解到這一切並不是偶然,而是有計劃的,乃為後來的談判創造條件,一切並非剛好發生,自然發展,而是有不少人為因素,加上是有短時間內達成目標的意願,以此改革財政預算、借調英國精英,不時檢討等等,可以看出這一切是有計劃進行的。可惜的是,書中指出有關的長遠規劃是機密文件,無法得知,否則這將會是一個很好的資料,以了解香港何以發展如此迅速。 如果我們向後看一點,書中也有提到二戰後英國對殖民地的政策出現改變,採用大力發展殖民地的方式,並推動不同研究項目等等,到戴麟趾保持發展香港社會,再到後來的麥理浩,香港才有今天的成就。看到戴麟趾與麥理浩的基本規劃與為此作出的人事調動,我們也該想一下,今天的政府欠缺長遠的規劃,而即使特首有長遠計劃,他又是否有足夠人力與資料來進行以取得數據呢? 另一方面,在第四章第 41 頁有這樣的一段: 「麥理浩指出,殖民地部和外父及聯邦事務部對待香港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過去一直都充分承認,殖民地總督主要的關注殖民地人民的利益,而不是達成英國政府的願望。」 這樣的衝突在書中的不同章節與事件中都有充份表達出來,可以看到書中提及的 70 年代,港督很大程度上是代表香港利益,而抗拒來自英國的命令,而這不僅僅是麥理浩的選擇,第十九章中也有提到戴麟趾對英國政府過度干預的的不滿及交涉情況,這些反映在香港面對英國加入歐盟帶來的問題與相關的競爭問題。根據書中描述的年代與做法,當時的港督某程度上是會抗拒來自其直屬英國殖民地部或後來的外交及聯邦事務部的意見,並把這些意見視為意見,而非命令,並就不適合香港使用的意見,視香港情況與意見向有關反面解釋及反映,道出不採用的理由。 想想今天的香港,我們有沒有考慮到特首的代表問題。到底香港特首是以保障香港的利益為首要,還是達成中國政府的願望為首要呢?在一些與國策有分岐的事情上,會選擇堅持意見,好好解釋嗎?當特首這樣做的時候,其背後的立足點便是香港市民的意見,而在這方面我們又是否有足夠表達意見,提供足夠的力量予特首呢?特首又是否有足夠的資料去了解社會,以支持其論據呢? 港督是代表整個香港的唯一人物,而一切與英國的溝通也是由他來進行的,而這個也應該是一個有制度下政府的所為。一個地方應該有一個行政單位及首長,現時特首是香港最高的代表,有關香港的事宜也該以他為決定,並非越過制度向國家主席、國家總理、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等發表意見,所以不同的政黨紛紛無視特首,總是指責中央政府,通過不同公開與非公關渠道向中央政府表達意見的時候,我們又是否真的為自已好呢?當一個香港代表在代表香港的時候,卻又有些人無視他而徑自向中央政府表達意見時,這就變成了電視劇中的宮廷爭鬥,只是內耗的一部份,而非真實對港有幫助。即使有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投票權也無甚幫忙。因為這人的話語權與實際代表香港交涉的權力有限。 正如回歸前我們不會向英國領事館表達意見一樣,今天有意見時應該向特首表達,特首也應該充份的代表香港人與香港的利益,其他從政者也該尊重特首,這不僅僅是尊重人,也是尊重制度,也是維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點的基石,而且在這方面也有助於特首有更大的誘因與力量去代表香港,非成為一個被架空的領導者。 「管治香港 英國解密檔案啟示」確實是一本挺好看的書,因為它有助於了解過去的香港,讓我們得知一些以往不知道的事實。也許你的心中在六、七、八十年代的記憶,對它特別有感情。如果是這樣,你應該會有更深的體會,只是對沒有這些社會背景記憶的石先生來說,這本書又打開了一些疑團,更了解一些過去殖民地時代管治的情況,讓今天有更多的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