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英國

「環亞機場貴賓室」Plaza Premium Lounge 世界各地位置與服務(香港/台北/英國/澳洲/意大利/中國/加拿大/新加坡/馬來西亞)

如果你能夠進入「Plaza Premium Lounge」的能力,那麼你應該會知道他們在香港國際機場近 1 號閘口附近有一個貴賓室,但其實香港國際機場裡有多個不同的貴賓室,而且在全球多個地方都有可以進去的貴賓室,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

【整理】Plaza Premium Lounge「環亞機場貴賓室」全球各地位置與服務

如果你能夠進入「Plaza Premium Lounge」的能力,那麼你應該會知道他們在香港國際機場近 1 號閘口附近有一個貴賓室,但其實香港國際機場裡有多個不同的貴賓室,而且在全球多個地方都有可以進去的貴賓室,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

Yorkshire Pudding – 蘇格蘭獨立投票有什麼想法?

  作為英國的前殖民地子民,香港人對於英國即將出現的蘇格蘭獨立公投當然很在意,特別是他們在講的是一段在英倫三島上發生了幾百年的事情。所以也就變得更有趣一些。為了配合 9 月 18 日的蘇格蘭獨立公投,香港的 Yorkshire Pudding 最近也推出了一個英格蘭 VS 蘇格蘭的菜單,讓食客在晚飯的時候也可以來個投票,看是支持英格蘭還是蘇格蘭,而這個餐單在整個 2014 年的九月都有提供。 如果你有留意這一次的蘇格蘭公投,雙方從一開始到最近其實都在環繞一個問題,就是「錢」。大家都知道蘇格蘭最值錢的就是北海油田,而這個在蘇格蘭範圍內的油田也就是他們最大的收入來源,而獨派也就是利用這個油田作為最大的資本來爭取支持,表示他們即使離開聯合王國的統治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面對「北海油田」這天然資源,當然不像我們在菜單上選擇英格蘭或蘇格蘭,然後繳付 HK$348 或 HK$398 這麼簡單。因為油田的價值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石油的價格。縱使近年石油的價格一直高漲,但難以保證其獨一無二的地位,例如近年液化天然氣、頁岩氣等多種新能源的發展愈見進步,石油價格能否保持高企就是一個不能準確計算的問題。 更何況石油收入還會被開採成本所影響,所以反獨派打的旗幟也就差不多,例如「北海油田」的收入會逐年下降、收入不穩定,然後再把蘇格蘭人口老化較嚴重等問題搬出來,幾乎是把獨立後的蘇格蘭形容成為一個即將衰退的老人國家。到底蘇格蘭獨立後的前景會否如此,即使專家也無法準確預測,但有幾個問題則是很簡單就可以看出來而且很具威脅力量的。 作為頭盤的蠔,Yorkshire Pudding 也有英格蘭與蘇格蘭的選擇。若你選擇的是蘇格蘭,則會吃到蘇格蘭蠔;選英格蘭則會吃英格蘭蠔。雖然說兩者的產地有分別,但也許是大家距離不太遠,石先生還是有點粗的味蕾分不出來,只能吃到「好味」。 相同的是,英格蘭或蘇格蘭都要用到錢,只是在獨立後的蘇格蘭將要面對很大的難題。因為英格蘭方面表明不容許獨立後的蘇格蘭繼續使用英磅,所以蘇格蘭將需要使用自已的貨幣。在當今金融世界講求信用,不再是黃金的年代。獨立後的蘇格蘭不會即時擁有大量存款,被國際承認,而且還需要向聯合王國償還債務,屆時使用的貨幣很容易就會受到衝撃,面臨大幅的眨值或其他金融危機。 也就是因為這個簡單的原因,所以蘇格蘭方面也說明了他們在即使獨立後也將會堅持使用英磅,以減低有關風險,唯由於聯合王國及英格蘭銀行不願意共用貨幣,所以在貨幣的流通量或兌換上也許會出現限 制。即使想要採用歐羅,蘇格蘭在加入歐盟至採用歐羅途中就有一段不短的時間,上述的風險也不能一掃而空。 既然不是沒有風險,蘇格蘭方面當然也需要找來拍擋幫忙,但他們的拍擋最近卻「唱反調」,看來獨派要取勝還真不是像做過 Classic  Beer  Batter  Fish & Chips 這麼簡單。Classic  Beer  Batter  Fish & Chips 作為石先生今晚的主菜,炸魚的皮不會很厚,而且魚吃下去也還有一份濕濕的油分,感覺算是一級棒。雖然石先生口裡說要減肥,但還是忍不住要再多嘗幾口。 一個國家發行貨幣,一定要有國家銀行,即使不是國有,也得利用私人銀行去做,但蘇格蘭最大的銀行 Lloyds 及 RBS 則表示蘇格蘭一旦獨立,他們會把旗下銀行的總部遷到倫敦,所以在一個國家沒有主要銀行支撐及拉走了不少蘇格蘭存款的情況下,到底如何去解決這個問題還真是讓人頭痛。 蘇格蘭這次的獨立公投對我們來說當然沒有什麼影響,只是由此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一個獨立考慮並不僅僅由心出發,還有很多實際上的經濟問題要解決,所以在保存自已文化的同時,我們又該如何去避免陷入相同的情況內,如何降低依存其他地區經濟收益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獨立很多時候只是一面旗幟,它真實的目標還是爭取更多的利益,但有時候在這種遊戲中玩弄不好,真的求仁得仁,最終受害的還是自已,旦願一眾政治人都記得。你們賴以生存的東西並不像我們吃一餐飯這麼簡單,背後還是要多多思考,用心來做決定才好。

【愛丁堡】橫街窄巷 慢步細鑽

在 2011年農曆年假前一天,Stone IP 鼔起勇氣,走進老闆的房間,對他說:「我辭職。」 辭職了,去那裡工作呢?還沒找到新工作就辭職,創業嗎?有怎樣的計劃?沒有。辭職來自於受不了,與其領著被剥奪的工資受氣工作,三邊不是人,不如離開,回來再說。 口出此言後一個月,Stone iP 便展開三十天獨遊歐洲之旅,第一站是曾到過的倫敦。那裡節奏急促,生活與香港相約,人們在 Underground 的腳步就像賽場上的馬匹般,邁步向前衝衝衝;在九曲十三彎的舊式隧道中,川流不息的人群,規律地移動,彷如玩具模型,偶爾有人脫軌,站在路中,跟隨的隊伍卻自動向左右兩旁迴避,速度絲毫不減。 離開繁忙的大都會,坐上五小時的火車前往悠久歴史的蘇格蘭首府愛丁堡(Edinburgh)。他的吸引之處不獨是一年一度的愛丁堡藝術節及哈利波特故事的出生地,而是他獨特的地理環境、建築特色及歷史因素,讓他漸漸成為一座活生生的古蹟,一個令人既氣餒又吸引的古蹟。 抵達火車站已是晚上十點許,拿着地圖尋找旅館,只見街上行人不多,兩旁盡是傳統的磚石建築物,心裡不禁有點擔憂,深怕這古舊幽暗的街上會突然殺出賊,把身上的餘錢搶走。眼看地圖,背頂 20kg,急步上山,不知不覺來到目標街道之一的 North Bridge,本以為轉角可見 Cowgate,怎料 North Bridge 真是一座橋,Cowgate 不在眼前,卻在腳下,要不像蝙蝠俠般跳下去,要不拖著彼倦的身驅,回頭再找。 往回走了一大段,總算找到下橋的位置,硬著頭皮在 Cowgate 走到底,總算找到緑色的 Budget Backpackers,心中對此城的佈局大感疑惑,不過一切也只好等待天亮才能解答。 翌日登上愛丁堡城堡,整個愛丁堡就在眼底,舊城區、新城區及現代城區,三個不同時期興建的城區,三個不同的設計風格,歴史與保育構成此城市最美麗的地方。 以市中心的愛丁堡火車站(Edinburgh Waverley Station)為界,南方是 13世紀興建的舊城區,北方是 17世紀興建的新城區,舊城區以著名的愛丁堡(Edinburgh Castle)為中心,前方是 Royal Mile,並以 Holyrood Palace 為終點。舊城區不僅擁有聳立在死火山上的愛丁堡(Edinburgh Castle),更有三條看似街道的古式大橋,North Bridge、South Bridge 及 George IV Bridge。 三條橋兩旁均有樓房,樓房又分別與橋樑及下方的道路連接,從地圖上看,三條橋與一般的道路無疑,但實際上橋與下方道路並不相通,走下去可以尋找隱藏在建築物內的巷弄,或往回走一大段尋找正規的道路。街道中的巷弄很多,位於樓房與樓房間,有非常顯眼的,也有一道小門似的。這些巷弄不僅能夠連接不同的主要道路,部份巷弄中間更有一個小空地,成為樓房中的小花園。 新城區的規劃,相比之下簡單多了。完整的城市規劃,街道不如舊城區般複雜,道路分明,三大南北向格子狀街道如同 SIM CITY 般簡單,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訂為世界文化遺產。它以 Colton Hill 為起,一直到 Charlotte...

「管治香港 英國解密檔案啟示」- 經濟發展不是理所當然,是談判的籌碼

香港,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那個時候的香港建設也形成了今天的香港,造就了今天的香港。香港到底如何從一個漁村變成今天的發達城市,作為管治者又如何看待這裡,如何發展,這些都很值得我們參考。當我們投訴今天不如昨天的時候,我們有沒有好好的了解到今天與過去的分別,而一位管治者,又有沒有好好的理解到這一點,而我們作為市民,又有沒有知道一些該知道的事呢? 「管治香港 英國解密檔案啟示」這本書基本上可以分為兩部份,一是緖論,也就是李彭廣把整本書的要點整理在此,看過緖論基本上可以了解到整本書的內容,而後面的章節則是各種補充緖論與具體內容及分析的資料,所以要不要買這本書的其中考量點,其實就是緖論。如果你有時間好好的去打書釘,那你快速的把論看完,便可知一二,從以作出決定。 第七章與第十九章是此書其中兩個很吸引人的章節,因為他們的內容較詳細,而且觸及的均是民生的其中第四章談到的長遠規劃、內剖政策與中國關係可以看出香港發展背後的一些原因與時任港督的看法。我們常常覺得英國發展香港是理所當然,我們得到今天的成就除了英國外,也就是自已努力,只是在第七章第 62 頁的其中一段分析說明: 「其實,英國政府和麥理浩的策略,又或是麥理活在香港所進行的改革和寵大建設工程,都是為英國政府創造與中國政府 談判香港前途的壽碼。換言之,英國政府計劃以最短的時間,把香港各方面的發展和生活水平盡量拋離中國內地,並突出香港社會和制度的優勢,從而影響中國政府 在處理香港問題的態度和政策。」 這裡提到的年份是 1970 年,而且也明言了有關的香港發展與談判有關係,並以大幅拋離中國內地生活水平為目標,所以我們可以了解到這一切並不是偶然,而是有計劃的,乃為後來的談判創造條件,一切並非剛好發生,自然發展,而是有不少人為因素,加上是有短時間內達成目標的意願,以此改革財政預算、借調英國精英,不時檢討等等,可以看出這一切是有計劃進行的。可惜的是,書中指出有關的長遠規劃是機密文件,無法得知,否則這將會是一個很好的資料,以了解香港何以發展如此迅速。 如果我們向後看一點,書中也有提到二戰後英國對殖民地的政策出現改變,採用大力發展殖民地的方式,並推動不同研究項目等等,到戴麟趾保持發展香港社會,再到後來的麥理浩,香港才有今天的成就。看到戴麟趾與麥理浩的基本規劃與為此作出的人事調動,我們也該想一下,今天的政府欠缺長遠的規劃,而即使特首有長遠計劃,他又是否有足夠人力與資料來進行以取得數據呢? 另一方面,在第四章第 41 頁有這樣的一段: 「麥理浩指出,殖民地部和外父及聯邦事務部對待香港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過去一直都充分承認,殖民地總督主要的關注殖民地人民的利益,而不是達成英國政府的願望。」 這樣的衝突在書中的不同章節與事件中都有充份表達出來,可以看到書中提及的 70 年代,港督很大程度上是代表香港利益,而抗拒來自英國的命令,而這不僅僅是麥理浩的選擇,第十九章中也有提到戴麟趾對英國政府過度干預的的不滿及交涉情況,這些反映在香港面對英國加入歐盟帶來的問題與相關的競爭問題。根據書中描述的年代與做法,當時的港督某程度上是會抗拒來自其直屬英國殖民地部或後來的外交及聯邦事務部的意見,並把這些意見視為意見,而非命令,並就不適合香港使用的意見,視香港情況與意見向有關反面解釋及反映,道出不採用的理由。 想想今天的香港,我們有沒有考慮到特首的代表問題。到底香港特首是以保障香港的利益為首要,還是達成中國政府的願望為首要呢?在一些與國策有分岐的事情上,會選擇堅持意見,好好解釋嗎?當特首這樣做的時候,其背後的立足點便是香港市民的意見,而在這方面我們又是否有足夠表達意見,提供足夠的力量予特首呢?特首又是否有足夠的資料去了解社會,以支持其論據呢? 港督是代表整個香港的唯一人物,而一切與英國的溝通也是由他來進行的,而這個也應該是一個有制度下政府的所為。一個地方應該有一個行政單位及首長,現時特首是香港最高的代表,有關香港的事宜也該以他為決定,並非越過制度向國家主席、國家總理、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等發表意見,所以不同的政黨紛紛無視特首,總是指責中央政府,通過不同公開與非公關渠道向中央政府表達意見的時候,我們又是否真的為自已好呢?當一個香港代表在代表香港的時候,卻又有些人無視他而徑自向中央政府表達意見時,這就變成了電視劇中的宮廷爭鬥,只是內耗的一部份,而非真實對港有幫助。即使有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投票權也無甚幫忙。因為這人的話語權與實際代表香港交涉的權力有限。 正如回歸前我們不會向英國領事館表達意見一樣,今天有意見時應該向特首表達,特首也應該充份的代表香港人與香港的利益,其他從政者也該尊重特首,這不僅僅是尊重人,也是尊重制度,也是維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特點的基石,而且在這方面也有助於特首有更大的誘因與力量去代表香港,非成為一個被架空的領導者。 「管治香港 英國解密檔案啟示」確實是一本挺好看的書,因為它有助於了解過去的香港,讓我們得知一些以往不知道的事實。也許你的心中在六、七、八十年代的記憶,對它特別有感情。如果是這樣,你應該會有更深的體會,只是對沒有這些社會背景記憶的石先生來說,這本書又打開了一些疑團,更了解一些過去殖民地時代管治的情況,讓今天有更多的參考。

【石.化.遊】英國硬幣背後的秘密,你知道嗎?

看著朋友的手機圖片,發現了一張很有趣的,原來英國硬幣背面拼湊起來是一個盾牌,是一個傳統的英式盾牌標誌。那一刻真的像大鄉里出城,為什麼石先生兩到英國都不能發現這隱藏在背後的東西呢,真可惜啊!

【倫敦】20 個英國倫敦的 Market 地圖

上一次去英國旅行,找了很多資料,其中一個很有用的資料是上圖這張英國倫敦的 Market 地圖,這張地圖可以包括英國倫敦的 Market,從現代化,成為旅遊景點之一的 Convert Garden,到黒人較多、較像日常市集的 Brixton Market 也有標示。

來自英國的手信 – 曼聯匙扣

石先生日前與英國回來的朋友吃飯,朋友送上來自英國的手信,實在太令人感動。雖然這份手信很簡單,只是一隊英超球隊的匙扣,但這隊正是曼聯 Manchester United,是石先生喜歡的球隊,所以物輕情義重啊!(好像有點跨張,哈哈!)

回應:「英國退休年齡可能提高到70歲」

本文乃回應「修伯特‧魚看回家」中「英國退休年齡可能提高到70歲」一文 根據泰晤士報,英國正準備把退休年齡提高到 70 歲。因為人的儲蓄率不高,而且壽命延長,這個做法看起來是大勢所趨。但其實這個做法背後有很大的問題。 從一個 Y80 的年輕人來看,這代表還在工作的老人家還不願意退休,還要用那些老舊的思維去玩弄年輕人,拿著每月幾萬元的薪金去玩弄辦公室政治,繼續「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繼續打壓年輕人的創意,繼續成為一家公司的飳米蟲。年輕人本來就希望這些老人家早點退休,讓大家有空間去發揮,但延遟退休年齡,年輕人看來挺不住了吧! 你看看歐洲各國年輕就業有多困難,年輕人幾乎都去暴動了,你們這些位高權重的老人家,可以想一下年輕人嗎?老是說年輕人沒有目標,不如你們。你可知道你的時代跟我們不一樣,你那個時代,社會還沒發展,你想做什麽都可以,但現在時代變了,社會發展幾乎停頓,發展都給大財團搶去,你想做的不代表你能做的。 五十到六十歲那一輩,你們生的時間好,社會起飛,想做什麽就做什麽,當然沒問題,但時代變了,努力不代表會發達。你會用電腦嗎?先學電腦才跟我說話。(你 Out 啦!) 四十到五十歲那一輩,你們生的時間也不錯,社會起飛一段時間,運氣好,你們現在已經發達或做一個中產,每月幾萬元下袋,玩弄一下低層員工,努力保住工作。你們除了保住所謂的傳統外,有什麽創意?(你保守到爆!) 三十到四十歲那一輩,你們真的生不逢時,剛好遇到上一輩很強的壓力,做什麽都是錯的,難得的可以成為中產,但發達,成為富翁的夢,在你們那一代幾乎已經沒有努力等如發達的可能,如果好運有參加炒樓、炒股的可能也成為富翁,但其他人真可惜,因為他們根本看不到有什麽出路。 二十到三十歲那一輩,你們真的可惜,因為你們懂的,上三輩人都不懂;你們聊的,上三輩人都不明白;你們做的,上三輩人都沒做過;你們玩的,上三輩人都說沒意義;你們想的,上三輩人都不知道;你們能做的,只是上三輩人告訴你可以做的。 而且你們不但看不到出路,而且成為中產的機會也沒有,因為五十歲的不退休,四十歲的沒儲蓄,三十歲還在做基層工作,那你二十歲的可以做什麽?二十歲的只好做隱閉青年吧! (本文同時張貼於本人的網誌及閣下的網誌。)

「兩周一聚」:旅遊

「兩周一聚」第七期 - 旅遊: 07年8月:北京五天遊 07年9月:台灣七天遊 (高雄、台中、台北) 08年4月:四川五天遊 (成都、重慶) 08年4月:星馬八天遊 (吉陸坡、雲頂、馬六甲、新加坡) 08年6月:歐洲十五天遊(倫敦、阿姆斯特丹、柏林、巴黎、羅馬) 大四那一年是石先生的瘋狂旅遊年。在這一年我用了10% 時間到了八個國家、十五個城市。時間或許只佔人生不到 1%,卻是石先生長知識、開眼界的重要一課。旅行這樣東西,石先生最愛的是自由行,因為自己設計行程,無拘無束的感覺,走到那吃到那的感覺最好。 去北京是以香港青年代表為名義去的,雖然整個活動以奧運及聽課為主,但畢竟是第一次到北京,而且香港這邊的代表只有十五人,所以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接著去的台灣是跟同學去的,從台南走到台北,每一個環節都是自己安排,感受很多。到四川是學校的交流團,去拍照及參觀是重點,才剛回到香港第二天,馬上去星馬了。先是跟旅行團到馬來西亞,再自由行新加坡,一路下來,兩個星期都是旅行,旅行的興奮開始淡淡的,回香港也有點不習慣。 最後的歐洲之旅,除了預先訂好機票、火車及酒店外,其他東西都是到達以後才決定的,所以整個行程很亂。爸爸說得好,去旅行去得多,會上癮,所以三月要去菲律賓了。 寫了這麽多,還是找不到寫作的重點,本以為旅遊可以講很多東西,很有感受,但寫下來卻變成這樣,真的很糟。還是期待下個題目好了。 P.S.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去不同國家打工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他參與「兩周一聚」第七期的 Blogger: mad dog Cosmicrays 我之試寫室 Haricot 周游 Toffeeland 木棉_簡單快樂 醫書直說 uncle ray 尋找平衡的天秤 師奶愛美麗 無限正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周一聚」原自去年十月搞的一次網上「秋天派對」,定期約會的意念則來自法博格 “Rédac’ du Mois” 一月寫一文。 為求題目內容多元化,’下期題目由第一個報名的博客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