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石先生

那段苦練的日子(五)

在右欄望到「那段苦練的日子」這個奇怪系列,石先生自己重看一次就像回顧了自己的工作生涯。上回「那段苦練的日子(四)」講到「網絡偷文」,今篇就按時序繼續寫落去,時間回到石先生初入職「癮科技 X Engadget 中文版」之時。 除了「東抄西偷」外,石先生其實都有努力工作,開始會出去跑記者會。不過當時係公關無視網站時代,一個係香港大眾無咩知名度嘅網站要去記者會真係好難。

石先生 2015 年旅遊紀錄:22 次出行、10 個國家、16 個城市

一直以為石先生有把 2015 的行程紀錄在石先生部落,但查找一下才發現沒有此事,實在需要把它簡單的整理一下,以免有需要時找不出來。 簡單算一算 2015 年的出行,大概就是以下這些: 1月 京都大阪 1月 新加坡 2月 台北 3月 曼谷 3月 北京 4月 北京 5月 上海 5月 台北 6月 曼谷 6月 北京 6月 美國西雅圖 7月 東京 7月 北京 9月 歐洲德國捷克奧地利斯洛伐克 9月 北京 9月 南京 10月 北京 10月 溫州 11月 新加坡   2015 年出行 22 次、踏足 10 個國家或地區、16 個城市,當中又以北京為前往最多的城市,一共有 6 次,全部都是與科技有關,幾乎每個月都會去,即使每次不過是 3-4 天左右,但對北京已經算是很熟悉了。 至於排名第二的包括台北與曼谷。作為 2015 年才首次前往的曼谷也能上榜,算是有點特別。為什麼會在一年裡去兩次?原因是 Miss Mask 很喜歡去曼谷,所以... 無得揀。   事實上,2015 年去的地方雖然不少,但要說開拓的新城市也不算太多,例如大阪、新加坡、台北、上海、柏林都已經有去過的歷史,再去有些是工作需要。 出行 22 次也為石先生開拓了一些新城市,例如京都、曼谷、美國西雅圖、德國德勒斯頓、萊比鍚、捷克布拉格、奧地利維也納、斯洛伐克布拉提斯拉瓦、南京及溫州。每個地方都有一些特點,希望快點把以上的經歷都寫出來,跟大家分享。想要看不同國家地區的旅遊分享,記得要看右欄的列表囉!   那麼 2015...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剛剛成為 Engadget 中文版香港團隊的時候,除了自身水平不足、欠缺經驗的問題外,還有一些外力的問題。   在那個時候,Engadget 中文版算是罕有的網絡媒體,新聞都是很快的,沒有什麼競爭者,在台灣與香港也算是先行者。初進入香港市場,最直接的指令是跟美國一樣,看看別的媒體或網絡有什麼內容,以那篇為消息來源,再撰寫一篇文章出來。有看過「導火新聞線」的朋友,應該都知道這種叫「炒稿」。 對於一些讀者來説,這樣的做法一時之間應該比較難適應。因為過去在 Engadget 中文版上看到的內容都來自美國或台灣,鮮有香港或由香港發掘出來的內容。對於讀者來説,Engadget 中文版是「內容提供者」,即使「炒稿」也是「第一手」。一切是單向的,香港「炒」Engadget 中文版的稿,卻沒有 Engadget 中文版「炒」香港的稿。   不過,自石先生進去以後,香港內容或由香港發掘出來的內容也會變成 Engadget 中文版上的內容。也就是説以前的「內容提供者」,「第一手」內容,也同時是「內容取用者」及「第二手」內容。 任何一位人士在市場或不同渠道上找到的東西,也可能會被 Engadget 中文版引用,從過去「單向」變成了「雙向」。這樣的衝撃算是挺大,也不好接受。   在那個時候,要理解這種自美國網絡新聞開始的運作模式並不容易,因為對不少人來説這就跟「偷」,沒有差別,但是在經歴過「主場新聞」與「蘋果日報」把這種模式運用在港聞類題材後,相信大家也就沒有太多的反感。因為這已經是一個無可避免,不能回頭的事實。 回看這一段的發展,也有那種「偷文」的問題爭議,但網絡上的「約定俗成」就是這樣而來。見證這樣的「不成文規則」從不被接受與質疑,到今天幾乎廣泛使用「引用」此做法,時間好像進入得剛剛好。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那段苦練的日子(五)

【石先生送禮】Kingston 32GB SDHC/SDXC UHS-I U3 SD Card

石先生這次聯合 Kingston 向大家送出 10 張 Kingston 32GB SDHC/SDXC UHS-I U3 SD Card。大家只要讚好「石先生」及「Kingston Hong Kong」的粉絲專頁,並在表格裡回答簡單問題,最有趣的答題者將會得到專人回覆領取奬品,快點參加吧! 1. 讚好「石先生」及「Kingston」粉絲專頁 石先生 Kingston Hong Kong   2. 在表格中回答簡單問題   *感謝大家參與,活動現已結束,得奬者將獲電郵通知

【石.化.遊】沒有10倍好吃的包子

我們去旅遊的時候,很時候都會參考旅遊書意見,或一些當地出名的食店,去品嚐一下特色美食,例如石先生早前去天津旅遊,也就有人人皆曉的狗不理包子。聽到天津,很多人都覺得一定要吃一口狗不理包子,而這家位於五大道旁的包子店也就如大家想像的一樣,那裡已經是著名的旅遊景點,門口大大的一個狗不理的招牌,配合周邊的古舊建築,一看就知道是一家很有歴史的包子店。 走進狗不理,你不會感受到鼎泰豐那種賓至如歸的服務,也沒有五星級酒店的帶位服務,這裡就像傳統的中式包子店,一切自助,自已找位置,自已坐下來看想要吃什麼。 石先生看一下餐牌,看到這裡有一種收費 RMB$80 的包子套餐,包含八種不同的包子,而店員也就二話不說的推銷這種包子套餐。由於石先生與朋友在前一天才吃過一家街道小店賣的 RBM$1 包子,所以也就婉拒了這個超貴的包子套餐,只是單叫了一個傳統的豬肉包及三鮮包。本以為售價十倍的句子大小就跟香港的大包一樣大,但原來它的大小跟 RMB$1 的包子沒有差別,也就是一般香港茶樓的迷你奶黃包大小。加上口感吃下去也就跟那枚 RMB$1 的包子相同,實在吃不出分別來。 RMB$10 一顆豬肉包,與 RMB$1 的豬肉包既然沒有 10 倍的好吃差距,那不如直接吃 RMB$1 的就好,而且還可以吃 10 個。各位,別再迷信名店了!    

【無題】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在整理一些舊文章的時候,才發現這個「那段苦練的日子」系列暫停了,還沒有寫完,還好第三篇有留在 Draft 中,可以知道當時自已起的初稿是什麼,能夠延續下去。 第二篇(那段苦練的日子(二))從內容來説其實有點借題發揮的分享,不算是延伸,若按時序來講這篇才是真正的第二篇。   剛開始工作的時候,除了第一篇「那段苦練的日子(一)」提到的「錯別字」外,工作上還會遇到撰寫題材的問題。由於每個月都有一定的文章數量需要達標,所以不管是多麼雜碎的內容都想撰寫,除了想要達標外,也因為很多內容在能否撰寫邊緣,界線並不是想像中那麼清晰。 剛開始工作,撰寫的內容不太符合讀者要求,與原來台灣的選材有一定出入,加上香港內容的獨特性,結果是被讀者留言炸爆。是的,當年留言是可以到 10 版的年代。猶記得第一天上班,撰寫了五篇文章,結果有三篇是被讀者質疑與過去有差別,僅兩篇合格,也讓工作流程從那天開始必須修改一下,以免再出差錯。 第一天被讀者罵翻當然不好受,但好處是很快得知問題所在,即使未能馬上改變,也算有個方向,在什麼都自已一個人處理的情況下,算是很好的收獲。後來一直被讀者磨練,也是成長的關鍵。 那段苦練的日子(一) 那段苦練的日子(二) 那段苦練的日子(三) 那段苦練的日子(四)

HTC One M9 的推出仿佛在説旗艦手機已經在瓶頸了!

智能手機在日常生活開始變成「必需品」,不再是過去的「潮物」。消費者每代更換的習慣開始改變,更換手機的速度由最熱的 6-12 個月,慢慢又拉長至 24-36 個月。品牌如何在頻繁推出手機的同時又可以讓消費者緊記品牌的設計語言開始成為難題(特別是 Android 廠商),也許這就是手機品牌開始連續幾代延續相同設計語言的原因。

【石.化.遊】新加坡美女:「NO NO NO」

走到 Banyan Tree Lang Co 的餐廳向下看,諾大的酒店園區,配上沙灘與星空仿似畫作一樣。看著此美景,石先生下意識的挨近攔杆,想要走得更前,好好欣賞。在石先生把手拍打在攔杆上的那一剎那,身旁卻傳來「NO NO NO」。

回顧 2014 年的自已

2014 年回顧系列在 Facebook 有跟大家分享過,而這次就在 Blog 裡做一個紀錄,也好好的把漏掉的補完。

【石.化.遊】空姐:「先生,這是國內航班,全程不能使用任何電子產品」

起飛前 空姐:「先生,我們即將起飛,請關閉電腦。」 石先生:「好的,沒問題。」 起飛後 朋友:「你看外面很漂亮,快點拿手機出來拍攝」 石先生:「好,等一等,我要開機才可以。」 空姐:「先生,雖然飛機已起飛,也請關閉手機。」 石先生:「已經完成了起飛,也不可以?」 空姐:「是的,先生。請你關閉手機。」 石先生:「那麼相機可以嗎?」 空姐:「也不可以。」 石先生:「為什麼都起飛了也不能拍照?那我用電腦看影片可以嗎?」 空姐:「也不可以。」 空姐:「先生,這是國內航班,全程不能使用任何電子產品。」 石先生:「所以什麼都不能用... 只能看雜誌或報紙?」 空姐:「對。那麼你要喝什麼嗎?」   以上這段奇怪的對話來源自石先生上月前往台灣花東地區,從台東乘搭華信航空到台北的航班之上。要不是搭過台灣的國內航班也不知道台灣方面原來有這樣的規定,在整個航程上都不能使用任何的電子產品。難怪在航班上不同的乘客都帶備了足夠的報紙與雜誌渡過這 45 分鐘的航程。至於石先生在沒電子產品的情況下怎麼渡過?睡覺,睡了 45 分鐘,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