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普選

公民黨變相公投方案並不可取

為了爭取雙普選及來屆區議會及立法會議席,民主派已籌備新一輪戰事。資歷甚淺但多次出征的公民黨最近扔出一個先談判、後補選,再總辭的方案。這個方案雖然看似比較溫和,但其實整個佈局根本沒有為成功留下原因,也沒有評判的餘地,只是把問題丟給中央、丟給政府。自己堅持己見,不接納別人意見的做法,石先生認為此方法絶不可取。 公民黨這個方案的第一步是 先評判,那有沒有評判成功的可能性呢?公民黨指出自己的方案較社民連爭取2012普選溫和,以爭取 2017 及 2020 真普選路線圖為目標。那什麼是真普選呢?其實看到公民黨的真普選意思,你就知道 評判是不可能成功的。 2. 所謂2017有真普選,即特首選舉不能有篩選。 3. 所謂2020有真普選,即立法會全面取消功能組別。 4. 倘若中央能公開向香港市民承諾在2017、2020有真普選,同時曾蔭權在2012政改方案諮詢文件裡一併提出真普選路線圖,則2012政改可作中途方案討論協商。 為什麼不能成功呢?大家都知道中央與政府一直希望特首選舉能夠有一個篩選,以便可以被選者是一個比較穩陣的人選;立法會功能組別也是同一原因;即使以上兩項成功,公民黨要求 2012年政改有協商,這根本是痴人說夢話,根本沒可能成功。 作為一個反對派,一個在直選議席尚未拿到過半或 三分二 議席的反對派,這樣的要求放諸外國實在有點過份,因為這些舉措幾乎等同分享權力,即使站在道德高位,也算過份。 公民黨第二部是民主派分別派出一位成員在五區辭職,以每區一代表的形式,作類似公投式的選舉,務求借民意之力表達市民對普選的意願。這個做法有如把普選方案拿出來做公投,石先生認為這個做法只會弄巧反拙。以十多年前台灣為公投立法為例,中央當時便力阻該等法案通過,因為只要類似的情況出現,台灣隨時都有機會發起 以台獨為目標的公投,屆時只會觸發戰爭。因為一旦公投成功,只會使台獨人士立於不敗之地,中國統一機會更微。 回到香港,若民主派以變相公投方式要求市民對普選議題作出投票。首先,石先生不認為民主派有五區全勝或以四勝一的情況出現。因為香港人不是白痴,大家都知道這次投票的意義重大,香港人是不會與中央作對的。而且以過去選舉的戰況來看,民主派即使一對一也是險勝,更何況要五區總動員。 石先生相信民主派深知五區全勝不大,所以才敢推出這個幾乎與中央埋身肉博的戰局,不然戰事未開民主派早已反魂無術。石先生認為這個方案只是用來換取更多的政治籌碼,以擺出姿態,爭取來屆區議會及主法會的選票 及 與中央評判的籌碼。因此,你會發現,整個計劃沒有提到這方面的時間,因為要等待中央出手勸止。 至於最後一個全體立法會的總辭方案,更是無甚意義。你以為這批人士真的會因為總辭而退出政壇嗎?情況其實跟前幾個方案一樣,只是爭取選票,以圖製造 1998年第一屆立法會選舉、2003年 23條立法的氣勢,以被打壓為名,爭取選票。那個時候這批前立法會議員將站在弱者的一方、被打壓的一方、以同情心、激起市民的投票意慾,拿到更多立法會議席,爭取更多利益。 所以你問我這個公民黨變相公投案有助爭取普選嗎?石先生並不覺得,因為這只是一個爭取權力的方案,根本沒有評判的意思,只是擺個姿態,做下樣。對爭取普選根本沒有好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你,謹代表石先生對此事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