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故事

【石.化.遊】這是一個來自台灣朋友的真實故事

這是一個來自台灣朋友的真實故事。 中國旅客:「請問一下清境農場是不是跟你們旅館很近啊?」 旅館職員:「不近喔!有一點遠」 中國旅客:「我查了一下,清境不是在南投嗎?」 旅館職員:「是在南投啊!」 中國旅客:「那就應該很近啦!」 旅館職員:「從我們這裡過去清境農場需要一段時間。」 中國旅客:「所以是能過去了,對吧?」 旅館職員:「真的要從這裡去也不是不行。」 中國旅客:「那麼我要怎麼過去清境農場?」 旅館職員:「你就搭車到台中轉往埔里的巴士,然後再換乘...」 中國旅客:「台中?可是我們現在不就在北投?」 旅館職員:「去清境要先去台中。」 中國旅客:「南投不就在旁邊而已?幹嘛還要兜一圈啊?」 旅館職員:「已經是最快的路線了!」 中國旅客:「那我搭計程車就沒問題了吧!」 旅館職員:「也是可以~」 中國旅客:「那我去清境農場住你們北投就好啦!離南投很近的嘛~」 旅館職員:「哎... 」 旅客,看看地圖吧!北投跟南投有差很遠,就像湖北跟湖南、河北跟河南一樣,地名聽起來很近,但其實很遠的啊!

「風起了」(風立ちぬ)- 一個夢想的故事

「風起了」(風立ちぬ)是宮崎駿最後一個長篇的動畫故事。本著這樣的心意去看這套電影,應該是不少人的心聲。石先生跟隨這樣的心聲,期望宮崎駿能夠再一次把各類型的想像帶進電影,刺激我的觀感。 不過,「風起了」與過去的宮崎駿電影不同,它並沒有各類型神奇的想像,沒有感覺舒服的貓巴士、可愛的波兒,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歴史故事,利用動畫跟你述說一個歴史故事。 這是一個真實的夢想,沒有出奇不意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落差,所以石先生在觀看這套電影的時候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感覺,反而有種失望的感覺。「風起了」是一個很正經的追夢故事,講述的是設計師堀越二郎夢想研發單人小型飛機的夢想。 有人說,你本身沒有夢想,所以你不感動。如果你有夢想,你會感動的。是這樣嗎?也許吧!反正石先生的夢想還沒有實現,對於這套電影的感受就是有點悶,並沒有任何的思想導入或能夠刺激自已思考的地方,認為這只是一個平凡的故事。 看完「風起了」,讓我想起周星馳多年以前的「長江七號」。大家在看「長江七號」以前,期盼是一個搞笑的電影,但出來的卻是一個溫馨小品,結果就讓大家失望了。 你有想看「風起了」嗎?也許要先調整一下自已的心情,別期望是以前的宮崎駿,要記得這是一個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宮崎駿。

BlackBerry Z10 的故事

「XXX 的故事」是最新想出來的一個題目,希望能用來紀錄自已使用每一部裝置時的故事,也就好好的與大家分享一下。這裡說的故事與 Engadget 上的專欄:IRL 不同,不一定是一個生活上的科技產品,也沒有專業的分享,只是回到最初,一個博客、一個普通及主觀的分享。 對於 BlackBerry Z10,在第一次聽到及摸到以後是有挺大的期望,特別是希望可以好好的去玩一下,好好的體驗一下,所以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向有關人士申請及輪候,直到美國的同事拿到後也很羨慕的短暫把玩一番。最終,Z10 來到香港,來到自已的手上,卻只是玩了一天左右便放在抽屜裡了! 放在抽屜裡並不代表很差,但也代表它沒有很好。從概念上,Z10 採用的 BlackBerry OS 是挺好的,在擁有過去 BlackBerry 的優點外,新加入的 Hub 與手勢操控很方便,只是直身全觸控屏幕的 Z10 拿在手上沒有特別,與市場上大部份的 Android 手機很相似,其速度也沒有特別的快,加上在缺乏足夠 Apps 下載的情況,導致需要另外安裝 Android App 也很苦惱。 說實話,Stone IP 並沒有花任何時間把 Android App 灌進 Z10 內,因為根本不想花這樣的時間來弄一部不會長時間用的手機。在簡單的設定與玩過一天以後,Z10 就這樣被放棄了! 對於 BlackBerry 的用戶來說,Z10 算不錯的,能夠加入 Android Apps 是一個很大的進步,讓它能夠成為一部主力手機,可以改變左手一部 BlackBerry,右手一部 Android / iPhone 的尷尬,相信能為...

Sony Xperia Z 的故事

Stone IP 第一次看到 Xperia Z 是在美國 CES 首次發佈的時候。第一眼看到 Xperia Z 便覺得它很美,這很美主要來自正面與背面的玻璃材質,讓它看起來更高貴,而且拿在手上的紫色在玻璃下還有一閃粉,讓它看來更美。 這麼美麗的產品在 Stone IP 的眼中已經跳出傳統科技產品那種追求規格的指標,而是一種時尚的產品,這個也是 Stone IP 一直覺得應該改變的地方,就是科技產品(特別是手機)應該跳出規格的框框,走向潮流,走向類似手錶與汽車的路線,再這樣的追求規格,只會是死路一條。 確實,Xperia Z 這樣的外表挺受歡迎的,不少朋友紛紛來郵查詢到底是否值得購買。對於這樣的詢問,Stone IP 基本上是回答「值得」。因為查詢者大多是女生,對一位普通的女生來說,外表吸引的手機重於功能,只要不太差就可以, 規格上它採用的四核心處理器雖然是上一代的,但實際上也夠用,特別是 Sony 沒有做任何大的介面處理,幾乎是原生 Android,所以玩上去還是可以的。對於一些科技男來說,這個沒特色的介面實在很悶,但其實對著重外觀的女生來說,這那是問題,更何況 Android 可以隨便的安裝 GO THEME 等進去,很多可愛的圖案可以選擇,這根本不成問題。 Stone IP 自已在後來的 MWC 上也得到一部黒色 Xperia Z 作評測之用。每天在用的時候覺得手機還是不錯的,基本的使用方法無需特別的去學習。拿在手上雖然不算太好握,但考慮到女生雙手使用,應該還不算太差,特別是紫色應該很吸引。 Xperia Z 拍照上有 1,300 萬像素,像素很強,而成象出來其實用一般的 800 萬效果會好一點,特別是比例會合適一點,效果不會太好,也沒有太差,主要還是與大家既有印象的差不多,沒有到能取代相機,但也沒有爛到不能用,用來拍攝分享到 Facebook 上還是能接受的。 黒色版可說是三種顏色中最不好看的,幾乎沒有任何特色,較白色與紫色更差,所以很常是無法把前後兩面分辨出來的,只能依靠機側的開關鍵。難怪...

Sony NEX-6 岘港體驗遊、PlayMemories 讓分享更容易

前往越南峴港的時候,並沒有帶備自已的相機 - Nikon D7000,而是向 Sony 借用了 NEX-6。為什麼呢?不是 Nikon D7000 不好,只是它太重了,一部常規的 DSLR 是工作時必需的,只是旅行在外放輕鬆的,還要帶備這樣的武器則有點太過了。 NEX-6 與過去的 Sony NEX 系列差不多,都是細小 Body 加上可以更換的鏡頭組合。NEX-6 其中一個特色是相機內置了閃光燈,但這功能就如一般的內置閃光燈一樣,極少會用到,夜晚唔夠力,日光也唔夠力補正面光,所以對 Stone IP 來說,這內置閃光燈的用途其實一般,但我也明白到很多人在購機時確實會以此為考慮之重點之一,但其實又有多常會用到呢? 那麼 NEX-6 與過去的其他有什麼分別?這次同行的剛好也有使用 NEX 系列相機的朋友,劍心使用的是 NEX-5R,與 Stone IP 使用的是功能沒有太大的差別,主要相差一個 180 度的可向前翻轉螢幕;謝茜嘉使用的則是 NEX-7,規格上是較強的,但由於是早期一點的,所以實際上欠缺了一個 Wi-Fi 分享 - PlayMemories 的功能。 對於這類型的 Wi-Fi 傳送功能,Stone IP 一向都不太欣賞,因為在每天的使用上實在很少機會會用到這樣的功能,而且也挺費時的,較理想的做法是相機本身便具備分享的功能,但相對的則會不夠方便,所以即使像今天的 Galaxy Camera...

用光來說故事 – Incredible Light Painting

最近香港流行光畫,Light Painting。一般的 Light Painting 利用光圈、快門組合形成,而這次影片中的 Light Painting 則有點不同,看來有點像沙畫,光會隨著時間流逝,而畫家需要不斷加上新的光,令故事能夠延續下去。跳轉看片。 http://www.youtube.com/v/TiJ63FFrLr4?fs=1&hl=zh_TW

一個寂寞的故事 – 美女罐頭

http://www.youtube.com/v/KvF20UqEQqU&hl=zh_TW&fs=1&hd=1 題目本來想用 宅男的夢想 - 美女罐頭,但看完整支短劇後,石先生覺得用這樣題目真的對不起作者,這支短劇意義不是這麼膚淺的。也許我們都應該想一下,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出現,為什麼會有 Twitter 出現,Twitter 出現到底為我們帶來什麼?為什麼我們常常在 Twitter  上打轉,期望他人回我一句話? http://www.youtube.com/v/8lsBiCfMNzY&hl=zh_TW&fs=1&hd=1 http://www.youtube.com/v/YGd6ADLXDWk&hl=zh_TW&fs=1&hd=1

《星巴克救了我一命》- 你怕嗎?

這是一個有關 Startbucks 的故事;這是一個從 Jay 那邊看到的故事;這是一個大家也許會怕的故事;這是一個大家也許會出現的情境;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故事。 其實石先生看到這個故事也挺多心思,因為以前試過到 Starbucks 應徵,他們不請我,所以這個故事也許不適用我吧!但畢竟生下來到現在,出現在人生的問題也會很幸運的解決。回想起來,人生到現在還沒有遇到什麽重大困難吧!有時候真的很擔心自己一旦遇到重大困難,可以怎麽辦?自己是否有勇氣去放下身段,自己還有什麽值得人家請你呢?其實我是一個很怕的人。跳轉看故事。 以下轉貼自「Jay:山窮水盡 《星巴克救了我一命》」 講者:Michael Gates Gill (How Starbucks Saved My Life作者) 你今年53歲,家世顯赫,曾就讀耶魯大學,任職大機構高層,年薪過百萬。 一天,你被解僱了。 你不但被解僱,在接下來的日子裏,你將面臨生意失敗、然後婚姻觸礁、女友誕下小孩,和被診斷患上腦瘤。 谷底反彈似乎是不可能的事。生命還會比這更差嗎?本次金融海嘯,對愈成功和富有的人,殺傷力愈大。而愈成功的人,面對失敗時,也愈難放下身段,走出低谷。 人生陷谷底 咖啡店找到奇迹 《星巴克救了我一命》的作者Michael Gates Gill就是文首所描述那位不幸的人。但經歷重創後,他的生命卻比前更豐盛。 這本不是新書,Gill這個在AtGoogleTalks(見下文)作的演講也不算近期,但他的故事,卻特別適合在這時勢閱讀,因為感同身受的人更多。 「就像一場完美風暴(Perfect Storm)。」Gill這樣形容他當時面臨的窘境。 他從耶魯大學肄業後,就在朋友介紹下加入全球最大的廣告公司之一J.Walter Thompson。26年裏,他鞠躬盡瘁,扶搖直上,位極人臣。然而卻在53歲那年,公司藉故解僱了他。 他只得自立門戶,當起顧問來,直到客戶漸漸凋零。 「我仍每天穿上Brooks Brothers的西服上班,結好領呔,假裝自己很成功的樣子。」其實內心惶恐得不得了。 「我的一切都與生俱來,如今根本無法邁開新步伐……我遇溺了,卻連揮手求救都不懂。」 不久,他因為外遇而和髮妻離異,女友又誕下麟兒,更可怕的是,他被診斷患上腦瘤——只是當時沒有醫保可供他動手術。 在絕境之中,他走進一家星巴克,想點一杯咖啡,並碰上他們在招聘。生命由此得到轉折。 一位年輕的黑人女士趨前問他:「你想要份工作嗎?」 Gill回憶,他當時二話不說就答好。因為他已一貧如洗。那位女士囑他填表。 「我一生之中從未填過招聘表格,完全不知所措。」而那位女士慷慨地幫他的忙。 「你有零售經驗嗎?例如在沃爾碼(Wal-Mart)工作過嗎?」她問。 「沃爾碼?我從未進過沃爾碼!」他當時坦率地答。 一步一步地,這位好心的女士幫他填好了表,不久以後,還通知他去上班。 「她是黑人,沒有接受過良好教育,在街上長大,憑自己的努力,當上這家星巴克的經理……在我年輕時,我一定不會接觸她這樣的人,我也絕不會幫她做甚麼……在我請人的時候,沒有長春籐學位的,一概免問。」 第一天上班,這位上司先請他喝一杯咖啡,又準備了餅乾(brownie)給他吃。 「在我一生中,從未為任何一位下屬倒過咖啡。」戰戰兢兢地,這位當時已63歲、含着銀匙出生的CEO級人馬,圍上綠色圍裙,開始了為客人泡咖啡的生涯。 而奇迹就在Latte與Cappuccino之間發生。 學懂感恩放下執着 比前快樂 「我以前參加那些俱樂部,根本不相信不同背景、文化、教育、宗教、種族的人可以相敬如賓。但在這裏,此事每天都會發生,員工之間,彼此需要大家;不管再忙,上司需要我時,她都會先問:『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以前需要為客戶趕工時,只會向下屬咆哮,無論如何都要做出來,從不說『請』字;我以前被稱作『創作總監』(Creative Director),但我現在的『創作』,卻帶來更大的滿足感;我們以別人的職業衡量對方,其實你應該以他的生活來衡量他。現在只要我一下班,晚上就完全 屬於自己,我和家人相處,看想看的書。」 失去了高薪、名銜、豪宅、會籍……當Gill活到塵埃那樣低時,他內心卻開出花來。他學懂感恩,放下執着,比過去更快樂。 《星巴克救了我一命》已被電影公司相中,並將由奧斯卡影帝湯漢斯(Tom Hanks)飾演Gill的角色。而奇迹地,Gill的腦瘤並沒有對他生命造成威脅,5年多來他仍活得好好的。 「不論你過去的生命如何糟透,你仍有機會掀開新一章。經過一連串偶然的意外,你可能躍進一個全新、未想像過的世界,做從未做過的事,而比從前更快樂。」你不能改寫生命軌迹,卻可以改變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