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ADS

Tag Archives: 感受

1-IMG_6843-002

【石.化.遊】工幹出差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爽」

與四年前畢業比較,今天的石先生離港外出的機會愈來愈多。2013 年過了不到一半,已經跑過美國、西班牙、英國、越南、北京,在法國寫完這篇專欄以後,兩週後又去台灣了。旁人看來,這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因為你可以周遊列國,只是在我心中的外出,卻沒有你心中想的那麼「爽」,只是一般「爽」而已。

Computex 2013 展後感

石先生今年算是第四年前往 Computex 了!除去當中一年因離職而是自費以博客身份前往外,另外三年均是以 Engadget 身份工作跑展的。不管是否以採訪為目的去跑展,心情與做法基本上都差不多,畢竟 Computex 不算是一個很多東西看不完、聽不完的活動。 這一篇 Computex 2013 展後感其實跟在 Engadget 中文版寫的那篇主要是角度不同,把一些不適合的材料補回。今年的 Computex 世貿館媒體室從獨立的空間變成了與展區相同的空間,與二樓的展區只有一板之隔。展覽還沒有開始以前,還沒有什麼差別,只是當展覽開始以後,展區廠商有時候為了展示效果,便會大聲的播放起音樂來,讓本來就不太寧靜的媒體室更吵,試問需要寧靜空間寫文章的記者朋友們如何工作呢?

Sony NEX-6 岘港體驗遊、PlayMemories 讓分享更容易

前往越南峴港的時候,並沒有帶備自已的相機 – Nikon D7000,而是向 Sony 借用了 NEX-6。為什麼呢?不是 Nikon D7000 不好,只是它太重了,一部常規的 DSLR 是工作時必需的,只是旅行在外放輕鬆的,還要帶備這樣的武器則有點太過了。 NEX-6 與過去的 Sony NEX 系列差不多,都是細小 Body 加上可以更換的鏡頭組合。NEX-6 其中一個特色是相機內置了閃光燈,但這功能就如一般的內置閃光燈一樣,極少會用到,夜晚唔夠力,日光也唔夠力補正面光,所以對 Stone IP 來說,這內置閃光燈的用途其實一般,但我也明白到很多人在購機時確實會以此為考慮之重點之一,但其實又有多常會用到呢?

【愛丁堡】橫街窄巷 慢步細鑽

在 2011年農曆年假前一天,Stone IP 鼔起勇氣,走進老闆的房間,對他說:「我辭職。」 辭職了,去那裡工作呢?還沒找到新工作就辭職,創業嗎?有怎樣的計劃?沒有。辭職來自於受不了,與其領著被剥奪的工資受氣工作,三邊不是人,不如離開,回來再說。 口出此言後一個月,Stone iP 便展開三十天獨遊歐洲之旅,第一站是曾到過的倫敦。那裡節奏急促,生活與香港相約,人們在 Underground 的腳步就像賽場上的馬匹般,邁步向前衝衝衝;在九曲十三彎的舊式隧道中,川流不息的人群,規律地移動,彷如玩具模型,偶爾有人脫軌,站在路中,跟隨的隊伍卻自動向左右兩旁迴避,速度絲毫不減。

【東京】明治神宮 慢活獨遊

Stone IP 再次來到熟悉的香港國際機場,負責辦理登機的地勤小姐說:「先生,你的是雙人套票,同行的朋友呢?」沒有朋友,只有自已一個人。這次是一個採訪團,雖然手執雙人套票,但各人互不認識,碰面頂多點頭示好,各自登機、入閘、住宿、採訪,這樣的旅程從一開始便注定是孤獨。 2010 年是 Stone IP 第一次前往東京,目標是在海浜幕張舉行的 2010 年 Tokyo Game Show。今年主軸是「擬真」,無論 Sony PlayStation Move/3D 或 Microsoft Xbox Kinect,均務求讓玩家擺脫傳統遊戲手制的束博,進一步享受遊戲的快感。在這個販賣歡樂的世界中,眼前盡是閃個不停的屏幕、無止境的激昂音樂、搔首弄姿的 Cosplay 模特兒。偶爾在展場碰見行家,他們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只有深怕錯過重要的發佈而影響工作的緊張臉孔。在人工化的觀感刺激下,歡樂亦變得虛假,變得沉重。

海洋公園哈囉喂玩後感

一年一度的海洋公園哈囉喂即將開始,這次能夠率先走進不同的鬼屋,感受一番,實在要多謝不同的朋友,好讓石先生有一個既驚嚇又開心的哈囉喂下午。

超搞鬼導演的 – 海洋公園哈囉喂 腥級片場

位於䌫車站下的鬼屋名為腥級片場,以電影為主題,模擬參與者走進一個鬼片場。片場由一個搞鬼的導演帶領,為我們帶來不同的腥級表現。走進腥級片場,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街市景,不同類型的驚嚇演員會在這邊走出來,向我們表達關懷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