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感受

【石.化.遊】旅行,接觸到的人才是最重要

去旅行好多時候都有特別經歷,話說石先生當年第二次去倫敦旅行嘅時候,係入住朋友 R 係倫敦留學時同朋友合租嘅屋。因為朋友 R 當時已提早回港嘅關係,所以倫敦個間屬於佢自已嘅房就咁扔空左,令石先生去倫敦時有個特別容身之所。 去到倫敦,打開朋友 R 屋企度門發現成件事同本身預計嘅有啲出入。因為朋友 R 本身話屋入面只係得朋友 F,但原來朋友 F 咁啱又有朋友 A 落左倫敦,所以朋友 A 就住左朋友 R 個間吉房,石先生就只能夠訓客廳啦!

【石.化.遊】工幹出差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爽」

與四年前畢業比較,今天的石先生離港外出的機會愈來愈多。2013 年過了不到一半,已經跑過美國、西班牙、英國、越南、北京,在法國寫完這篇專欄以後,兩週後又去台灣了。旁人看來,這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因為你可以周遊列國,只是在我心中的外出,卻沒有你心中想的那麼「爽」,只是一般「爽」而已。 為什麼只是一般「爽」?那得先從「爽」開始說起。如大家認為的一樣,能夠離開香港,走到世界各地,本是「爽」事,而且即使工幹在外,還是可以到當地的大街小巷看一看,吃一下道地的菜式,感受一下當地的氣氛。只是別忘了這不是旅行,所以景點之事還是不要有什麼期望,能在旁邊走過看一看就好了。大多的時候還是在工作忙完以後,走到最近的商業區吃一吃、喝一喝,要更多的觀光,還是留待自遊行的時候吧! 一個人在外地工幹不能鬆懈,因為一旦計劃失當,可能會錯過了重要活動,更可能是工作無法完成,這可是工幹者不能犯的錯。而且,人在外地,很多外在因素是無法控制的。簡單如上網,習慣了香港的真正極速,走到外地仿如回到 56k 上網時代,不好好準備只會弄得焦頭爛額,誤了工作之餘還害得自已沒有休息時間。 離開外地工幹模式,石先生旅遊在外已經很少跑景點,反而是走到樹蔭之下,拿起在香港無法看完的書本,享受書本之樂。這次的法國旅程有不少火車行程,帶備的三本書應該可以看完了吧!

Computex 2013 展後感

石先生今年算是第四年前往 Computex 了!除去當中一年因離職而是自費以博客身份前往外,另外三年均是以 Engadget 身份工作跑展的。不管是否以採訪為目的去跑展,心情與做法基本上都差不多,畢竟 Computex 不算是一個很多東西看不完、聽不完的活動。 這一篇 Computex 2013 展後感其實跟在 Engadget 中文版寫的那篇主要是角度不同,把一些不適合的材料補回。今年的 Computex 世貿館媒體室從獨立的空間變成了與展區相同的空間,與二樓的展區只有一板之隔。展覽還沒有開始以前,還沒有什麼差別,只是當展覽開始以後,展區廠商有時候為了展示效果,便會大聲的播放起音樂來,讓本來就不太寧靜的媒體室更吵,試問需要寧靜空間寫文章的記者朋友們如何工作呢?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nqK9UE8kXf7mF70fi46eq5&w=630&h=354] 與過去一樣,Computex 分世貿與南港兩個展區,而當中也有穿梭巴士接載來回,只是兩地本就遙遠,而且台北交通也沒有太好,交通擠塞讓買家被迫在穿梭巴士上,浪費了不少時間。即使主辨單位有提供兩天免費的地鐵車票使用,但世貿展區沒有地鐵站,全新的世貿站也還沒有開通。即使未來開通了還是要轉線,加上世貿場館本來就有點混亂及過時。每年都下雨,然後買家前往不同展區都要走到室外被淋濕。 石先生建議台灣方面還是早點並加工建設南港展覽館二期,盡早投入使用,把 Computex 全數遷往南港展區,避免買家與媒體還要在兩邊跑。與此同時,大幅度改善南港配套設施不足的問題,例如飲食設施、休憩設施不足等問題。 否則在地利不足加上 Computex 自身競爭力有限的情況下,也許兩到三年後就不別再去 Computex 了!上海的 GSMA 正在努力追趕,若他們未來兩年嘗試在 GSMA 同期舉辦一個大型的電腦展覽會,那麼 Computex 就真正完蛋了!其他更多與廠商有關的感受,請看 Engadget 中文版的分享。

Sony NEX-6 岘港體驗遊、PlayMemories 讓分享更容易

前往越南峴港的時候,並沒有帶備自已的相機 - Nikon D7000,而是向 Sony 借用了 NEX-6。為什麼呢?不是 Nikon D7000 不好,只是它太重了,一部常規的 DSLR 是工作時必需的,只是旅行在外放輕鬆的,還要帶備這樣的武器則有點太過了。 NEX-6 與過去的 Sony NEX 系列差不多,都是細小 Body 加上可以更換的鏡頭組合。NEX-6 其中一個特色是相機內置了閃光燈,但這功能就如一般的內置閃光燈一樣,極少會用到,夜晚唔夠力,日光也唔夠力補正面光,所以對 Stone IP 來說,這內置閃光燈的用途其實一般,但我也明白到很多人在購機時確實會以此為考慮之重點之一,但其實又有多常會用到呢? 那麼 NEX-6 與過去的其他有什麼分別?這次同行的剛好也有使用 NEX 系列相機的朋友,劍心使用的是 NEX-5R,與 Stone IP 使用的是功能沒有太大的差別,主要相差一個 180 度的可向前翻轉螢幕;謝茜嘉使用的則是 NEX-7,規格上是較強的,但由於是早期一點的,所以實際上欠缺了一個 Wi-Fi 分享 - PlayMemories 的功能。 對於這類型的 Wi-Fi 傳送功能,Stone IP 一向都不太欣賞,因為在每天的使用上實在很少機會會用到這樣的功能,而且也挺費時的,較理想的做法是相機本身便具備分享的功能,但相對的則會不夠方便,所以即使像今天的 Galaxy Camera...

【愛丁堡】橫街窄巷 慢步細鑽

在 2011年農曆年假前一天,Stone IP 鼔起勇氣,走進老闆的房間,對他說:「我辭職。」 辭職了,去那裡工作呢?還沒找到新工作就辭職,創業嗎?有怎樣的計劃?沒有。辭職來自於受不了,與其領著被剥奪的工資受氣工作,三邊不是人,不如離開,回來再說。 口出此言後一個月,Stone iP 便展開三十天獨遊歐洲之旅,第一站是曾到過的倫敦。那裡節奏急促,生活與香港相約,人們在 Underground 的腳步就像賽場上的馬匹般,邁步向前衝衝衝;在九曲十三彎的舊式隧道中,川流不息的人群,規律地移動,彷如玩具模型,偶爾有人脫軌,站在路中,跟隨的隊伍卻自動向左右兩旁迴避,速度絲毫不減。 離開繁忙的大都會,坐上五小時的火車前往悠久歴史的蘇格蘭首府愛丁堡(Edinburgh)。他的吸引之處不獨是一年一度的愛丁堡藝術節及哈利波特故事的出生地,而是他獨特的地理環境、建築特色及歷史因素,讓他漸漸成為一座活生生的古蹟,一個令人既氣餒又吸引的古蹟。 抵達火車站已是晚上十點許,拿着地圖尋找旅館,只見街上行人不多,兩旁盡是傳統的磚石建築物,心裡不禁有點擔憂,深怕這古舊幽暗的街上會突然殺出賊,把身上的餘錢搶走。眼看地圖,背頂 20kg,急步上山,不知不覺來到目標街道之一的 North Bridge,本以為轉角可見 Cowgate,怎料 North Bridge 真是一座橋,Cowgate 不在眼前,卻在腳下,要不像蝙蝠俠般跳下去,要不拖著彼倦的身驅,回頭再找。 往回走了一大段,總算找到下橋的位置,硬著頭皮在 Cowgate 走到底,總算找到緑色的 Budget Backpackers,心中對此城的佈局大感疑惑,不過一切也只好等待天亮才能解答。 翌日登上愛丁堡城堡,整個愛丁堡就在眼底,舊城區、新城區及現代城區,三個不同時期興建的城區,三個不同的設計風格,歴史與保育構成此城市最美麗的地方。 以市中心的愛丁堡火車站(Edinburgh Waverley Station)為界,南方是 13世紀興建的舊城區,北方是 17世紀興建的新城區,舊城區以著名的愛丁堡(Edinburgh Castle)為中心,前方是 Royal Mile,並以 Holyrood Palace 為終點。舊城區不僅擁有聳立在死火山上的愛丁堡(Edinburgh Castle),更有三條看似街道的古式大橋,North Bridge、South Bridge 及 George IV Bridge。 三條橋兩旁均有樓房,樓房又分別與橋樑及下方的道路連接,從地圖上看,三條橋與一般的道路無疑,但實際上橋與下方道路並不相通,走下去可以尋找隱藏在建築物內的巷弄,或往回走一大段尋找正規的道路。街道中的巷弄很多,位於樓房與樓房間,有非常顯眼的,也有一道小門似的。這些巷弄不僅能夠連接不同的主要道路,部份巷弄中間更有一個小空地,成為樓房中的小花園。 新城區的規劃,相比之下簡單多了。完整的城市規劃,街道不如舊城區般複雜,道路分明,三大南北向格子狀街道如同 SIM CITY 般簡單,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訂為世界文化遺產。它以 Colton Hill 為起,一直到 Charlotte...

【東京】明治神宮 慢活獨遊

Stone IP 再次來到熟悉的香港國際機場,負責辦理登機的地勤小姐說:「先生,你的是雙人套票,同行的朋友呢?」沒有朋友,只有自已一個人。這次是一個採訪團,雖然手執雙人套票,但各人互不認識,碰面頂多點頭示好,各自登機、入閘、住宿、採訪,這樣的旅程從一開始便注定是孤獨。 2010 年是 Stone IP 第一次前往東京,目標是在海浜幕張舉行的 2010 年 Tokyo Game Show。今年主軸是「擬真」,無論 Sony PlayStation Move/3D 或 Microsoft Xbox Kinect,均務求讓玩家擺脫傳統遊戲手制的束博,進一步享受遊戲的快感。在這個販賣歡樂的世界中,眼前盡是閃個不停的屏幕、無止境的激昂音樂、搔首弄姿的 Cosplay 模特兒。偶爾在展場碰見行家,他們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只有深怕錯過重要的發佈而影響工作的緊張臉孔。在人工化的觀感刺激下,歡樂亦變得虛假,變得沉重。 連續三天在虛擬世界工作,即使重返真實世界,感覺還是有點奇異。因此,Stone IP 嘗試用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感受東京。「明治神宮」是市中心罕見的緑洲 ,就在 JR 原宿站附近,順著指示,約五分的步程便可到達。這裡沒有特定的開放時間,一切始於日出時,也許是四時、五時或六時;大多遊客會在早上九時後到訪,但厭倦人潮的 Stone IP 早上七時便開始行程。 始穿過明治神宮前方的「神宮橋」,便看到日本最大,屬於「明神鳥居」形式的木製鳥居。若為旅客,大多拍一下照片便離去;只是細心觀察,你便會發現再匆忙的日本人,來到鳥居,也會 90 度腰彎鞠躬,向神宮致敬,這種由心而發的敬意,彷彿能透過肉眼看見。 步入明治神宮,穿過長長的南參道,工作人員在寬闊的走道上,熟練地揮舞掃帚,先將兩旁的落葉掃往中央,堆起一個又一個落葉小山,繼而用大鏟子將落葉運走,乾淨俐落,一片不少,撥亂反正。剛剛還被一層層落葉遮蓋的碎石小路,轉眼重現,配合清早和煦的太陽及微風,心情豁然開朗,怎捨得趕步走向前,傻傻的站久了,還是得往神宮內走,入鄉隨俗,經過大鳥居也鞠躬走過,通過清幽的樹林及古色古香的木製街燈,御苑入口就在眼前,放眼遠看,宮殿前的鳥居與洗手禮的亭子出現了。 禮多人不怪,只怕禮錯丟臉皮。獨自一人的 Stone IP 只好守株待兔,望能依樣畫葫蘆。等了一會,一位婦人來到,她熟練地拿起水瓢,在水龍頭打水,分別將水倒往左右手洗淨,然後再打一點水倒入手掌中漱口。觀察、學習、嘗試,Stone IP 也算完成了洗手禮,走進在宮殿範圍,當然要好好祈褔,模仿著日本人,拍兩下手祈福,在「繪馬」寫下願望。過程看似簡單順利,但在 Stone IP 眼中,這一切比昨天的電玩來得複雜,來得真實,感受亦更深刻。 獨自一人,時間沒有控制,心血來潮,便漫無目的地坐在神樂殿外的椅子,剛好有對進行日本傳統神前式婚禮的新人走過,新娘子碩大的禮服看似沉甸甸,為了保持儀態,她每一步都又慢又細,是踱步不是走路。婚姻是二人相處同行的印証,旁邊的新郎理所當然顧及娘子的步履,如是者,二人活像老公公老婆婆般,「慢」步走過。這段路不是儀式,不是盟約,卻比任何一種結婚形式更能體現「到老相隨」的意義。這些奇妙的親身經歷與虛擬世界成強烈對比;擬的再真,說白了也是假的。或許多花一點時間,好好看清身邊事物,獨有的寧靜,獨有的感受,只有獨行才有。

海洋公園哈囉喂玩後感

一年一度的海洋公園哈囉喂即將開始,這次能夠率先走進不同的鬼屋,感受一番,實在要多謝不同的朋友,好讓石先生有一個既驚嚇又開心的哈囉喂下午。

用心、恐佈、驚嚇的 – 海洋公園哈囉喂 亡魂棺廠

若說最恐怖,最好玩的海洋公園鬼屋,肯定是這個亡魂棺廠。位於舊海洋公園入口的它,以辛苦工作為主題,走進去會看到一大堆很辛苦工作的工人,然後他們會以嚇你為樂。

Yahoo 加持的 – 海洋公園哈囉喂 清宮殘異録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Yahoo 每年都會贊助哈囉喂內的其中一家鬼屋。這個傳統今年也不例外,而帶來的主題是清宮殘異録。顧名思義,這家鬼屋是以古代的酷刑作主題,把不同的酷刑放在鬼屋內。

超搞鬼導演的 – 海洋公園哈囉喂 腥級片場

位於䌫車站下的鬼屋名為腥級片場,以電影為主題,模擬參與者走進一個鬼片場。片場由一個搞鬼的導演帶領,為我們帶來不同的腥級表現。走進腥級片場,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街市景,不同類型的驚嚇演員會在這邊走出來,向我們表達關懷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