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想法

説話與想法確實能夠看穿一個人

工作這麼久,各種類型人的性格慢慢會走出來,愈來愈看得透徹,慢慢你也會相信一件事情,能否成功,有時候真的一眼就能看到。 做任何事情,總會有遇到困難的時候,有些人會抱怨自已還沒有到達那個水準,沒有成功的條件,不能成功,但試問有多少人天生就有那些成功的條件在手,能夠保證成功,還不是要自已爭取,自已把條件儲存起來。 面對相同的情況,有些人則會選擇努力儲備自已,即使面對眼前的情況,先思考出方法,然後再等自已有足夠實力的時候,把實力發揮出來。   職場上,總覺得老闆的事情很好做,但其實老闆在做的事情有時候你只能看到一部份,因為老闆在做更多的事情你根本看不到,也不知道怎麼去做。 因為在職場上,上位與下位做的事確實有很大差別,平常分享出來的都是上位的事情,鮮有分享下位爬上去的情況,予人一種上位很好做的錯覺,但其實上位在做的事情很難,而且是分分秒秒都在做,思考不簡單。   情況就像我們這種 80 後,念 A-Level 時回看會考覺得很簡單一樣。因為當你做過了上位的事情,回去做下位的事情就是手到拿來,唯這種感受是做下位是沒法體驗得到的。 人也一樣,做著不同的事會有不同的想法,而一個人能否成事,它的想法與説話確實能夠表達出來,因為不同位置與想法的人確實會明顯的不一樣。原因?角度不一樣,説的也不一樣。

想法大當然好,但到底自已有無實踐能力?

第一屆 TIPS 創業計劃初賽的 Closing Speech 係時昌迷你倉創辦人 Kevin,他聽完 48 支創業隊伍之後有一個意見,也都係近來好多人講,但我無做嘅一樣野。 Kevin 話好多人都想做平台,但有無想過做平台係咪真係咁好? 的確,每一次石先生講起依家 Freelance + Online Store。有部份人嘅反應係,吓!有得做咩?發唔大喎!做咩唔度樣野出來 Raise Funding?依家咁興,Online Store Raise 唔到錢喎!   無錯!做一間 Online Store 要 Raise 到錢真係好難,相信大到好似王維基個 HKTV Mall 咁要 Raise 到錢都一樣好難,更何況係一間兩個人兼職做嘅 Online Store。 想要 Raise 到錢,要做一定要做大嘅,俾人睇到有 Vision,例如要做就做 Online Store Platform,好似 HisTrend.HK 用緊嘅 Shopline 咁,就算唔打得,個 Vision 都夠大,一樣可以 Rise...

《中日韓國民性格》- 內容新鮮卻很混亂

看書是一件樂趣,不過有時候看到一些內容很混亂的書也就會讓人很沮喪。以內容來說,《中日韓國民性格》是一本很淺顯易懂的書,作者以簡單的文字,直接了當的把中日韓三個民族的性格特點與差異撰寫出來,讓讀者快速的知道大概,算是一個優點。奈何書中的內容卻沒有好好的分類,每一章、每一節就像專欄集一樣,,散亂而不齊,加上內容的跳躍式思維,讓人看得很辛苦。 雖然《中日韓國民性格》這本書讓 Stone IP 看過去有點混亂,只是在內容上卻仍然很吸引,例如當中提到三國民族的遷移程度就很特別。 ... 島國日本是定居性很強的社會,大陸中國是流動性非常大的社會,朝鮮社會則是喜愛搬家的社會,三國的搬徙程度不同,而統一性的強弱也正好與這種趨勢成正比。... ... 與日本的「一所懸命」相對應,中國有個成語「狡兔三窟」,體現了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如果一直待在一個地方的話,不知會遇到什麼事,所以要為自已準備三個住所。這是中國人一般都擁有的處世智慧,是在移動性文化中產生思維方法。... ... 提到公司員工的話,在韓國有「三日員工」這種說法。如果三天不換一個地方的話,心情就不爽,放是馬上就把工作辭掉了。札根到一個地方,兢兢業業地努力工作,這種格是日本人的「專利」,中國人,韓國人是不具備這種特性的。說到底,大陸、半島、島國的地理差異才是產生這種性格差異的根源。...   對於這樣的情況,我們作為香港人也許沒有考慮,但現實生活中,當我們與不同日本人、韓國人、中國人等交流的時候,也不難察覺這樣的情況,只是我們沒有好好的去思考,尋找原因。 與之相似,另一個更有趣的例子是「對不起」,而這個更可以放進中國大陸人、香港人與台灣人當中比較。 ...在餐館吃飯的時候,不小心打碎了盤子。這個時候日本人、韓國人、中國人各自是如何應對的呢? 日本人:「真是對不起,這是我的責任。」 韓國人:「哎呀,今天運氣真差。」 中國人:「是這個盤子的運氣差,不是我的過錯,和我的本意無關。」 我認為這則笑話從某種意義上講真實性強,非常接近現實。可以說是中國人在東北亞、或者說在全世界都屬於不喜歡道歉的民族。...   對於這樣的笑話,Stone IP 覺得很適合放在中港台三地方間,因為大家在文化、歴史與地理等背景下,其實挺像以上三個地方的,只是中港台各自屬於那一種,也就請你自已思考一下囉! 當然,除了民族的原因外,我也覺得一句「對不起」在中港台三地的最主要分別是對待這句話的態度,特別是說了「對不起」這句話以後需要採取的態度。 以中國大陸的觀察來看,一旦說了「對不起」,那就代表必需為此負上責任,並作出相關的承擔;台灣則有點像日本,算是一種口頭禪,說了就把事情帶過去了,達到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程度;至於香港則有點像韓國,介乎兩者之間,在一些不太要緊的事情上會以「對不起」「Sorry 呀」來緩解氣氛,只是在一些偏重要的事情上,則會避免正式的道歉,以免需為事件負責,直到無可奈何為止。   《中日韓國民性格》雖以中日韓為主軸,只是在閱讀的時候,更多是思考中國北方、南方、香港與台灣等地的差異,思考相關的文化差距。書中內容章節雖然跳躍,但不失為一本值得閱讀的書籍,藉此快速的擴寛視野,了解香港以外的世界,了解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