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地鐵站

當銅鑼灣地鐵站沒有人

「地鐵站沒有人」是最近很喜歡拍攝的主題,只要一有機會看到地鐵站內沒有人,便會拿起手機好好把它拍下來,把沒有人的地下環境拍攝起來。 這次的沒有人的時間是星期天的早上,大部份香港人均在睡覺的時間。 放眼看過去的銅鑼灣地鐵站沒有平常的擠迫,也沒有超長的人龍,只有一個錯綜複雜的行人通道。 從時代廣場走到月台就像深入地底的一個行動一樣,長得不得了啊!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k72d4gf57fGuwRSG_JWVH1&w=620&h=354]

當太子地鐵站沒有人

每天繁忙的太子地鐵站也會冷清下來的。當太子地鐵站沒有人,配合 Instagram 效果與尋找平衡線的拍攝方式,其實也可以很美。 沒有人的太子地鐡站,一切正常,不會令人緊張,不會令人流汗,可以慢慢的走,輕鬆的走到車門旁邊,遊走一下!原來車站廣播是很吵耳的。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k72d4gf57fGuwRSG_JWVH1&w=620&h=354]  

當荃灣地鐵站沒有人

荃灣地鐵站,不管是站內站外都一樣的人多。 也許你不是乘搭地鐵,但也會經過車站外的行人天橋,人來人往,摩肩接毂。 傍晚時分,人走光了,燈還是亮著,這裡沒有街童,沒有下班的職員、沒有清潔工人,卻依舊這麼乾淨,這麼美,放一個模特兒在此拍照,這該多好!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ideoseries?list=PLh--jw41irwk72d4gf57fGuwRSG_JWVH1&w=620&h=354]

【石.化.遊】咱們約在鼓樓大街站東北口,好嗎?

「咱們約那裡?」 「咱們約在鼓樓大街站東北口,好嗎?」 「好的,沒問題」 三十分鐘後 「你到了嗎?」 「我到了,在東北口,不見你啊!」 「我也在啊!你在哪?鼓樓大街,你沒去錯吧!」 「就在鼓樓大街東北口啊!」 「你出來了沒?要出來啊!」 「我出來了,就在票口外」 「票口外啊!我站在地上啊!上來吧!」 就這樣,石先生與北京朋友就在上下相距不十米的高度玩捉迷藏,花了十分鐘的時候才找到對方,而這個誤會源於大家對「東北口」的理解有差別。簡單三個字「東北口」在北京地鐵內有清楚標示,大家跟著走就可以,為什麼會有認知差別呢? 作為香港人,我們約了朋友在地鐵站出口等,大家都是預定在地鐵站內的出口位置,所以我們可以見到中環地鐵站內的 D 出口與灣仔的 E 出口站內均有大量等候朋友的乘客。不過在北京,大家相約在地鐵站出口,預定的想法就是地面的出口,並不會在地鐵站內等候。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呢?石先生曾經跟北漂的朋友討論過,發現大家差距主要來自空間與天氣兩方面。首先,香港地鐡站站內空間較多,也沒有超多人潮,還可以容納部份人在站內等候,但北京地鐵站內(特別是舊的那些)空間不多,票口外直到出口都擠滿了人,根本容不下多餘的人。 另外,香港下雨日子較多,在地面等候很可能下雨,但北京乾燥,下雨的日子不多。綜合兩種因素,便導致大家對出口等有所差別,如果你下次去北京約了朋友在地鐵站出口等的話,要問清楚啊!  

當銅鑼灣地鐵站沒有人

「當地鐵站內沒有人」是最近很喜歡拍攝的主題,只要一有機會看到地鐵站內沒有人,便會拿起手機好好把它拍下來,把沒有人的地下環境拍攝起來。這次的沒有人的時間是星期天的早上,大部份香港人均在睡覺的時間。放眼看過去的銅鑼灣地鐵站沒有平常的擠迫,也沒有超長的人龍,只有一個錯綜複雜的行人通道,從時代廣場走到月台就像深入地底的一個行動一樣,長得不得了啊!  

當荃灣地鐵站沒有人

荃灣地鐵站,不管是站內站外都一樣的人多。也許你不是乘搭地鐵,但也會經過車站外的行人天橋,人來人往,摩肩接毂。傍晚時分,人走光了,燈還是亮著,這裡沒有街童,沒有下班的職員、沒有清潔工人,卻依舊這麼乾淨,這麼美,放一個模特兒在此拍照,這該多好!

當太子地鐵站沒有人

每天繁忙的太子地鐵站也會冷清下來的,沒有人的太子地鐵站,配合 instagram 效果與尋找平衝線的拍攝方式,其實也可以很美。 沒有人的太子地鐡站,一切正常,不會令人緊張,不會令人流汗,可以慢慢的走,輕鬆的走到車門旁邊,遊走一下!原來車站廣播是很吵耳的。

回應:拆解擴建會展的兩大疑難

在評深宜論那邊看到這篇「拆解擴建會展的兩大疑難」,石先生對此有不同意見。首先,石先生與凱文有同樣的看法,會展需要擴建,而且需要在灣仔區內擴建方能解決會展空間不足的問題。(小弟進入擴建後的會展中庭出席展覽會後,發現實際上會展擴建後的面積僅足夠容納現有展覽會的後備展商,把各展覽規模擴大,未能增加更多不同類型的展覽。) 另外,石先生也支持凱文指出未來港鐵在規畫會展站的時候可以參考會展的選址及興建多一個後備月台以疏導展覽會結束後的人潮,情況像賽馬日的特別交通安排一樣,這樣可減少灣仔區出現交通擠塞的問題。因為一般的參展者均使用 METRO 這種全世界幾乎相同的大眾交通工具,港鐵的後備月台可以更好的解決問題。 可是凱文建議會展應優先考慮使用即將騰空的政府大樓及消防局作會展擴建選址,石先生對此不表讚同。先不談其他因素,政府騰空三座政府大樓主要是希望把這樣的優質地段放回市場。需知道香港金融地區的辦公室租金已經是世界頂級,政府騰空三座政府大樓,正好為市場提供更多辦公室,對市場有正面作用,可以減低香港核心地段的辦公室的數量。 雖然明年九龍站上蓋的 ICC 即將投入服務,將把中環及灣仔一帶的辦公室用戶拉走,但甲級辦公室的需求不會因此減少,因為現在不少跨國公司已經因為中環及灣仔租金太高,轉戰北角了。由此可見,香港核心地段的辦公室租金太高,而且三楝大樓騰空後,更多的公司可以在金融中心發展,對香港是好事情。希望各大地產商不要怕辦公室租金會下降,因為多了一棟 IFC,核心地段的辦金室租金仍舊高企啊! 另一方面,石先生建議會展第三期擴建的選址放在灣仔碼頭對開的巴士站,把會展第三期在該地點興建,巴士站也原地保留在地下樓層,二樓以上才是會展中心,配合現在鷹君中心及附近行人天橋的高度。如果可以的話,會展站也建在該處地底,方便未來一同設計。 把會展設在那個地方的主要原因是,石先生建議未來會展第四或第五期可以選址港灣道運動場及灣仔運動場。這樣的發展對政府使用及連接上最方便,遇到的阻力及收地價格等等較其他方案低。一旦把會展第三期放在政府大樓及消防局的位置,未來要興建第四期便有連接上的問題了。 而且在政府大樓那邊先拆三楝大樓再重建的方案,花費很大,費時失事。相反在巴士站該地方興建可以減低成本,也可以更快完成工程。最主要的原因是可以借此機會重整該區巴士站的路線,為未來會展第三期的交通規劃有更好的安排。 如果第四及第五期放在港灣道運動場及灣仔運動場,該兩個運動地點可以在銅鑼灣掃桿埔近南華體育會旁的機電工程署總部興建。雖然這樣做該地點不可能供政府部們使用及區議會興建公共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