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回看

書展o靚模落幕,回看網誌聲音

書展早已落幕,有關 o靚模的討論已成回憶,周末的焦點落在動漫節。在討論動漫之前,先來整理 o靚模的不同意見。(網誌幾乎一面倒認為問題不大) o靚模入侵書展的反思 話說回來,我們能夠看見香港任何一間大學附近有一條書店街嗎?甚至寬鬆點問,我城能夠看見一條像樣的書店街嗎?當連印喜帖的利東街都被剷走的時候, 我們就 發覺昂貴的土地是不容你進行集體有關文字的工作。有的讀者可能會想起西洋菜街,但書店都因為租貴搬到樓上去,你無法輕易尋訪。故此我們無須奇怪,為什麼有 些人甘願像牛郎織女一樣,一年一度交入場費,才能在肩摩轂擊的人潮中花盡力氣翻書; 徹底摸索o靚模 趕o靚模出書展,是一種道德壓倒法律的行為,有點民粹色彩了。如果我們社會的道德底線有變,變得比從前更嚴格,不是不能改,但應循修訂法例方向做。拿石頭掟死o靚模,本身也是一種罪孽啊。... ... 希望書展變得更有內涵,出發點沒有錯,但要達到這個目的,卻沒有理由用o靚模做公敵。書展怎樣變得更有內涵,更有文化氣息,得看我們香港何時才更有內涵和有文化——咳咳,可能是起好西九文化區之後吧。 「o靚模」贏了 透 過這次「o靚模」事件,每間學校的老師都有責任跟學生認真地討論性和道德、性和商業、性和金錢的問題及關係;待建立了正確的人生價值,面對所謂「o靚 模」,就不用大驚小怪、手足無措了。要是學校老師們對這件事繼續閃閃縮縮,避而不談,以後去做援交和o靚模的少女,只會愈來愈多,因為校長和老師都逃避了 自己的責任。敵不過一群「o靚模」,從事教育的人不臉紅嗎? 「o靚模」熱 香港從來都係文化沙漠,有冇「o靚模」都一樣。香港書展,齊齊賺錢,人流多,金錢流多,你好我好大家好,文化工作者搭單賣多幾本書,賺多兩個錢,利人利己,有咩唔好?明星名人出書,又有幾多真係句句精警,字字文化?新晉作家,又難道沒有商業化賣錢搶市場之作?文字書就沒有品味低俗? 我不反對o靚模和名星打入書展 以寫真集打入書展,完全沒有問題,更可開拓新市場,令書展提供更多元化的書本,…現在人家8個 女孩才合出一本寫真集,才每個人拍幾張照,出一本相片集,姑且也可當是書,可以放在書展上賣,也算合理,正當的舉動。書展只是有賣書的地方,非神聖不可侵 犯;而書有很多種,並不是什麼十大好書才是書。甚至可以說,書只是一種媒體,一項商品,社會有人接受,就可以賣,可以看。 書展與o靚模 於是大家就會明白,走了model,下次可能會是一大班財經演員跟大家開壇暢談股匯債市況,又或者會有人來演講教導大家如果防止別人拿走我的乳酪。基於市場原則,我是很有理由相信,那些真正的「書」,在香港的市場裏,根本不可能生存。 「o靚模」也是書展的一部份! 書展只是暑假的活動之一,明顯不是宣傳文化的,何需這麽緊張呢?輕鬆一點就好。沒有「o靚模」,書展如何吸引「生客」呢?有「生客」,書展才能生存啊! o靚模演義 不要忘記,書展的主辦單位叫貿易發展局,不是文學素養提升委員會,書展其實是個展銷會。提升文學素養的活動叫香港文學節,主辦單位是康文署。展銷會的目的是sell書,讓不同的出版社和文化企業交流和促銷,如果主辦單位要以人文修養作為選擇讓什麼書入場推廣的標準,那麼大部份工具書、教人賺錢的書、教人調教男友的書應該也被取締。如果真正愛書的人,應該會明白什麼叫雅俗共賞。 o靚模風波! 一邊罵一邊買來看,罵得越狠,銷售越高,只會令出版商收錯訊息,認為內容越差越有市場。倘若這種歪風得以改善,香港的閱讀風氣才能成形,跟「o靚模」出席書展全無關係。「反o靚模」組羣與其作無聊抗爭,不如以身作則,多讀點書吧! 是誰把書展變得「垃圾化」? 突然再想, 把書展垃圾化的究竟還是不是那班「o靚」模? 再談「o靚」模:支持與反對、容許與禁止 不過, 雖則峰迴路轉但不是不可思議, 「o靚」模風波其實主要分開兩個層面: 支持與反對、容許與禁止. 反「o靚」模之所以到最後節節敗退, 淪為扮作清高的偽君子, 就是因為他們把兩個層面的事混為一談, 或根本沒有試圖分辨. 除了o靚模的香港書展20年 香港始終是一個商業社會,甚至,「曾經」有文化沙漠的「美譽」,今天,可以搞出一個書展來,還要一辦就是20年,規模越來越大,總不成因為跑了一班o靚模出來,就漠視了書展的貢獻,…香港書展20年,除了o靚模以外,還有其他的東西,只在於我們是否可以看到。 同情地理解「反靚模」 無可否認,「反靚模聯盟」的用詞的確有問題,其中一位網友張振海也發現,要「靚模」滾出書展之類的說法,會落入「道德塔利班」陷阱,於是劃清界線,呼籲合 理管理一下書展秩序。我們固然可以挑剔這些市民的論據與邏輯,但若能細心聆聽,該可以留意到,在種種惹人疑慮或反感的嘈音下,其實有著一股要求改革香港文 化制度的聲音。 香港慶幸有o靚模 香港娛樂圈寂寞如雪,o靚模的出現是應運而生,不是她們攻入娛樂圈,而是我們需要o靚模!因為寂寞,我們需要o靚模。 書展與o靚模 依我推斷,反對o靚模的人想到的第一件事應該是「書展人太多」,然後開始查找不足,就發現原來現在model吸引了很多人流(之前是漫畫),於是就要把他們趕走,減少人流,然後自己就可以舒舒服服在書展買平書了。 楷模在遠,o靚模在近 上一代製造的問題總會留給下一代來承受,這些年來社會的價值觀和道德標準儘管已劇烈變動,卻始終無人會正視。許多青少年鄙視成功,痛恨權貴,成年人卻只會照例慨嘆一代不如一代。 o靚模cheap只因為客戶cheap 客戶其實在佔o靚模的便宜。有幾便宜?大家可以猜一下,一個首映禮或者產品發布派對要請十個模來撐場,要花多少?我懷疑有些新晉o靚模甚至會不請自來,o靚模之間的競爭其實也非常慘烈。 沒有電車,哪有o靚模? 說到這裡就非常明顯了,o靚模對電車男的價值就在於,她們可以供他們在思想上搓圓壓扁,滿足他們的征服感:只要電車男高興,o靚模便是等他們愛護的鄰家女孩;若果電車男不高興(膽小的代名詞)時,o靚模卻又會無私地奉獻出玉臂豐乳粉背來滿足他們的偷窺慾。 o靚模大戰香港書展 書展本是個健康的活動,寫真的規格也是書,絕對不能拒絕加入,只是宣傳手法令人咋舌,我怕只是三點式賣肉表演。我們可以做甚麼呢?有小朋友的,唯有先家長指引,然後盡量避免在她們宣傳的時間出現,到達攤位過門不入,不過記謹做好功課。如果和老公男友進場,醋酲者則先要知道宣傳時間,避開不到,攤位位置也要清楚知道。如不介意,一同和老公男友品評也無妨,增進感情也。 「O靚模」熱 有市場就有供應,如果「O靚模」沒有犯法,她們又錯在什麼地方?錯在身在這個都市?錯在搶了太多觀眾眼球?錯在觸犯了道德高地文化聖地?如果幾十個「O靚模」就足以敗壞社會風氣,足以破壞文化色彩,這個社會,真的太腐敗。 o靚模和書展 醒下啦各位正義超人,香港的書展永遠不會成為好像台灣誠品信義書店那樣,大家席地而坐、靜靜看書的地方。因為香港人本身對閱讀沒有任何興趣:小朋友讀Harry Potter 是因為學校要寫閱讀報告、同學之間需要話題;師奶買投資書是因為想賺番筆買餸錢; o靚模有罪? 又係雞先定蛋先o既問題… 所以,社會風氣不會因為o靚模的出現而變質,反是變了質的市場做就了o靚模的崛起。如此推論,o靚模有罪,罪在樹大招風,搶走o左唔少明星的飯碗,而不在她們賣肉不賣肉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