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反其道而行

【石.化.遊】長途機,反其道而行

石先生第一次乘搭逾十小時以上的長途機,是 2008 年從香港前往倫敦的航班。那趟長途機,石先生甫坐下來便向空姐請來兩支白酒,空肚而下,結果在半暈半睡的狀態下達成了睡覺十小時的目標,完全感受不到長途機的痛苦,是人生至此乘搭長途機中過得最舒服的一次。 奈何經此一伇,往後的長途機均是惡夢,與睡眠再也沾不上邊。重施故技,在飛機上喝酒,人醉卻睡不了,頭痛欲裂的感覺讓我只好反覆造訪機上狹窄的廁所,務求酒氣遠去,痛苦不堪。 往後的機程,不管是東向美國或西向德國,始終無法與周公見面。石先生嘗過的方法不少,在長途機前一天通宵工作不睡覺,旦願把睡意儲存起來,得以在飛機上好眠,弄得失魂落魄;一人獨霸三張座椅,橫躺在飛機椅上,睡不了一小時,座椅間高低不平致腰酸背痛;空姐送上飛機餐,吃滿飽待飯氣攻心之時熟睡,只是座位淺窄坐著也辛苦,更別說睡覺。縱使石先生再來一些極端一點的蒙面睡覺或霸佔廁所,仍然無法奏效。 既然無法與周公會面,石先生也就把心一橫,決定反其道而行,乘搭長途機前一天好好睡覺,養足精神,把握長途機的寧靜,把該看的、該做的、該想的通通做好。 為電腦充好電、儲存足夠的電影、綜藝節目,準備雜誌書本,在長途機上完成它。這樣的方法確實解決了長途機的痛苦,而且還大大的提昇工作效率。正如這篇文章就是在來往新加坡的航班上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