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反其道而行

V1paper-vol027-blogger07

【石.化.遊】長途機,反其道而行

石先生第一次乘搭逾十小時以上的長途機,是 2008 年從香港前往倫敦的航班。那趟長途機,石先生甫坐下來便向空姐請來兩支白酒,空肚而下,結果在半暈半睡的狀態下達成了睡覺十小時的目標,完全感受不到長途機的痛苦,是人生至此乘搭長途機中過得最舒服的一次。 奈何經此一伇,往後的長途機均是惡夢,與睡眠再也沾不上邊。重施故技,在飛機上喝酒,人醉卻睡不了,頭痛欲裂的感覺讓我只好反覆造訪機上狹窄的廁所,務求酒氣遠去,痛苦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