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原著小說

「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The Midnight After)- 其實都幾好睇啊~

我知道,作為一個有睇原著小說的讀者,石先生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這套電影好睇應該會令人跌眼鏡,但事實上石先生又真心覺得這套出自陳果手筆的電影都改編得幾好,特別是電影內容僅有原著小說的上半部來說,已經是拍得很好了! 電影版的內容與小說有不少出入,但外國的超級英雄系列電影也是這樣,加上原著小說勁爛尾,所以電影版改編某程度上也是一個好的預兆,最少若「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可以開拍下集,我們是有可能看到一個完整的結局。   四名中大生死得好 言歸正傳,電影內容雖然稍作改動,但主線跟小說沒有太大的分野,四位中大生死亡、白粉友追斬小巴司機與林雪拿大刀去入油等等爛 GAG 都改編得挺好,可以加強電影感,讓電影沒有那麼多悶場。 畢竟小說中可以想像的空間與氣氛,在電影中已經被畫面與音樂作出交代,太多言語的對話與解說會讓電影變得無聊,適當的加減一些緊張與人性的刻畫的情節能夠讓電影觀眾更有感覺。 這裡的改動中又以四名本來下集才死的四名中大生在早段便死做得最好,因為在原著小說中這四位中大生的出現只有肯定阿池等人構想沒有錯的作用,其餘支節均可以由其他人物來處理,更長的保持這四人無助於人物描寫。 如果這四名中大生保持不死反而更難在電影中突出其他人物個性,編劇與導演讓他們在又南飾的阿池眼前死掉,不僅能夠帶出人性的醜惡,更讓沒有看過原著小說的電影觀眾更快的投入故事謎團當中,產生更多的疑問來追看接下來的發展。   新增情節皆為電影服務 電影版的改動,石先生會把它視作為電影服務,因為這些改動很多時候都是為了帶出一些人性,以免故事因上集而變得太單薄。幾個情節中又以惠英紅的神婆言論與被眾人桶死的 MK 仔最明顯。 原著中沒有的神婆角色來到惠英紅手上成為了故事中人的忠實反對者,利用車禍男女與神學說來否定眼前的一切,加上面膜的使用讓其形象化,剛好呼應著社會與部份人那種「不肯接受現實」的態度。另外,MK 仔被眾人以法國大革命式審判的情節與後來天知再補殺 MK 仔的情節也就更進一步的顯露人性的醜惡,在死亡面前,誰有憐憫之心。   結局撞紅 VAN 最難搞 如果說以上的改編讓人滿意,那麼電影最後大量日本仔出現狂撞 紅VAN 的情節應該是一眾「高登巴打」與原著小說讀者最不滿之處。因為這一個改動讓電影的結局與原著小說有不少改變,幾乎是把故事本來要進入 House of Major Tom 才會有的日本仔追殺情節來個大改變,更甚是日本仔把紅VAN 撞壞了一半,下集面對更多衝撞情節怎麼保持 紅VAN 原狀便更難。 這一點也許是下集最需要解決的答案,因為這個情節已經無法通過背後的日本仔重暗地裡新提供一輪 紅VAN 給他們而解釋清楚(小說中的 紅VAN 本來就是不死啦)。 石先生對於這樣的情節也不喜歡,但細想這樣的改動若不出現,那麼電影的結局便會很無厘頭。故事會變成因為一個訊號大家齊上大帽山而結束,沒有一個高潮,也沒有解到任何的謎團,電影版觀眾大嗌「回水」的可能性更高。   總結 考慮到「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版在計劃中只有一集(第二集視乎票房而定),加上原著小說上集以構建故事世界觀為主,電影版的改動實屬合情合理,因為小說中的世界在電影中只要幾個鏡頭就可以解決,如果一直訴說環境故事,這反而會讓電影變得很悶。 只要在沒有大幅改變故事主線的情況下,編劇與導演改動故事也挺合理,特別是這樣的改動讓整個電影版故事更完整,對於一些沒有觀看原著小說的電影觀眾來說會更好,整個故事會更有意義。接下來最需要解決的應該是下集一旦開拍,到底如何把爛尾修好,而且下集故事眾多的結構性問題如何修正,這將會是最考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