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公屋

回應:「房協建中產公屋值得嘗試」

本文乃回應「評深宜論」的「房協建中產公屋值得嘗試」一文。 石先生贊同凱文說,興建乙類屋邨值得嘗試。因為現時香港社會出現兩極化,有日本 M型社會的情況出現,中產雖然出現兩極化,但以向下流的比較多。這些人不算是貧窮,但收入卻不足以擁有私人房屋。雖然他們有足夠收入租住房屋,但房屋的支出可能佔收入 30% -50%,令負擔增加,儲蓄率也減少。 如果這批人士可以有較私人市場便宜的房屋,部份人士肯定會租住,雖然這批屋邨被灌以公屋之名,但實際上這批居住者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匯聚財富,然後把這批資金作置業之用。(從九成樓宇借貸政策下,你可以看到有多少人沒有能力付出首期。) 由於建議中的住居計劃有富戶機制,累積一定財富便要遷出,如果機制有效,應該不會造成濫用。只是如何做到這個財富機制呢?使用現在入息審查計劃,可行性不高。也許要引入個別審查機制才行。但房協請排除萬難建中產公屋吧!但也要改名才行。 (本文同時張貼於本人的網誌及閣下的網誌。)

回應「公屋應否絕跡於市區?」

本文為回應「評深宜論」-「公屋應否絕跡於市區?」的文章。 本人覺得公屋絕對應繼續在市區興建,因為背後的社會成本太大了。像凱文說,天水圍是一個例子。換一個角度,為什麽被評為香港最窮地區的深水埗,沒有社會問題,仍有這麽多人居住,而且也有不少人願意搬到該社區呢? 這正正是因為深水埗地理問題,由於深水埗靠近市中心,所以窮人比較有機會到市區工作。而且窮人也不會因為交通費的問題不離開社區,這樣對不同階層融合會比較好。因為生活成本低,窮人自會有辦法生存,也不會有低一等的感覺,社會問題會比較小。(這也是為什麽全球各大城市市中心附近均有窮民區的原因。) 如果公屋不建在市區,全都建在新界,那基本上把公屋居民分到社會的另一個部份,那公屋居民對社會的融合便會比較差,因為他們沒有機會跟私人房屋的人生活在同一個社區,認識不多,那大家對社會便有不同的認識,雙方有很大的疏離,不利社會穩定發展,在議題上也會出現很大的分歧,造成社會不穩定。 如果政府只著重買地收入這表面價值,忽略社會階層這問題,那未來的社會成本只會不斷增加。整體付出較收入大。本人贊同凱文所說, 總括來說,筆者的立場就是市區仍然可以酌量發展公屋,但選址時亦應同時注意其他因素,例如土地的潛在價值。舉個例說,位於市區的前北角邨位處維港海濱的臨海優質靚地,加上接近港鐵北角站,因此筆者同意將該處改作私人發展用途。相反,同是位於市區的蘇屋邨,遠離海邊及鐵路站,無論在景觀還是交通方便的程度均無特別優勝之處,故此筆者亦同意該處繼續重建為公屋用途。 (本文同時張貼於筆者的網誌及閣下的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