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內地

Google 中國展開大量招聘,為 Google Play 重回市場準備

早前盛傳會在今年重返中國市場的 Google,日前 Google 似乎就開始為此作準備。 據了解,Google 正於上海及北京招聘大量的人才加入,當中的職位包括了軟件工程師,Google Play 業務發展經理等超過 50 個職位。我們預料 Google 這次重返中國將會以 Google Play 為主,並配合其與 Lenovo 合作推出的 Project Tango 產品。

接受中國內地《數字通訊》採訪,談談 webOS

石先生早前接受内地雜誌《數字通訊》採訪,與煮機網及開發者聊聊有關 webOS 的事情,這次的討論十分有趣,大家各以不同的角度來聊聊這令人又愛又恨的 webOS,希望未來再有機會與大家分享不同的事情!謝謝!

魅族 MX 香港售價較內地售價低有感

魅族MX 香港售價較內地低這個情況,不僅突顯香港自由港、零關稅及匯率上的優勢,其實隱藏了魅族的困境。一個國家的關稅作為一個保護本土產業的一種手段,不管是西方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均是十分流行的。關稅能夠增加外來企業的進貨成本,以減低對國內行業產生衝擊,令售價被大幅壓低,但這做法在全球化與品牌效應的雙重夾擊下,漸漸處於尷尬的位置,也令魅族這類型的公司十分尷尬。 由於全球化盛行,所以不少品牌的產品已經不再在自已國境內生產,而採用當地生產、當地發售的模式,以減省有關的運輸及關稅成本。此做法直接導致關稅的損失,但此損失卻能搶走原有在品牌國的生產力,令市場當地的人能夠有更多就業機會。因此,市場當地的政府一般會願意進行此做法,以促進就業。 與此同時,不少細小的國家或地區,由於沒有天然資源,沒有需要保護的產業,便採用零關稅的政策,以促進貿易,成為轉口港,並配合本地盈利稅的做法,以增加就業機會,增加自已與鄰近地區的優勢,而這裡提到的地方,自然是香港。作為一個國家,關稅是必要的措施,以增加外來企業的成本,也同時增加自已的談判籌碼及維持足夠收入,只是像魅族遇到的情況便會有點尷尬。 首先,香港的租金與工資較內地貴,魅族的投資成本較高,但售價在沒有關稅後卻相對較低。由於交通便利,不少內地的顧客會前來香港購買,以享受較低價格,這將令國家的關稅收入較少。簡單一點來說,魅族並沒有傾銷貨品,其發售一部手機的利潤在兩地並沒有差別,因為該差距被匯率及關稅所吸收。 若內地的顧客都走到香港購買,香港專賣店便是搶走內地專賣店的生意額,令鄰近地區的專賣店生意受影響,若香港專賣店無法吸引足夠的生客購買,這樣將會得不償失。原因在於香港店的成本明顯較貴,在成本增加,而收入維持不變的情況下,公司盈利便會減少。與此同時,由於兩地的收入差距,香港專賣店每賣出一部手機的佣金支出也會較內地為高,也將增加相關支出,進一步打擊盈利。 在沒有計及其他稅項可能增加額外支出的情況下,魅族在香港開設專賣店的目的,便是走出內地市場,務求營造品牌效應,以帶動整體的銷售數字上升,為長遠衝出內地市場而努力,以短期內的損失,換取未來的成功。因此,魅族香港的中期目標應是開拓香港市場,減少依賴內地魅友購買而帶動的數字,降低公司整體損失,而終極目的應該是借香港打進外地市場,例如鄰近的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韓國或更遠的歐美市場,以打開全新市場,為未來而努力。 為了更準確的得到有關數據,魅族香港也許可以學習日本 7-11 的做法,在購買時紀錄每一位顧客的性別、年齡、來源地、購買的數量及貨品等,並以此數據與內地專賣店比較,以掌握香港專賣店搶走多少內地專賣店的生意,從而調整有關策略及做法。

漸漸抬頭的「丁克」思想

「丁克」家庭的夫婦主張擺脫傳統婚姻生活中傳宗接代的觀念,更傾向於過有質量的,自由自在的「兩人世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