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亞運

No Thumbnail

60億亞運,變成寒酸亞運

亞運又有新發展,石先生當然會留意,點知原來曾局長又係個招,以為大家最關心係錢,就咁將亞運預算由號稱的 140億,減至 60億左右,大減預算,希望能夠過關,實在大失所望。先不論曾局長到底有無計錯數,為何預算可以突然大減,但曾局長這個減價方案,實在是弄錯重點。 石先生前文已經講過幾次,現時的亞運預算實在不足夠,不少賽事也是臨時場地,對體育發展沒有什麼後續幫助(對民政局申辦亞運諮詢文件十分失望),若要幫助,應該借這個亞運這個機會,重建、重組香港的體育設施。(香港主辦亞運會項目的場地建議)

No Thumbnail

亞運選手村可供社褔機構營運,以助扶貧

當然,亞運選手村不是豪宅,肯定沒有上圖的漂亮、低密度,只人三千個單位的選手村,不管對地產商或立法會議員都是必搶之地。地產商對這些罕有、而且交通便捷的選手村單位自然高興,因為土地不必投、地價有優惠、單位肯定是小單位,而且有大量緑化用地及公共空間,成本低、利潤高,何樂而不為。 立法會議員看著肥水正流別人田,當然不會䄂手旁觀,把三千個單位用著居屋、公屋、長者屋用途,即時解決部份人士要求複建居屋,想住公屋及長者屋的需要,此牌一出,立法會議員變成有才之士,滿城盡是極力爭取成功橫額。問題是選手村設計並非房屋,與房屋比較,更像酒店、宿舍、營舍,改裝成私人樓、居屋、公屋、長者屋均需要大幅度改裝,徒增成本,而且有關的利益輸送問題,只會數不完、洗不清。既然如此,政府何必把選手村看作生財工具,若亞運如曾局長所言是投資,那選手村的投資可以轉化成扶貧的投資,如此一來,誰敢反對。

No Thumbnail

對民政局申辦亞運諮詢文件十分失望

前幾篇文章石先生己經提到不有關香港申辦2023年亞運會的事情,石先生認真花時間看了民政事務局的諮詢文件,看完後的感覺是失望。因為民政事務局整份諮詢文件中提到主辦亞運會的好處是推動體育發展、加強社會凝聚力及刺激經濟活動,只是主辦2023年亞運會真的可以做到這些功能嗎? 而且即使不主辦2023年亞運會,香港政府仍然可以推動體育發展、加強社會凝聚力,至於刺激經濟活動,過去多年的亞運會均顯示不能為主辦城市帶來實際收入,只是有關基建能帶來協助改善城市。石先生前文提到,希望民政局能夠借主辦亞運會來達到其他意義,宣傳香港或其他目標,並沒有表明。諮詢文件旨在說服大家只要申辦,主辦的機會很大;主辦可令香港運動員拿更多奬牌,並且指出主辦的成本其實不高,實在失望。

No Thumbnail

建亞運主場館需照顧開幕式

曾局長發表文件,希望申辦2023年亞運會,當中包括用197億建設啟德綜合體育館,並作為主場館。石先生在此提醒各官員及立法會議員,請勿胡亂干擾相關主場館建設,因為主場館除了照顧體育活動需要外,另一個重要照顧對象正是開幕式。 大家猶記得去年東亞運動會開幕式於維港上演,破盡紀錄,但其實大家有無想過點解唔係大球場做開幕式呢?其實好簡單,大球場設計的主要用途是足球、㰖球等活動,早已發展好,四周沒有多餘空間建設任何附加設施,根本辦不了開幕式。

No Thumbnail

申辦亞運沒有問題,問題在申辦目的

曾局長今天發表報告,表示香港如主辦2023年亞運會,資本開支達105億,其餘的相關開支達300億,總數約 405億。根據新聞稿的消息,這次舉辦亞運主要是把早己規劃好的體育館,體育設施統一在亞運會項目內,需要在限期前興建及作出一定程度上的改建及加建。 乍看這些數字,申辦亞運實在很昂貴,若要求回本根本是痴人說夢話,所以這次申辦亞運到底是投資,還是形象工程,而最終希望達到什麼結果,絶對是關鍵。從暫時看到的新聞消息看來,曾局長並沒有說明為什麼我們需要辦亞運,辦亞運希望達到什麼目的,主要提出有點空泛的提昇運動水平,並沒有學習澳門、多哈等,借大型運動會,以提昇國際形象,改善社會基礎設施等長遠計劃,欠缺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