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ADS

Tag Archives: 一個

給我們一個安靜的地鐵車廂

香港地鐵有一種歷史遺留下來的東西 – 頭等車廂。第一次坐在頭等車廂中,感受就像走到日本地鐡內,車廂內沒有人說話,大家安靜的坐著,做自己的事,不會影響他人,不會高談寛論,不會聊電話,讓大家在一個公共空間中,擁有各自的私人空間,互相尊重。 奈何香港不是日本,在車廂內並沒有明文禁止高聲談話,當別人高聲談話,發出噪音影響他人的時候,我們只有幾種解決方法。一是離開原地,遠離噪音,二是讓聲音遠離我們,不再有噪音。不過,地鐵車廂內又怎麼能夠離開呢,難道我們下車嗎?期待噪音者要收聲,也只是守株待兔,沒有什麼效果。

No Thumbnail

香港也要辦一個自由行旅行頻道

剛剛在 YouTube 上發現一個有關日本自由行節目,這個節目叫 Japan Travel TV,節目內容是一位很了解是一位會講日文及英文的 西方男生作主持,帶你找日本各處吃喝玩樂等等。 第一集的內容是從 教你如何從成田空港到東京市區可以最便宜。節目雖然只有一個主持人、一個攝影師,但做得很仔細,有地圖,有實境,以素人的經驗,以輕鬆的手法,專業的製作,帶旅客進入日本,認識日本,減少旅客的障礙,增加旅遊的興趣,真好。這樣的一個節目,成本不高,難度在於要細心,要了解旅客的需要。請問有人可以幫香港製作一條嗎?

No Thumbnail

一個寂寞的故事 – 美女罐頭

題目本來想用 宅男的夢想 – 美女罐頭,但看完整支短劇後,石先生覺得用這樣題目真的對不起作者,這支短劇意義不是這麼膚淺的。也許我們都應該想一下,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出現,為什麼會有 Twitter 出現, Twitter 出現到底為我們帶來什麼?為什麼我們常常在 Twitter  上打轉,期望他人回我一句話?

No Thumbnail

一個Palm友的心聲

曾幾何時,我為自己擁有一部Palm為身份象徵,以此為傲。在街上看到有人用Palm,總會覺得對方也是與別不同,就如當時使用MacOS的人一樣,用Window的人,就是走在我的後面,低一個層次。科技人想總希望走在最前,但用 Windows始終不可能。但Palm的沒落,卻有一種不捨的感覺。感覺就像一位博士被一位無知者撃敗一樣,不是味兒。 你可能會說Palm沒落證明其失敗。但你又可有試用Palm呢,你會覺得難用嗎? Palm友: 你未用過Palm,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 Mac友: 你未用過Mac,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 Sony 友: 你未用過 SONY,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 ThinkPad友: 你未用過ThinkPad,你唔會知道佢有幾好用?  以上幾大牌子,你可能聽過但你未必用過,因為他們有一班固定的支持者,但你卻未必會購買他們的科技,因為你覺得他們不值,但你有用過嗎?你有第一身感受過嗎?在我們眼中,你們是不會明白我們對這品牌的喜愛與其人性化的設計,在我們眼中取笑我們用這些,只是代表你的無知,你的層次。 以下文章取自:癮科技 我知道癮科技裡有個Palm控編輯,總是對Palm有著恨鐵不成鋼的心情,每次看到他翻譯國外Palm的最新消息,文末總是免不了會酸Palm幾句,看得我都會對電腦螢幕露出會心一笑。那種看著應該有前途卻一直沒落、不成材的感覺,我知道,因為我曾經也是個愛吃「胖」的人。 早一點接觸PDA的人,都知道那時代微軟所推出的WINCE系統,還真是「得過且過」,反觀Palm的易用、軟體多,各式各樣、稀奇古怪、想得到的大小程式都有,著實滿足了PDA的使用者。然而蜥蜴和麵包之戰,最終──好吧,不是最終,是最後(起碼這場戰還沒真的「終」了,雖然,也差不多啦)微軟「醒」了,大幅改版,倚著消費者習慣的Wondows介面與強勢的行銷,鋪天蓋地的進行了幾年,改變了市場,改變了人們對PDA的印象。 這種改變,讓我想起當年IE和Netscape事件(天啊,我剛居然拼不出來Netscape,只記得中文名字「網景」…)。那時習慣使用 Netscape,突然IE來個大改革,然後Netscape退,IE起。還有一個也是類似的例子,ICQ和MSN Messenger。 以前(也不過幾年前)會有人問,「想要買PDA,是選Palm好呢,還是WINCE好?」,這幾年卻變成這樣問,「你說哪家的PDA手機比較好?」,似乎PDA已經有個制式也是唯一的系統,所以要挑的自然不是OS問題,而是哪家做得漂亮、功能好。 PDA不死,只是被成為手機的一部份。這個「被」被動,說的是有點不甘心。手機結合PDA我是贊成的,二機合一方便多了,只是怨嘆怎麼有人走得幾乎要獨占市場了,有人卻走到變成超小眾。 想當年Palm世界多美好,鴉片網、TWPUG、PalmIsLife,天天爬在上面看「大大」們討論,以及提供各式新的軟體。那時我有了第一台Palm- Sony CLIE 320,然後買了 Palm TT,最後一台是LifeDrive。 不過可悲的是,我愛Palm,Palm卻不怎麼愛我。TT和LifeDrive都因螢幕觸控移位而亡,TT還好,LifeDrive就亡的很徹底,連硬開 機都無法點到十字矯正點,開機都通不了關,自然也就無法使用,那時由於剛過保固,所以要修理得花上台幣四千多吧,最後便算了,任它死去。記得TT曾在保固 中時送回新加坡一次,LifeDrive就忘了,這兩台目前還躺在我的書櫃中,為什麼不丟?其實,我總覺得,有一天我再把他們叫「醒」,可能就好了,可以 開機、觸控也OK,跟以前一樣的好用… 別笑我癡人說夢話,嘿,還真的給我碰過這情形!TT曾就因為不知名情況而再也開不了機,就算充飽電也是一樣,接連試了幾天,只好傷心的將它「退伍」,但是 過了三個月,不死心的我又「偷偷」試開了一下,結果,居然,好了,當然還是有位移的老毛病,但看它「起死回生」還真快樂呢。 回顧到此,突然有些感嘆,不知道這個已經變得好瘦的「麵包」,有沒有「起死回生」的機會?真想掐著Palm的脖子猛搖他,你這個死胖子,趕快給我醒醒啊!如果Palm是一個真人,我一定會這樣做,而且還要加上一句話,「這世界上阿斗已經太多啦,你就快自己扶自己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