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ADS

Category Archives: 【新七大奇蹟】

1-barcelona-600x397

【巴塞隆拿】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Stone IP 第二天在巴塞隆拿,滿心歡喜走到地上最強的魯營球場,怎料外觀竟是「強國」風格,與阿仙奴的新球場相比,實在差了九皮,加上未能看到沙維、美斯,有點所望之際,卻被幾句廣東話吸引。 「來來來,幫我影!」 「阿爸你企過少少,遮住個Logo……」 原來是一個香港家庭正在參觀拍照。既然同聲同氣,Stone IP 便上前,請他們幫忙自已拍照。友善的家庭眼見是獨行俠,更力邀同行;突然間,參觀人數一變五,浩浩蕩蕩殺入球場。這個龔氏家庭的旅程,是標準的「兩姐妹請父母外遊」型,由於龔爸爸是足球狂熱,三位不看足球的女士也就相伴在側。這亦解釋了為何 Stone IP 這「雄性動物」,為何成為了龔爸爸的親密團友。

09-2013-03-30-22.55.50-3

【峴港】越南峴港 玩夜生活

【越南】香港人申請越南簽證教學(2016年版) 【教學】香港往峴港的飛機航班應該怎麼選?過來人跟你分析   去越南峴港,有想過去夜生活嗎?人生路不熟,Stone IP 確實沒有這個想法,特別是這次是第一次前往越南,還沒有摸清風土人情,縱使想得知這裡的夜店是怎麼樣的,但也不敢隨便出發。 與同行眾人言談之間,原來大家也有此想法,遂找機會前往,幸好最後找到酒店的朋友帶我們前往,讓我們有此機會到當地最大的夜店看看,感受一下越南峴港的瘋狂。

barcelona-600x359

【巴塞隆拿】火腿換來家的感覺

人在異鄉,聽到的盡是英文,耳朵馬上「選擇性失聰」,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再大聲、再重要,也聽不到,一律成為無關痛癢的背景聲,只有廣東話與國語方能吸引自已。 「唔好搞啦!好多人,我地一陣去邊到玩姐!」這是在往巴塞陸拿廉航中聽到的情侶對話,乘坐廉航,座位自由選擇,一切講求速度,快的,可以搶到頭上的行李廂放好行李,坐在窗口的位置,逍遙自在,慢的,只好把行李塞到老遠,坐在兩位身形龐大的人士之間,享受肌膚之親帶來的動感。

vietnam-danang-031

【峴港】越南峴港 「Pho」與「Bun」

出外旅行,最希望能吃到道地的食材。經過多年的教育,大家都知道前往褔建不會吃到褔建炒飯、新加坡沒有星洲炒米,但原來在越南峴港也很難找到越南河粉。 在緊密的峴港行程中,在街頭尋找越南河粉變成一件不容易的任務,因為在沒導遊的情況下,在峴港大街小巷中尋找越南河粉只能靠眼看與一個字「Pho」。「Pho」即河粉,可以代表我們常見的越南河粉或普通的河粉,例如下圖的乾河粉。我們就這樣領著「Pho」這個單字尋找越南河粉,奈何峴港這邊原來以「Bun」聞名,讓我們出現一段雞同鴨講的經驗。

038-039-DSC00625-600x337

【峴港】越南峴港 看海按摩

「去完越南返來,值唔值得去,有咩玩嫁個度?」「海灘與SPA」 兩小時的港龍直航越南峴港航程,甫下機便感覺到熱與濕,溫度雖然只在二十八度左右,但濕度卻維持在八十以上,這東南亞的溫濕組合,實在很難讓人忘記自已身在越南。 越南擁有看不完的海岸線,峴港也不例外,從機場出發到以 SPA 聞名的 Fusion Maia,沿途均是海灘,酒店建在長灘的後方,享受著這依傍南海的天然資源。衝向海灘,海風乘浪而來,配合腳下的細沙,向海撲上去的衝動湧上心頭,只是看到前方的標語「NO SWIMMING」,心中不禁一沉。

【愛丁堡】橫街窄巷 慢步細鑽

在 2011年農曆年假前一天,Stone IP 鼔起勇氣,走進老闆的房間,對他說:「我辭職。」 辭職了,去那裡工作呢?還沒找到新工作就辭職,創業嗎?有怎樣的計劃?沒有。辭職來自於受不了,與其領著被剥奪的工資受氣工作,三邊不是人,不如離開,回來再說。 口出此言後一個月,Stone iP 便展開三十天獨遊歐洲之旅,第一站是曾到過的倫敦。那裡節奏急促,生活與香港相約,人們在 Underground 的腳步就像賽場上的馬匹般,邁步向前衝衝衝;在九曲十三彎的舊式隧道中,川流不息的人群,規律地移動,彷如玩具模型,偶爾有人脫軌,站在路中,跟隨的隊伍卻自動向左右兩旁迴避,速度絲毫不減。

【東京】明治神宮 慢活獨遊

Stone IP 再次來到熟悉的香港國際機場,負責辦理登機的地勤小姐說:「先生,你的是雙人套票,同行的朋友呢?」沒有朋友,只有自已一個人。這次是一個採訪團,雖然手執雙人套票,但各人互不認識,碰面頂多點頭示好,各自登機、入閘、住宿、採訪,這樣的旅程從一開始便注定是孤獨。 2010 年是 Stone IP 第一次前往東京,目標是在海浜幕張舉行的 2010 年 Tokyo Game Show。今年主軸是「擬真」,無論 Sony PlayStation Move/3D 或 Microsoft Xbox Kinect,均務求讓玩家擺脫傳統遊戲手制的束博,進一步享受遊戲的快感。在這個販賣歡樂的世界中,眼前盡是閃個不停的屏幕、無止境的激昂音樂、搔首弄姿的 Cosplay 模特兒。偶爾在展場碰見行家,他們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只有深怕錯過重要的發佈而影響工作的緊張臉孔。在人工化的觀感刺激下,歡樂亦變得虛假,變得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