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ifornia Fitness 若倒閉,「預繳」會員套票凍過水?此事如果在台灣就不會發生


California Fitness 懷疑公司老闆利用不同公司清盤執笠在即,一眾消費者當然擔心自已以年計繳付的會費能否取回。不過,與歷年來各種案例與律師接受傳媒說法一樣,已經預繳費用的消費者幾乎沒有可能取回尚未使用的會費。

對於這種情況,大家除了期望 California Fitness 找到白武士解決危機外,其實也應該向香港政府施壓修例以免同類事情再次發生。

因為一海之隔的台灣早就在 2006 年修例保障「預繳式消費」,並正式於 2007 年立法保障消費者權益。若 California Fitness 倒閉之事發生,已預繳費用的會員不僅無需擔心,更可以拿回尚未到期的會費。


 

台灣法律保障消費者權益

石先生得知台灣有相關的預繳式消費保障全因朋友 Victor 一次分享,加上這次 California Fitness 事情的報導也就花點時間跟大家分享台灣怎麼處理「預繳式消費」吧!

台灣相關的法律為『零售業等商品(服務)禮券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有關法律規定採用「預繳式消費」的企業,在發行例如 California Fitness 的預繳式會費、餅卡、現金劵或團購劵等等均需要提供履約保證服務。


履約保證服務有四種方式,包括:「預收款信託」、「金融機構履約保證」、「同業相互擔保」及「公會保證」。

 

預繳的錢放在信託基金,企業不能先洗未來錢

「預收款信託」即企業收到有關的預付金額後,需要把它放進一個信託基金內,直到消費者使用有關的服務後才會付款予企業。例如:消費者使用餅卡、現金劵或團購劵後或有關「預繳式消費」到期等,企業利用證明等向信託基金取回有關款項。


至於「金融機構履約保證」、「同業相互擔保」及「公會保證」在操作上有點像擔保人,「金融機構」、「同業」及「公會」為有關「預繳式消費」的擔保人,若企業發生倒閉或無法兌現的情況,則由他們承受有關的消費者損失。

在實際的考量下,企業大多當然是選擇最簡單直接的「預收款信託」。

 

企業短痛長遠得益


香港政府如果向台灣學習,採用「預收款信託」的方式處理各類型的「預繳式消費」。從企業的角度看肯定有影響。

若法律能夠通過,企業未來將無法通過「吸引消費者預繳」以增強現金流,從以投動投資擴充的方式來做生意。

而且企業需要準備「預收款信託」肯定會導致成本增加,但實際上由於消費者權益得到保障。消費者更願意購買長年期的「預繳式消費」,對企業長遠營運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幫助。

因為企業累積一定的「預收款信託」後,代表企業未來的收入得到保證,更容易取得金融機構貸款或支付較少的利息,其實是一件更好的事。問題是香港的企業是否願意接受這樣的規管呢?

 

微型企業或小型企業影響深遠

與此同事,政府若通過「預收款信託」的話,微型或小型企業在進行「預購」時也很可能受到規管,那麼微型或小型企業又是有足夠現金先付貨款,再取收入。

始終現時很多代購店乃通過類似模式營運,在現金流有限的情況下,若有這樣的法例又會否與同《競爭條例》那樣打擊微型或小型企業呢?

更何況有關的「預付款信託」成本又將如何?會否高得無法進入?有關修例是否需要有一定的免除條款,以免影響一些涉及金額較少,如代購的行業發展?這些都是值得深究的問題。

 

不管如何,香港應該要有這類型的法律來保障消費者,畢竟我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預繳式消費」問題。

從早年的 VCD 預繳,到後來的餅卡、現金劵及團購預繳,至今天的 California Fitness 問題,我們的法律根本就追不上社會變化,有心騙錢的商人還是繼續拿走大量的金錢。

今明兩年都係選舉年,雖然議員等未必太關心,也好難成為大議題,但如果大家連講都唔講下,就真係無救了!

 

參考: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California Fitness 若倒閉,「預繳」會員套票凍過水?此事如果在台灣就不會發生;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