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隆拿】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1-barcelona

Stone IP 第二天在巴塞隆拿,滿心歡喜走到地上最強的魯營球場,怎料外觀竟是「強國」風格,與阿仙奴的新球場相比,實在差了九皮,加上未能看到沙維、美斯,有點所望之際,卻被幾句廣東話吸引。

「來來來,幫我影!」

「阿爸你企過少少,遮住個Logo……」


原來是一個香港家庭正在參觀拍照。既然同聲同氣,Stone IP 便上前,請他們幫忙自已拍照。友善的家庭眼見是獨行俠,更力邀同行;突然間,參觀人數一變五,浩浩蕩蕩殺入球場。這個龔氏家庭的旅程,是標準的「兩姐妹請父母外遊」型,由於龔爸爸是足球狂熱,三位不看足球的女士也就相伴在側。這亦解釋了為何 Stone IP 這「雄性動物」,為何成為了龔爸爸的親密團友。

我們走到魯營球場博物館,內裏盡是巴塞隆拿的歴史,而且放着很多具歴史價值的奬盃。不知不覺間,原本平靜的心情被龔爸爸的興奮感染,我倆就像小朋友來到遊樂場般,瘋狂地逐件摸摸看看,嗅著嗅著,即使隔著玻璃也要借位拿著奬盃拍照,說我們是瘋子真的毫不誇張。然而,瘋癲的只有我倆;任憑我們如何吶喊助威,呼天搶地,龔媽媽乖乖地坐著等待,姐妹則擔任攝影師,不斷換我們拍照錄影,彷彿是我倆的私人的團隊。

接下來,進一步觸動我們神經的是記者室內的歐聯奬盃。我們用了兩秒盤算,到底要不要衝過去抱起它,因為與奬盃拍照是收費的,若二人同行,感覺上像平宜一半,結果當然是我倆一同舉起奬盃。對 Stone IP 而言,這刻就像與爸爸同遊,身邊多了兩位姐姐,我變成龔弟弟,得到很多照顧。這與前文提及,感受西班牙家庭的溫馨截然不同,那是屬於別人的;但現在這家庭 Stone IP 也是一份子,是溫馨的一部份。


離開展覽廳走到球場進場通道,我與龔爸爸完全是失控了,竟然模仿球員,百般認真地的緩步跑進球場,這種傻傻的舉動全被龔姐姐攝進鏡頭,真夠害羞的。一路走來,興奮激昂的心情毫不減少,縱使我們離開球場,走到奧運公園時時,龔爸爸這個超級足球迷終於按捺不住了,看到一班西班牙少年在草地踢球,看得我們技癢癢之際,剛好有一個波飛過來,龔爸爸二話不說,衝前將球踢回,其後更抓住幾位球員一起拍照。初初就真的只有兩三名球員理睬,在我們一邊說廣東話,一邊揮手示意其他人加入,在聽不懂,也趕不走我們的情況下,一班球員只好被迫與我們合照。(細看下,真有幾名球員板着臉,毫無笑容呢!)

參觀完畢,與龔家一起晚飯,雖然被推介的餐廳路途有點遠,但為了美食,我們也不顧了。餓得肚子咕咕作響的石先生,當然想快點到達餐廳,奈何龔媽媽雙腿不太好,我們不願她操勞,惟有慢慢的走着,更不時停下休息一番。矛盾的心情,多少有一點,但大家沒說什麼,沒有抱怨,沒有怪責;這種家人間的默契,互相關懷包容,收在 Stone IP 這外人眼中,特別明顯。雖說東方人的感情比較含蓄,但由心而發的關切,還是輕易感受到。

獨行的好處在自由,一切隨心,然而可以嘗試的東西也相對有限,即使走進餐廳,也只能吃一款菜式。同行,可以互相分享、討論、研究,特別是與新相識的朋友,間中豁出去,不用想太多太深太遠,快樂也許來得更輕易簡單。外遊異地,心情真要放鬆,出差子也許是另一種經歷,何必神經兮兮?在龔家的陪伴下,石先生有更深的體會,再優美的景色、再豐富的美食、再難得的歴史遺蹟,都不及活生生的「人」重要;這樣巧遇的一天,著實讓石先生很感動,亦更想念家中的安樂窩。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巴塞隆拿】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