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ac3c00jw1e436ptbbu6j20lu0qo79e

在上一本《真說‧熱血三國》後,Stone IP 本已開啓《異色‧北韓》之路,奈何工作繁忙,加上出差奧地利,就搞得要在書展新聞每天刺激眼睛時,方有時間拿起書本繼續讀下去。

項明生這次去的北韓應該算是人生在世至今,最神秘的國度了。半戰區中的阿富汗、索馬里與剛果等,我們還可以從國際新聞中得知基本情況。若你真的不怕死,還可以深入腹地。不過,北韓這個與我偉大祖國一河之隔的國家,卻非我們不怕死就能進去的。

看雙非兒童問題研究資料時,雙非家長說中國藉是世界上最難入的國籍。在他們眼中,這也許是對,但你細心的想一想,其實北韓才是世界上最難入的國籍。若你不夠根正苗紅、沒有北韓與生俱來的思想,北韓政府怎會容許你成為北韓人呢?


凡人欲往北韓,就像中國大陸人往台灣旅遊一樣,必須成團,而且還要經指定的旅行社報名,以便安排。當然,往北韓旅遊不會像台灣旅遊般自由,一切還得聽從導遊安排,他叫你左走,你得左走,他叫你停下,你得停下,像軍營一樣,更甚的是參觀重要景點時還得有特別的衣著,氣氛之緊張,非你能想像。

 

「我這邊有廿個打扮滑稽的美國遊客,跟足規定,正經八百地西裝革履,男遊客都打上領帶,像上班族多過遊客。因為北韓國家規定,入內鞠躬必須 formail dressing。

專線有軌電車又到了,這次靜靜地迅速走下三十多個中年北韓人。膚色黒黃的男性,乾淨整齊的白恤衫灰長褲,超白化妝的女性穿得花枝招展,穿上大紅大緑鮮黃天藍的韓服,左胸佩戴金日成像章。自動自覺地迅速排列整齊後,站在頭排的男人應該是領導,急急忙忙的他左腳一踏上石梯,對面一個啡色便服(應該是錦繡宮的工作人員)凌厲地盯了他一眼,沒有一句話。他馬上縮回左腳,原地立正。後面跟著的那堆人(估計是同一單位),不用言言,就整齊地往後退了一步,雙腳立正,雙手垂直放下,不發一言,木訥嚴肅,目不斜視。」(節録自《異色‧北韓》第 34、35 頁)

 

經常旅遊的,也不能想像有如此嚴肅的情況。旅遊時,最嚴肅也許就是西裝骨骨參加官方的晚宴酒會或安靜的參觀寺廟。那會像北韓一樣,參觀錦繡宮竟有宮方的衣服穿著規定,行為舉止也要疑常謹慎,更別說美國遊客更要被逼懺悔。

看著 James 的《異色‧北韓》,就像上了一課北韓旅遊預備班似的,告訴你前往北韓會看到什麼,遇到什麼,知道什麼。旅遊的行程,需要守的規律,旅途的看點,令人疑惑的地方,偷拍的方法,取得真正紀念品的手段,一一告訴我們,讓你有更多的準備。


看著那些偷拍回來的照片,感覺就像到過的東柏林,參觀過的東德博物館。寛廣的街道,老舊的共產式建築物,縱使四周是廿世紀的交通工具,明亮的街道,但一切仍然陌生,恐怖感隨之增加。停留在七、八十年代的北韓,與我們每天在香港花枝招展的生活有莫大的變化,看過去就像乘搭叮噹的時光機一樣。

 

《異色‧北韓》與別的北韓書籍最大的分別是他出自一個與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城市的香港人,而不是那種擁有包袱的脫北者或經常聽到自已國家宣揚北韓如何恐怖的西方人。閱讀時,無需考慮書中經歷是否有任何政治需要,一切回到基本的旅遊分享。

我們對北韓只有神秘之感,卻無那種害怕與敵意,而 James 把旅遊經歷按行程寫出來的手法,也就讓北韓「真實」呈現在我們眼前。書中的一切也許是北韓安排的戲碼,但我們又怎能確認呢?我們或許這輩子也沒有機會見到真正的北韓。


看書後第一個感受是馬上安排假期往北韓旅遊一趟,從書中跳進真實的北韓國度,用自己的眼睛與身體感受一番。不過,想起自己媒體編輯的身份,工作的還是萬惡的美國公司,也許一切還是自作多情。還在戰爭狀態的北韓又怎會輕易放人呢?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異色‧北韓》- 北韓旅遊是這麼的一回事;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