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丁堡】橫街窄巷 慢步細鑽

eb
在 2011年農曆年假前一天,Stone IP 鼔起勇氣,走進老闆的房間,對他說:「我辭職。」

辭職了,去那裡工作呢?還沒找到新工作就辭職,創業嗎?有怎樣的計劃?沒有。辭職來自於受不了,與其領著被剥奪的工資受氣工作,三邊不是人,不如離開,回來再說。

口出此言後一個月,Stone iP 便展開三十天獨遊歐洲之旅,第一站是曾到過的倫敦。那裡節奏急促,生活與香港相約,人們在 Underground 的腳步就像賽場上的馬匹般,邁步向前衝衝衝;在九曲十三彎的舊式隧道中,川流不息的人群,規律地移動,彷如玩具模型,偶爾有人脫軌,站在路中,跟隨的隊伍卻自動向左右兩旁迴避,速度絲毫不減。

orbi 子母路由器,屋企上網無死角。
詳情請點擊:http://netgear.anlander.com

離開繁忙的大都會,坐上五小時的火車前往悠久歴史的蘇格蘭首府愛丁堡(Edinburgh)。他的吸引之處不獨是一年一度的愛丁堡藝術節及哈利波特故事的出生地,而是他獨特的地理環境、建築特色及歷史因素,讓他漸漸成為一座活生生的古蹟,一個令人既氣餒又吸引的古蹟。

抵達火車站已是晚上十點許,拿着地圖尋找旅館,只見街上行人不多,兩旁盡是傳統的磚石建築物,心裡不禁有點擔憂,深怕這古舊幽暗的街上會突然殺出賊,把身上的餘錢搶走。眼看地圖,背頂 20kg,急步上山,不知不覺來到目標街道之一的 North Bridge,本以為轉角可見 Cowgate,怎料 North Bridge 真是一座橋,Cowgate 不在眼前,卻在腳下,要不像蝙蝠俠般跳下去,要不拖著彼倦的身驅,回頭再找。

往回走了一大段,總算找到下橋的位置,硬著頭皮在 Cowgate 走到底,總算找到緑色的 Budget Backpackers,心中對此城的佈局大感疑惑,不過一切也只好等待天亮才能解答。

SAM_1364-1

翌日登上愛丁堡城堡,整個愛丁堡就在眼底,舊城區、新城區及現代城區,三個不同時期興建的城區,三個不同的設計風格,歴史與保育構成此城市最美麗的地方。

以市中心的愛丁堡火車站(Edinburgh Waverley Station)為界,南方是 13世紀興建的舊城區,北方是 17世紀興建的新城區,舊城區以著名的愛丁堡(Edinburgh Castle)為中心,前方是 Royal Mile,並以 Holyrood Palace 為終點。舊城區不僅擁有聳立在死火山上的愛丁堡(Edinburgh Castle),更有三條看似街道的古式大橋,North Bridge、South Bridge 及 George IV Bridge。

三條橋兩旁均有樓房,樓房又分別與橋樑及下方的道路連接,從地圖上看,三條橋與一般的道路無疑,但實際上橋與下方道路並不相通,走下去可以尋找隱藏在建築物內的巷弄,或往回走一大段尋找正規的道路。街道中的巷弄很多,位於樓房與樓房間,有非常顯眼的,也有一道小門似的。這些巷弄不僅能夠連接不同的主要道路,部份巷弄中間更有一個小空地,成為樓房中的小花園。

新城區的規劃,相比之下簡單多了。完整的城市規劃,街道不如舊城區般複雜,道路分明,三大南北向格子狀街道如同 SIM CITY 般簡單,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訂為世界文化遺產。它以 Colton Hill 為起,一直到 Charlotte Square,中間有三條平行的道路,Princes Street、Rose Street 及 George Street,既是平地,又現代化,井然有序。

 

城市最微妙的地方,舊城與新城區斜度剛好相反,例如:舊城區高的時候,新城區變成低地;舊城區低的時候,新城區變成高地,加上遙望 Edinburgh Caslte 與 Calton Hill 的 Arthur’s Seat,形成一個三角形。這樣完全遷就天然地理形勢的建築方式,對愛丁堡人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換在性急的香港,早己被夷平了。

他沒有高度限制,也沒有強制保留,卻十多年沒有大型的新建築物,歴史保留至今,仍然是如此井然有序;高樓大廈、拆遷重建,從沒出現在市民的想法當中。對我們來說遙不可及的事,他們卻像必然般保留下來。在城市中慢步,細鑽感受每一條歴史。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愛丁堡】橫街窄巷 慢步細鑽;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