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明治神宮 慢活獨遊

Browse By

ADS

jp

Stone IP 再次來到熟悉的香港國際機場,負責辦理登機的地勤小姐說:「先生,你的是雙人套票,同行的朋友呢?」沒有朋友,只有自已一個人。這次是一個採訪團,雖然手執雙人套票,但各人互不認識,碰面頂多點頭示好,各自登機、入閘、住宿、採訪,這樣的旅程從一開始便注定是孤獨。

2010 年是 Stone IP 第一次前往東京,目標是在海浜幕張舉行的 2010 年 Tokyo Game Show。今年主軸是「擬真」,無論 Sony PlayStation Move/3D 或 Microsoft Xbox Kinect,均務求讓玩家擺脫傳統遊戲手制的束博,進一步享受遊戲的快感。在這個販賣歡樂的世界中,眼前盡是閃個不停的屏幕、無止境的激昂音樂、搔首弄姿的 Cosplay 模特兒。偶爾在展場碰見行家,他們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只有深怕錯過重要的發佈而影響工作的緊張臉孔。在人工化的觀感刺激下,歡樂亦變得虛假,變得沉重。

連續三天在虛擬世界工作,即使重返真實世界,感覺還是有點奇異。因此,Stone IP 嘗試用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感受東京。「明治神宮」是市中心罕見的緑洲 ,就在 JR 原宿站附近,順著指示,約五分的步程便可到達。這裡沒有特定的開放時間,一切始於日出時,也許是四時、五時或六時;大多遊客會在早上九時後到訪,但厭倦人潮的 Stone IP 早上七時便開始行程。

始穿過明治神宮前方的「神宮橋」,便看到日本最大,屬於「明神鳥居」形式的木製鳥居。若為旅客,大多拍一下照片便離去;只是細心觀察,你便會發現再匆忙的日本人,來到鳥居,也會 90 度腰彎鞠躬,向神宮致敬,這種由心而發的敬意,彷彿能透過肉眼看見。

jp2

步入明治神宮,穿過長長的南參道,工作人員在寬闊的走道上,熟練地揮舞掃帚,先將兩旁的落葉掃往中央,堆起一個又一個落葉小山,繼而用大鏟子將落葉運走,乾淨俐落,一片不少,撥亂反正。剛剛還被一層層落葉遮蓋的碎石小路,轉眼重現,配合清早和煦的太陽及微風,心情豁然開朗,怎捨得趕步走向前,傻傻的站久了,還是得往神宮內走,入鄉隨俗,經過大鳥居也鞠躬走過,通過清幽的樹林及古色古香的木製街燈,御苑入口就在眼前,放眼遠看,宮殿前的鳥居與洗手禮的亭子出現了。

禮多人不怪,只怕禮錯丟臉皮。獨自一人的 Stone IP 只好守株待兔,望能依樣畫葫蘆。等了一會,一位婦人來到,她熟練地拿起水瓢,在水龍頭打水,分別將水倒往左右手洗淨,然後再打一點水倒入手掌中漱口。觀察、學習、嘗試,Stone IP 也算完成了洗手禮,走進在宮殿範圍,當然要好好祈褔,模仿著日本人,拍兩下手祈福,在「繪馬」寫下願望。過程看似簡單順利,但在 Stone IP 眼中,這一切比昨天的電玩來得複雜,來得真實,感受亦更深刻。

獨自一人,時間沒有控制,心血來潮,便漫無目的地坐在神樂殿外的椅子,剛好有對進行日本傳統神前式婚禮的新人走過,新娘子碩大的禮服看似沉甸甸,為了保持儀態,她每一步都又慢又細,是踱步不是走路。婚姻是二人相處同行的印証,旁邊的新郎理所當然顧及娘子的步履,如是者,二人活像老公公老婆婆般,「慢」步走過。這段路不是儀式,不是盟約,卻比任何一種結婚形式更能體現「到老相隨」的意義。這些奇妙的親身經歷與虛擬世界成強烈對比;擬的再真,說白了也是假的。或許多花一點時間,好好看清身邊事物,獨有的寧靜,獨有的感受,只有獨行才有。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東京】明治神宮 慢活獨遊;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