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覺品酒店」- 晚上緊閉大門,不得其門而入

Browse By

ADS

從道理上,我應該好好的慢慢把整個經驗寫出來,把它寫得悲慘一點,但在經歷這麼的事情以後,試問那有心情好好寫呢?只要把它寫出來,記下這一刻的心情與感受,一切便已足夠。

為了明天的魅族的發佈會(準備來說是十多小時後),石先生提早了一天抵達北京,既能更好的適應天氣,作好一切準備,也能夠跟各老朋友見面、聊聊近況,一大樂事也。一如計劃,今天的活動就是跟不同的老朋友聚餐吃飯這樣,晚上在國貿附近喝過東西、聊得開心以後便回酒店了。室外溫度只有攝氏一度的北京街頭冷清清的,看著寛大如彌敦道的小街,要攔到一輪的士毫不簡單,更別說要找到兩輪。根據過去的經驗,與行車路線反方向走過去,總算攔到的士可以回到酒店所在的胡同。

這次住的「覺品酒店」位於胡同內,在市中心的地方,只要打的,去城市那裡都不算太苦,而且旁邊還有很多吃的,算這裡算是沒錯。不過,胡同本來就有點昏暗,晚上走回去還是得小心一點,多注意身後及兩旁,還好這胡同口有一家不關門的便利店,為這胡同帶來一點光明。來到酒店門前的大紅燈籠,燈籠已經關起來,門外的紅色木門已經閉上,要不是牆上有刻著「覺品寺」這三字,在眾多紅門中要找到它並不容易。

打開紅門,走進去,兩邊的小屋已經關燈,黒漆漆的石板街配合冷風,只想一直往前衝,快點走進酒店,擁抱暖氣。怎料來到酒店門前向門一推,鎖著,開不了。酒店的第二道門鎖著開不了。拍打大門吧!沒反應,再拍,沒反應。裡面好像沒有人一樣,此時貓被我的電燈筒吸引過來了,但你又怎能幫助我呢?

真的進不去怎麼辦?難道要在此寒風下過一晚嗎?這何時一度的低溫,身上只有銀包、兩台手機、一樽剛買還是有點冰的農夫山泉,這如何挺一個晚上啊?這附近都關門,沒有落腳點,儘管是 24 小時的麥當勞或 MOTEL 168 也不知道在那裡,真是徬徨。

石先生馬上拿起電話,打給剛才喝東西的朋友,「你唔好訓住,我間酒店鎖左門囉!入唔到去」」

「吓!鎖門?酒店鎖門?」

「係呀!痴線嫁!我或者要去搵你求救,借宿一宵,唔好訓住。等等我。」

「你試下搵電話打過去先啦。」

「我都搵下。」

就這樣,拿起手機,找回那些預訂的文件,趕忙找櫃枱的電話,

「嗶!嗶!嗶!」

「嗶!嗶!嗶!」

「嗶!嗶!嗶!」,還是沒有人接聽,再反覆打電話,敲門也沒有反應。

「無人應機呀,睇來真係要去你度啦!」

「我都有打前台,都係無呀!」

「我聽到你打…」

「等等,我求先搵到個手機號碼,等我再打去問下,你等下先。」

往下黒漆漆的石地板沒什麼好看,抬頭看著明亮的月光,你這麼美,但我卻要這麼落寞。

「有呀!手機有人聽,佢話叫我等等,佢叫人來開門喎!」

貓走過來的那家小屋,此時有一個像爸爸的人把頭探出來,看有沒有人似的,

「你等等!我叫人過來。」

再頂著幾個次風,從另一個門走出來一個小男生,像睡夢中起來的抵著冷風開門,問題暫時解決了!

即使住在外國的 Hostel 也沒遇過關門這件事,來到北京的酒店竟有這件事。偉大的袓國首堵果然凡事皆可能啊!

 

其他關於北京的文章: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北京】「覺品酒店」- 晚上緊閉大門,不得其門而入;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