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2

【鞋子】ECCO Portisco,透氣軟軟的中皮靴

皮鞋,看過去很簡單的東西,但其實要找一雙好穿的,著實不容易。這雙並不是在「友的聊播客」上被 JAXLEE 說好看的那一雙,而是另一雙藏在家裡,準備凍天時才穿的。 ECCO Portisco 是一款中靴,別看它黒色硬硬的樣子,其實它輕,挺軟的,穿它很舒服,特別是腳下鞋那一刻,並不會因皮鞋的關係而覺得麻煩,穿起來就像一般的布鞋一樣。這當中的原因其中一個就是在皮鞋的後頭有一個小開口,讓穿鞋的位置更寛的同時,卻不會讓鞋子太緊,穿起來更舒服。 ECCO Portisco 的設計是傳統的中靴,在外面看過去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設計效果,不過把它穿上會發現它軟的優點,可以讓它更透氣一點,而且鞋內也有纖維材質,穿起來會有一定程度的保護,不會像以前的 RED WING 一樣,鞋內是皮革而已。當然,兩種鞋雖同是皮鞋,卻是有不同穿法,配合不同環境搭配的。去年是 RED WING,今年應該到它了! ECCO Portisco

【北京】「覺品酒店」- 晚上緊閉大門,不得其門而入

從道理上,我應該好好的慢慢把整個經驗寫出來,把它寫得悲慘一點,但在經歷這麼的事情以後,試問那有心情好好寫呢?只要把它寫出來,記下這一刻的心情與感受,一切便已足夠。 為了明天的魅族的發佈會(準備來說是十多小時後),石先生提早了一天抵達北京,既能更好的適應天氣,作好一切準備,也能夠跟各老朋友見面、聊聊近況,一大樂事也。一如計劃,今天的活動就是跟不同的老朋友聚餐吃飯這樣,晚上在國貿附近喝過東西、聊得開心以後便回酒店了。室外溫度只有攝氏一度的北京街頭冷清清的,看著寛大如彌敦道的小街,要攔到一輪的士毫不簡單,更別說要找到兩輪。根據過去的經驗,與行車路線反方向走過去,總算攔到的士可以回到酒店所在的胡同。 這次住的「覺品酒店」位於胡同內,在市中心的地方,只要打的,去城市那裡都不算太苦,而且旁邊還有很多吃的,算這裡算是沒錯。不過,胡同本來就有點昏暗,晚上走回去還是得小心一點,多注意身後及兩旁,還好這胡同口有一家不關門的便利店,為這胡同帶來一點光明。來到酒店門前的大紅燈籠,燈籠已經關起來,門外的紅色木門已經閉上,要不是牆上有刻著「覺品寺」這三字,在眾多紅門中要找到它並不容易。 打開紅門,走進去,兩邊的小屋已經關燈,黒漆漆的石板街配合冷風,只想一直往前衝,快點走進酒店,擁抱暖氣。怎料來到酒店門前向門一推,鎖著,開不了。酒店的第二道門鎖著開不了。拍打大門吧!沒反應,再拍,沒反應。裡面好像沒有人一樣,此時貓被我的電燈筒吸引過來了,但你又怎能幫助我呢? 真的進不去怎麼辦?難道要在此寒風下過一晚嗎?這何時一度的低溫,身上只有銀包、兩台手機、一樽剛買還是有點冰的農夫山泉,這如何挺一個晚上啊?這附近都關門,沒有落腳點,儘管是 24 小時的麥當勞或 MOTEL 168 也不知道在那裡,真是徬徨。 石先生馬上拿起電話,打給剛才喝東西的朋友,「你唔好訓住,我間酒店鎖左門囉!入唔到去」」 「吓!鎖門?酒店鎖門?」 「係呀!痴線嫁!我或者要去搵你求救,借宿一宵,唔好訓住。等等我。」 「你試下搵電話打過去先啦。」 「我都搵下。」 就這樣,拿起手機,找回那些預訂的文件,趕忙找櫃枱的電話, 「嗶!嗶!嗶!」 「嗶!嗶!嗶!」 「嗶!嗶!嗶!」,還是沒有人接聽,再反覆打電話,敲門也沒有反應。 「無人應機呀,睇來真係要去你度啦!」 「我都有打前台,都係無呀!」 「我聽到你打...」 「等等,我求先搵到個手機號碼,等我再打去問下,你等下先。」 往下黒漆漆的石地板沒什麼好看,抬頭看著明亮的月光,你這麼美,但我卻要這麼落寞。 「有呀!手機有人聽,佢話叫我等等,佢叫人來開門喎!」 貓走過來的那家小屋,此時有一個像爸爸的人把頭探出來,看有沒有人似的, 「你等等!我叫人過來。」 再頂著幾個次風,從另一個門走出來一個小男生,像睡夢中起來的抵著冷風開門,問題暫時解決了! 即使住在外國的 Hostel 也沒遇過關門這件事,來到北京的酒店竟有這件事。偉大的袓國首堵果然凡事皆可能啊!  

【男士】「安鼻靈通鼻噴劑」- 鼻子暢通的感覺好奇怪啊!

石先生自小便有鼻敏感,而隨著年月的增長,鼻塞已成習慣。對很多人來說,鼻塞是一個奇怪的感覺,是很不舒服的,但這對石先生來說則是正常不過的事,鼻塞是每天必經的一個階段。石先生鼻塞的情況有多嚴重呢?一般來說,大家兩個鼻孔塞一個已經很不舒服,而石先生則是兩個鼻孔都會塞的,兩個鼻孔同時塞基本上是每天必經的階段。如果身體側躺,則會因地心吸力的關係而出現一邊鼻孔通的情況,例如靠左會右邊鼻孔通,反之奕然。 對於鼻塞這個情況,石先生一直是抱既來之則安之的想法,並沒有特別尋找解決之道。還記得小時候,醫生有幫忙開一種噴霧式的通鼻劑給石先生使用,每次噴過以後鼻孔都會暢通,可以好好呼吸,但後來不知為何便停用了,直到現在幾乎每天是以口腔來呼吸的。隨著年紀的增長,鼻塞的情況並沒有如醫生所說一樣變好,仍然是維持不變,所以這次有機會可以用到「安鼻靈通鼻噴劑」,實在是一件樂事。 這次使用「安鼻靈通鼻噴劑」的時候,不需如盒上所說每天用3-4次,只是晚上睡覺以前一小時才噴一次,好讓睡覺不會受鼻塞之苦。(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最多只能連續使用七天啊!),噴過以後鼻孔大概五到十分鐘以後便暢通了,然後上床睡覺,整個晚上都很舒服,睡得很好,沒有因用口呼吸太乾或呼吸不順等問題而半夜醒來,睡眠質素有明顯改善。 在過去,石先生的鼻孔也不是沒有暢通過,但僅限長跑的時候,因為肺功能要提升來支撐身體輸出動力,所以肺部的吸力大增,而把鼻子弄得暢通,此時更可以感受到鼻子的吸力很強,但跑時的感覺跟靜下來鼻孔暢通的感覺很不一樣。 靜下來的時候,實在不太感覺到鼻孔內有什麼,而且習慣了用口來呼吸,鼻子肌肉沒有在運動,感覺有點不知道在做什麼。也許就跟那次看中醫一樣,未來要練好呼吸,再配合暢通鼻孔的方法,才能夠好好根治,需要雙管齊下。

Lenovo 聯想手機擁有的潛力

對於 Lenovo 聯想 的手機,石先生要說的不多,只是簡單的意見,只是也想把這想法留在 BLOG 中,以便未來能夠回顧。 對於 Lenovo 聯想我要說的是他們 PC+ 策略是對的,在保持 PC 市場的同時,利用 PC 所掌握 Channel 優勢,把手機推出去,將是一個很有力的方法,也較其他各大廠商更有效把產品賣出去。以手機來說,最難的是要用戶去用第一次,而聯想剛好擁有這刺激用戶用第一次的優勢,這是其他對手缺乏的。 我們今天對 Lenovo 的手機不會有認識,認象仍停留在山寨機的階段,這個想法很正常。因為大部份人都沒有真正的玩過他們的手機,即使你有玩到,也會覺得他們的介面醜、沒有 Google 服務不夠順手等缺點。不過,看一家公司特別是科技公司是不能用今天的成績來看,應該要長遠一點,看它的潛力,所以石先生會覺得 Lenovo 聯想在這方面是有潛力,是可以成為一家一流的手機公司的。 關於這點,我們試著反方向來想。今天 Lenovo 的手機不太行,但如果明天他們收購了小米?或收購了魅族、或收購了...

「壹週刊」上的一句旅遊話

壹週刊上的一句旅遊話

接受「經濟一週」訪問,談 Windows 8 的大革新

伴隨 Windows 8 的推出,這次石先生接受「經濟一週」的訪問,談談 Windows 8 的大革新,說說幾個大家都有的疑問,例如 Windows 8 Pro 與 RT 版本的分別、新的平板介面及升級、使用疑問,相信這能有助大家認識 Windows 8。

接受「智族」(GQ) 訪問,談談我們的新生命 – Apps

這次有機會通過電郵接受「智族」(GQ) 訪問真的很特別,因為整個訪問都是通過多次電郵及電話對談進行的,算是比較特別,與過去一次性的電邸便可以,有很大的不同。這個就算是一個留念整理吧!

「獵殺拉登」(Code Name Geronimo)- 突撃以前的取捨

說起拉登,大家對他的感受應該不如美國人那麼震撼,所以看到「獵殺拉登」(Code Name Geronimo)這個電影名字應該不會有一種衝動感,很想會衝進電影去看。因此,要不要看呢?其中一個重點是到底好不好看,是否值回票價,是否符合你的心意? 看這套電影以前,石先生已經有一個想法,就是這套電影談的是應該是如何計劃去殺拉登。因為真正去殺拉登是一個突擊的行動,即使一分一針去拍攝,也不可能拍到一套電影,所以計劃是一個很合理的想法。結果如是,「獵殺拉登」(Code Name Geronimo)確實是一套講計劃與行動的電影,但這套電影表達的東西卻多於預料。 「獵殺拉登」(Code Name Geronimo)在電影計劃的階段用了不少時間去說明到底美國政府的有關部門是如何去確認拉登本人,如何去搜集情報,如何去確認、如何去爭執、如何去說服總統等等,這些我們在背後並不知道的事情。這些武戲以外的文戲,對電影實在很重要,因為這套電影是否爛片,是否值得去看,確實在很大的影響,如果太長、太悶,大多對話,這樣會很悶,但 「獵殺拉登」(Code Name Geronimo)則好好的利用故事內的兩個時空,好好的把文武戲接在一起,用剪接把文戲也變得刺激一點,不會那麼悶。 石先生不想把太多故事的橋段說出來,影響大家觀影,只想跟大家說,如果你覺得 TVB 的「走過烽火大地」很對胃口,那這套電影應該也挺適合你。它沒有很長的訴說士兵的個人故事,沒有很不著邊際的講心路歷程,只是在整個搜查、訓練、行動的一些小節中流露出來,不會突兀,加上好好的理用主觀鏡頭等增加現場感,算是好好的平衡文武兩者。 對於這套電影,石先生希望大家留意一下電影的音樂,因為音樂剪接一項中確實不錯,很多畫面都是依靠音樂來帶動情緒,把它的感覺做出來。總體來說,這套電影不會令人失望,喜歡此故事及對美國有興趣的朋友應該會挺滿意的。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wlZcj_zKqA&version=3&hl=en_US]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 小說也許較電影更好

「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講的是什麼?看過了,石先生不知道,但大概講的應該是宗教與情感。走進戲院以前,看到「奇幻」二字,以為是一套什麼縮小變大,跨張玩特技的電影,但真實坐坐在電影院內,便得知這不是那麼的一回事。 電影看到不過開場,石先生因為與期望有落差的關係,感到很悶,用手機上網查一下資料,發現這套電影本來是一本小說,而小說是挺受歡迎的,用微信跟朋友閒聊中也得知原來有幾位朋友都有看過,覺得不錯,很期待電影這樣子。從 IMDB 的得分與相關影評,也可以看到大家都說它不錯,只是電影一直看下去,實在很希望快點離開。 與過去看的漂流電影不同,故事本身並不著重說如何求生,也並沒有把重點放在如何面對大自然,而是把重點放在主角與老虎之間的互動、在大自然中面對奇異生物時感受。這些情節可以刺激我們的思考,但它並不是學校念書般說出來告訴你,而是要你慢慢回味,慢慢的思考,想出來,再配合不同的教義,自行領會。 以一套電影來說,它的節奏很慢,情節很平穩,沒有刺激的地方,觀眾要看需要一定的耐性,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電影中使用了大量 CG,每一個畫面都很美,利用美、3D 來刺激觀眾。「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以電影來說節奏緩慢,但以小說來說卻是太快,沒有好好的時間讓觀眾思考,領會當中的喻意,利用自已的想像,把東西找出來,只能顧著用眼球來追蹝畫面。這個電影與小說不同便形成了一個尷尬的地方,小說能想像地方,電影把它表達了出來;小說慢慢講的情感與心理卻因電影沒有時間說明白,變得支離破碎。 因此,要看懂電影,石先生覺得要具備幾種元素,一是要懂得天主教、印度教與伊斯蘭教的教義與差別,能夠融會貫通當中的道理,二是要保持頭腦清醒,明白電影情節與宗教及心理變化帶來的意義。如果你沒有時間好好的去理解以上兩項元素,那麼最快的方法大概是先一篇小說,好好的理解一下,這樣會更好。 由於石先生並沒有看過那本小說,所以電影裡是否真的有把部份情節或東西刪減,無從得知,但感覺上電影為了滿足觀眾及控制好時間,在處理上有刪去一些平舖直敍,一些主角自已獨處思考的情節,也剛減了一些主角心路歴程的變化與反思,讓電影看過去沉閉又不太合理(主角有無冷靜到咁啊!),觀眾如果沒有足夠的理解,不會太不明白該情節要說的是什麼。 畫面方面,「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確實做的很好,是近年少數看過很認真的 3D 及 HD 製作,如果用來當天碟觀看的話,著實不錯,特別是電影中幾幕大場面,不比 Avatar 或 Transformers...

「四六開」與「CPM」所代表的廣告收益

香港兩天免費電視台之一的亞洲電視日前在政府總部前舉行「關注香港未來」集會,反對增發免費電視牌照。在集會上,亞視引述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調查指,去年亞視與無綫的收視人數呈「四六開」格局,已經存在競爭;而收費電視台經營免費電視有優勢,會造成不公平競爭,並指出增發牌照會造成競爭,損害行業。 對於以上三個原因,要一一說明並不容易,而且後二者也算是媒體的範疇,與本專欄希望探討網絡與媒體關係在一定差距,所以不在此詳細討論,集中討論第一點,亞視指的「四六開」格局。對大家來說亞視與無線收視呈四六之比,畢竟難以致信,也予人一種自說自話的感覺。因為我們在統計以外,在日常生活中實在感受不到亞視對我們的影響力,但這「四六開」隨了能讓老闆自我感覺更良好外,也跟廣告收益有莫大的關係。 廣告價值在乎觀眾 2011 年初,亞洲電視宣佈棄用自 1978 年起設立,以接駁家庭內的收視紀錄儀機制為計算方式,挑選 650 戶家庭代表全港 230 萬個裝有電視的家庭,標準誤差為百分之三以內的電視收視調查,改為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採用電話訪問方式,每周向觀眾做電話調查。同年 3 月,亞視發表首次調查,指出其最高收視的新聞節目擁有 376 萬觀眾,較過去的調查僅 30 萬觀眾大升十倍。 走到網絡世界,每一個網站的管理者都很在意一件事 – 網站的瀏覽量。網站的月瀏覽量有多少、一篇文章的瀏覽量是多少,有多少人作出回應。不管傳統媒體如電視,猶或作為新媒體的網站,大家都關注人次(前者是收視率,後者是瀏覽量),其中一個原因在於廣告公司下廣告的金額與之成正比。 電視台每一小時能播出的廣告有法律規定,不能過多,收視率多寡,意味著每 15 秒廣告能夠接觸到多少觀眾。以中國大陸今年最火熱的綜藝節目「中國好聲音」為例,每條 15 秒廣告的價格隨著收視率上升,由最初的 20 萬飆升至中後期的 50 多萬,直到總決賽直播,最貴的一條 15 秒廣告更以 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