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網絡的未來,功能外更講社群


自從 Facebook 成功,為大家打開一個社交網絡的風潮後,科技網絡又掀起一陣社交網站的風潮,不同的公司推出不同的社交網絡,務求分一杯羹,但這種一窩蜂的情況在短短幾廿年的科技界已有多次的紀錄。

Yahoo 的出現,讓我們看到 AOL 入門網站、SINA 入門網站、MSN 入門網站、搜狐入門網站、奇摩等等;及至 Google 的搜尋市場,我們看到百度、Wolfram Alpha 及 Bing 等等,各後來者無不希望挑戰前者的王者之位,奈何故事不斷重複,不管後來者的技術含量再高,在相同的形態與目標下始終無法擠下一哥,這當中有很多原因,但石先生覺得其中一個原因在於人的惰性及定位的問題。

來到今天,不管是以簡約為主的先行者 Twitter、主打中國用戶的新浪微博、後來的 Google+、著重拍照分享的 Instagram、以 LBS 為基礎的 Foursquare、街旁等等,無不以社交、溝通為其重要的概念,以用戶分享自已的心情,大家均有一個假設,便是自家 Apps 只要功能較好,宣傳做得好,便可以吸引用戶使用,並以擴大用戶群為目標。


只是一直在搶用戶有實際用途嗎?後來者又是否需要在爭取數量上的用戶群呢?石先生認為不然,未來應著重於有質素的用戶群。

觀乎歴史與現時社交網絡圈的行為,恆者恆大這道理仍然適用,即使後來者的概念與功能有多強,Yahoo、Google、Facebook、Twitter 仍然是同行者的一哥,並不會輕易被搶去有關地位。

石先生認為今天的社交網絡已經大概定型,全球較受歡迎的社交網絡大概是 Twitter 與 Facebook,是普及、受大眾用戶歡迎的,這類型的社交網絡要被挑戰幾乎是沒有太大可能;在其之下的便是地區性的社交網絡,例如中國大陸受歡迎的新浪微博、人人網、俄羅斯受歡迎的 vkontakte 等等。


這類型的地區社交網絡在今天看來是技術與不開放而出的產物,但我們細心留意一下,以美國人主導的 Twitter 與 Facebook,在使用行為上其實與很多國家與地區的人士不同,其實是不夠好的。舉 Hot Topic 來說,我們在 Twitter 上看到的 Hit Topic 從來沒有香港的事件,原因在於其 Filter 的方法是根據數量,而非像 Facebook 一樣,根據朋友的多少來決定,以提供類似地區性的資訊。

為什麼會說是類似地區性呢?因為我們是否能夠看到 Top Story,Facebook 是根據我們朋友分享等功能來計算,若我們朋友並非以本地為主,那顯示的 Toy Story 便不是本地區的 Toy Story,所以我們在 Facebook 上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城中熱話,只是朋友之間的熱話而已。

每一個國家與地區均擁有其獨特的文化與話題,從在地性來說,我們會較關注本地的消息,所以一個與自身文化背景較有關係的社交網絡是較全球更受大家喜歡及適用的,而這便是石先生所說的地區性社交網絡。


事實上,新浪微博因為其特別的社會環境,已經做到這一點,成為專為中國大陸地區服務的社交網絡。縱使新浪微博現在仍然沒有英文版本,但只要其推出英文版本,欲了解中國大陸的人士也會使用新浪微博以了解這個社會。換句話說,即使 Facebook 最終能夠進入中國大陸,由於人的惰性與習慣,新浪微博的用戶與地區性並不會失去,因為其達到地區性社交網絡的功能。從新浪微博處境來看,其只要專注做好地區性的社交網絡功能,繼續改良自已的產品,為地區內的用戶服務便可。

由於地區性並不是每一個社交網絡均能夠做到,例如 Twitter 與 Facebook 霸佔了大部份市場的美國,便得走另一條路,功能性。這當中的表現者就像 Intstagram,它著重相片分享的功能,讓一些專注喜歡拍攝的用戶更喜歡它,而且它的用戶群也會變得不一樣,代表著另一個群體。與之相同的也有前文提到的 Viddy,一個以影片來分類的社交網絡或以 LBS 優惠來分類的 Foursquare 及街旁等等。

這種類型的社交網絡雖然不是大眾的類型,但由於其獨特的功能,及用戶的粘貼度很高,所以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但長遠來說如何發展,看來仍沒有一條明顯的道路。看到功能性的社交網絡的不知所措,我們可以往另一條路走去,便是社群性。是的,也就是用戶。每一個特定的人,都有特定的興趣,而相同興趣的人走在一起,將會更投入、更有興趣,更願意分享。


就石先生的觀察所見,暫時仍未有一個以社群來分類的社交網絡,而一旦這樣的社交網絡出現,將會有很大的影響力,特別是在一些消費品的社群上,而這類型的社群網絡就像一些組織一樣,能夠有更大的影響力及社群內的傳播能力。也許這麼說,像 Instagram、Pinterest 這種以圖片為重點的功能性社交網絡,其實已經具備一定的社群分類,只是其一直推廣、著重的均是行為本身,並不是使用的人,所以其無法變成一個社群性的社交網絡。

記憶中,外國有一個關於設計的社交網絡,是用來分享圖片與設計的(忘了名字),其做法便是不開放於公眾使用,僅限有關行業的人士使用,從而半規範,並形成有關的社群。這個做法確實是一個社群性社交網絡必須的事情,唯其也透露其限制是速度與品質,這些後來者未來要挑戰的地方。

總結來說,石先生認為一般以模仿為主的社交網絡均不會有太好下場,只有在地區性、社群性上找到立足點,找到自已價值的社群網絡方能生存下去,才值得被重視。曾經聽到一些經常使用社交網絡的人在抱怨:「我到底還要玩多少個社交網絡啊?放過我吧!我累了」也許,你因為工作,還需要在不同的社交網絡中遊走,但停下來、想一想,到底你需要玩多少個,又需要如何的一個社交網絡,它又能帶給你什麼呢?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社交網絡的未來,功能外更講社群;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