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引起很大迴響,令不少人為之瘋狂的九把刀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女孩」,石先生日前係優先場看了。說實話,這套電影並沒有想像中的感動,並沒有想像中的好看,也沒有令自已一看再看的衝動。

當然,整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女孩」的故事結構很好,男女主角之間的情也令人動容,這個在電影中可以想像出小說本身的吸引力。只是來到電影,整個故事的製作卻明顯力有不逮,無法把故事的優美、情緖、感動帶到電影本身,作為一個沒有看原著小說的人,沒有看小說的想像的情感,覺得這只是一套 OKAY 的台灣電影,距離很好、感動、得奬、經典還有很大的距離。

朋友 S 說,石先生你無青春。也許吧!這種青春題材的電影其實就這麼簡單,淡淡的,讓大家感受那一點點的中學懷舊的愛情滋味。奈何石先生中學沒有愛情,只有那運動細胞,重點好像放在那運動上。人不帥,不會打扮的情況下,那有閒情與心力、實力追女孩。


感受?沒有,只好回望當天原來有這麼多漂亮的女生作同學,實在榮幸。時間、日子過去便是過去了,為什麼要想這麼多呢?花時間研發時光機,期望燈神的出現,不如努力的活在當下。

現實?石先生沒有說不要懷念,只是不能整天懷念,也不能無限放大。因為過去總是美好,我們懷念中學、大學,全因我們記得好的時光,美好的情節,辛苦的,不開心的,我們都忘了!試問一個人每天記者不開心的事,多不快樂呢?

離開學校,最難得是與一眾好友維持下去,好好的聊聊天,做一些瘋狂的事。青春的時候沒有做,今天不能做嗎?其實我們會不會都太現實,深怕自己今天的行為,會影響他日的自己。既然年青時候能做的事,為什麼今天不能做呢?其實我們會不會想太多呢?


那些年,我們做了什麼,今天為什麼不能做呢?我們太成熟了嗎?我們知道太多了嗎?也許我再笨一點,再知道少一點,這樣會不會更好。人大了,責任重了,只是要不要把這責任扛在身上,是我們自已的事,他人不能左右。別以為自已渺小,便沒有力量。因為大家做的、說的其實也影響到週遭的人。

最近有朋友笑說石先生實在「太」出名,其實這何尚不是自我感覺良好,有多出名、真出名、假出名又是否真的那麼重要呢?也許就像柯騰一樣,只是一個把褲脫下來的男生,就這樣出名了!

那些年,我們背負學生之名,做一切我們想做的事。這些年,我們的負擔仍然不多,可以試著做自己鐘意做的事情。那些年,仍然留在學校內,仍然是井底之娃,可以說任何的話,做任何的事,只是離開了這口井,原來很多事情不是這麼簡單,變成說少了,做少了!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今天她嫁人了!你自己又如何呢?也許不管那麼多,好好的生活下去才是好方法。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好看嗎?就是一套簡單、傳統的台灣青春片,愛看的,總會愛看,不愛的石先生,還是不說太多,破壞大家的美好回憶。因為就一套電影而己,放鬆一點,愛便愛,不愛便不愛,別強迫人愛他不愛的。

你說對嗎?沈佳宜。給你你不愛的又開心、幸褔嗎?心裡還不是想著柯騰呢!不敢要愛,就是怕失去愛。不敢去說愛,就是怕身邊的閒話,如果不理旁邊的雜音,會否己經得到愛呢?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那些年。我們一起追女孩」- 別管那麼多,去愛吧!;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