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九月底,最怕的便是收到稅局的稅單,石先生今年交稅不多,只是想起朋友 Edward 年初為過年關向石先生借錢衍生出來問題,便很懊惱。Edward 年初為過年關四出撲水,石先生在要求下向他借出了 HK$20,000,而 Edward 也承諾自十月起,每月還款 2,000,直到明年,共還款 HK$24,000,以便他渡過這特別的難關。

為了分散風險,石先生向另一位朋友 Dennis 提出一個轉移風險方案(信貸保護)。石先生每月付出 HK$20,以換取朋友 擔保 Edward 還款,否則 Dennis 需要代替 Edward 還款予石先生。好景不常,Edward 雖然有錢,但還款意願一般,每月均延遲還款,這不單令石先生感到無奈,也令 Dennis 開始擔心其最終能否完全還款。

因此,Dennis 的風險也愈來愈大,這每月的 HK$20 已不是這麼好賺,所以其決定提升石先生繳交的保證金,升至 HK$40,以保障自已。來到年中,Edward 再次我們這些朋友借錢,而這次尋找的正是朋友 Potter。


Potter 眼見 Edward 的還款紀録不太好,而且石先生向 Dennis 繳付的保證金也愈來愈高,固要求 Edward 繳付更多的利息,借款 HK$20,000,需要還款 HK$28,000,並同時尋找 Dennis 作風險轉移。Dennis 吸收早前的教訓,要求 Potter 繳付 HK$100 的保證金。

看到這裡,你覺得 Edward 還有信用嗎?Edward 的信用可以從兩個地方可以看得出來,一是其借貸的成本愈來愈高,需要繳付的利息也愈來愈高,而借貸人為了分散風險繳付的保證金也上升不少,這些數據均反映 Edward 的信用已經很低。

最近鬧得熱烘烘,與希臘與韓國信貸危機同時出現的 – 信貸違約掉期(CDS,Credit Default Swap),其實也是類似的東西,投資者將其投資風險像石先生一樣轉移到另一個人或機構身上。隨著風險增加,其繳付的保證金也愈來愈多,而這個保證金上升與下降也供其他人參考,成為業務健康狀況的指標之一。


由於 CDS 是一個能夠數字化的風險管理項目,每季會作出改變,而且能夠以圖表化呈現的風險,所以其被看成是一個有代表性的數據,反映一家機構或國家未來的健康狀況。像韓國的 CDS 上月突然急升,即被指其違約機會增加,而其借貸的利率也有可能被抽高。

看到這裡,我們可以發現 CDS 其實是一種挺危險的數據,因為它的升跌的幅度某程度上基於放貸人與保證人之間的衝量,卻能夠大大影響借貸人還款的利率。當這個借貸循環慢慢走下去,放貸人可以通過 CDS 的變化而抽高利率,造成借貸人的壓力,令借貸人失去信用。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能夠影響借貸利率的 – 信貸違約掉期(CDS,Credit Default Swap);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