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運選手村可供社褔機構營運,以助扶貧

Browse By

ADS

當然,亞運選手村不是豪宅,肯定沒有上圖的漂亮、低密度,只人三千個單位的選手村,不管對地產商或立法會議員都是必搶之地。地產商對這些罕有、而且交通便捷的選手村單位自然高興,因為土地不必投、地價有優惠、單位肯定是小單位,而且有大量緑化用地及公共空間,成本低、利潤高,何樂而不為。

立法會議員看著肥水正流別人田,當然不會䄂手旁觀,把三千個單位用著居屋、公屋、長者屋用途,即時解決部份人士要求複建居屋,想住公屋及長者屋的需要,此牌一出,立法會議員變成有才之士,滿城盡是極力爭取成功橫額。問題是選手村設計並非房屋,與房屋比較,更像酒店、宿舍、營舍,改裝成私人樓、居屋、公屋、長者屋均需要大幅度改裝,徒增成本,而且有關的利益輸送問題,只會數不完、洗不清。既然如此,政府何必把選手村看作生財工具,若亞運如曾局長所言是投資,那選手村的投資可以轉化成扶貧的投資,如此一來,誰敢反對。

由於選手村本身設計像酒店、宿舍,而且地點優越,加上選手村必須配備一定程度的健身、訓練、飯堂等設施,實在適合當作酒店、旅館之用,只是把三千個單位轉讓或賣予酒店集團,與上文提及的私人樓同樣是拿屎上身,找死。

面對這樣的問題,石先生建議維持選手村當作酒店、宿舍的用途,但轉讓、買賣的對象不是酒店集團,不是發展商、不是普通市民,而是大型的社褔機構或社會企業。

石先生的想法很簡單,亞運選手村的單位其實不錯,可以用來當作旅客的廉價旅館,做法與以往稱為 青年旅舍,現稱 YHA 的做法一樣,提供一個較商業酒店價錢低廉的房間予旅客居住。不過,為了增加社會的認同及扶貧的力度,有關選手村不宜轉讓予 YMCA,應該轉讓予類似聖雅閣褔群會之類的社褔機構,令其能夠把經營選手村旅舍的收益,補助其扶貧活動,達到扶貧的目的。

而且為了統一管理及更大程度上幫助各類需要人士,不宜將選手村分拆,應交予一個社褔機構,再由該機構按情況分拆不同工種予其他機構。這樣的目的在於該機構能夠按實際情況,把傷殘人士、弱智人等較難得到工作機會的朋友,能夠因應其工作需要,在其他社褔機構安排、協助、分配下,於選手村旅舍內工作。

雖然三千個單位旅舍單位無疑會影響酒店房間供應量,只是由於選手村旅舍級數僅三星級左右,而且管理社褔機構不一定需要把全部房間提供予旅客,可以按實際情況,分配予其他社褔機構、團體、學校、代表隊等進行一些大型的活動,這樣將更具彈性。即使香港未來舉行任何類型的大型活動、突發事件,需要臨時住宿房間,也能夠隨時調撥這三千個房間,以應乎需要,更具彈性,無需再次興建。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亞運選手村可供社褔機構營運,以助扶貧;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