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八十年代生的感慨

Browse By

ADS

tumblr_m8w075pkjV1qzrilko1_500

石先生出生於八十年代中,以我的理解,Stone IP 可以被稱為第四代香港人。雖然社會上將我們稱為第四代香港人,但石先生較喜歡稱我們這一代為 Y80,即 Y世代中的八十年代生。為什麼石先生喜歡用這個 Y80 的標籤呢?因為石先生希望突出生於八十年代這個特殊的身份。八十年代生 與七十年代生 及 九十年代生 的分別。

八十年代生 出生後已知道香港要回歸,有條件的已經在外國成長,沒條件的在經濟繁榮的香港成長。我們經歷過八四、八九、九零、九七、二千、零三、零八。香港近年的大事,幾乎陪伴著我們成長,即使我們不知道背後有什麼意義,但我們知道有這樣的事情,香港有這樣的過去。

經濟可以多繁榮,英國殖民地是什麼模樣,我們都知道。回歸碰到金融風暴,經濟有多差,社會變化有多大,我們都知道。

政治從上層社會的事情,變成草根階層的事情;從公居到居屋,到夾屋,再到八萬五;小學從學能測驗到沒有測驗;中學從混合語言教學到母語教學;從 Windows 3.1 到 Windows XP;麥當勞從 17.8 到 25.6;地鐵從三色變彩色,這一切一切,我們都知道。

在 Stone IP 眼裏,香港的轉變好像都是二十年間的事情。二十年的時間,變化真的很大。問題是這二十年間,我們仍是小孩,在社會上,我們是年輕的一代,也是人數最少的一代。這一切的變化都是五十年代生、六十年代生、七十年代生 設計的,八十年代生從來都是承受轉變 ,言聽計從的一代,沒有話事權,卻要聽著上幾代人的勸告,意見。

現實社會根本容不下我們

當我們懂事,會獨立思考,真正接觸社會的時候,我們才發現,社會上原來容不下我們。八十年代生有大學學歷,被看成很理所當然;八十年代生讀的的香港大學,被七十年代生稱為次等香港大學;中七學歷如同修業證書,只能當個服務生,Office Boy;中五學歷已是最低要求,拿著它只能當個永遠爬不起來的 Sales;中三學歷更慘,不管在其他領域再有天份,均被灌以寄生蟲這個稱呼。學歷,彷彿代表一切。沒有好的學歷,固然沒有好發展。即使是大學畢業,也沒什麼好下場。

五十年代生、六十年代生、七十年代生總認為只要你努力,你是有機會的。可是他們不知道,社會變了,社會不再是經濟起步的階段,各行各業早已邁步向前,成為一個已發展經濟體,努力不過是基本條件,社會上早已沒有機會。

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時候,薪金可以加 30﹪、50﹪或 100﹪,欠缺人才,薪金可以一年加三次。升職可以再加薪,升職同時也提升地位。但現在的社會,加薪只是象徵式加 2 – 5﹪,即使有幸加到 10﹪,也不代表人工實際上有什麽分別。升職沒有問題,但只是職位名稱,升職不再代表地位提升,你的上司仍是你的上司,只是你做的工作多了,責任多了,但功勞仍然是上司的,責任依舊是你的。

創業不再是我們可以實現的夢想,因為市場飽和了,租金太貴了。你家中沒有錢,你沒有可能創業。即使你有錢,而你的想法可以迎合八十年代生,但人數不足以維持營運,而且八十年代生根本沒有錢去消費。結果,你創業的失敗率很高。要創業成功只能對準看不起你的六十年代生、七十年代生。

八十年代生 與 上幾輩的差距

當你每天在用電腦時,上一輩連開機都不會,然後他們會罵你,不斷訴說科技有多不好,還是以前的好云云。當五十年代生接近退休年紀的時候,雖然他們坐擁財富,卻繼續提倡老有所為,不要當社會的寄生蟲,紛紛跑去當服務生,開始佔據低技術工作,以為對社會有貢獻,卻沒想到他們搶的其實是年青人的工作。他們沒有變成社會的寄生蟲,卻變成一條大害蟲,把年青人的機會都搶光。

不少五十年代生 或 六十年代生更表示要以他們的經歷來推動社會改革,幫助年青的一輩。他們沒想到自已跟八十年代生已經有很大的差距。他們的想法已經老舊,已經跟不上時代了。經驗是重要的,但不了解社會的現況,經驗又有何用呢?當六十年代生認為年青人應該早點買樓,早點結婚的時候,你們不知道八十年代生已經對買樓絕望,對結婚存在恐懼。

五十年代生、六十年代生有所謂的四仔主義,即車仔、屋仔、老婆仔、BB仔。可是,上一輩人你可知道,這四仔主義已經是遙不可及的目標。對八十年代生來說,四仔主義已經變成永遠達不到的目標。八十年代生看不到未來,目標只是生存,只要好好的生存,找到一份可以養活自已,收入穩定的工作,這已是最大的目標。什麼四仔主義,這根本是不切實際的目標。

學歷不代表一切

六十年代生說自已沒有機會讀大學,七十年代生說大學學位不夠,八十年代生卻說讀大學只是惡夢的開始。一般的八十年代生念完大學得到證書外,還得到負債十幾萬的財務狀況。工作上早已沒有職位,剩下的只是低技術或比較低級的工作,學歷、工作、薪金已經不對稱。

你的上司學歷只有中五、中七,但人工卻是你的三倍、五倍 或 十倍。即使十倍人工那個退休,他的位置由五倍人工那個來當,再過十年,由三倍人工那個來當,再過十年,你才有機會拿到他的人工。這合理嗎?社會欠缺上下流動,升職依靠的不是能力,是關係,是輩份。八十年代生看到的就是這樣的遠景,這樣的工作環境。

給我們一點空間  讓我們擁有目標

說了這麽多,你知道八十年代生真正需要的是什麼嗎?八十年代生真正需要的是脫繩鬆綁,賺夠錢的五十年代生,請你退休,好好享受人生,把工作位置空出來,給其他年代多一點機會,好好的當寄生蟲,不要再提倡什麼老有所為,讓我們好好發揮吧!

六十年代生,如果你也賺夠的話,請你也退休吧!如果你賺不夠,也請準備退休,為退休作打算,工作上不要阻礙下屬,就讓他們好好發揮吧!放下你的保守主義,讓年青的去拼一下,拼一下才能成長。

七十年代生,其實也沒什麼話好說,你們一樣可悲,只是你們不少已經上岸了。給我們一個機會吧!放棄買樓這個傳統思想,也許會更開心。不要理會上一輩的想法,想做便做,努力去做吧!放棄少做少錯,不做不錯的思想,用餘下的光輝時間,追尋自已的理想,把你真正的實力發揮出來吧!

作為一位八十年代生,我們擁有上一輩認為很好的環境,很好的社會,但我們卻失去自力更生的機會,沒有生存的目標。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修身我們做到了,齊家卻是力有不逮的夢想,治國平天下更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前幾代的香港人,你知道嗎?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實現的目標,一個能夠容納我們的社會。

P.S. 八十年代生已經如此,對人數更少,三三四學制,對學歷要求更高的九十年代生來說,上兩代人已經沒有出頭天,九十年代生的處境更可悲。




【此文章刊載於石先生部落;標題:一個八十年代生的感慨;本篇文章為贊助內容;強制廣告:HisTrend.HK 給你不一樣的科技產品】


  • 哈, 你因住比人話你呀, 不過我都覺得結論有d偏頗。(我是Y70的)

    • 生於一九八六,一直看了你的部格很久,非常認同你這篇文章哦!!!

  • Kli

    八十年代生人,活在太多娛樂的世代。上幾代的人會覺得八十年代人多數唔捱得、唔刺激得、唔駛錢娛樂唔得、支出控制唔到(以前邊有咁多信用卡)、對文史哲的根底唔夠(以前熟讀文史哲係吹水必備,睇淘傑個輩就知)、總希望年輕就出頭但又唔儲蓄,欠卡數仲要有兩萬收入駛夠三萬…

    所以上面班人係唔會比後生仔上位的,覺得佢地未夠班。

  • va

    八十年代生的的確面對你所說的可悲的遠境. 但也未必一定是因為我們的Y50 Y60 Y70,,, 結構性的問題, 他們也許同樣生不由己.

    只好自求多福.

  • va

    should be 身不由己

  • ana

    我是七十年代生不過是猛車邊的, 所以我也算是八十年代生人. 每個年代都應該有他的難處, 我同意七十及八十年代生是悲哀的, 不過我仍然覺得事實上運氣與經驗比什麼都重要. 當你說到六十代生的叫他們退休, 我真的笑了出來呢 哈哈 我剛出來做事時也是這樣想的 :P

    至於你講到八十年代生需要的是一個可以實現的目標,一個能夠容納我們的社會 … 我想, 那應該是我們如何真正融入社會, 而不只是要社會如何容納我們. 今天所看不過眼的, 或者有一天你會發現是理所當然. 就正如每一代的人都會說一代不如一代, 那只不過是因為每一代的人沒有設身處地去想當代所面對的問題.

  • Faustus

    我都是八十年代生的傢伙………

    但,唔知點解,睇完你呢編文,我想起戰國名將趙奢趙括兩父子既故事…….

  • 年輕有罪?

    【明報專訊】本來不準備在這裏說《建國大業》這部電影,可那天聽了曾蔭權舻近勸告年輕專業人士不要好高騖遠想覑要在中環置業的那番話,想起了電影裏的一些人。

    電影是從一九四六年說起的。一天到晚叼覑香煙的毛澤東當時五十三歲,周恩來四十八歲,毛澤東說他吞下國民黨百萬大軍的林彪三十九歲,林彪麾下猛將劉亞樓更小,三十六歲;蔣介石五十九歲,桂系名將白崇禧五十三歲,俞濟時四十二歲。如果追溯到他們參加中共或北伐的年代,毛澤東在遵義集黨軍大權於一身時是四十二歲,周恩來二十六歲在黃埔軍校擔任政治部主任,林彪當上紅四軍軍長是二十三歲,第一次北伐的蔣介石是三十九歲。

    就是這些三四十歲的人,早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已在大陸逐鹿中原。外國也有這類人,甘迺迪宣誓成為美國總統是四十四歲,克林頓則在四十六歲做總統;奧巴馬稍大一點,四十八。

    連毛澤東都曾經羨慕年輕人的朝氣蓬勃「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很難理解為什麼今天我們這城巿竟是如此歧視年輕人。

    曾蔭權公布《施政報告》翌日在電台回應那位女醫生的說話,潛台詞是一種蔑視年輕以及高踞而下的家長心態。易言之,那是「年輕人未捱過鹹苦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咁早就想上位」的反彈,和中環樓價昂貴其實無直接關係,與香港整體樓巿和中原地產指數更是八竿子打不覑。這還未了,隨之而來的是另一段挖苦,「要買樓,搬遠鱓」則是貌似苦口婆心實是語帶懲誡的口♣,根本思考是「老子胼手胝足這些年才有這成就」的折射,「你咁快就想搬來中環」。連想想搬到中環也不允許,還要這樣的一盆冷水照頭淋。

    這些年,香港不知何故颳起一股把年輕人批駁得一錢不值的論述,從語文的「中英文兩頭唔到岸」,到參加公開試「U級大軍日增,一蟹不如一蟹」,以至於「這一代沒有競爭力」和「隱蔽一族滿身慵懶的年輕人」,總之是比起現在事業有成的中生代,這一代的年輕人哪怕是大學畢業生都是「同我懐鰟代冇得比」。但究竟有誰可以把相隔三十年的兩代中英語文能力拿來比較,三十年前能念唐詩三百首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大有人在,但不等於今天沒有學生懂得這些,敢說今天的可以分析莎翁的詩一洗傳統的拘束,語言富於想像、感情充沛。至於U軍大增也不相等整體年輕人的公開試水平一塌胡塗;所謂沒有競爭力,到底是指什麼競爭力,從來沒有說清楚。最後是慵懶,如果這是形容今天的年輕人,恐怕提出此說的會因「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撥入慵懶一族,因為許冠傑早在七十年代就在《搵№做》裏唱過「從前有個人叫莫大毛,日日攤嚮屋企等米路 ……,鮍鮍聲即刻走去搵№做,人必須旨意自己創路途…… 」。

    香港成就不只一代人努力

    香港從遠東漁港變成今天的遠東金融中心,其進程是不只一代人的巨大努力,裏頭有年長的也有年輕的;當我們把視角拉開到以香港為中心放射中國,那是另一個場景﹕清末年間,孫中山、尤列、陳少白、楊鶴齡四個弱冠青年,常在中環歌賦街二十四號的楊耀記會面,議論時政,觸及反清逐滿及太平天國遺事鼓吹共和,人稱「四大寇」。一九四一年,中共在港設立《華商報》,派出喬冠華主持筆政,所撰評論大獲重視,當時的喬只有二十八歲。一九四九年後的香港獨尊經濟摒棄政治,逃避赤禍的商人帶同資金機器來此落地生根,唯獨帶不了人口南來,戰後蜂湧還鄉的年輕力量遂成為香港從蕞爾小島變成製造業中心的主力,為今天的金融重鎮打下堅實基礎。

    必須指出的是,戰後香港的發展進程,人口的流動性並不像今天那樣東奔西走南來北往——中共尚在西方的冷戰圍堵下飽受孤立,港人不存在北上移民就業的可能;移民海外更是無從說起,去美國的是一年僅二千人配額,而且一定要是直系親屬,兒女超過十八歲又得排另一條隊;勉強來說,最多移民的應是原居民到英國開餐樓,加拿大則是因覑九七大限出現的政治移民,但都是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聯合聲明》之後的事。在此之前,在啟德機場入閘大門的訣別,最多是負笈海外的同窗相送,鮮見八十年代下半期開始的整整十年政治移民潮。

    然而,就在人口流動性極低的年代,香港的年輕人一樣有出頭天,不像今天那樣的處處受擠壓。年輕人在今天的香港被視為「欠缺競爭力」或「中英語文皆劣」,進而被目為負累社會的群體,這一論述的背景是香港保守意識形態的確立。持有這一看法的論者俱有覑相同背景﹕學有所成、經濟條件良好,甚至擁有相當高的社會地位,他們以經驗主義來論述這一極其複雜的社會現象。何謂欠缺競爭力,何謂中英語文皆劣,這都是他們一己成長過程的經驗折射——以三十年前考上大學之後在外資企業/政府機關/華資財團的青雲路歷程積累,以一疊高可及人的人生和工作經歷與只有大學畢業證書的二十出頭年輕人比對印證。誰都知道這不是金山橙和新會橙的比較,這是橙和蘋果的比併。

    這場不公平的球賽結果是三十比○,三十年精英訓練的經驗大勝剛走出校門的青澀大學生。這場不公平的比賽還有下半場﹕不知何故,除了學科術科被認為比不上三十年前的先輩,連人生目標也被卡死在不應有夢(aspiration)這一框框內。我不知道那位與曾蔭權對話的女醫生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中環置業夢,但我完全相信,作為一個念理科出身的專業人士,她必會清晰了解自己在這一刻是買不起動輒七八百萬元的住宅,然而她追求目標的想法卻在曾蔭權「搬遠鱓」話語中徹底粉碎。我猜,這位醫生也許是在瑪麗醫院上班,有一個離工作地點接近的寓所是合乎邏輯,然而卻被也是住在中環的權貴曲解為好高騖遠。

    知識傲慢與階級傲慢結合

    香港社會的知識傲慢早就不是新事,但這種形式的傲慢近年變本加厲與階級傲慢結合,成為這個七百萬人城巿的主流思想——一種處處以三十年前精英的人生經歷為主體、以精英三十年後今天的社會及人生成就為配搭的價值觀,成為一堵不可企及的高牆。這堵厚牆包含的不是一般社會或經濟價值,它是中間偏右的意識形態,在一些爭論中,這種價值往往走在前面走在中間:從對中文大學英語化的爭論中,我們看到了代表這種傲慢的恫嚇;在本土化的幾場爭論和抗爭中,也處處見到這些精英價值的身影。

    對今天的年輕一輩而言,他們的原罪是時光不可能回撥到六十年代的四日供水四小時,也不會重回七十年代的貪污處處,今天香港巿民不虞食水斷缺不愁警員攤大手板收黑錢,這都是社會進步的結果,是一代接一代香港巿民以犧牲換來對社會的集體救贖,不是哪一代人的功勞。明乎此,也更應該知道,今天的年輕一代生下來就有彩色電視可以看,這不是他們光是挑彩色不看黑白更不是他們企圖繞過某些必須過程,因為早在他們呱呱墮地之前,這個世界上就只有彩色電視。

    文 安 裕

    news.mingpao.com/20091018/vzc2.htm

  • Kanchun

    Check out the latest TVB drama.
    The younger TV stars should had the same feeling too.

  • 我們常以為自己仲好後生, 睇完你篇文章, 好似即刻老o左十年咁.

    的確, 我是70年代生的, 畢業時也欠下不少的學費. 經過多年工作之後, 中/大學時的四仔主義(車仔、屋仔、老婆仔、BB/狗仔)也算達到.

    但, 我並不覺得Y80沒有機會. 我也是個算是個”IT人”, 我身邊的同事大都是Y80, 自問也給了他們不少機會”表現自己”, 有的會好好把握, 有的只覺是例行工事, 有的會把機會變成危機! Oh!

    其實機會在於你有沒有好好準備, 守候, 它總會來的. 但, 眼見很多Y80的同事做唔夠一/兩年便轉工的時候, 想找個合適的人去俾機會也不易.

    楊利偉的名句: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 不少人看完這篇文章後覺得這是時下八十年代生的想法,真的太沒用。

    也許你覺得八十年代生沒用,但你想過想現在當餐廳服務生的,在 7-11 工作的,在麥當勞工作的,月薪只有五千、六千的如何呢?他們可以看到他們的未來嗎?不是沒有未來,而是不再清晰了。

    上幾輩不是沒有用,也的確為年青人帶來很多想法,很多經驗。只是,社會上的確有很多每天在指指點點的老古董,只會用自已的方式做事,不會接受新事物。

    當你否定八十年代生的時候,你有深入了解八十年代生的環境,他們的想法嗎?

    試著用旺角著名電器店 Sales 的處境去想八十年代生的處境。每週工作六天,輪休,每天工作時間是 1200-2200,薪金大概八千到一萬。你覺得他的未來如何?有時間進修嗎?可以學什麼?有機會完成四仔主義嗎?不是沒有,只是機率較以往低很多了。

  • DIALOGUE WITH CHO CHI MING 與曹仁超對話(係激啲,但香港又真係咁喎!)

    最近幫「失意體前屈」的EMOTICON「Orz」改了一個名稱,叫「挫折號」,好適合用來形容這次與曹仁超訪談時的即場感受。

    與曹仁超的訪談,除獲益良多,更是感慨良多,肯定是筆者一生最喜歡、最重要的其中一個訪談,因為當中充滿挫敗和憤怒。當上一代有人直截了當說「我霸住個位係都唔畀你上」時,當上一代有人兜口兜面向你講「你們整代人都中計了~傻佬」的時候,怎能不感到挫敗與憤怒,怎能不發出「啤~」的一聲?

    從來沒有對曹仁超,甚至任何上一代當權者怨恨,而且心裡萬分感謝曹仁超直截了當的坦白,上層既得利益者絕對沒必要向被剝削者解釋什麼,這是他對我們的關懷,憤怒,是對自己,挫敗感,是好的開始,Orz…

    M:你在1948年出生,又是一個BABY BOOMER(戰後嬰兒潮)的受訪者了。

    C:以中國人來說,我差不多算是最早的BABY BOOMER。在四八、四九年左右,國共內戰已到尾聲,爺爺支持共產黨,將資金搬回上海,而那時候我老竇(爸爸)在香港做生意,她到上海娶了我媽媽便回香港,我在上海出生的。五○年左右,大陸「抗美援朝」,而當時我們家族主要做煙草代理生意,抗美援朝將我們由「愛國份子」變成「黑五類」;加上當時聯合國宣佈對中國禁運,煙草到港後未能運去內地,再死兩錢!

    此舉對我們是雙重打擊,爺爺覺得勢色唔對,便叫媽媽帶我到香港避難三個月,於是我在三歲來香港,那才第一次見到爸爸,也不懂叫「老竇」。老竇為了氹我叫他,帶我到告羅士打大酒店(即現在的LANDMARK置地廣場)聽演奏食西餅,那時代食西餅是很「得人驚」的事情,還有食呂宋芒、上山頂…幾乎所有香港最高級的享受,都由老竇帶我去試過。他最初以為我只在香港留三個月,所以花了很多錢氹我,第一年大約花了五千港紙,大約是現在五十萬元購買力吧。後來發現我們回不了大陸,加上生意一落千丈,老竇開始酗酒,後來爆血管,再之後便過身了。我懂事時,家裡便開始變得貧窮,你可以想像我的六十年代,什麼穿膠花、油公仔、剪線頭、跟車送可樂等我都做過。

    M:這種貧窮背景對你有很大影響呢。

    C:坦白講,我小時不知道自己貧窮的,身邊所有小朋友都一樣,我常以為「冇飯食」先算窮,我有飯開又怎叫做窮呢?其實老竇留下小量積蓄給我們,媽媽亦很小心運用,所以我從未試過冇飯開,真正貧窮的日子不算很長。

    M:那麼你從那時開始有窮的感覺?

    C:現在回看,是因為太多朋友話我窮,我才知道自己窮。我認為問題在六三年老竇過身之後,他的朋友一而再地告訴我,其實我很窮。以前我常到茶樓飲茶,去食西餅,但現在不能,為什麼呢?我發現別人家裡有雪櫃、電視機,為什麼我家冇呢?因為冇錢,爸爸的朋友告訴我,因為我死老竇,很窮。窮的感覺是他們告訴我的,I WAS TOLD。最令我感受到的,是別人對窮人的歧視眼光,甚至不准許自己的女兒和我玩,怕她愛上我這個窮鬼。

    M:那時代找工作容易嗎?

    C:也不容易的,可以講,每個時代都有其艱難。在六十年代,找一份工作要有舖頭擔保,人浮於事,找工作並不容易,不是想做就有工作的。我在六七年中學畢業,暴動之後更難找工作,那時有工廠便做,冇就去穿膠花釘珠仔,住板間房、有飯食便行。反而我覺得現在要找工作的話一定找到,不過你們較揀擇而已。(M:以前你們的目標是搵食,現在我們的目標是發達嘛!)對啊!我曾經寫過:我們那時是搵食艱難、發達容易;現在社會是搵食容易、發達艱難。

    M:現在越來越多人醉心投機,我不認為那是投資,而越來越少人工作生產,你認為這樣的社會沒有問題嗎?

    C:我認為社會是圓形的,例如美國戰後四九年大衰退,有工做便很開心了;到五十年代開始興旺;到六十年代美國進入所謂繁榮期,有飯食有屋住,有安定的工作,連汽車都有,但看不到前路,所以到六十年代後期出現胡士托、頹廢派、吸毒問題等,直到八十年代初期,是美國迷失的二十年。(M:那香港的情況呢?)香港的五、六十甚至七十年代類似美國戰後,是貧窮時期,大陸不斷有廉價勞工湧入搶飯碗,老闆絕不會加你人工,窮人永遠是窮人,只有寄望下一代受教育,能夠成為香港的中產階級改善生活;(M:現在的香港類似美國的七、八十年代?)對,香港在八、九十年代至現在經歷了三十年的繁榮期,我們受過教育、有學問,而班鬼子佬(外國人)一步步撤離香港,我們對上沒有CEILING,我們REPLACE了他們的位置兼夾享受了香港的全盛時期,我們由貧窮階級進入中產階級,叻一點的更能發達!

    M:那我們這一代後生的又如何?

    C:但問題是,當這班人坐上中產階級的位置之後,後來的一批如何上位呢?現在你們上來,已經有我們百幾萬中產階級坐晒位,我們不會讓你們上來的!這情況類似七十年代的美國,而到八十年代後期上位的都不是中產階級,講的是INNOVATION、互聯網,二千年講的是INTERNET世代、X GENERATION。不過香港沒有X GENERATION,香港社群只得幾百萬人,如何建立互聯網呢?美國有數以億計的人口,因此能建立互聯網。

    M:對啊!有年輕人投訴上一代霸著位置不讓年輕人上位呢!

    C:點解我要讓個位出來?!對不對?我這個位置月入十幾萬,坐得好舒服,點解要我走啫?!我不單只不走,更專登不讓你上來!因為我沒有責任讓你上來的,這個位坐得我好舒服嘛!

    M:你們那代人掌握了成功的方程式,上了位後便不斷重複流水作業,結果令到很多產業發展停滯不前呢。

    C:對啊!日本也一樣!九○年代到現在都是,上一代霸著位置,死都唔改,硬係不讓你上來,所以有「望窗一族」,不過我見到日本開始有所改變了。(M:我又看不到香港年輕人凝聚了什麼力量出來呢。)所以我常說東方人有「奴性」問題,上一代人阻著,為何不反抗呢?另找商機呢?美國新一代找到互聯網、SOFT WARE、3-G、BIO-TECH等我們不懂的產業,打低美國既有的中產。當然,這班人又重複我們所做的,霸著位置,壟斷,不讓後來的上位,KILL YOU WHEN YOU ARE BABY!互聯網開始出現霸主時代,類似美國六、七十年代,我相信下一代又要用十多二十年時間去抗爭了。

    M:如果我們這一代人沒有或者未能去抗爭,你會否認為是因為我們渣斗?

    C:對!為何我們可以隊冧班鬼子佬取代他們,而你們不隊冧我們呢?(M:渣斗之處在那裡?)唔敢隊冧我地囉!我在七二、七三年已經在《明報》寫文章:「鬼子佬滾回老家去!」因為將來是我們的,JARDINE?WHO ARE YOU?WHEELOCK?WHAT’S YOUR NAME?HUTCHISON?乞人憎呀!我在七十年代已經預言三行時代結束,十大地產商時代來臨,我們要做HERCULES(神話中的大力士),只要讓我們雙腳著地,連地球都能抬得起!所以我們兩腳著「地」,利用香港的房地產,就可以隊冧班鬼子佬!那年代讀大學的精英,畢業時便曉得「GOOD MORNING!SIR!」、「YOUR MOST OBEDIENT!SIR!」,六十年代大部份精英最大理想是守規矩做公務員,但最後被我們這班反斗星打低晒!我們這班不服從的,有錢便買地、冇錢的買地產股,最後成為贏家,身家比他們多得很呢!我們憑著香港的房地產撈了一大筆,叻的就像李嘉誠,而這遊戲自七十年代玩到一九九七年,然後再冇新的地產企業出現,亦不能再以房地產創造明天了。

    M:你所講的利用房地產的HERCULES,不單只隊冧班鬼子佬,仲隊冧埋我們這班下一代喎!因為你們碌卡碌埋我們那張啊!

    C:不是你們,是四代人。第一,我們冇樓的上一代;第二,我們這一代冇樓的;第三,下一代冇樓的;還有大陸出來冇樓的。所以有四代人做我們的奴隸嘛!我們一代人搵了你們四代人的錢嘛!(M:呀~Orz…)做乜你們這代人咁蠢,仲被我們呃!一出身便整個龜殼你孭,爬下爬下,你做乜孭個龜殼呢?(M:呀~Orz…)「孭個龜殼做蝸牛」是我們SET出來的RULES嘛!點解一定要遵守我們的RULES呢?

    M:即是說我們自小接受你們的教育,要尊師重道、便宜莫貪、沒有不勞而獲、要守規矩,然後一出社會便上了你們的當呢。

    C:對啊!要不是哪裡來四代人養我們一代呢?有些學校提倡什麼知識博大、性格優雅,講出來堂而皇之,但對出來社會做事可能沒什麼幫助。我可以教你的,不是你的人格會否優雅,而是「如何在不犯法的情況之下發財」,這其實是大學應該提供的教育,但這些都不能公開,說出來便會被責罵為「衰人」。欺負弱小,我每日都做:回家食飯,食魚、牛、豬…這個世界永遠都是有智慧的動物食冇智慧的,「死蠢」就當然被人吃掉,但是,這些都不能寫進我的投資日記嘛。(M:你們那一代人講一套做一套,還教我們做隻死蠢的豬呢!我們徹底地被整了!)作為農莊的主人,WHY SHOULD I TEACH THE PIG TO SING?冇理由教隻豬去唱歌㗎!只要你們聽教聽話、乖乖地做豬仔,那我就有豬肉吃了!對不對?聰明的人要THINK OUSIDE THE BOX嘛!要超越上一代,就不要一味聽教聽話,永遠成為上一代的COPY。

    M:今時今日在香港可以不買樓不買股票嗎?

    C:你也可以去上海玩嘛~到了大陸的時候,你在社會上層,九七年後在大陸面對的環境,就類似我們在七十年代面對著你們。這個世界一定會有上層與下層,你在上層便成為既得利益者,唔好運在下層的話,你便是被剝削那班。這世上無論什麼制度都有剝削者和被剝削者,我們這一代人是剝削者,而你們是被剝削者嘛!就算是我比你勤力工作,我的財富最多比你多一個開,何解現在我的身家比你多十個、一百個開呢?因為我在剝削你嘛!你不知道嗎?我八元買匯豐銀行股票然後一百六十元賣給了你嘛!我們這一代人的成就建基於你們身上嘛!

    M:你對年輕人有什麼建議呢?

    C:年輕人不反叛就冇資格做年輕人,我主張年輕人反叛的,但要知道這世界不是你玩晒,所以要PLAY ACCORDING TO THE LAW,要在法律框框裡面造反,最多被人家話不道德,但要做法律容許之下的事,即是做一個「合法而不道德的人」!你們有兩個方法。第一,就好像我們在六十、七十年代覺得唔服氣,「點解要去GOOD MORNING!SIR!」?於是我們就去玩一瓣鬼子佬不懂的,去炒地皮,最後會德豐(WHEELOCK)、和記(HUTCHISON)、怡和 (JARDINE)都輸了。你們為何不去玩一瓣我們不懂的?沒理由去葡京搵何鴻燊玩嘛!每一代人都要找突破點去隊冧上一代,你們這一代人連找破綻都不去想不去做,又如何突破呢?我們很多人的死穴是「恐共」,我們身光頸靚,不夠膽去大陸玩,而你們身無分文就應該去闖,這是第二個方法─將我們成功的方法拿去另一地方玩。今時今日的香港人一定要學懂兩件事:第一,ASSET ALLOCATION,資產配置;其次是STOCK PICKING,即揀股票。

    M:我們在香港一定冇得玩嗎?

    C:你們在香港一定唔夠我們玩,第一,遊戲規則是我們SET的;第二,我們在香港搵老襯搵了幾十年,財雄勢大;還有,「喂~阿曾、阿任,點睇呀?搞搞佢啦~整個勾地政策啦~」阿曾與我們是同一輩的,大家碌地沙玩大,我一個講唔掂,十個如何,我們是一群人,不單只這一群,連官都是自己人,都是同一代,都有共同語言的嘛!WE ACT THE SAME,WE THINK THE SAME!有默契的,我們信奉同樣的價值,「嘩~冒牌BEATLES來港!」便一窩蜂湧去聽了,我們都是聽THE BEATLES長大的一代嘛。

    M:房地產一日在你們手中,一日都仍然由你們話事呢。

    C:沒錯,房地產不跌,你們又如何上位呢?你們賺埋賺埋的錢只得三個選擇:第一個選擇─買樓,一炮過,供一世,條命賣給我們;第二個選擇─租樓,凌遲,每個月割一塊肉;第三個選擇─瞓街。你們跑不掉的,甫進入這個系統,就不斷被我們吸水,我們是SUCKER,大概由十個傻佬供養我們一個,所以我們必定很肥的,所以我們飲得起十多萬一瓶的紅酒,因為PAID BY YOU,NOT PAID BY US嘛!香港被我們DOMINATE,不單只房地產,是所有的都被我們控制了。

    M:你們這班人的價值觀是「錢就是一切」,你覺得這是正確的。

    C:炒樓炒股票有什麼問題呢?(M:全港市民都炒樓炒股票也沒有問題?)你們不炒樓炒股票,誰來接我們的貴價貨呢?我們的貨大部份在七、八十年代建立,在九十年代派給你們嘛!所以見你們在九七年接樓的時候,我覺得你們是傻佬,我們從每呎一百元炒至一萬元,炒了一百個開還接貨?!就算每呎四千元去接貨都是傻佬,每呎四千元都賺你四十個開!我太太說,我什麼都沒有,只是有錢;而你們什麼都有,只是沒有錢!我一直相信「錢就是一切」,但這一兩年開始覺得不是了。(M:為什麼呢?)有時都唔知賺咁多做乜,以我太太的理論講:第一粒鑽石就話嚇親我;第二粒鑽石,略有驚喜;第三粒,你應酬我嗎?第四粒,我覺得討厭;到第五粒鑽石,喂,搞搞新意思吧。現在班有錢已經多錢到癲癲地亂花錢了。(M:那就不要賺太多,漏一兩粒鑽石可給我們吧!)幹嗎要給你?而且這可不是我一個人決定,是一組人的決定。

    《milk》雜誌 #406 2009年4月30日

    www.milk.com.hk/magazine/

  • Little Audience

    我都是y80的人,看完你這文章很認同你的想法。我小時候曾有夢想,但未實現。父母為我好,送我到外國讀書,畢業後回來找工作極度困難。雖然現在有工作,收入僅僅夠支出。其實我都想「脫繩鬆綁」,實現自己的小小夢想,只是以前太聽話,稍有少許「勸導」就把「計劃」藏起來,令自己好像一事無成。我們究竟有何方法找到自己真正的道路呢﹖ 希望繼續與石先生你分享。你可以send email給我的啊!謝謝!
    小小讀者上
    email: [email protected]

    • 此文在不少論壇、討論區被人恨評 無知、找藉口,石先生早料到有此情況,但事實上這是我們八十年代生的心聲(最少我了解的大部份都是這樣。),上一輩或上幾輩的想法如何己在預料之中。

      有人認為這樣的文章出自一個大學生之手,真的很差。石先生也想借此機會說明,以上的處境不完全是我,石先生工作沒什麼問題,也並非不如意。(事實上石先生的工作地點是自由度很高且有空間可發揮,能夠接受錯誤的地方,不然怎可能寫這樣的文章。)

      只是,這些情況(無耐的怨言)經常在朋輩之間聽到,大家看不到出路,看不到未來。廿十多歲仍要跟父母同住,沒有獨立的能力,更枉論結婚、生子。

      發佈以前,朋友已說過此文欠缺問題原因、解決之道 及 較我們更差的九十年代生處境分析,但仍然發佈是希望可以讓上幾輩人知道八十年代生的想法,我們的無耐。

      Little Audience 問如何可以找到自己真正的道路,石先生不是什麼成功人士,未有什麼成功之法。我覺得先拼棄買樓保值這個概念,供樓先要付樓價,再付利息,再付管理費,再加維修費,這些都是重擔。若你不能一次付清樓價,不買比較好。放棄信用卡,不再分期付款,另做一個月光族,也不要當一個債仔。

      以曹仁超的說法,他們那一代致勝是炒樓,那我們這一代便要利用科技來打倒他們,科技發展愈快愈廣,他們死的速度愈快。以前有文盲,現在可以科技盲,利用科技發展,把他們變成科技盲,這樣他們才會退下來。

      前輩當然有很多有用的勸導,但什麼是真心,什麼是別有用心,要自己分清楚。當立法會每天爭取最低工資、最高工時、失業保障金、跨區津貼之時,你可有想過他們對社會有多大影響,對你有多大影響。

      真正的道路應該是隨心的,也許換來的不是財富,但卻很開心。若你要發達,快點儲錢,一到澳門在賭枱上博一舖;二到股票市場靠自己,放棄什麼止蝕、平均投資法,用最簡單的低買高賣賭大小吧!

  • Pingback: 石先生: 一個八十年代生的感慨 « In Search of Justice()

  • Little Audience

    首先謝謝石先生的回應,我不是個恨買樓、發大達和結婚生子的人,只是想行「真正我道路,隨心的行,也許換來的不是財富,但卻很開心。」再次謝謝你的意見和鼓勵!@Stone IP

  • 某人

    石先生之見,我都略有所聞。
    香港似乎已經走下坡,上層人士,特別是政府高層,甘於安逸,施政上只是一如以往替港督辦事的一貫態度。
    食老本,食到幾耐?
    上海、深圳、廣州、北京等大城市已經急起直追,香港回歸十年,原地踏步。
    八十年代末生的我,可能會見到香港要完全靠內地才能生存的一天,no need to wait for 2047。
    有外國雜誌揚言「香港已死」,其實並沒有說錯,只是時間可能要再晚一點。
    衰一點說,香港與內地,除了是朋友,更像是敵人—-香港的優勢建基於內地的劣勢。
    歷史皆道明了。
    廢話講完,訓覺,做個皇帝美夢,哈哈哈。

  • kwokjerome

    我都是Y80, 大家都是在同一環境裡長大
    這裡很高興看到有同伴開始覺醒, 開始思考, 開始不滿, 開始交流對未來的想法
    沒有不滿就不會改變, 不改變就不會有更好的未來, 這是好的開始

    我十分認同文章大部份內容, 論述的都是我們這一代對社會觀感, 這裡沒有什麼對與不對
    有相同經歷的人自然會有哄嗚感, 不過結尾總結”給我們一點空間 讓我們擁有目標”的想法就過於依賴
    未來不是沒有希望, 不過就需要由自己來開創, 求別人幫助是沒有用的
    請不要用上一代的思考模式, 這只會令你看不清未來
    我們要改變的是對財富的價值定義, 對生活方式的個人要求

    另外, 不要詸信科技, 它不能改變什麼, 科技是人慾望的延伸, 它最多是帶給方便
    早在工業革命開始, 我們上上一代就己經運用著科技去改變世界
    我們今天身處的是互聯網時代, 它改變世界的的強勢是合作共享, 而非科技應用
    這是擊敗各自競爭的利器, 合作互惠的競爭力比單打獨鬥更優勝更
    身為半個I.T.人的你, 應該十分明白才對

  • Kli

    同意曹仁超講法:「隊霖佢地!!」

  • CCC

    將自己既失敗, 歸究於前人既成功, 可悲啊!
    我都係八十年代生, 大家三十歲都未夠, 出黎做左幾多年野? 想社會俾幾多power你?

    冇前人努力, 唔會有今日既香港, 我地呢一代亦唔會豐衣足食; 至少我地冇經歷過戰亂, 唔使離鄉別井, 偷渡黎香港

    社會係一定會變遷, 冇可能永遠停留响七、八十年代, 全世界都係咁; 而人生中所有野都要自己爭取, 你唔夠主動、唔夠努力, 把握唔到機會, 係你個人既失敗, 與人無尤

    過多十年, 可能有二三十年時間將會係我地八十年代生既世界, 我地依家就應該係為左未來所有既可能性, 打好根基, 唔係終日懷緬過去, 成日諗住其他人有幾幸福, 自己有幾慘, 怨天怨地怨前人

  • 才: 第四代人不應延續中環價值
    neoak.wordpress.com/2009/12/03/才-第四代人不應延續中環價值/

    連續寫左幾篇講game既文之後,忽然之間又想寫下其他,可能係因為依個topic係上次講既時候,總係有d意猶味盡… 所以惟有又寫一寫…

    算起來,在下應該是第三代最後一批的香港人… 即係果一批曾經 在電視上見證過六四,於九七前後出道,經歷過回歸,又由於出道尚淺,於八萬五時因為沒有什麼資產,所以避過負資產一劫… 於沙士期間,AK身處牛頭角,在淘大花園及鄰近的牛頭角下村繼續開飯,也和五十萬人一起走過火紅的七一,之後一路捱到今時今日的金融海嘯,更加曾經試過失業的日子,至今仍然生存…

    寫以上這些,自然不會是為了再說一次,第三代人如何如何靠自己努力捱過苦日子,第四代人又如何如何不濟… 重點應該是,第三代人在這個社會,又或是在第二代人對第四代人的世代戰爭之中,他們的取態…

    簡單來說,第三代人是處身於香港社會發展中一個轉折期的一代,由第二代時,經濟高速起飛,市場不斷拓展的時代,轉入第四代所面對的社會停滯不前,經濟發展放緩的時代之間,第三代人正正碰上了這個轉角位…

    普遍來說,第三代人較為接受第二代人的價值觀,希望沿用第二代人的方程式致富,並且期望可以在適當的時候,接第二代人的棒…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樂於選擇第二代人的標準以及價值,作為我們的標準和價值,願意為達至接近第二代人的生活水平而付出、犧牲… 正確的講法是,我們樂意付出更多的努力,包括了超長的工作時間,超大的工作壓力,持續進修發展潛能… etc etc etc… 去討好第二代人,讓我們可以去分享他們從桌上掉下來的廚餘… 甚至妄想有一天,可以從桌底下爬到椅子上,與主人同食…

    當然,這個痴心妄想,在經歷過早前的一輪折騰之後,早就灰飛煙滅… 其實不少第三代人都明白,無論再如何努力,「狗,此終成不了人」… 第二代人亦由始至終沒有打算去讓位,畢竟,他們坐得很舒服,為什麼他們要把位子讓出… 第三代人雖然明白,第二代人一日不死,自己一日不能接棒這個事實… 但畢竟時至今日,他們都枉花了差不多二十個年頭… 經過這二十多年的日子,他們雖然沒有機會佔到椅子,但總算是爬到桌邊了,「廚餘」雖然是「廚餘」,但總算不用餓死… 桌邊的位置,總算也是一個位置…

    在這種情況下,第三代人是絕對不會去反抗第二代人的,畢竟他們都不會選擇去咬飼主的手,反過來,他們一定會去鞏衛這一張為他們帶來生計的飯桌(即捍衛第二代人的價值觀),更會出盡全力,去打擊仍然未到桌邊的第四代人,把他們消滅於萌芽的階段,阻止他們走過來分享有限的「廚餘」… 在這方面,第三代人絕對願意作為第二代人的馬前卒,把第四代人批得一文不值,體無完膚,這是我們第三代人「神聖的」使命… 相信第二代人不會有太多心機去寫網誌吧,畢竟,電腦呀,互聯網呀,這些都是對於他們來說不是太熟悉的東西,我們第三代人則樂意代勞… 就由我們去counter互聯網上,第四代人的「異端邪說」,努力去捍衛我們的「中環價值」,守護我們神聖不可侵犯的「交易廣場」,讓人們繼續之前一直在做的買賣和勾當… 配合著把持權力,資源及一切遊戲規則的第二代,在下可以斷言,第四代是絕對不可能逃過他們的命運,他們一是成為我們團隊的一份子,成為鞏衛第二代人所確立的價值之奴僕… 又或是永遠成為我們口中的失敗者… You either with us, or against us…

    這正正就是在下一直說,對於同輩不存厚望,因為他們都已經陷得太深的原因… (在下身邊不少同輩的朋友,不少都經已上位,又或是去到了一個中層的位置,總的來說,他們「坐得好地地」,真係無咩理由叫佢地起身讓位俾你班第四代… 畢竟他們爬到這個位置,各自也有著各自的付出…)

    面對如此的情況,第四代可以選擇的,最激烈的行為,自然是徹底地否定由第二代人確立,第三代人鞏衛的社會制度 ,甚至站起來把這個社會打成稀巴爛… 不要說自己沒有這種能力,其實,,對於身處弱勢的第四代而言,互聯網本身就是一件強大的武器,近來多次的社會運動中,第四代的表現,正正就可以看到互聯網所發揮的作用,在下相信,互聯網將會扮演普羅米修斯所盜取的天火之角色,不單催生出更多的反抗者,加成為反抗者手中的利器…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第四代都會選擇這種激烈的行為,不過,作為一個已經身陷網中,無力反抗的第三代,可以給第四代的忠告就是,你們不要再人地講咩你就信咩啦… 第二代的價值觀,本質上就是為了reinforce他們的成就的一個機制,你承認這個價值觀,就會認同他們的基制,最終讓你成為整個基制的一份子… 你們第四代,應該尋找你們本身認同的價值,而不是去盲從第二代人的價值… 不要盲目地去以為買樓是人生的必需,更不要相信買樓可以讓你致富… 不要再相信工作是你人生中的全部,不要把上司(第二代人及第三代人) 對你的評價看成什麼重要的東西… 這些全部都不過是bull shit…

    表面上,第四代人面對的,是一個苦無發展的困局,但如果把眼界拉開,其實… 地平線仍是廣闊的… 你們無需要如我們這一代人一般,去向第二代人搖尾乞憐…因為,即使你們想,我們也會把你們掃走的…這是殘酷的命運付予第三代人的使命…而開拓更闊的地平,則是第四代人被迫承擔的重責…誰也逃不過…

  • 欠缺向上的機會,年輕人怎麼辦?
    bittermelon2009.blogspot.com/2009/12/blog-post.html

    近期Blog界歷久不衰話題,要算是目前社會欠缺向上的動力和機會,造成貧富懸殊和第四代人與上幾代之間的矛盾。其實我一直懷疑,目前社會是否真的欠缺向上的機會,還是機會根本沒有少過,只是拿到向上的入場券的人多了?這個問題以後再探討吧,現在先假設向上的機會少了吧。

    如果以呂大樂先生的《四代香港人》中所講的定義,我是第三代人,即是六六年後出生,夾縫的一代,政治覺醒的一群。我們 見證了八九六四和隨之而來的移民潮,經歷過零三七一沙士和負資產 。我們正努力掙扎。

    八九年我還在學,親身體驗及見證了學運。之後幾年的移民潮和信心危機,造就了師兄師姐們上位的機會,當時他們只要肯稍稍努力一點,要當個經理之類的職位不難,而我們這班後輩則只有眼睜睜流口水的份兒。當我們累積了相當的經驗,準備接第二代的棒之際,97年亞洲金融風暴將我們的期盼澈底摧毀,不單只這樣,還有負資產令大家元氣大傷。好不容易捱過了兩年,稍稍有些好轉之後,接著又遇到2000年的科網股爆破。其實科網股爆破的破壞還不算廣泛,但隨之而來的911恐怖襲擊和03年沙士就令大家人心徨徨。

    沙士以後因祖國經濟崛起的關係,本來期望有幾年好日子過,但又無耐地在08年遇上全球金融信貸危機,好日子又遠去了。由畢業至退休,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但在我們第三代的首兩個十年當中,我們又有過多少年的好日子?

    如果要埋怨,相信第三代比第四代更應該吧?不過第三代人似乎沒有,依舊默默地掙扎求存,當然,我得承認這是第三代人奴性的性格使然,在殖民地式的教育下,我們早以自少被訓練成不問原由只懂執行的一群。第四代終日埋怨上兩代不給機會,我反而想問,為什麼他們要給你機會呢? 機會不是要靠別人施捨, 而是要自己爭取回來,社會好比森林,是個弱肉強食的地,獅子狩獵得到的獵物會與其他動物分享嗎?周日剛看了一套動物紀錄片,內容講述一群野狼如何生存,當其中一個成員找到食物以後,狼群的首領先吃,接著是成年的狼,而小狼則要到最後才可以吃到食物的殘渣呢!

    或者舉另一個例子,當你上位成為經理後,你還未到退休年齡或者下一代還未達到要求,你會把位置讓出來給下一代嗎?要求別人給機會和緣木求魚沒分別,要生存的話,應要靠自己。當你變得比上一代強,他們自然被淘汰,由你取而代之。就正如前金融管理局總裁任志剛先生,他執掌金管局長達十七年,為什麼?就是過去沒有人能取代他。曹仁超先生在一個訪問中坦言不會讓位給下一代,雖然他說的話很囂張,但他沒有說錯,特別是他說:「為何我們可以隊冧班鬼子佬取代他們,而你們(下一代)不隊冧我們呢?」所以,不要妄想有人會給你機會,機會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

    無論怎樣,我認為找到誰是造成今日局面的真兇又如何?心裡可能會好過些,因為證明了不是自己的錯,但就僅此罷了。我不反對要埋怨,發一下牢騷也是好的,不過最重要是能夠收拾心情,從逆境中爭取僅有的機會,不斷要令自己變強。否則,一味自怨自艾什麼也不做的話,即使機會也沒有用,因為機會從來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呀!